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之情绪系统〕〔轮回乐园〕〔革宋〕〔绝地求生之王者巅〕〔惹火娇妻:长官大〕〔[综]和空气斗智斗〕〔论戏精的自我修养〕〔巨星小甜妻:前夫〕〔快穿甜宠:傲娇男〕〔寒门小医女:世子〕〔医等狂兵〕〔宦海特种兵〕〔重生之寒门农女〕〔好孕成婚:独宠小〕〔重生农女:将军家〕〔路过冉魏已半生〕〔快穿王者荣耀:英〕〔仙声夺人〕〔电影世界的无限战〕〔我的合租大小姐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68章 至少你还活着
    “住手!”

    一声急喝从外面传来,在府门外就听到惨叫声的陈知席刚跨进内院,看到眼前这一幕简直惊怒交加。

    可洛石根本充耳不闻,事实上只要白漫不开口她才不会理会旁人。

    而白漫呢,也显然没有听从陈知席的必要。

    是以,陈知席冲过来的当口又是眼睁睁的看着洛石的拳头狠狠的揍在了陈谚姚的脸上。

    陈管家在陈知席大喝的时候就已是心惊胆战,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陈知席怒喝:“你们都是死人么?还不快给我救人!”

    “是是!”陈管家瞬间就有了底气,面对的可是皇亲国戚若是没有陈知席的命令,他也不敢妄动。

    陈府的下人们好似才反应过来,一股脑涌了过去。

    洛石却在那伙人到来之前又抓着陈谚姚的脑袋往地上一撞,而后迅速收手撤离。众人也成功看到陈谚姚满眼金星,翻了一个白眼晕了过去。

    白漫与洛石对视一眼。

    啥时候这姑娘这么有眼力劲了!

    洛石眨眨眼,退到白漫身后,眼观眼鼻观鼻。

    入眼不知死活的陈谚姚,一张还算俏丽的脸迅速肿胀得跟个猪头似的,被洛石抓的鸡窝似的头发沾满了泥土堆在她脑袋上,简直惨不忍睹。

    陈知席大骇,一个箭步冲到陈谚姚身前蹲下,忙探了她鼻息又握了脉搏,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喝道:“快,扶小姐回房上药!”

    躲在廊下的丫鬟们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匆忙将人抬走。

    陈知席恨不得立即跟进去诊治,可眼下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一回头一双锐利凶狠的目光射向白漫,刚要开口追责…

    “陈太医。”

    白漫却是先他开口。

    陈知席心一颤,却见白漫冷漠的脸上满是嘲讽:“谋害王妃,其罪当诛!”

    陈知席是见过白漫的,那时他刚听说白谚妤冒充郡主一事时,还在懊恼当初见到两人的时候搞错了身份,不然他早就揭穿了白谚妤不是郡主的真相,毕竟他作为世伯是看着白谚妤长大的。她怎么可能是郡主?

    凭他揭穿了真相就算搭不上王府的关系也能让王府欠他一个偌大的人情。可而后得知真正郡主的身份,又觉得不可思议。

    那个被他误以为是郡主的姑娘原来就是正主!

    他自然不会像陈谚姚那样装作不认识郡主,不管事情如何发生,郡主在他陈府上出了闪失,就算不是他的过都得是他背锅。

    白漫的话却让他如受重锤,骇然道:“谋害王妃?这绝没有的事,郡主你切莫偏听偏信!”

    这个锅他不背!

    “郡主,人抓到了。”

    这时,从内院拐角进来的张捕快押着一个小厮出来,到近前来就将小厮丢在地上。

    陈知席看到张捕快的时候恼怒极了,他好歹也是堂堂太医院的翘楚啊,就连王公大臣们都争相巴结的对象,如今倒好郡主打上门来不说,就连一个小小的捕快也敢擅自闯了内院。

    “张捕快,好大的胆子,将我陈府置于何地?难不成我陈府宅院是无门无主之地?你们安大人何在?”

    这分明是要去告状了。

    白漫道:“安大人,呵,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

    一行衙役带着大名鼎鼎的陈太医和话题人物琉襄郡主一同回了京兆尹,这无疑引得无数百姓们放下手上的活计蜂拥而至,直将府门外的空地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与长琅街的热闹相比,此刻的安泰街却是荒芜冷寂。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翻入一间从外面看起来很是破败的小院,轻扣房门,只听里面很快有人出来开门。

    门里的人看了来人一眼,侧过身让出了道。

    来人入内,对着窗边饮茶的锦衣公子跪下身来:“殿下。”

    那锦衣公子闻言放下茶杯,转过头来,淡淡的打量了跪在地上的精致女子一眼:“小汐,许久不见。”

    地上的女子赫然就是顾汐,快速的看了锦衣公子一眼低下头:“殿下,让您失望了。”

    “事情没办成的确让人失望……”

    顾汐敛了眼睑,紧了紧袖子下的玉手。

    “可至少你还活着。”

    闻言,顾汐猛然抬头,目光撞进一双深邃如墨的眼眸,那眼里带着一丝她从前熟悉的柔和。

    幼时两人一同成长的画面便是她再有心压抑也因这句话瞬间浮现脑海。直刺的她眼鼻酸涩,顾汐不敢展露半分异样,忙收回了眼神:“还望殿下责罚。”

    “罚,自然是要罚的。”锦衣公子已是没有在看她,而是继续看向窗外。

    顾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透过一面坍塌的院墙,能了望到远处与天接壤的明黄一角。

    ……

    陈府那个妄图逃跑的小厮意外的识相,还不待安晟派人逼供,就吓得什么的招了。

    自然他将马钱子交给那个丫鬟下在瑾贤王妃茶杯里这个主意是受人指使,而那个人他也没有半点隐瞒的和盘托出。

    直到陈知席吃人的目光射向他,小厮才瘫软在地不敢言语。

    “陈太医,你还有何话可说。”安晟敲击了惊堂木。

    陈知席面沉如锅底:“大人冤枉,小女虽顽劣,可万万不会毒害王妃。定是这小厮受人指使诬陷。大人明察!”

    “哦,那你可知他受何人指使?”

    陈知席下意识就看向坐在一旁的白漫,可理智还是让他咽下了那些话,道:“大人,陈某不知,还望大人明察。”

    “陈太医,如今彩芳阁掌柜、丫鬟和你府上的小厮所指皆是你女儿陈谚姚是主谋,证据确凿。”

    白漫适时开口:“安大人,陈谚姚心肠如此歹毒,公然谋害王妃,不知该当何罪?”

    “谋害王妃是重罪,本官自然不会姑息。”安晟这么说也算是给王府一个准信,他定然不会因为陈知席是一个炙手可热的太医就对其有所偏袒。

    陈知席脸色惨白,快速思索着对策。

    “大人,人已经醒了。”张大人从内堂出来,在安晟耳畔轻语。

    安晟看了白漫一眼,道:“带上来。”

    不多时众人便听内堂传来哭嚎咒骂声,声音尤为尖利刺耳,穿墙而出。

    整个京兆尹府都抖了抖。仵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闪开,迪迦开大了〕〔快穿攻略:病娇BO〕〔阴间超市〕〔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明天心理诊所〕〔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妖禁〕〔娇妻狠大牌:别闹〕〔官场之风起云涌〕〔直播之跟我学修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