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180章 不是女人,而是魔鬼
    “狼先生,你也在?”司北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慕白哥哥的好哥们儿居然也在这儿,这个寇西能搭上慕晗和温度之这两人,也是有些本事。

    遗憾的是,寇西不该对卓曜学长下手,既然他敢出手,并且还是以网络电话冒充她的手机号引诱学长,那就应该考虑到会有什么后果。

    狼先生?包间里众人心头一惊,司北竟然叫温度之狼先生,足以可见两人关系不错。

    “小丫头,度假度得怎么样?”温度之在司北旁边坐下,笑意盈盈的问道。

    司北抬眸瞅了瞅温度之,眼里一闪而过的诧异,慕白哥哥竟然把他们出去度假的事情都告诉了温度之,看来这两人的关系比她想象的还要铁。

    从小一起长大,她总是跟小跟屁虫一样在慕白哥哥身后,几乎可以说是慕白哥哥的圈子也就是她的圈子,当然,除了慕白哥哥外出执行任务时候的圈子。

    司北清楚,像慕白哥哥这种经常外出执行任务的,都有一个合作圈子,里面大多都是一些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弟兄。

    这位温度之,看来就是属于慕白哥哥工作中结交的至交好友了,他连狼王的身份都能够借给慕白哥哥,已经足以说明两人关系不浅。

    “完美。”司北想起他们的月亮屋,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用了两个字来形容他们的假期。

    温度之看着司北神色,很是感慨的说道:“看来,我也该谈谈恋爱了。”

    众人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尤其是包间角落里,两个温度之的贴身属下,他们老大是提女人色变的那种,居然也想谈恋爱了,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

    刚刚寇西就叫了两个女人过来服侍他们老大,还没靠近就被他们老大的眼神吓跑了,他们老大这种和女人绝缘的动物,怕是一辈子也娶不到媳妇儿。

    “也是,你都三十几岁的人了,再不谈恋爱就老了。”司北看了看温度之,笑意盈盈的说道。

    “小丫头,我也就比你慕白哥哥大五岁,今年才二十七。”

    温度之一阵无语,他长得有那么显老吗?虽然经常日晒雨淋,也不太注重保养,可能显得有些沧桑,但他好歹也是一枚热血男儿。

    等等……这丫头也就在y国的时候见过他一面,竟然就这么毫不留情的打击他,好伤心。

    司北点了点头,了然的说道:“哦,原来狼先生二十七岁了啊,也不小了,都过了青春年少的时期了。”

    温度之属下对视一眼,老大啊,您的年龄就这么暴露出去了啊!

    温度之倒是没在意,只是在想,他错过谈恋爱的最佳时间了吗?

    看着温度之有些奇怪的脸色,司北一阵好笑,慕白哥哥这哥们儿和慕白哥哥一样,都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司北轻轻喝了一口红酒,笑着鼓励道:“狼先生也别灰心,青春时期的恋爱一般都不稳定,谈了也容易分手,你现在这个年纪,成熟、稳重、事业有成,正合适。”

    司北和温度之旁若无人的闲聊起来,一旁的慕晗已经懵了,他之前还试图猜测一下他嫂子过来的目的,现在发现完全猜不到了。

    “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女朋友?”温度之忽然说道。

    司北微微一愣,他这种身份的男人还缺女朋友?身边该是围着一大堆女人才对吧?

    但是,对一个传言中不好女色的男人来说,即便是身边再多女人,他也是可以无视的。

    “狼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司北问道。

    温度之想了想,开口说道:“我要求很低,看着顺眼就行……”

    温度之的手下一阵无语,您老见过那么多女人了,没觉得哪个女人是您能看顺眼了的……

    寇西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一个黄毛丫头如此无视,简直颜面尽失。

    有人朝地上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顿时就怒了,横眉竖目的问道:“臭丫头,你到底什么意思?老子出去撒个尿你还不让?”

    这人不认识司北,只接到有弟兄使眼色,以为是可以惹的人,说话也是粗俗无比。

    空气顿时就安静下来,君玫神色一片惊恐,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骂司北,无论什么场合,司北都是高高在上的那位,巴结奉承她的人倒是一大堆,敢骂她的人还真见过。

    包间里众人神色各异,司北停止了和温度之交流,目光微微一转,看向正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抬起一脚又将他踹了下去,语气冰冷的说道:“捆了,掌嘴,嘴封上。”

    “哎哟……”那人看着被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痛得额头上冷汗直流,这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门外四小魔王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三两下就将手铐戴在了那人手上,“啪啪”就是两耳光,随后一条胶布封上了他的嘴,往他膝盖弯一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四小魔王这一切动作,还不过短短的十秒,寇西的人简直不敢置信,个个拳头紧捏,目光看向他们老大,巴田是他们的好兄弟,就这么任由人欺负么?

    寇西终于坐不住了,猛的喝了一口酒,笑意盈盈看向司北:“司北小姐,我刚刚回国,不知,可有得罪之处?”

    “没有啊。”

    司北云淡风轻的看向寇西,你是没得罪我,得罪了我学长啊。

    寇西也是礼貌一笑,继续问道:“那我的弟兄可有得罪北北小姐?”

    “你说呢?”司北问。

    寇西觉得司北的态度好得有点离谱,这让他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脸上笑意不变,歉意的说道:“巴田也是因为出门被人踹了,所以才会出言不逊,他也得到惩罚了,还请北北小姐见谅。”

    寇西态度倒是诚恳,但他要是以为一个诚恳的态度就可以将他所做的事情抹平,那就太天真了。

    司北点了点头:“嗯,我原谅他了。”

    “那我可以带着他离开吗?我想,他可能需要去医院。”意外之外就是,司北的人刚才也伤到了他的人,他们之间的事情大抵可以扯平了。

    “可以。”司北很好说话的说道。

    寇西抱歉的看着慕晗和温度之,开口说道:“温先生,慕总,我们今天就先走了,改日再聊。”

    今天生意是谈不成了,只能改天,寇西站起身,包间里七八个弟兄也跟着他一起起身,扶起地上被手铐铐住跪着的弟兄,往门口走去。

    狼王颇有些诧异,这丫头难不成就是来这包厢坐一会儿?

    慕晗也是一阵纳闷儿,按照他对他嫂子的理解,他嫂子是不会做任何浪费时间的事情的,不可能是到这里来坐一会儿吧?

    “怎么回事?”

    寇西走出去之后,他的一群弟兄们却被四小魔王拦在了门口,抬眼望去,走廊上一群黑衣人,全是身手敏捷的保镖。

    “我们老大说了,你和这只废狗可以离开,可没说其他人可以离开?”老二江边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眯起眼睛打量着寇西。

    对于那天没亲自抓到寇西,他们兄弟几个一直耿耿于怀,就想着什么时候能把寇西给端了,今天是个好机会。

    寇西就觉得没那么简单,他之前虽然没见过司北,但是昨天通过资料也了解了一些情况,司北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寇西弟兄们被拦着,眼看着外面人多势众,也不敢轻易动手,一个个等待着寇西拿主意。

    “这是何意?”寇西问道。

    江边神色冷冷的看了寇西一眼,开口说道:“意思不够清楚吗?你现在就可以走了,这位骂人的废狗也可以走了,至于其他人稍等一下,我们老大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寇西气得拳头紧捏,重新折返回包间,司北正在静静的喝着酒,她身边坐着的慕晗和温度之都很安静,三人也没说话。

    寇西看着至始至终神色淡定的司北,挑眉问道:“司北小姐的意思,是不让走了?”

    “不是让你走了吗?”司北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让他走?把他的弟兄留下,他不就成孤家寡人了,他要是走了,这些弟兄们怎么看他?

    司北似乎认真的想了想,热心的建议道:“或者,你和这位小兄弟留下,其他的人走。”

    就这样想走?他以为自己是谁?绑了人就这么容易扯平的?

    “司北,你到底想怎么样?”寇西失去了耐性,暴躁的说道。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在玩儿他,既然好话没法说,那就来黑的!

    司北也冷了脸,手中红酒杯“砰”的一声砸到了桌子上,语气冰冷的开口:“不怎么样啊,我现在闲得很,到处玩玩儿。”

    寇西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软了语气:“卓曜的事情就过不去了吗?你想让我怎么做才能过去,你说。”

    寇西神经都紧绷起来了,要是早知道司北如此在意卓曜,他就不去招惹卓曜了。

    君玫不是说司北根本不爱卓曜吗?既然不爱卓曜,为什么为了这个卓曜就不肯放过他?

    司北眸光微转,神色诧异的问道:“我学长怎么了?”

    一旁已经被吓到脸色发白的君枚,直接就懵了,北北跟着她来这里,难道不是说学长的事情的吗?

    寇西尽量保持冷静,他觉得自己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失了分寸,实在是有些丢人,但他又控制不住。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知道怎么拿捏人,怎么惹怒人了!

    “那司北小姐为什么不让我和弟兄们离开,还有什么别的事?”寇西目光盯着司北,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

    行!既然他非要当着他兄弟的面说,也可以。

    司北把玩着指甲,漫不经心的开口:“我这里有叠资料,详细的记载了这些年寇家做的一些生意,一些私底下的生意,比如,走私和贿赂……”

    别说是寇西,就是温度之和慕晗也是颇为震惊,寇西的一群手下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寇西轻叹了口气,面色阴沉的说道:“你们出去吧,我和司北小姐谈一谈。”

    “寇老大?”

    “都出去!”寇西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这个女人可真厉害,竟然挖到了这些绝密资料,也不知道她是来真的还是唬人的,要是她真拿到了这些资料,足以让寇家这些年辛辛苦苦积攒的家业毁于一旦。

    寇西的弟兄们都出去了,包间里的人瞬间少了很多。

    “我怎么知道这些资料在你手上?”寇西神色严肃的问道。

    “老四,拿个平板过来。”司北开口。

    “好的老大,顺便来颗蜜枣吗?”

    甜蜜饯拿着一个平板笔记本走了过来,一个潇洒的转身,把平板扔到了寇西身边的沙发上。

    寇西一打开便是一个几十页的文档,他只看了一页,面色乍然一变,越翻越是胆战心惊。

    “司北小姐,这些资料如何才能给我?”寇西黑沉着脸问道。

    司北莞尔一笑,不急不慢的说道:“跪下!忏悔你的过错!so—easy!”

    别说是慕晗惊了一跳,就连温度之眼神也是微变,果然这才是小丫头的风格,手段还是很强硬的。

    寇西冷沉着个脸,司北这是要将他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下,替她学长出气,她就那么在乎那个卓曜?

    她让他的弟兄们出去,算是给他面子吗?

    “我选择同归于尽。”寇西冷笑一声,双手立马摸向自己腰间,包间里众人面色一变,寇西竟然要动手。

    司北手中酒杯顷刻间摔了出去,酒杯力道之大,直接割破了寇西手腕,老三长空早就盯住了寇西,见他要摸伤,顿时一跃而起,反手擒住寇西。

    寇西一脚踹了出去,踹到了长空腹部,长空被踹了一脚,却摸住了寇西身上的枪,两人纠缠在一起。

    包间里顿时“砰”的一声枪声响起,寇西耳朵被子弹打穿,瞬间多了一个血空,子弹只要再偏一点点,就会打爆他的脑袋。

    寇西身体一僵,一动也不敢再动,长空从他手中缴过枪,四小魔王冲了过来,迅速将寇西擒获住。

    君玫直接吓傻了,尖叫了两声缩到沙发后面,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真枪真弹的场面,他们这是在提着脑袋玩啊!

    司北轻轻收起手中的枪,神色淡淡的说道:“哦!寇少又增加了一条犯罪罪行,给我记录下来,非法拥有和携带枪支,判个几年是没用问题的。”

    “你不是非法携带?”寇西恶狠狠的盯着司北说道。

    司北缓缓走了过去,四小魔王强迫寇西抬头看着司北,司北低头看着寇西,莞尔一笑:“我当然不是,我有司家主和帝国元帅的批示,怎么会是非法携带?寇西少爷,你怕是忘了k国的大权掌握在谁手中了?”

    “呵呵……你也不过是仗着身世背景雄厚,靠着家族罢了,如果没有司家,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司家大小姐吗?”寇西冷眼看着司北,不甘心的说道。

    司北缓缓站直身子,脚尖抬起寇西下巴,居高临下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你现在只是一个阶下囚。”

    慕晗已经惊呆了,这真的是他嫂子吗?是那个总是跟在他哥身后慕白哥哥长、慕白哥哥短的嫂子吗?他怎么觉得有点陌生啊?

    “你……”寇西气结,一时无言以对,面如死灰,自古成王败寇,他现在落到了司北手里,只能任人发落。

    司北今天显得极为耐性,似乎是一点也不着急,她目光盯着寇西,神色严肃的说道:“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跪下忏悔,或者,在监狱里呆一辈子?”

    温度之和慕晗都在暗暗猜测寇西的选择,只听“扑通”一声,寇西咬牙跪了下来,就像一个犯错的基督徒一般,开始忏悔自己的过错。

    “我不该动卓曜,我该死!……”

    寇西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司北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着,温度之和慕晗坐在一旁看着,温度之的手下和四小魔王等人也在看着。

    这一刻,寇西才知道自己招惹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魔鬼!

    半个小时后,司北才像失去了兴致一般,缓缓起身,颇为好心的嘱咐道:“我司北向来只给人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你要是再有下一次,不是去监狱,是直接去见阎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修真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九星毒奶〕〔全球高武〕〔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仙武之无敌作弊器〕〔第一序列〕〔回到地球当神棍〕〔不努力的我,只能〕〔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重生神医娇妻: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