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小农民〕〔帝师夫妇日常〕〔绝世神通〕〔终极小村医〕〔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军婚如火〕〔杀生扬善录〕〔大宋好相公〕〔恶魔就在身边〕〔都市桃色医仙〕〔至尊兵王〕〔宇宙霸业〕〔变身荒野女主播〕〔次元马甲系统〕〔花式撩妻,总裁的〕〔死神少女:灵异怪〕〔透视龙魂在都市〕〔海贼王之草帽副船〕〔兰昕穿越赛尔号〕〔重生之清爽人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44章 追问
    “姐姐,你为何会跟离先生离开池府?你可知池府上下都很担心你。”白漫道。

    白谚妤似料到白漫会如此问,回道:“你既称离先生一声师傅,姐姐待他自然也是敬重。姐姐身上的疤痕也多亏了离先生的伤药才得以淡去,你还记得姐姐说过,此等大恩大德若是有机会我定然是要回报的。是以,姐姐才会跟着他一路北上,沿途照顾其吃穿用度,算尽我绵薄之力。”

    “姐姐,可是他虽比我们年长,可终究是个男人,姐姐如何能只身一人跟着他?”白漫继续问道。

    “这……”白谚妤稍顿,才笑道:“小漫,你与离先生相识已久,难道还不相信离先生的为人?这一路上,他待我如师如父,姐姐可不许你再如此揣度。”

    白漫意有所指道:“我知姐姐和离先生的关系。可旁人却是不知晓。在外人看来,你们非亲非故,难免会有非议。”

    “小漫!”白谚妤沉眉:“你多虑了。”

    “姐姐不要生气,我只是有些好奇。姐姐一向谨慎,这次却跟着相处不过几日的离先生来了京城……”

    “这也许就是缘分。离先生身上有一股药香,它让我想起了爹。”白谚妤的眼眶变得红润,很快便盈满了泪水。????此刻的白漫心中微凉,却也不想再勉强白谚妤,道:“那你又是怎么成了琉襄郡主?”

    “这件事情,还要从我们来了京城郊外的一处古庙说起。那日,一位夫人在庙中烧香礼佛,许是因为旅途劳顿,竟晕厥在庙堂之上。庙中僧侣听闻离先生是一位大夫,忙请了他去诊治。而姐姐也随之去帮忙。

    离先生给那为夫人扎了几针,开了药方服下,那夫人便清醒了。却任谁也没想到,她无意间看到了我挂在脖子上的玉佩,便认定我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白谚妤说着从衣襟里取出一块巴掌大的白玉:“姐姐也没想到这位夫人她竟是瑾贤王妃。”

    白漫认得这块玉,这是她们从白家带出来为数不多的东西。在她们颠沛流离的时候,白谚妤也曾多次想要将这块玉佩当了,只是到最后还是没有舍得。

    “你说过这块玉很重要。”白漫不知道这块玉的来处,只知道白谚妤一直珍藏着。

    白谚妤点头:“没错,这块玉佩是……是娘临死前留下的遗物。”

    提到娘,白漫脑海中就浮现白葛的话,不由道:“姐姐,当初的事情我记不清了,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白谚妤呼吸一窒,目光锐利的看了白漫一眼。

    也正是这一眼,让白漫的心一阵抽痛。

    她以为只是白葛那么恨她,可是没想到白谚妤心中也如此介怀。

    转瞬间,白谚妤已神色如常,好似方才只是白漫看花了眼:“小漫,逝者已矣。你既然不记得了,便是天意,姐姐不想让你再想起那些伤心事。”

    “姐姐,你不能什么都一个人背负。我连娘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要如何寻找真凶?如何为我们白家复仇雪恨?”白漫拔高声音说道,她宁愿白谚妤狠狠的骂她一顿,也不愿意这样什么事情都被蒙在鼓里。

    白谚妤被白漫此刻的神情吓了一跳,明眸中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落下:“小漫,是姐姐不好……”

    这么多年来,白漫最害怕的便是白谚妤伤心难过,因为那场灭门惨案,白谚妤承受的比她多的多,变得谨小慎微,甚至过于敏感。

    “姐姐,我不问了,等你何时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白漫揽过白谚妤肩头,叹了一口气。

    片刻之后,白谚妤净了面,才歉然道:“小漫,姐姐答应你,到了适当时机,姐姐一定什么都告诉你。”

    白漫连连点头,岔开话题道:“那这块玉真的是琉襄郡主的?”

    白谚妤点头:“千真万确,这是王妃在小郡主出生时就为其佩戴的。”

    “那……你真的是琉襄郡主?”白漫诧异。

    “我,我也不知道。”白谚妤紧了紧手里的玉佩:“这么多年过去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情我早已不记得了。若是算起来,那琉襄郡主也的确是我这般年岁。”

    “他们就因着这块玉佩就认定了你就是琉襄郡主?”这也太草率了吧?怎么说也要来个滴血验亲之类的吧。

    “不是。当初瑾贤王爷也曾质疑过,只是我们白府惨遭毒手,除了你我二人并无旁人能够活下来。无人能证明这块玉佩到底是从何处来的。再则当时的王妃见到我欣喜若狂,说什么也不肯再让我离去。如此一来,我便成了琉襄郡主。”白谚妤娓娓道来。

    “可你明明……”

    白谚妤打断白漫的话:“小漫,白府已然不复存在,不管我是琉襄郡主还是白家小姐,我都要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可是光凭你我之力,如何能做到?”

    白漫了然:“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想要借着王府势力,来寻找真凶?”

    “没错,只有找到了真凶,将其审之于法,我们才能对得起爹娘。”白谚妤抓过白漫的手:“不管我是不是真的郡主,我都必须这么做。”

    “师傅呢?”白漫想了想问道。

    “离先生?”白谚妤微侧了脸,松开白漫的手:“自从我跟着王妃回了王府,离先生就被王爷安置在别院。他的身体不大好……”

    “姐姐,你能带我去见他一面么?”白漫总觉得这件事情白葛知道始末。

    白谚妤确是为难道:“小漫,不是我不愿带你去。只是离先生他吩咐过,这段时期他谁也不想见,就连王爷和王妃他都拒之门外。”

    恐怕只是不想见她吧?白漫嘴角泛起一起苦涩。

    白谚妤察觉到白漫有些不对劲,忙道:“小漫,你千万别误会,离先生他生性如此,并不是有意拒人于千里之外。等我去了别院,就告诉他你也在京城。我想他一定会希望看到你的。”

    “我明白。”白漫抬眼望着白谚妤。

    白谚妤欲言又止,白漫也是无话可说。

    两人破天荒的陷入了一阵沉默。房间中的静谧让两人都很不适。

    什么时候无话不说的她们,成了这幅各怀心事的模样?

    “对了,还没恭喜姐姐。就要成为柳夫人了。”白漫强打起精神来笑道。

    白谚妤的双颊突然染上了一层胭脂色,紧张道:“小漫,不是你想的那样。”

    白漫不解。

    “当初我听说柳公子入了大牢,一时情急就找了父——呃,王爷帮忙,不想这件事情被王妃得知。王妃心善,又因从前两家有桩婚事,在那时来说没有比此事更能让王府出面,所以,所以……”白谚妤解释道。..

    “柳濡逸他知道郡主是你?”

    白谚妤点头:“小漫,姐姐知道柳公子喜欢的人是你,如今我们的婚约是不得已而为之。姐姐会尽量拖延婚事,待白家的事情水落石出,姐姐就将婚事作罢。”

    “姐姐,你可喜欢柳濡逸?”

    白漫紧了紧拳头,这样重要的事情,怎么都不和她提及?对了,还有程陌昀!琉襄郡主是谁,他恐怕一早就知道了。

    他们,简直是,可恶!

    见白漫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白谚妤心中一紧,忙道:“小漫,你别误会。姐姐那么做,都是权宜之计,待过些时候,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