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长安〕〔我的冷傲总裁老婆〕〔重生皇妃之不争宠〕〔火影鹿雪〕〔国师大人轻点宠〕〔重生娱乐圈:总裁〕〔我在仙侠有间客栈〕〔盛宠重欢:娇妻无〕〔农女重生之丞相夫〕〔国师大人请自重!〕〔贴身狂少〕〔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最流风〕〔漫步歌神路〕〔武道神尊〕〔古希腊之地中海霸〕〔真理大帝〕〔魔兽世界大直播〕〔Actor异乡人〕〔牧仙志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00章 证据
    苏如诗来到了柳潭的书房。

    “老爷,妾身亲自看过了,小漫没事,这下你可以宽心了。”苏如诗绕过书桌,来到柳潭身边。

    柳潭放下手中书籍,抬头道:“没事就好,夫人辛苦了。”

    “老爷,该说的妾身已经说了,小漫是聪明的孩子,想来她能听得明白。”苏如诗将之前和白漫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柳潭拉过苏苏诗的手,不赞同道:“夫人,小漫这孩子我虽然接触不多,可却看得出她并非你说想的那样。她和濡逸在石阚就认识,可来了京城也没有借机寻他,可见在她心思纯良,与濡逸之间也并非外人想的那般。”

    “老爷,你的意思妾身明白,只是今时不同往日。郡主回府,瑾贤王爷虽还未对外公布,可已择了吉日邀京城名门望族过府赏菊,这次我们柳府也得了邀请函,就足以说明王爷是想接着这次机会宣布此事。那样一来,不管小漫和濡逸之间如何,都不能……”苏如诗说着一叹。

    自从琉襄郡主失踪之后,这件婚事就被搁置。瑾贤王府和柳家也少有往来,并非嫌隙,而是为了避免王妃见到他们想起此事,悲伤过度。

    柳潭道:“夫人,这些事情可有和濡逸说过?”

    苏如诗摇头:“濡逸每天早出晚归,我连他的面都少有见到,更遑论说此事。倒是老爷,经常能在大理寺见到他。不如,就由老爷去说……”

    “这……夫人,你知我们……”柳潭一脸为难。

    苏如诗早知如此,不由分说道:“妾身不管,这父子哪有隔夜仇。老爷比妾身更了解濡逸,有些话也该由你这个做父亲的来说。”

    柳潭无奈,揽过苏如诗:“夫人啊,你总会给为夫出难题。”

    苏如诗掩嘴一笑。

    ……

    穿戴整齐的白漫对着一面镜子发呆。

    镜子里的她面容苍白,带着一丝憔悴。嘴角微微一勾,又无力的垂下。

    她很庆幸柳夫人并不是寻常的世家夫人,否则为了自己儿子的前程,也一定会将她赶出府去。柳夫人给她留了一丝余地,多半也是看在义父池睿的面子,如此,她却不能再给别人添麻烦。

    这柳府,是不能再继续住下去了。

    想清楚其中关键,白漫拍了拍脸,给自己鼓了把劲,就喊了洛石进来收拾东西。

    洛石道:“小姐何时走?”

    “不着急,等衙门里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回去。所幸之前那个院子一直还租着,也不用再找地方住。”白漫知道就算要走也不能现在立即走,免得让柳夫人误会。

    洛石哦了一声,对于住在哪里她一点都无所谓:“只要小姐在哪,洛石就去哪。”

    “好,你放心我到哪都不会丢下你。”白漫取过自己的几套衣服,一顿:“对了,昨夜我身上那件珊瑚紫的衣服去哪了?”

    洛石眼一转:“小姐,那件衣服破了,我……”

    “丢了?”白漫着急。

    “那道还没,那衣服的料子很好,小姐就算不要了,也还能做点别的东西。”洛石指了指外面:“我已经洗干净了,就晒在院子里。”

    白漫松了一口气,好在从前在石阚的时候,白谚妤总是舍不得丢旧衣服,因为用那些衣料,还能做很多好看的荷包。

    “去把它拿进来。”

    洛石跑出门,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拎着那件衣服:“小姐,今儿天气好,衣服干的快。”

    白漫拿过,仔细的翻看了这套襦裙。如洛石所说,膝盖、裙摆处有好几处破损的地方。

    “倒是可惜了。”白漫拿竟衣服,闻了闻,有些遗憾上面的味道都被皂角去掉了。

    洛石有些不解:“小姐,可是我洗的不干净?”

    “不,你洗的太干净了。”白漫笑笑,原想从这衣服上找到指证柳昊的线索,现在怕也是不能了。听阿森说,柳昊如今只是被关押在京兆府的大牢里。可以柳昊这样的人,就算是被抓了个现行,恐怕也会想尽办法替自己脱罪。

    白漫摩挲着手里的衣服有些出神。

    “小姐,京城的衣服真是好看,还有这么多暗处方便藏银银票,难怪京城的小姐们都不用带钱袋。”洛石翻看这衣服,打断了白漫的思绪。

    “京城的小姐不用带银票那是因为有丫鬟。再不济,那些商铺都会自觉过府收账,哪里需要带银钱。”白漫笑道:“什么暗处啊,我怎么不知道?”

    洛石抖开襦裙,指着腰部中央的一圈:“就这儿啊。”

    白漫凑近了查看,才发现这腰间内里一圈都重新缝了一层,两段开了口,就像一条腰带,只不过是藏在了里面。白漫顺着这腰带,在左侧的腰际处找到了一个开口,只有一根手指粗细。

    从外表上看不出这腰带的存在,白漫道:“想来是顾汐束腰用的吧?”

    “顾汐姐那么瘦了,还有束腰?”洛石望了一眼白漫的,又看了眼她自己有些粗壮的腰。

    “洛石,你什么眼神?我的腰也还好。”白漫拍了下洛石的脑袋,将这件襦裙收了起来。

    这些襦裙内里做的不一样,有千万种理由,有可能是做衣服的绣娘别出心裁。也许就如她所说是顾汐束腰之用,毕竟在昙花阁里做花魁,这容貌身段是第一位。

    当然了,其他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只不过眼下白漫还没想的明白。

    ……

    半个时辰之后,白漫和洛石已经来到了京兆府衙外,那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众多的百姓。

    两人好不容易挤到了最里面,就听堂中央传来一声柳昊的冷笑声:“柳大少爷,我柳昊不知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要如此污蔑于我?你说我是杀人凶手,证据呢?证据呢!”

    “你我无冤无仇。”柳濡逸淡淡的看了柳昊一眼:“大人,柳昊行凶,皆会将人带去城郊。而这期间,则会乘坐马车,至于车夫阿申,也已找到。”

    京兆尹安晟点头:“好,带人上来。”

    不多时,两个衙役就压着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上来。那男子一上来就惊恐的嚎叫起来:“大人饶命啊,小人什么都不知道……”

    白漫昨夜并没有看到过这车夫的样子,不过听这声音,白漫就肯定这就是赶车带他们离开的车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足球上帝。〕〔双天行〕〔茧爱〕〔华山女剑神〕〔从地球开始变强〕〔时空位面穿越〕〔美女赢家〕〔精灵之神奇糖果大〕〔韩娱之寻觅〕〔你是人间荒唐一场〕〔昆仑有剑〕〔贴身战龙〕〔红警之超时空兵团〕〔变身魔界公主〕〔升官指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