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完美艺人〕〔味香〕〔蜜婚365天:男神老〕〔偷香高手〕〔凶案侦缉〕〔网游之锦衣卫〕〔全民领主〕〔最强祖龙养成系统〕〔闪婚有毒:顾少撩〕〔机械王庭〕〔总裁爹地超给力〕〔香爱〕〔重生明星音乐家〕〔诸天最强大佬〕〔我的姐姐是六道仙〕〔冥王溺宠小王妃〕〔血里鸢〕〔替嫁小妻有点甜〕〔最速救护车司机传〕〔符瑶天下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33章 不曾为奴
    “威——武。”

    衙役们整齐划一的扬威声,气势逼人,成功让喧闹的百姓们安静下来。

    “堂下何人?”池睿放下惊堂木,面容肃然。

    顾汐抬起头,容色依旧,淡淡然施了一礼,柔黑顺滑的三千丝垂落,起身间抚过轻轻的搭在肩头的头发:“民女顾汐。”

    举手投足间宛若一个仪态周全,宛若一个大家闺秀。

    此时百姓们却因她一声‘民女’,一片哗然。

    要知道青楼女子多为奴身贱籍,就算有银赎身,可这恢复良籍却是难办。

    至于贱籍女子,不管在何处都无以‘民女’自诩。不过想到顾汐是昙花阁头牌,也许早就为自己赎了身,央了哪位有权势的人物恢复了良籍。????思及此,不少男子欣喜不已,顾汐若为自由身,只要能获得她的芳心,抱得美人归就指日可待。

    “自甘堕落……”亦有妇人不屑之极。

    池睿目光微闪,这两个字听在他耳中却有更多的意义。

    带人之前,池睿就已经查阅了关于顾汐的身份资料。可惜的是顾汐的身份记录寥寥数语,只知她生于京城书香顾家。而顾家人丁不兴,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在京城销声匿迹了。

    可有一点,却让他侧目,从始至终顾汐都不曾入过贱籍,哪怕她在石阚做了多年的花魁。

    一个青楼女子,孤身一人回到京城,短短数月就已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且还是自愿入的青楼,这背后又是为了什么?

    池睿开门见山道:“你可识得柳昊?”

    “柳昊……柳二公子?”顾汐点头:“他爱听民女弹琴,不过可惜,再无机会让他品鉴。若论琴技,柳二公子也是个中好手。”

    “混——账东西!”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爆喝,众人便见柳三老爷伸着手指,怒目而视。

    男子扶琴,视为风雅,可若与青楼女子相提并论,就变了味。

    他身侧的柳夫人更是气的浑身颤抖:“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我儿尸骨未寒,你就在这里败坏我儿名声,你会遭报应的。”

    身后的怒骂声,顾汐充耳不闻,只是道:“大人,柳二公子只是在民女那处听过琴,与民女并无深交,不知今日大人派人带民女来所为何事?”

    “公堂之上,不得喧哗。”张捕快制止了外面的柳家人。

    “你可知罪!”池睿掷地有声。

    顾汐当即跪下:“大人,民女不知。”

    “好一个不知,柳昊死的那日,你在何处?有何人为证?”池睿问道。

    “大人,民女还能在何处?昙花阁夜夜笙歌,民女自然不得空暇外出,这外面想来就有民女的入幕之宾,不知可有公子为民女作证?”顾汐说着转过头去,环视身后众人,明眸璀璨,俱是风情。

    “我,我能作证!”有男子连忙高呼起来:“大人,我和顾汐姑娘在一处…”

    “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日和她在一块的明明是本公子!”

    “是老子……”

    “大人,他们胡说八道,是刘某人…”

    衙役们各个面面相觑,平素里见多了相互推诿不愿为证的,却还是头一次看到有这么多人抢着做人证的。

    这时,一个衙役上前在池睿耳边低语几句。

    池睿沉眉,低喝一声:“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来啊,统统拉出去杖责。”

    闻言,衙役们纷纷上前,拉过哪几个叫的最响的男子。

    “冤枉啊!”

    “大人,你凭什么打人?”有男子不忿。

    “顾汐虽为昙花阁头牌,却也不是谁人都能见,你们难道不知她三日会一客,且那日并非她会客之日。”张捕快适时解释道。

    闻言,百姓们也纷纷点头,这个规定不是秘密,当初他们之中还有人不信这个邪,屡次三番上门,一掷千金,威逼利诱的统统吃了败仗。

    池睿也因此审视了顾汐一眼,不过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有那么多人趋之若鹜。

    衙役们押着人就上了板子。

    很快,那些男人们的哀嚎声响了一片,也让百姓们纷纷退后几步,安分了许多。

    看看,就连世家公子,这大人都二话不说拉出去打了,他们这些普通老百姓还哪能幸免?美色固然重要,可冷静下来,才觉得因为一个女人被打了板子,着实不值得。

    于是乎,众人再看哪几个被杖责的男人便觉得可笑。

    “顾汐,不必顾左而言他。”池睿不再看那些人。

    顾汐看完一场闹剧,轻笑一声:“大人,民女在昙花阁休憩,至于人证有谁,民女却是不知。”

    “此身衣物可是你的?”池睿掀开桌上盖着的布,露出底下一件珊瑚紫的褥裙。

    顾汐微诧,道:“大人,民女衣物极多,不敢肯定。”

    池睿点头,若是立即否认倒是可疑。

    “传白漫。”

    闻言,顾汐猛然回头,对上从内室出来的白漫。

    白漫一直在内室注意着公堂上的动静,见顾汐望过来,目光坦然的与之对视。

    顾汐面上带着一丝浅笑,一如平日里见到的那般,只是眼里早已没了温度。

    从内室出来,到公堂之上,白漫越是走近,就越能察觉到顾汐身上散发的冷意。

    顾汐道:“小漫,你来了。”

    白漫先是对着池睿行了一礼,起身之后才对顾汐轻声道:“顾汐,真不希望是我想的那样。”

    顾汐不解:“小漫,你这是何意?”

    白漫摇头,错身向前一步,道:“大人,这襦裙正是顾汐借给民女的,此种款式京城之中也只有她一人会有。”

    适时,张捕快又命身旁衙役将一个包裹呈了上去,包裹之中依旧是两件崭新的襦裙。

    “奉大人之命,小的从顾汐的衣橱之中取了两件襦裙。小的已经检查过一次,确有其事。”张捕快伸手将襦裙打开,展现在池睿面前的正是腰部缝制的腰带部分。

    池睿挥手示意张捕快退下,正色道:“顾汐,依照本官推断,柳昊死于软剑,凶手善武,身手极佳。”说着示意白漫将一柄软剑穿入襦裙。

    “大人的意思,是民女杀了柳二公子?”顾汐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笑的花枝招展。

    就连外面的百姓们也是听得惊愕不已。

    “顾汐,恐怕不止柳昊。章丹镇外的卓腾一家,以及程世子受伤,皆是你动的手。”白漫紧了紧拳头。

    “小漫,我…真的听不懂你的意思。”顾汐神色依旧。

    “好,我们一件一件来说。就说这襦裙,你作何解释?”白漫将珊瑚紫的襦裙递到顾汐面前,将软剑抽出。这柄软剑质地上层,很是轻薄,在白漫手中左右晃动,发出一阵清晰的嗡嗡声。

    百姓们的目光皆聚在了这柄软剑上,议论纷纷。

    “这样的剑,拿都拿不稳,如何能杀人?”当下就有人脱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娇妻狠大牌:别闹〕〔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妖禁〕〔穿越八零甜蜜蜜〕〔无限之金牌卧底〕〔被迫成为万人迷之〕〔传奇道士修仙传〕〔官场先锋〕〔神祇战争〕〔快穿攻略:病娇BO〕〔明天心理诊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