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猎人〕〔腹黑王爷不要跑〕〔将军家的小娇娘〕〔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史上最强崇祯〕〔主神公敌〕〔大唐官〕〔心远穿越大唐记〕〔蜜爱宠婚:boss大〕〔掌心上的大叔〕〔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修真从奇遇开始〕〔最强狂兵〕〔这个海贼不太冷〕〔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99章 负责
    吃了满满一大碗粥的白漫又睡了一觉,再次醒来时已觉得精神抖擞。

    “洛石。”白漫喊了一声。

    洛石立即推门进来:“小姐,你醒了?”

    白漫道:“我要沐浴。”

    “小姐,大夫说你受寒了……”洛石摇摇头。

    白漫忙伸展了下胳膊:“你看我现在好了,昨天我可是落了水,那荒宅里没人打理,水都脏透了。方才还不觉得,现在鼻子通透了,这味道窜进来,差点没把我熏死……不信,你闻闻。”说着递出袖子。

    洛石当真探头过来闻了闻,摇头道:“小姐很香。柳少爷送小姐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帮小姐清理过了,还熏了香。”

    白漫嘴角抽搐:“洛石,可是我觉得浑身难受。”

    没亲自泡过澡,总觉得浑身不对劲。

    洛石拗不过白漫,当下吩咐了柳府的下人抬了热水进来。

    片刻之后,白漫心满意足的泡在了热水之中,只觉浑身舒坦,头脑也清醒了许多。膝盖上传来麻辣的疼意,白漫将腿抬起架在了浴桶上,那处是一大片擦伤,想来是被柳昊推到在地的时候弄的,当时太过紧张,根本就没察觉。

    轻轻用水拂过伤口,刺痛让白漫皱紧了眉头。好在一夜过后,擦伤的地方都已经结痂了,这样程度的伤她还能承受。

    这时门外传来说话声。

    “洛石,你家小姐可醒了?”

    “夫人,我家小姐醒了,正在沐浴。”

    “那正好,我拿了些凝脂白玉液,沐浴时用效果最佳。”

    “夫人,我拿进去吧……”

    “不必了,洛石你在门外守着,我还有些体己话要跟小漫说。”

    闻言,白漫忙不迭将腿收了回来,身子前倾趴在了浴桶上。

    做好这一动作之后,苏如诗已经推门进来,绕过了屏风看到白漫巴着浴桶,小脸红彤彤,一双明眸如小鹿一般紧紧的盯着她的方向。

    苏如诗被白漫这防备的姿势逗笑,向前走了几步,道:“小漫可是害羞了?”

    白漫呵呵两声:“没。”只是不习惯洗澡的时候有人在身边。

    苏如诗上前,伸手温柔的拍了拍白漫的肩头:“别害怕,你这丫头啊,这次是受苦了。”

    苏如诗的手很暖,从她指尖上传递来的是一种无言的关怀。

    白漫紧抓着浴桶的手就松了开来:“舅母,我没事。”

    “来,你闻闻。”苏如诗将手里的玉瓶打开,递到白漫面前,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白漫连连点头:“好香。”

    “香就对了。”苏如诗翻手就将玉瓶里的液体倒进了浴桶,道:“这是柳皇后生前最爱用的,太医院里精心调配,每年也不过三瓶。”

    白漫转身,潜了潜身体,只露出一个脑袋,道:“这么贵重的东西,舅母还是留着给您自己用吧。”

    苏如诗打量了白漫一眼,从她包着纱布的脖子到雪白的肩头,道:“这东西虽好,却也要用对地方。我已过韶华之年,这些东西用多了也不管用。反倒是你们这些正值妙龄的姑娘,用的正适合。”苏如诗将剩下的凝脂白玉液重新封好放在一边。

    视线落在身上,白漫索性探出了水面一些,大大方方的划了划水。

    白漫道:“舅母说笑了,您当年可是京城第一美女。就算是如今,也是风韵犹存。”

    苏如诗轻笑,顺手拿过浴桶边的帕子,伸手过来。

    “舅母,使不得!”白漫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连连摆手。

    苏如诗没有理会白漫,用帕子沾了水,擦过白漫白皙的背部,道:“你这般年纪,当我女儿也不为过。虽然你我相处不长,可我是打心眼里喜欢你这姑娘。”

    “多…多谢舅母。”白漫身体微僵,任由苏如诗替她擦着后背。

    “若非你已是池大人的义女,我便也要如此做。只是可惜,你我今生无母女的缘分。”苏如诗淡淡道。

    白漫垂下眼帘,望向水里自己的倒影:“承蒙舅母抬举,小漫感激不尽。”

    苏如诗静静的擦过白漫的后背,肩膀,锁骨,要到胸前时被白漫红着脸拦下:“舅母,我自己来。”

    这回,苏如诗没有再勉强,顺势收了手笑道:“女儿家的身子的确金贵,不能随便让人碰。你脖子上的伤可好些?”

    “嗯,好多了。”

    苏如诗拿过一旁干净的帕子,轻轻的擦干自己的手,温声道:“小漫,你落了水,抱你回来的是濡逸。于情于理,濡逸也该对你负责。”

    白漫微愕:“负责?”

    白漫突然意识到自己落水定然湿透了衣服,柳濡逸带自己回来,在他们的眼里定然有些不堪。难不成他们以为她是想以此赖上柳濡逸,让他负责?

    想到此,白漫连连摇头:“舅母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是落了水,柳濡逸他只是救了我的命。仅此而已,我感谢他都来不及,绝对不会让他负责什么?不对,我的意思是这根本就没什么,不用负责。”

    苏如诗柳眉微蹙:“小漫,你是女儿家。要有自持,不可如此含糊行事。”

    她又不是第一次落水,要是每次落水都要让救命恩人负责清白,那她岂不是要麻烦死了。

    “什么,不是第一次落水?你是说和濡逸还落过水?”对,濡逸上次回来的时候说在石阚的时候有位姑娘救过她,苏如诗深深的看了白漫一眼。

    白漫眨巴了下嘴,没想到只是随口嘟囔,都被听得一清二楚。不过,说起来,她和柳濡逸在石阚的确还一起落过水。那时候还是洛石救了他们呢。

    突然,白漫脑海里一个电光火石,忙道:“舅母,柳濡逸现在会游水了?昨晚他是怎么救的我?”

    苏如诗被问的一愣,摇头道:“这个我倒是还没来得及细问。只是听阿森说,昨夜他带着衙役们赶到泰安街上的时候,濡逸正抱着你回来。小漫,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了……”

    “舅母,我想柳濡逸当时为了我的名节着想,一定遮了我的脸。再说我问过阿森,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府里没几个人看到。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加起来知道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白漫摆摆手。

    苏如诗微叹,正色道:“这件事是委屈你了。小漫,你放心,舅母定然不会让他们嚼舌根。”

    “好啊。”白漫莞尔。

    苏如诗伸手点了点白漫的鼻子,道:“你呀,一点都不害臊。其实你要是能一直呆在府里,往后府里的日子也会热闹许多。”

    白漫红了脸:“舅母惯会开玩笑。”

    苏如诗点头,摸了摸白漫的脑袋:“小漫。我是真的这么想过,只是……濡逸他自幼就有了婚约……”

    白漫感受着头顶传来的温度,放在水里的手微微收紧,道:“舅母,我知道。那位郡主已经回来了。”

    苏如诗笑容温婉,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绕出了屏风。离去之前还听她对门外的洛石嘱咐道:“水快凉了,给你们小姐再添点热水。”

    随着脚步声离去,白漫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勾引情敌我是专业〕〔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娘子我是你的解药〕〔暗黑光耀九重天〕〔穿越七零好时光〕〔穿越晚清〕〔仙域科技霸主〕〔总裁爹地宠翻天〕〔万界登陆〕〔酋长压力大〕〔大明厂督〕〔重生之魔教教主〕〔凡世歌〕〔穿越女儿国之云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