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丑妻:将军,〕〔末世之无尽商店〕〔仙家萌喵娇养成〕〔魅世狂妃:邪王,〕〔萌狐重生:山里汉〕〔倾城邪妃:将军,〕〔神豪之为所欲为〕〔万界剑祖〕〔天竞仙途〕〔农家甜宠:邪医的〕〔邪医毒妃:魔尊,〕〔邪王宠妻:妖孽王〕〔魔神狂后〕〔神级收服系统〕〔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属性之眼〕〔这个游戏不简单〕〔绝品小仙医〕〔隐婚娇妻,太撩人〕〔谋爱成瘾,冷少的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55章 瑾贤王妃
    “吉时到,起轿!”

    迎亲队伍再次启程,这次的亲事乃是京城一大盛事,能成为其中一员他们与有荣焉,每个人都卯足了劲,誓要将这场婚事办的风风光光,成为百姓们口中经久不衰的美谈。

    柳濡逸翻身上马,红衣盛火,引人瞩目,又不知招了多少姑娘的仰慕,惹了多少女子心伤。

    翻身上马那一瞬间,柳濡逸恍惚之间好似看到了一个心心念念的身影,当下转头望去。

    果然,在轿子的旁边,白漫就站在人群之间,见他望过来微微一怔,随即笑着朝他摆手,整个人喜意洋洋。

    柳濡逸紧了紧手里的缰绳,目光不瞬不瞬的看着她。

    他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她呢?

    ‘你再踩一脚试试?’

    初见时,白漫随意的坐在地上推着自己的衣角,直到让他重新踩了一脚才利落起身。

    那个看起来温温和和的姑娘,得到了十两银子时,眼底那一抹不合时宜的狡黠令人记忆犹新。

    也许在那时,这个姑娘的一颦一笑就成了他眼中不可或缺的风景。

    只是……

    柳濡逸久久没有收回的视线,引得王府外众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当看到那处的白漫和柳濡逸四目相对时,程陌昀微抿着嘴,正要跨下台阶朝白漫行去,却听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她,她!王爷,你看!”

    瑾贤王妃突然捂着心口,指着人群一处惊喜不已,整个人激动的浑身颤抖起来。

    “王妃。”瑾贤王爷连忙扶着王妃,再看向人群的时候也是浑身一震。

    “是她,是她对么!”瑾贤王妃双手紧紧的抓着王爷的手臂,神情紧张的看着瑾贤王爷,眼底的希冀仿佛都要涌出来。

    瑾贤王爷眼里的不敢置信渐渐转为狂喜,当下也是点头:“夫人,一定是。她一定是!”

    闻言,瑾贤王妃突然晕了过去。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当众人反应过来,王府众人一团慌乱。

    “王妃!”

    “快,快传太医!”

    王府外一片哗然,一群人拥着瑾贤王爷和王妃进了府。

    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的柳濡逸招来阿森询问。

    阿森快步跑回王府,又匆匆忙忙回来:“少爷,不好了,是王妃晕倒了。”

    闻言,柳濡逸抬手示意队伍停下,而后翻身下马,来到花轿前。

    “郡主。”

    花轿停了下来,里面传出白谚妤不安的声音:“柳,不。郡马,发生何事?”

    “王妃身体不适。”

    “…定然是因为女儿出嫁,母妃情绪激动。大夫曾说母妃气虚体弱,不可太过劳神。”白谚妤捧着锦盒,有些坐立不安。

    “郡主,柳某的意思是……我们先回王府看看,待王妃身子好转,我们再启程。”柳濡逸道。

    白谚妤的脸瞬间失了血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就听一旁的喜婆道:“郡马爷,吉时已到,若是此时回头,恐怕于理不合,也着实不吉利。”

    “有什么不吉利,难道王妃出事,郡主不能回府?”柳濡逸的声音变得清冷。

    “不是。”

    白谚妤下意识反驳,可不知为何,她的直觉告诉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柳濡逸回去,哪怕让他觉得自己是个罔顾人伦的女子。

    “婚姻大事,开弓没有回头箭。郡马此刻让我回府,岂不是让我成为京城的笑柄。”说完这话,白谚妤沉着脸,他们这是成亲,每个女子一生都只有一次的大喜事。

    柳濡逸沉默片刻,道:“柳某知此事不合规矩,可难道在郡主心中,王妃的安危还不如这婚事的礼数重要?”

    “我不是……”

    “郡主放心,这轿子虽然停下来却没有落地,也不没有回头。郡主只管在此等候,柳某这就去看看,若是王妃无事,柳某立刻回来。”柳濡逸快步离去。

    轿子里的白谚妤还要再说什么,外面的脚步声就已经离去。

    “郡主,这,这可怎么办?”喜婆的声音传入轿子:“这吉时都快过了,柳府那边还等着呢。这,这可怎么办?”

    大喜之日,谁不想讨个吉利,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她这个做喜婆的日后恐怕也要遭人诟病。

    “郡主——”

    “不要再说了!”

    白谚妤掩面而泣。

    ……

    柳府外,一群人翘首以望,百姓们更是兴奋不已,这可是王府嫁女,这位又是明珠复得,听说嫁妆丰厚的延了半条长琅街。

    他们来此就是为了开开眼界,涨涨见识,顺便拿个红包,沾沾喜气。

    只是,他们左等右等,也不见半个身影。

    “爹,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陈谚姚紧盯着前面的巷子口。

    陈知席抬头望天:“莫急,还有一刻钟。方才长琅街上的情形你也看到了。他们要想过来恐怕还不容易。”

    “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柳府地处长琅街后巷中段,长琅街上的声音也能时不时就能传过来。

    “来了。”陈知席看到从巷口疾步跑进一个人。

    陈谚姚猛然起身:“是柳公子的侍从。”

    只是片刻,陈谚姚和陈知席就面露不解:“怎么就只有他一人?”

    柳府内早已是宾朋满座,柳潭和苏如诗分别在内、外院招呼客人。

    阿森盯着无数人的目光跑进柳府,带回来的消息却让两人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迎亲队伍还在王府?”苏如诗反复确认,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他们如何能及时赶得回来?”

    “王府可是出了什么事?”柳潭神色不变。

    “老爷,王妃在送郡主出嫁的时候晕倒了。因此耽搁了行程,少爷让我先回来禀告。”阿森一五一十的将王府的事情道出。

    苏如诗先是松了一口气,不是柳濡逸的缘故就好,她还以为那孩子犯了轴。

    可听说王妃晕倒,她整颗心又是提了起来:“王妃近来身子已然大好,这回亲事也是早有心理准备,怎得如此?”

    这明明是件大喜事。

    柳潭道:“她是嫁女,你是娶媳。”

    苏如诗语塞。

    很快,柳潭和苏如诗分别和宾客解释。

    “爹,你看那侍从又跑出去了。”陈谚姚道。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知席再次看了天色,道:“时候差不多了,跟我来。”

    陈谚姚早已跃跃欲试,当下跟在陈知席身后朝柳府行去。

    ……

    王府内院,几个人等在房门外来回踱步。

    房门被拉开的一瞬,一个背着药箱的中年男子步出,程陌昀等人立即上前:“太医,如何了?”

    这位太医姓周,素来给瑾贤王妃看诊,道:“世子殿下放心,王妃只是惊喜过度,只要接下来保持平和,就可无碍。可再不要让她受刺激了。”

    闻言,众人也只以为王妃是嫁女心喜。

    “有劳周太医。”罗管家引着他出门。

    程陌昀正要入内,身后就传来柳濡逸的声音:“世子,柳某就不进去了。”

    “有劳。”

    柳濡逸松了一口气,道:“世子,既然王妃无碍,那我和郡主也就放心了。我这就告辞。”

    “好,只是这吉时……”

    柳濡逸摇头:“百善孝为先,我想郡主能够理解。”

    “我就不送你了。”

    程陌昀正打算进入房间,就见瑾贤王爷快步走了出来,急道:“陌昀,快,方才那个姑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娇妻狠大牌:别闹〕〔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都市神级修仙〕〔被迫成为万人迷之〕〔桃运仕途:我的美〕〔明天心理诊所〕〔死灵博物馆〕〔传奇道士修仙传〕〔域王神主〕〔飘零如我〕〔神祇战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