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甜心女王:忠犬慕少宠上瘾 第260章 闹别扭的两人
    麻厉没想到司北竟然一针见血的说了出来,也没想到她竟然看得如此透彻,心里生出一丝佩服,点头说道:“是,北北你说得没错,我告诉商炀到你这边来做间谍,潜伏在你身边,当他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在暗中给他提供帮助,里应外合的对付你。”

    话落,麻厉便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静静的等待着司北的回应,亦或者说是,怀疑!

    司北只是神色自若的喝着红酒,眸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却是一言不发,麻厉心里说不出是怎样的滋味,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我真正的身份,是忠于你的。”

    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坦白自己是个间谍,不是麻厉预想之中的,他真正希望的,是司北在对商炀发起最后一击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帮助到司北,却没想到还是提前暴露了。

    当然,这些年,他也不可能没有提供过司北的消息给商炀,并且,要比商炀手下的那些人提供的还要详细一点,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真正取得商炀的信任,但他绝对没有提供任何绝密的,或者说是对司北有任何实质性伤害的信息。

    为了对付司北,商炀的网撒得极大,除了之前服务于商炀的黎城之外,更有后面的左矾,他们虽然数年没有露面,但是一双双眼睛却是无时无刻不在通过其他特殊的方式关注着司北,他提供的那些信息,都是在这些范围之内的。

    实际上,之前在调查刺玫组织的时候,若不是因为他特殊的身份,也不会有那么顺利。

    “你可知道双面间谍的风险?”司北抬眸看了麻厉一眼,神色严肃的问道。

    “知道,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会失去两边的信任,所以,其实我这段时间也很焦虑,今天能够说出来,我心里坦然多了。”麻厉一阵苦笑,双面间谍还是比他想象的要有挑战得多,幸亏他的表面身份是酒吧总经理,要不然,光是酒钱怕也不少。

    说起来,酒吧经理这个身份,也给了他很大的掩饰,无论是喝酒,还是头痛脑热的,甚至晚上出门,都让他有了各种各样的借口。

    沉默良久,司北只是端起酒,微笑着对麻厉说道:“喝酒。”

    司北的淡然,却让麻厉心有不安,他惴惴不安的看着司北,开口问道:“北北,你相信我吗?你相信我的心意吗?”

    “先喝酒。”司北淡淡道。

    麻厉心头一痛,看向司北的眼神透出一丝晶莹的水光,他端起酒一饮而尽,言之凿凿的说道:“北北,我绝对不会背叛你,否则就让我醉酒暴毙……”

    “我相信你。”不等麻厉话说完,司北沉眸说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麻厉如此着急的模样,急得都要发誓了。

    “北北,我只要你相信,我绝不会背叛你,其他的,我绝不会多想,有些我不该说的话,你就当做是我酒后胡言。”麻厉言辞恳切的说道。

    六年前,北北的外公外婆被困y国皇室古堡,他没能够帮上忙,这一次,他无论如何要帮北北的忙,但是,北北一定要相信他。

    司北淡淡一笑,轻呼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双面间谍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做了。”

    “北北!”麻厉惊了一跳,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司北,他以为北北会让他小心一点,没想到竟然不让他做了。

    他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出过什么事情,他觉得自己还能够继续做下去,还是说,北北从心里已经不信任他了?

    不管麻厉是怎么想的,司北已经做出了决定,神色严肃的说道:“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不许再做双面间谍,第二,永远的离开k国,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司北一声令下,几乎是断了麻厉的念想,他神色颓然的看着司北,还想说些什么,但在想到了一种可能之后,还是收了回去,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北北担忧他的安危,不想让他继续冒险。

    “好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我该回去了。”司北喝了最后一口酒,起身,往包间门外走去。

    麻厉连忙跟了出去,却见司北停了脚步,抬眸一看,慕白正神色冰冷的站在前面走廊上,这表情,一看就是在吃醋。

    麻厉发热的头脑顿时就清醒了许多,连忙迎了上去,笑意盈盈的说道:“慕少来了,北北今天喝了不少酒,我差点都要打电话通知你了。”

    “是吗?那你怎么没打?”慕白转头看向迎过来的麻厉,冷不丁的问道。

    麻厉顿时一愣,隐隐闻到了空气中有些火药味的味道,有些尴尬的笑道:“还好北北酒量大,喝了这么多酒也完全没有问题。”

    麻厉暗自轻叹了口气,他真是糊涂了,他竟然差点忘了,这个酒吧的幕后老板并不是北北,而是慕大少。

    虽然酒吧里的一切事务虽然都是他在管,但是慕白这个老板,却有过问一切的权利,包括监控视频。

    司北却在看到慕白的一刻,兴奋得跳了起来,她毫不矜持的扑向慕白,一把抱住他,“吧唧”一口就往他脸上亲。

    慕白顿时便觉得脸上一片湿滑,就跟被小狗舔了一口般,他心里有气,却不是对他宝贝儿的气,而是气麻厉的那些酒话。

    不过,在看到他家宝贝儿安然无恙,平安无事的时候,他又一点儿都不生气了。

    麻厉对着慕白讪讪的笑了笑,回去一看,果然发现慕白调过酒吧里的监控视频,这说明他对北北说的那些话,肯定被慕白给听到了。

    哎!一念之差啊,要是他在洗手间里给慕白打了电话通知他,那就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过,他也只是说了几句心里话而已,慕少大人大量,应该不会和他计较的吧?但是,慕大少是大人有大量的人吗?

    没过一会儿时间,酒吧里接到通知,说是他们酒吧会空降一位总经理过来,而麻厉被降为副总经理。

    酒吧里所有人都是一阵不可思议,麻总这是犯了什么错吗?不对啊,他们的财务状况在麻总来了之后,那可是节节高升啊,他们的奖金和提成也都翻了好几倍呢,这样优秀的总经理也要被降职吗?

    麻厉却似乎无所谓一般,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安慰着大家:“大家都好好干啊!我没被撤职都已经是万幸了。”

    这也算是慕大少对他的警告了吧!看起来是对他的惩罚,其实酒吧里的职位他一点也不在乎,从总经理降为副总经理,倒是能让他省不少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之前之所以把酒吧做得那么好,无非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为了告诉北北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好,如今酒吧已经达到了巅峰状态,再做下去,也就是保持这样的状态了。

    在这个时候让他降职为副总经理,其实真正的总经理就是一个背锅的,他一过来,肯定酒吧的财务就开始下滑了。

    麻厉想得透透彻彻,浑身轻松的回办公室去了。

    一辆黑色宾利轿车上,司北歪着身子斜靠在慕白身上,前面开车的罗朗从后视镜里看到他家老大面色变来变去,最后变成了一片无奈和宠溺,看得他都忍不住想笑。老大从小宠着北北小姐,只要北北小姐没事,他家老大就是有天大的怒气,也会烟消云散。

    不过,罗朗忽视了一点,他家老大心头除了怒意,还有醋意,所以,他很快便看到自家老大面上的神色由宠溺变成了故作生气。

    咳咳……老大的表情真是越来越丰富了哈!

    一路上,司北躺在慕白大腿上,眼睛大睁着,直愣愣的盯着车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同慕白说话,安静得就像一只乖觉下来的小猫咪,慕白心头却越发的火急火燎,这丫头要这么一直晾着他?莫非刚见面的时候,那个一头扎进他怀里抱着他的宝贝儿是个假的?

    “啊!慕白哥哥!你!”司北忽然惊叫了一声,又连忙捂住嘴,她匆匆从慕白身上起来,满脸羞红的看着慕白。

    这个流氓哥哥,竟然翻身打她屁股,她都这么大个人了,他居然还打她屁股?

    罗朗不知道车后座上的两人发生了什么,但听到北北小姐这突如其来的娇嗔声他也不敢回头,只能继续开车,只希望能够早点回家。

    司北又羞又恼的看着慕白,一双眼睛瞪大着,不过,很快,她画风一变,脸上挂起一副天真烂漫的笑意,一把扑进慕白怀里,两只小手捏了捏慕白脸蛋:“慕白哥哥,我是想说你好帅!你今天真的特别帅!又酷又帅,让我好不仰慕!”

    慕白一把抓住司北乱动的小手,紧紧捏在自己大掌中,抬眸看着她,一本正经的问道:“真的?”

    司北眨了眨眼睛,满脸笑意的看着慕白说道:“那是,我家慕白哥哥是这世上最帅最好的男人了,就连那天上星辰和月亮都比不上慕白哥哥帅,我每日瞻仰慕白哥哥盛世容颜,便觉如沐春风一般……”

    “好了,你闭嘴吧,不许再说了。”慕白一听她狐言狐语的拍马屁就头大,让她继续说下去,一会儿指不定能说出什么来。

    司北顿时板起脸来,冷哼道:“哼!慕白哥哥居然嫌弃我,不听我说话,我生气了。”

    罗朗专心致志的开着车,一点也不敢分心,尤其是不要听北北小姐在车上说的话,要不然,他真担心自己会一不小心把车开到沟里去,开到沟里去倒是还好一点啊,可这是山路啊,搞不好会翻车的。

    慕白:“……”这丫头生气了?他还没生气呢,她竟然就生气了?这就叫那什么……恶人先告状!

    司北瞅了慕白一眼,见他沉默着不说话,便开口说道:“慕白哥哥不说话,就是默认惹我生气了,那我就要好好惩罚慕白哥哥了,就罚慕白哥哥晚上不许回房睡觉。”

    司北自己“嘀咕”一通,就把对慕白的惩罚都给定下了,慕白咧嘴笑了笑,依然没说话,只是一双眼睛颇有些好笑的看着司北,这丫头帮着他处理了几天帝都军区的事务,本事见长啊,敢罚他不许回房睡觉了?

    他看这丫头是被他宠得无法无天了,今天他就好好的收拾收拾这只小狐狸,明明是她晚上出门去喝了一大瓶酒,她还想罚他?

    车上的气氛陷入了一片安静,十分钟之后,罗朗将车开进了院子,停在了两人的小院楼下。

    见慕白至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司北顿时就心虚起来,总觉得他还有招在后面,不由轻哼道:“哼!慕白哥哥你别回来了,回来了我也不给你开门。”

    话落,司北推开慕白的手便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跑回了房里。

    慕白一阵好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开门下了车,不急不慢的往楼上走去。

    司北关上房门,站在门后,似乎是在等待着慕白,然而,慕白就像是根本没上楼来一般,外面没有任何的动静,连一丝脚步声也听不到,司北不由一阵奇怪,慕白哥哥当真不管她了,甩手走了?

    司北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动静,她跑到阳台上去看楼下,楼下的汽车已经开走了,一个人影也没有,而她因为上楼的时候跑得太快,都没看到慕白到底有没有下车,现在想来,慕白哥哥怕是连车也没有下吧?

    他在车上的时候就一直一言不发,莫非是真生气了?算了算了,慕白哥哥难得跟她生一回气,她还是去哄哄他吧,慕白哥哥还是很好哄的。

    司北没等到人,不由打开房门打算去正院客厅,司北一开门,顿时眼睛都瞪大了,这个男人竟然……竟然就站在门口,他一直不声不响的站在门口。

    司北讪讪的笑了两下,笑眯眯的看着慕白说道:“咳咳……慕白哥哥,我又没有反锁门,你怎么不进来啊?”

    慕白抬眸瞅了司北一眼,挺直了脊背,继续站在门口,表情严肃认真的说道:“夫人不是罚我不许回房吗?没有夫人的命令,我可不敢回房,我一直在这里站着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