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小农民〕〔帝师夫妇日常〕〔绝世神通〕〔终极小村医〕〔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军婚如火〕〔杀生扬善录〕〔大宋好相公〕〔恶魔就在身边〕〔都市桃色医仙〕〔至尊兵王〕〔宇宙霸业〕〔变身荒野女主播〕〔次元马甲系统〕〔花式撩妻,总裁的〕〔死神少女:灵异怪〕〔透视龙魂在都市〕〔海贼王之草帽副船〕〔兰昕穿越赛尔号〕〔重生之清爽人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03章 牙印
    安晟的视线在柳昊和柳濡逸身上扫了一个来回,暗自头疼,这两位少爷都是柳家子侄,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他根本无心过问。

    柳家家世显赫,出了这样的事情,那柳国舅怕是早早就得到了消息,可到了如今别说消息就连一点该有的指示都没有,莫不是真的要他公事公办?

    思及此,安晟拿定了主意:“说!”

    柳昊侧首紧盯着柳濡逸,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柳濡逸被人揭穿了昨夜的事情之后是什么表情,道:“因为昨夜我在青楼遇见了他。”

    这……

    安晟狐疑的看向柳濡逸:“他说的可是真的?你昨晚去了青……楼?”

    说着望了一眼大门外翘首以望的姑娘们,幸好他是有先见之明将那些莺莺燕燕驱离开了去,否则这会儿听到此事,那些姑娘们的尖叫声怕是要掀了他这屋顶。

    柳濡逸点头。

    “这也算不得什么?男人嘛,呃,柳少爷也到了及冠之年。”安晟露出一副‘我懂得’的眼神,谁还没有年轻过?

    “大人,他不光去了青楼还带了女子进去。”柳昊得意一笑。

    “女子?”安晟错愕,现在的公子们逛青楼还自带?

    “正是,昨夜柳濡逸还乔装打扮进入青楼,想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其实是个道貌岸然之辈。不想被我撞破,这才千方百计要来陷害与我!”柳昊指着大门外的方向。

    却不想还不等他开口,门外的白漫就已经被衙役带了进来。

    “大人,这姑娘说她有事禀报。”衙役拱手道。

    “小漫,你来做什么!”柳濡逸走近,低声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白漫知道柳濡逸担心什么,却是对他摇摇头:“没关系,此案已经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我既已牵涉其中,就注定逃不了。”

    柳濡逸无奈:“小漫……”

    白漫莞尔,随之越过柳濡逸来到公堂中央:“大人,民女白漫。”

    “哦?白漫,你可知今日是审理前几日城郊女子命案一事?你来,可是知道些什么?”安晟问道。

    “回禀大人,民女正是昨夜被柳昊绑到泰安街的人,今日特来指正。”

    安晟道:“你可想好了?这可是攸关女子名节……”

    白漫点头,道:“大人,昨夜在长琅街上,柳昊借口送我回柳家,不想心存不轨,将我绑去了泰安街……”

    午时将近,府外烈日炎炎,百姓沸沸扬扬。而在公堂上的人听了白漫的讲述,只觉遍体生寒。

    真没想到柳家公子如此人面兽心。

    “胡说八道!昨夜我只不过去了泰安街散心,却不想发现那宅子里有人。这才进去一探究竟,却不想你会在里面。”柳昊一本正经道:“我倒还想问姑娘,前一刻你和柳濡逸在昙花阁里快活,下一刻怎么就和我在一起?”

    白漫环顾四周,发现柳昊在说这话的时候,周围的衙役们看向她的目光就带了一丝不屑。

    “我不是青楼姑娘。”白漫道:“大人,民女是一名仵作!”

    “什么?”安晟觉得自己没有听清。

    “仵作!”白漫重复:“民女曾查验过林艳艳的尸首,而后随柳公子一同调查此事,这才有了前往青楼一事。只是不想昨夜民女先行回府,途中遇到柳昊。”

    “哈哈哈,仵作!你说什么不好,你说自己是仵作?这天底下哪有女子愿意做仵作的?”柳昊大笑不止,他真的觉得白漫这是狗急了跳墙,无所不用其极。

    就连安晟也是气的拍了惊堂木:“公堂之上,岂容你胡言乱语!来人啊,将她轰出去!”

    “慢!”白漫扬手:“大人,你可听说过大理寺周老?”

    “周老?你说的前些年离开了大理寺的仵作周老?”安晟道。

    白漫点头:“就是他。不瞒大人,我师从周老,之前一直在石阚衙门办案。”

    安晟目光一亮:“哦?你说的可是真的?”

    石阚他自然听说过,那池睿可是前大理寺少卿,之前还在京城的时候他们也没少打交道。只是,他能让一个女子进入衙门办事?

    “千真万确。大人,柳公子也知此事,他可以作证。”白漫看向柳濡逸,目光坚定。

    事到如今,柳濡逸也别无他法,上前一步:“大人,她说的千真万确,之前林姑娘的尸检就是她查验的。那份卷宗想必大人也已经看过。”

    难怪他觉得那卷宗上的内容写得比从前详尽多了。不过,光凭两人空口白牙,安晟还是无法尽信。

    “大人,这简直就是荒谬,她一个女子,如何懂得验尸?怕是见到尸体都吓得魂飞魄散了。”若是眼神能说杀死一个人,想必此刻白漫早就死在了柳昊冷然的目光中。

    此刻的他早已不复初见时的彬彬有礼。

    安晟没有理会柳昊的叫嚣,问道:“那尸体的查验,你可还有补充?”

    白漫摇头:“没有。只是昨夜,民女还有其他发现。”

    “昨夜的事情,本官听柳公子讲了一些,柳公子赶到之前,你们……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安晟打量了柳濡逸一眼,之前他前来禀报的时候避重就轻,甚至连女子的身份姓名都不愿透露,这分明是有意保护这女子。却不想,这女子今日会主动出现在公堂之上。

    一直跪在一侧的柳昊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一方面他就是希望看到柳濡逸得知这女子被他撕开了衣服是何种表情,可他又不相信这天底下还有女子对自己的名节如此不在意。

    “小漫……”

    白漫抬手打断柳濡逸的想要说出话:“不用担心,我想的很清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今日之后,或许很多事情都会发生改变,但是她定不会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柳濡逸沉默,若有所思。

    白漫转身,将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直至落水:“大人,昨夜挣扎之前还咬了柳昊一口。大人查验一番便知真伪。”

    安晟点头,立即让张捕快上前查看。

    柳昊没想到白漫真的敢说出实情,脑海中快速的思索着对策。

    张捕快抓过柳昊的手,很快就发现掩藏在袖子下面的一个牙印,拓下了模子。而后比照了白漫现场咬出的牙印,上前道:“大人,这牙印的确是这姑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国师大人太〕〔韩娱之寻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