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春秋〕〔真武称尊〕〔独步成仙〕〔剑破江山〕〔我就是要作死〕〔进球万岁〕〔男人的女神之路〕〔桃运仕途:我的美〕〔变身冥神少女〕〔重生之至尊仙帝〕〔美人持刀〕〔美女的无敌神医〕〔新特工学生〕〔少年神医高手〕〔逃出女儿国〕〔极天至尊〕〔通天神途〕〔带着红警从假面骑〕〔春风二十年〕〔都市之霸道横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18章 桥归桥,路归路
    白漫小跑着追上了程陌昀,一把扯住他的袖子,使其不得不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随_梦]a

    “程陌昀……”白漫朝他大叫了一声,却在看到他无比清冷的目光之后一顿,想要质问的话卡在了喉中。

    程陌昀却道:“我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

    难道这么久以来,他的心意白漫就一点都感受不到?

    程陌昀态度傲居,白漫气不打一处来:“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程陌昀想到方才他们两人相拥而立的画面,只觉得窒息难耐,上前一步:“方才……我看到了。白漫!柳濡逸他就有这么好?值得你三更半夜跑到这里来?”

    “是,很好!”白漫不可否认这一点。

    程陌昀蹙眉,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冷笑一声:“他再好,那也是未来的郡马爷。以柳府如今的形式,也不会为了你与我瑾贤王府做对。除非你要伏低做小,否则,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

    闻言,白漫一噎,程陌昀的步步紧逼,让她步步后退。

    死了一条心么?

    不止一个人如此对她表明了这个意思,苏如诗如此,程陌昀今日也是如此。难不成这世间情感都要以家世背景做衡量?以她这样的身份,若是和柳濡逸在一起就是亵渎?就是罪过?

    她知道不管是在这里,还是曾经,门当户对都是婚姻的重要考量,可是若是除开这些,难道两个身份不平等的人就不能在一起?

    白漫不清楚旁人如何,她只知道若是她喜欢一个人,定然不会因为他的身份家世就有所顾忌。

    可眼下,就算她已经想清楚了个和柳濡逸之间到底怎么回事,可听到伏低做小这样刺耳的字眼,她的理智就已不复存在:“是,我不过就是个不足为道的小女子。可我喜欢谁,讨厌谁?做大还是做小,都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程陌昀说出那句话之后就已后悔不迭,闻言又是气结,她真的如此喜欢柳濡逸?

    看着白漫越发苍白的脸色,程陌昀暗自恼怒,不想再与她争吵,可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好,你的事……从今以后你的事情本世子都不会管!”

    白漫闻言,不知为何鼻子突然一酸,眼里涌出了一股温热,混着雨水从脸庞上滚落,怔怔的看着程陌昀:“再好不过!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早就该桥归桥,路归路!世子殿下身子金贵,可别向今夜这般再冒雨前来。”

    程陌昀手一紧,嫌他自作多情么?不由冷哼一声:“白漫,你还真以为本世子是为了你?呵呵,本世子不过是觉得你有趣,逗着你玩,你倒是当真了?”

    是啊,她是真的当真了?

    有人曾说,生气的女人说什么都是不可信的,可男人则相反,就如酒后吐真言一般,许多真话也在失去理智的时候脱口而出。回想程陌昀之前对她说的点点滴滴,白漫只觉心口微微抽痛,脑子有片刻晕眩。

    “…让你失望了,你的话我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白漫挑挑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朝一旁伸手示意:“世子殿下,请吧,别让这雨再淋坏了您娇贵的身子。可别忘了您身上还受着伤呢?要是有个好歹,民女这条命可赔不起。”

    程陌昀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这个女人,真的想气死他么?

    白漫却已忍耐不住,先他一步离去,朝着马厩行去。

    雷声渐小,程陌昀看着白漫钻入一辆马车,马车驶离大理寺,渐渐远去。

    程陌昀仰面仍有雨水冲刷着身体,好似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心中的疼痛。

    上了马车的白漫强忍着没有再去掀动车帘,只催促着阿林快些回府。浑身湿透的她颤着手去一旁翻找干净的衣物,可是视线变得越发模糊,眼里的泪水却再也忍不住像断线的雨帘一般滚落下来。

    白漫双手抱着膝盖,卷缩在马车的角落了再也压抑不住,痛哭出声。

    程陌昀,你这个大混蛋,她再也不要看到他了……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停在了柳府大门口,阿林狂奔入府,不多时,洛石就快速的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得到消息的苏如诗一行人。

    洛石和一个丫鬟马车,急忙将一件斗篷包裹在白漫身上,随后由着洛石将晕倒的白漫背了出来。

    “快,快去请大夫!”苏如诗急忙招呼几个丫鬟跟着去伺候。随后看向阿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过去,就成了这副样子?”

    “夫人,小的也不知道。今夜大雨,姑娘在大理寺淋了雨,回来在马车里哭了许久,小的劝不住,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姑娘晕倒了……”阿林道。

    苏如诗闻言,怅然一叹,那样到小漫对濡逸早已用情至深,终究是他们棒打了鸳鸯。可是,圣旨已下,她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因此丢了性命。于是吩咐道:“今夜的事情谁都不许外传,尤其是少爷那里!”

    阿林连忙应是。

    柳府的一处厢房,彻夜通宵,大夫、丫鬟们进进出出,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渐渐没了动静。

    ……

    这场雨一连下了几天,直让这京城的上空弥漫着浓浓的水汽。

    池葭葭百般无聊的坐在花厅里的秋千上,慢悠悠的晃荡:“啊,这雨要下到什么事情才算完啊!”

    风铃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回道:“小姐,之前业乐少爷说了,昨夜云里藏星,今天午后许能放晴。”

    “真的?”池葭葭眼里闪着晶亮,突然从秋千上跳了下来:“走,我们去找业乐哥哥。”

    “嗳,小姐,你慢点,小心路滑。”风铃连忙跟上。

    池府游廊迂回,地形很是复杂,初来乍到者很容易分不清东西南北。在这几日,池葭葭年幼时对池府没留下太多印象,因着下雨出不了门就拉着风铃和业乐跑遍了整个池府,没放过一处角落,是以眼下熟门熟路就找到了业乐所在的外院。

    “业乐哥哥!”

    池葭葭到的时候,房中的业乐正和居对坐在塌椅上对弈,

    “吵什么吵,你就不能安静点么?没看到我们在下棋么?”居安横了她一眼。

    池葭葭冲他做了个鬼脸,随之跑到业乐身后,凑近来看了看棋面,问道:“业乐哥哥,你快赢了么?”

    业乐眉眼弯弯,执起白棋落于一处,摇头道:“还未可知?”

    “啊?”池葭葭狐疑的又看了一眼,道:“居安他真的会下棋?”

    居安闻言大怒:“臭丫头,少瞧不起人,老子下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呸,就你,业乐哥哥让你五子都嫌少!”池葭葭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

    居安砰的一声将棋子丢了回去,撸起袖子道:“嘿,你这个臭丫头,看老子不收拾你。”

    池葭葭忙躲到业乐身后道:“业乐哥哥,居安他要打我!”

    业乐自然起身拦下,道:“居安,爹说了你浮躁,要我每日同你下上一局。”说着摇头:“爹果然说的没错。”

    “就是,就是。”池葭葭探出脑袋来接道。

    居安一伸手搭在了业乐的胳膊上,道:“下棋我是下不过你,可我好歹还是你哥哥啊。你看看你现在什么德行?见色忘义啊。呸,那也不是什么色,就一个臭丫头。你为了一个臭丫头,三天两头的跟你哥哥做对,你就不怕我哪天火了,真的动手揍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穿越八零甜蜜蜜〕〔官场之风起云涌〕〔韩娱之寻觅〕〔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闪开,迪迦开大了〕〔不熟〕〔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