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去红妆不做妃〕〔染指成夫:墨少的〕〔都市之全职天王〕〔直播之恐怖审判〕〔重生之最强女兵王〕〔数理王冠〕〔我在仙界种田〕〔草根女帝〕〔如絮飘飞〕〔绝代神主〕〔血染军魂〕〔篮坛指挥官〕〔不朽魔心〕〔九鼎惊神〕〔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撩个魔皇生崽崽〕〔大夏周天〕〔西游封印师〕〔重生学霸少妻:军〕〔年年安康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74章 守陵
    陵园很大,目之所及能看到的就是一座座隔得很远的陵墓。

    从天楚开国皇帝起,就选了这处风水上佳之地作为他们死后安寝之地。每一座陵墓都是当朝皇帝在位时着手修建的,或奢华、或精致、大气磅礴、或简约的外观都是根据在位皇帝自身喜好设计的。

    又因每一个皇帝在位的政绩不同,这些陵墓上的碑文也是不尽相同。

    除了历朝历代皇帝的陵墓,他们身边稍小一些的则是后宫能妃嫔的陵墓。能入皇家陵园的妃嫔,在世时也是享尽了荣华富贵……

    “新来的?”

    一个守着陵墓的侍卫拦住了白漫的去路。

    白漫颔首,将腰间的宫牌递了出去:“于嬷嬷安排我今日当值,还望侍卫大哥行个方便。”

    侍卫接过,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又打量了白漫一眼:“既是如此,你就进去吧。”

    “多谢。”白漫拿回宫牌,于之错身上了石阶。

    “等等!”

    身后的侍卫突然喊住了白漫。

    白漫转身,神态自若:“侍卫大哥还有何吩咐?”

    侍卫从腰间取出一个火折子递上:“于嬷嬷难道没和你说过,今夜里面就会只有你一人?”

    白漫点了点头,接过火折子:“多谢侍卫大哥,我会小心看守,定然不会给大哥添麻烦。”

    侍卫不再多言,转身继续站的笔直。

    白漫紧了紧手里的火折子,她知道这便是于嬷嬷给她的信号。若是看守陵墓的侍卫没有给她火折子,那她今晚在里面就什么也不能做,也做不了。反之,这个侍卫便是于嬷嬷安排的人,会在外面把守,关键的时候也能助她一臂之力。

    白漫脚下不停,进了陵墓外的一扇石门。

    眼前这座陵墓修建的很简明,从墙壁那些尚未雕刻精细的纹饰来看,当初起陵的时候有些仓促。它也是这陵园里最新的一座,是贤馨皇后,也就是那位离奇上吊自杀的柳皇后的陵墓。

    天楚皇家陵墓都是以一朝一代一方而建。中央陵墓必须是圣上的,圣上还在位,先他而去的妃嫔子嗣都只是暂入陵墓。

    这陵墓一处停放着柳皇后的棺椁,只待圣上百年,帝后才得以合葬。

    对于这样的葬俗,大概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意味在。

    这位皇后白漫虽没有见过,可她生前的事迹白漫却已知之甚详。

    柳皇后闺名一个沁字,自幼聪敏,饱读诗书,少时便有才名。十六岁入宫,被当初还是太子的明康帝一眼相中。原本以柳家当时在朝中的地位,柳皇后顶多只是个侧妃之位,可明康帝对其一件倾心,只道愿以‘一心换白首,两相赴久长’说服先帝赐婚,封了柳沁太子妃之位。

    两人奉旨成婚,婚后琴瑟和鸣。

    正如明康帝当初所诺,他对柳沁极尽宠爱,往后数年都未曾纳妃,柳沁不但成了全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也成了所有女人羡慕的对象。

    这份羡煞旁人的独宠,直至先皇驾崩。

    彼时,柳皇后只育有一子,新皇登基,子嗣单薄自是大忌。迫于朝野和太后的压力,明康帝同意纳妃,同时纳了如俪贵妃、蓝淑妃等朝廷重臣之女入宫。

    那以后宫中也并未传出柳皇后任何骑宠而娇的传闻,反而人人都道这位盛宠已久的皇后娘娘贤良淑德,大度宛然,对新来的后妃也是以礼相待。一时间后宫之中甚是和睦。

    哪个男人不想自家后院一派安宁?如此一来,当今圣上倒是成了全天下男子更为敬仰的对象,需知修身齐家方能治天下。后宫无忧,圣上自是能全心全意搭理朝中事务。天下安宁,百姓才得以安居乐业。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和谐。

    可谁也没有想到,六年前的那个夜晚,温良贤德的柳皇后毫无征兆的悬梁自尽……

    白漫的思绪被脚下传出‘啪嗒、啪嗒’的声响给拉回现实。

    陵墓之内很是空旷,一点点声音都能通过长长的通道传成一种诡异的回声。

    饶是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此时的白漫还是觉得一阵毛骨茸然。尤其是石壁上的灯盏还需要她自己一个个点过去的时候,她更觉得自己像是一点点走近眼前幽深的洞穴,里面等待她的是那些未知的恐惧。

    好不容易点满了九十九盏包括墓穴深处一盏长明灯,才算让整个陵墓内部彻底亮堂起来。

    映入白漫眼帘的首先就是一个高台,高台之上放置的便是帝后棺椁。高台的后方隐约还有几只稍小些的。白漫倒是不曾听说圣上有特别宠爱的妃嫔,想来是遗憾早夭的子嗣。

    陵墓内有风流转,发出轻微的呜呜声,白漫低头看着手里捧着的油灯,只见上面的火苗微微颤动,仿若和她此刻的心情一般。

    验尸都不怕,还怕墓穴?

    白漫在心里暗暗打气,她又是不来盗墓的,手里的灯芯也不会变绿,闹鬼诈尸什么的,不存在的!

    朝出口处看了一眼,白漫才在高台下的空地上一只蒲团上坐下。这便是守陵宫女待的地方。

    从腰间的布袋里取出一只沙漏,白漫郑重的摆在空地中央。

    沙漏一点一滴的减少,白漫梗着脖子盯着出口。

    时间变得尤为漫长,尤其是近距离和几只棺椁待在一处的时候。

    陵墓内壁上的飞龙在天、凤御九天都在浮动的光影中鲜活起来,冷风旋入陵墓,绕了一个圈再转出去,嗤呜声仿佛是这座陵墓在诉说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似控诉着白漫这个不速之客。

    白漫觉得她是等得太困了,才会觉得四周的画壁一会一个样。

    终于在她快枕着胳膊睡着的时候,脚步声从出口处传来,白漫突然一个激灵清醒了。

    来人身形高大,样子普通,进来看了她一眼就径直朝她走来:“姑娘,外面都打点好了。”

    此人就是方才那个侍卫。

    白漫点头,起身:“好,那我们开始吧。”

    侍卫接过白漫递过来的一双羊皮手套戴上,拔出腰间佩刀,转身就打算上高台。

    “慢着。”

    白漫喊住他,将蒲团扯开,从里面抽出了两块布:“你用这些包着脚再上去。”

    侍卫转头看了一眼高台,虽然这里每日都有宫女值守,可说到底这里是陵墓,那些女子就算不是胆小,日复一日也有些懒怠,高台上已经铺了一层灰尘。

    “包了脚也会留下痕迹。”

    “总比留下你脚印的好。”白漫自顾自的将自己的脚也包上,这后续的事情于嬷嬷都会安排好,可以防万一,若是不慎在这里留下了侍卫的脚印,他日出了事情,很容易就能查到她头上。

    侍卫虽觉得白漫多此一举,却也很快照办。仵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武神天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