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一拳卡普〕〔农家小福女〕〔我有一个小黑洞〕〔快穿之男主回收系〕〔世界第一巨星〕〔这世界一点都不玄〕〔重生之游戏大亨〕〔希泊尼战纪〕〔武极神话〕〔矩阵游戏〕〔医品宗师〕〔长宁帝军〕〔剑诛天尘〕〔魅姬惑天下虞歌楚〕〔魅姬惑天下〕〔原来是浮萍〕〔我与豪门大小姐〕〔弃女药仙〕〔一直剧透一直爽〕〔精灵掌门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152章 订婚宴会开始
    亚豪大酒店门口,巨大的电子屏幕上滚动播放着祁融和祁莱照片,华丽的红毯一直从酒店里面直铺到外面,红毯两边摆放着数不清的花篮,华蓝里盛开着各色各样的花朵。

    酒店门口站着一系列工作人员,将尊贵的来宾们引领进去,两人订婚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今日,更是有无数名流贵族前来参加,才不过早上十点钟,酒店门前已经是衣香鬓影,豪车无数。

    来来往往的商界精英、名门贵妇、帅哥美女们,喜笑颜开,在酒店门口掀起一阵香风习习,各色各样的高级定制,高级香水,高级包包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场视觉华丽的顶级豪门盛宴。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内,男人女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一边喝着酒、聊着天,一边用锐利的眼睛四处搜索着重要人物。

    这种重要场合,整个k国名流贵族都会出席,商界精英自不必说,肯定趁着机会洽谈生意。同时,由于帝国元帅祁景桓在军部的影响,更会有军部大佬前来,要是找着机会和大佬们打个招呼,留个好印象,以后也能有更大的交流和合作机会。

    “南少会来吗?”大厅里,一位女子小心的问着身旁闺蜜。

    有人立马接话:“应该会的吧,司家和祁家关系这么好,祁少订婚,南少一定会来的。”

    “不好说,南少行踪不定,已经很久没出席过宴会了。”

    “我觉得慕二少一定会来,一会儿我要跟他喝杯酒,听说慕二少没有那么高冷,可能会比较好接近一点。”

    支路进了酒店,径直往化妆间走去,刚才那女生的话在耳边回想,慕晗也会来吗?阿莱订婚,他是应该来的,毕竟他们从小就是一个圈子里的。

    他们已经分手了,虽然只是网恋,现实中并未开始,但似乎已经不可以当做陌路了。

    支路忽然笑了笑,分手了就分手了,不要再去想太多了。

    “路路,你可算是来了,快过来,快过来。”

    化妆间,祁莱见到支路,兴奋不已,拉着支路的手说个不停,说自己小鹿乱撞,心情激动之类的,跟个话痨似的。

    支路只能感叹,恋爱中的女人真像个小傻瓜,她以前也这么傻乎乎的对着手机上信息傻笑过,但她却选择了放手。

    不过,阿莱是现实恋爱,而且马上就要订婚了,看到阿莱这么开心幸福,她也替她开心。

    “路路,你说北北怎么还不来啊?她答应过我十点半到的,只差半个小时了。”祁莱一边做着造型,一边开始念叨司北,她这会儿超级需要北北给她来支镇定剂,奇怪,每个女人订婚都会这么激动了吗?

    “北北比较忙,一会儿应该就来了。”支路说道。

    司北是他们几个中最忙的了,哪怕是寒假也忙得昏天黑地,她的时间每分每秒都很珍贵,也相当准时,她说了十点半到,就绝不会十点到。

    咳咳……也不知道北北的新婚生活过得怎么样了?

    祁莱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左看看右看看,眉头微皱起来:“也不知道这身衣服好不好看,这发型好不好看,还有这鞋子,总觉得怪怪的……我现在急需北北给我参谋参谋。”

    “好看好看,你今天跟个小仙女儿似的,特别的好看,这些琐碎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你穿什么融哥都会觉得好看的。”

    支路觉得这丫的有些焦虑症,不会是幸福来得太突然,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吧?

    “那倒是。”想到融哥,祁莱脸上浮现出小女人般幸福的笑意。

    两人聊着聊着,就快到十点半了,祁莱按耐不住了,再次给司北打了个电话过去。

    “到了到了。”

    司北刚到酒店门口,再次接到祁莱的电话,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黏她?

    为了早点赶过来,她都没等慕白哥哥一起过来,她还打算去看看酒店监控系统呢。

    昨晚上太累了,今天差点不想起来,现在想起昨晚的事还觉得很疯狂,咳咳……不能想,不能想……

    司北快速穿过酒店大厅,正要赶往化妆间,迎面走来一个前呼后拥、气势不凡的男人。

    男人的目光直直落在司北身上,脸上挂着刻意的微笑,是商炀,司北面色蓦地一沉,大步往一边走去。

    “北北小姐,怎么看着我就躲呀?”商炀也大步跟了过来,而且提高了说话音量。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司北停住脚步,抬眸看了商炀一眼,淡淡一笑:“刚看到一个朋友,正想过去打个招呼。”

    司北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衬衣,浅白色牛仔裤,是脚下一双细水晶高跟鞋,一头披肩长发微卷,眉目间淡淡一笑,顷刻间绽放出倾城之姿。

    “我和北北小姐,也算是朋友了吧。”商炀被这笑容晃花了眼,抬步走到司北面前拦住了去路,司北周身气压骤降,四小魔王立马上前一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商炀。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想要过来搭讪的人顿时望而却步,北北小姐果然高冷,连二王子的面子都不给。

    “抱歉,我去趟洗手间。”司北莞尔一笑,绕开商炀走了过去。

    商炀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正好,我也想去。”

    众人一片哗然,人家上洗手间也要跟着去?

    司北前脚走,商炀后脚就跟了上去,司北懒得理睬她,径直往化妆间走去,走到化妆间,商炀止住脚步,这女人还真是不待见他。

    化妆间,他还是不进去了,找个人盯着,等司北出来。

    “小祖宗,你可总算是来了,这位见不到你不放心。”

    支路一见到司北,一脸无奈的直摇头,阿莱念叨最多的人不是融哥,而是北北,融哥知道了该吃醋了。

    “外面有只臭虫拦路。”

    司北无奈的耸了耸肩,目光落在祁莱身上,眉头微皱,衣服倒是简约大方,就是这发型怎么看怎么一般,完全没有突显出祁莱的美。

    “北北北北,你快过来。”祁莱激动得快哭了,一把抱住司北。

    “熊样!”司北抱了抱祁莱,一脸好笑的说道。

    “北北,你看我这造型合适么?”祁莱见到司北,就跟吃了颗定心丸一样,连忙咨询意见。

    “一般。”

    司北瞅了瞅旁边的造型师,似乎是个新来的,和司北对视了一眼,造型师神色一僵,有些怕怕的看着司北,这个发型也没那么糟糕吧?

    “北北?真不好看。”祁莱皱眉。

    “还凑合。”司北说。

    造型师忍不住在一旁解释:“这位小姐,这是当下最流行的造型。”

    司北再看了一眼祁莱发型,最流行?不适合的流行有什么用?

    她起身走到祁莱身后,神色严肃的打量祁莱,然后在祁莱头上摆弄了几下,取下来几个发饰,又戴上了几朵小雏菊,瞬间,祁莱整个身上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支路刚刚还在担心司北会把这弄了两个小时的造型弄坏,事实证明,优秀的人果然是各方面都很优秀,北北弄的这个造型真的非常好看。

    “哇,北北你好厉害,这才是我想要的。”祁莱已经忍不住惊呼出声,连连赞叹,北北这发型她太喜欢了,简约、娇俏,又很动人。

    造型师脸色一白,默默待在一旁不说话了,看着她就那么乱抓了几下,怎么感觉就整个的都不一样了。

    “咚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祁莱说。

    一道蓝色的身影匆匆走了进来,众人皆是一愣。

    华蓝穿着一身淡蓝色宽领露肩衣服,衣服不像抹胸那么裸露,又不是很保守,样式非常的时尚。

    蓝色礼服衬着她肩头雪白肌肤,异常的美丽动人,她轻轻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带着精致闪亮的耳钉,就如画中走出来的美人。

    “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华蓝有些抱歉的说道。

    “蓝蓝姐,你每次都是最晚的,不过蓝蓝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祁莱都已经习惯了,华蓝每次聚会要么不来,要么基本都是最后一个来的,今天还算早的了,要是以往啊,她准得等订婚宴开始了才来。

    “我带了几套珠宝过来,你们三个大美人拿着,都别客气,不怎么值钱,就当帮我推广。”华蓝随手从盒子里拿出礼物,分发给司北、祁莱和支路。

    华蓝和支路不是很熟,幸好她多带了一套过来,也给了一套给支路。

    祁莱打开盒子一眼,顿时眼睛一亮,惊呼道:“哇……太漂亮了,谢谢华蓝姐,我太喜欢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司北说着,放进了自己包里。

    支路打开一看,吓了一跳,这套珠宝怎么也得十好几万,她和华蓝只是在北北请客吃饭的时候见过一面,怎么好意思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蓝蓝姐,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些珠宝太珍贵了,我也用不着。”支路不肯要,退还回去。

    华蓝抬眸看向支路,这丫头倒是个实诚的丫头,看着就挺招人喜欢的,虽然以前不认识,不过既然是北北和阿莱的朋友,肯定人品不会差。

    “都是我自己设计的,不值钱,拿着吧,就当帮我宣传了。”华蓝笑道。

    “不了不了。”支路连忙把盒子塞回华蓝手里,心口砰砰直跳,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一套十几万的珠宝随手就送出去了。

    支路坚持不要,华蓝也不再勉强,几人很快聊起别的话题。

    “咚咚咚!”又有人敲门。

    “各位小姐,要来杯酒吗?”一位服务生站在化妆间门口,托盘里放着三杯红酒,恭恭敬敬的看着里面几人。

    司北面色骤然一沉,眸光锐利的盯了过去,送酒送到化妆间里来了?

    “给我来一杯吧,我有点紧张,喝喝酒壮壮胆。”祁莱对着服务生说道。

    离典礼越近,她越来越紧张了,虽然只是订婚,但她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和融哥的心连在了一起,他们马上就要成为未婚夫妻了。

    “好的,小姐。”

    服务生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不过,在看到司北的一刻,有些紧张,司北的眼神太过锐利,就像是刀子一般。

    服务生努力保持镇定,拿起托盘上的一杯酒递给祁莱,祁莱伸手拿过,放到嘴边刚要喝,司北抓住她的手,把红酒夺了过去。

    “你现在喝什么酒,一会儿要和融哥喝交杯呢,喝杯水。”

    听到司北这话,正好站在饮水机旁的化妆助理连忙蹲下,从饮水机柜子里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水端过来。

    “北北,我就喝一点点酒嘛,现在紧张死了,来来来,给我一杯。”水端过来了,祁莱却摇头拒喝。

    服务生看了司北一眼,再次从托盘里取出一杯红酒,战战兢兢的递给了祁莱。

    司北倒是没再说什么,应该没有人会在三杯酒里同时放东西。

    如果这个服务生有鬼,应该就在刚刚给阿莱的那一杯,但这杯被她劫持了,第二杯肯定不会有了。

    “小姐,你来一杯吗?”服务生又看向华蓝,笑着问道。

    面前这位小姐看上去脾气好多了。

    “不必了,我嗓子有点痒,喝点水。”华蓝从化妆助理手里接过水,一口喝了下去。

    “走吧,我们该出去了。”司北轻轻把红酒杯子放到一边,也没喝,几个女孩子走了出去。

    此时的酒店大厅里,已经是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几人刚一出去,瞬间引起剧烈的轰动,四个大美女站在一起,足以吸引所有人眼球。

    华蓝无奈的笑了笑,表示自己要找个清净的角落躲一躲。

    司北和支路是没法躲了,她俩今天要陪着这场宴会的女主人。

    忽然间,一道火热的视线看了过来,司北一抬眸,便看到商炀又八爪鱼一般黏了过来。

    司北顿时面色一沉,这个男人在她身边阴魂不散,到底想做什么?吸引她的视线?

    支路眸光不由自主的四处一扫,果然在一个显眼的位置看到了慕晗,他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端着酒杯,周围围着一群男男女女,他们正谈天说地的聊着什么。

    慕晗作为帝都新贵,商业巨头慕琰的儿子,自然到哪里都是八面玲珑,威风不已,这会儿连身都抽不开。

    慕晗本来正在推脱一个商界精英的敬酒,忽然看到支路站在一旁,顿时端起酒一口就干了。

    这女人那么坚决那么干脆的和他分手,一点机会也不给,就因为他慕家二少的身份么?有时候他真的想不明白,两个人到底是谈的身份地位,还是谈的恋爱,如果谈的是恋爱,好好谈一场不行吗?为什么连机会也不给?

    ------题外话------

    咦,今天好像努点力,二更提前出来了(傻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