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之忍术系统〕〔唤神榜〕〔都市逍遥邪医〕〔超级农场主〕〔我有一只旅行青蛙〕〔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都市之极品仙官〕〔师父,抱小腿〕〔DC暴君〕〔绝境逃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狂暴逆袭〕〔锦衣武皇〕〔总裁宠妻太霸道〕〔超级科技巨子〕〔至尊农女太嚣张〕〔九天仙缘〕〔最强农仙〕〔一胎双宝:总裁大〕〔天外历险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15章 真心
    几人寒暄一阵,柳潭才道www..1a

    苏如诗看向白漫:“小漫,今晚可随我回柳家?”

    柳稚闻言道:“大嫂,这段时间还多亏了你照顾小漫,既然我们已经来了京城,哪里还能让她叨扰你们?”

    白漫不好意思的笑笑。

    苏如诗又道:“阿稚你与我何需如此客气。小漫她的行李可都还在柳府,还有她那丫鬟,可是巴巴得等她回去呢。”

    白漫想了想,道:“义母,你看舅母这是舍不得我呢,今晚我就先回柳府,等收拾了行李,我再回来。”

    “你呀,不害臊。”柳稚埋汰了一句,同意下来:“大嫂,你就再忍耐一日,明天我派人去府上把她接回来。”说着顺了顺白漫被风吹起的头发。

    苏如诗伸手过来拉住白漫:“走吧。”

    柳府来的马车有两辆,柳潭上了前面一辆,苏如诗便携着白漫到了后面那辆。

    很快,马车行驶了起来。

    沉默片刻,白漫见苏如诗的视线一直没从她身上移开,不禁问道:“舅母,你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苏如诗闻言轻叹一声道:“小漫,其实我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谁的错。只是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来找你。”

    苏如诗这般严肃的神情,让白漫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正襟危坐道:“舅母,是不是小漫做了什么事,让舅母为难了?”

    苏如诗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儿的错。”

    柳濡逸,他怎么了?

    未等白漫询问,苏如诗道:“今日,王府办了赏菊宴,为的就是告知天下郡主平安归来的消息……”

    白漫点头,这个她知道,长琅街上那般阵仗,这消息早就像插着翅膀飞便了京城上下。

    “……郡主归来,自是万民同庆的事情,就连圣上的赏赐也是源源不绝。这却只是其一,郡主和濡逸曾有婚约,如今郡主又到了这般年岁,这本亲事势在必行。小漫,你可知我的意思?”苏如诗语重心长道。

    白漫想到了那晚的拥抱,那时她是仓惶离去。虽然并非有意躲避,可这几日也的确没有再见到柳濡逸。

    “舅母,他现在在何处?”白漫不知道她现在该做什么?只能先见了柳濡逸再说。

    “今日他在王府公然违抗旨意,差点被关入大牢。”

    “什么?”白漫没想到情势如此严峻。

    “只不过王爷与我们柳家交好,替濡逸开脱,尚公公也不愿与我们柳家为难,这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你舅父大怒,罚濡逸去了大理寺,至于做什么?我却不得而知。小漫,濡逸这孩子从小就听话,除了在去大理寺这件事情上,他从来没有如此出格行事。”苏如诗拉住白漫的手:“你若能体谅我这个做娘的心情,就请好好劝劝她。如今,他大概只听的进你的话……”

    ……

    柳稚亲自端着一碗醒酒汤进了程陌昀所在的房间。

    程陌昀正闭目躺在一张软踏上,听到动静也没有动弹。

    柳稚道:“是我,不必装样子了。”

    程陌昀依旧一副酣睡的样子,面颊处微微泛红,走的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

    柳稚清笑一声道:“真醉了?醉了也好,小漫这么晚了还出了门,想必你也不想知道她去了何处?”

    房间一阵安静,柳稚将醒酒汤放在桌上,转身道:“那姨母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姨母,等等。”身后传来程陌昀的声音。

    柳稚回头,打量了程陌昀一眼:“怎么,醒了?”

    程陌昀揉揉脑袋,蹙着眉头道:“她去哪了?”

    “谁?”柳稚故作不解。

    程陌昀道:“馒头。”

    柳稚继续不解的看着他。

    “白漫!”程陌昀又道。

    柳稚责怪道:“你们都认识多久了,还成天如此生分。她啊,去柳府了。”

    程陌昀脸一黑:“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柳家人了!”

    柳稚轻笑一声:“柳家人也没什么不好?你姨母我也是柳家人。”说着将那碗醒酒汤端了过来。

    “姨母,我不是这个意思。”程陌昀接过,捧着碗一饮而尽。

    “陌昀啊,这些年你如何对小漫,姨母也是看在眼里。喜欢一个人呢,可不是光凭自己心意来行事。若你是真心喜欢,那便要有所行动。若是贪图一时新奇,觉得小漫有趣,那姨母劝你还是不要再去招惹她了。”说到最后,柳稚变得严肃起来。

    程陌昀沉默片刻,若有所思。

    柳稚语重心长道:“小漫她什么性格,我想你也清楚。别看她平时处事机敏,形事果决。可在感情方面却恰恰相反。”

    这点程陌昀倒是赞同,每到这种时候她就会像一只缩头乌龟,触一下就缩回去了,让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是不是受过什么情伤?”

    柳稚闻言反手就敲了程陌昀的脑袋,埋汰道:“她才多大?来池府的那年才十岁,能有什么情伤?”

    程陌昀哦了一声,也诧异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么不经大脑的话。

    “姨母,我……要怎么做?”程陌昀迟疑的问出口。

    柳稚眼里满是笑意,这世间啊,不管是多么聪明厉害的人,一遇到感情的事情,也会变成楞头小子。

    “怎么做?姨母也没法教你,姨母只知道真心换真心。”

    真心么?程陌昀无奈,他何曾虚情假意过?

    “你先醒醒酒,一会去大理寺把小漫接回来。”柳稚也不知这么做对不对,可是这两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若是真能走在一起,倒也是一桩良缘。

    “大理寺?姨母方才不是说她去了柳府么?”程陌昀起身。

    ……

    “驾……”

    一辆马车驰骋在漆黑的月色里,片刻之后又渐渐慢下来,只因骤雨忽至,这通往大理寺的道路变得泥泞。

    白漫一人坐在马车里。

    冷风不断从两侧的车帘子里灌入,使得白漫抱了抱自己的胳膊。

    好似能察觉到白漫的处境,外面的车夫头也不回道:“姑娘,夫人给你备了披风,就放下角落里的小柜子里。”..

    “好,多谢。”白漫借着月光摸索,很快将披风找了出来。看来,苏如诗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让她来一趟大理寺,不光准备了两辆马车,还连御寒之物都替她想的周全。

    穿上了披风,白漫就觉得暖和了许多,而大理寺也已近在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穿越晚清〕〔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勾引情敌我是专业〕〔娇妻狠大牌: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