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大王的悠哉日〕〔绝命手游〕〔仙田小神农〕〔绝色美女总裁的贴〕〔代汉〕〔南少,你老婆又跑〕〔帝临天下〕〔高冷校草,宠宠宠〕〔纯禽总裁追妻忙〕〔八十年代超生媳〕〔人生抽了怎么破?〕〔盛世婚宠:傅少宠〕〔末世进化之王〕〔娇宠No.1:陆少,〕〔绝世腹黑:邪王的〕〔倾世宠妃:捡个王〕〔火影之神树降临〕〔隐婚甜如蜜:首长〕〔我在火影当忍者〕〔谍行漫威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98章 王府
    “洛石,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白漫歉然道。

    闻言,洛石突然激动的哭了起来:“小姐,都怪我,没有好好在你身边保护你……”

    白漫握住洛石的手,心中却是划过一道暖流。洛石年少遭遇了那些变故,性子比同龄姑娘要沉稳许多,白漫还是第一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看来,这一次真的是把她吓坏了。

    白漫伸手拍了拍洛石的脑袋:“别哭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很快就会好起来。”

    “小姐…”

    白漫适时摸了摸肚子:“洛石,我饿了!”

    洛石闻言,一边擦干眼泪,一边起身道:“小姐,厨房里已经给你熬了粥,我这就给你端过来。”

    白漫点点头,洛石快步离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柳濡逸和白漫两人,看得出柳濡逸眼里的愧色,白漫连忙道:“这次只不过是意外,你也知道我的运气有时候不大好。不过,好在我现在什么事都没……咳咳…”

    白漫尴尬的捂着嘴轻咳:“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柳濡逸正色道:“小漫,你没事…就好。我保证,没有下次。”

    ……

    瑾贤王府;

    一个背着药箱的中年男子从房中出来,门外的罗肃就迎了上来:“陈太医,我们世子这伤势如何?”

    陈知席往后瞥了一眼,随后示意道:“罗总管,世子…”

    罗肃又突然打断陈知席的话,道:“王爷还在正厅等候,还是由陈太医转述为好。”

    陈知席点头,随罗肃来到了正厅,但见瑾贤王爷正襟危坐,连忙行礼道:“见过王爷。”

    “陈太医不必多礼。”瑾贤王爷开门见山道:“吾儿情况如何?”

    陈知席道:“原本世子身上的伤并未伤及要害,只不过这伤口未及时处理,又过水发了炎,以至于今日高烧不退。”

    身边的罗肃蹙眉:“这岂不是伤上加伤。”

    陈知席瞥了一眼上首的瑾贤王爷,并未从其面上看出什么情绪,于是道:“世子身体强健,意识也还清醒。方才我已让府里的小厮为其擦拭身体,这烧也算是退去了不少。我这里还开了几副药,待世子服下之后,身体就能大好。”

    瑾贤王爷嗯了一声,问道:“这伤是什么伤?”

    “回王爷话,手臂上有一道刀伤,之前也已被包扎过,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腰腹那处却是被不知名的利器刺伤,这个,恕臣并不清楚。”陈知席躬身。

    瑾贤王爷看了一眼罗肃,道:“不知名?”

    罗肃连忙道:“王爷,那伤口小的也已查看过,像是箭伤却又不是箭伤。”

    “你也没见过?”瑾贤王爷诧异。

    罗肃一脸深沉:“没见过。”

    要说着罗肃在成为王府总管之前,可是在兵部待过许多年,见过无数兵器,这回却是连他都没法准确的判读出这伤口究竟为何物所伤,倒是让瑾贤王爷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瑾贤王爷没有深究,只是道:“罗肃,且随陈太医去取药。此事不可告知王妃,免得她担心。”

    “是。”罗肃对陈知席作了个请字,并排向外走去。

    瑾贤王爷伸手揉了揉额头,就听一阵欢笑声从回廊上传来。抬头之间,看到来人不由起身迎了上去:“夫人,你怎么出来走动了?”

    瑾贤王妃脸色素白,脸颊处难得有了些许红润,拍了拍身边扶着她的女子的手,道:“然儿说让我多出来走动走动,身体才会好。”

    瑾贤王爷伸手扶过她的手,看了一眼娉婷而立的女子,道:“然儿,你母妃身子弱,记得让她多穿件衣服再出来。”

    程沫然欠身一礼,点头道:“父王说的对,是然儿错了。”

    瑾贤王妃嗔怪的看了一眼王爷,道:“她哪有错?这么做也是为我好,然儿好不容易回来,你可不能对她这么凶。”

    瑾贤王爷有些好笑:“夫人,你这是偏心,本王方才哪有凶她?”

    “是啊母妃,父王待我极好。”程沫然嫣然一笑。

    “好好好,母妃方才可是为你说话,你倒好联合起你父王欺负你母妃。”瑾贤王妃故作吃味,惹得身旁两人哭笑不得。

    “母妃,绝对没有的事。你待然儿这般好,然儿怎么会欺负你。”程沫然连忙上前,又是捶肩又是捏腿,很是讨好一番。

    瑾贤王爷看着自己夫人的脸上流露出许久未见的笑意,不由得会心一笑。

    解铃还需寄铃人,此言果然不假。自从程沫然进府,王妃的身体就一日好过一日。

    三人说笑一阵,瑾贤王妃突然问道:“对了,昀儿呢?怎么好几天没瞧见他了?”

    “呃…世子哥哥…”程沫然为难的看向瑾贤王爷。

    瑾贤王爷淡淡道:“军营里。”

    “王爷,你怎么整天让昀儿在那里苦练。这天这么热,万一他过了暑气怎么办?不行,你得让他回来。”瑾贤王妃喊了一声:“罗总管……”

    “夫人,他堂堂儿郎,这么点苦都熬不了,将来如何上阵杀敌?”瑾贤王爷肃然道。

    瑾贤王妃道:“那就不要去。他是世子,上阵杀敌这种事情哪里轮得到他!”

    “夫人,你知道的……”

    瑾贤王妃忙摇头:“我不听,王爷你别再跟我说那些了。这么多年了,你是怎么待昀儿的?从小到大,他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军营里度过的,剩下的时间就是去了江南找然儿。我让他回来陪陪我,难道还不行么?”

    瑾贤王妃越说越伤心,眼角的泪水不由的涌了上来。

    “母妃…”程沫然蹲下身子,用帕子轻轻擦拭着瑾贤王妃的眼角,哽咽道:“都是然儿的错,然儿让父王母妃,还有世子哥哥受累了。”

    “好孩子,你别这么说。天灾**,谁也不想的…天可怜见,让母妃在有生之年还能找到你。”瑾贤王妃心中愈发难过,当初若不是她执意要将然儿送去江南养身子,恐怕也不会遇上洪灾,也不会让程沫然吃了那么多的苦头。

    “母妃……”程沫然泪眼婆娑,靠在瑾贤王妃膝盖上潸然泪下。

    瑾贤王爷叹了一口气,道:“夫人,你别难过了。本王答应你便是,过些天,我就让那小子回来陪你几日。”

    “真的?”瑾贤王妃惊喜不已。

    瑾贤王爷无奈笑道:“本王答应过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办到?你呀,还跟孩子一样,一会哭一会笑。”

    瑾贤王妃破涕为笑。

    程沫然静静的靠在瑾贤王妃膝盖,享受着这难得的温馨,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娘子我是你的解药〕〔黑龙法典〕〔绝品败家系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重生之国师大人太〕〔穿越晚清〕〔勾引情敌我是专业〕〔一号秘书:陆一伟〕〔这个保安有点邪〕〔狼子野心〕〔战玄霄〕〔替嫁小妻有点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