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67章 金丝软绡
    联想到当时那样的场面,白漫只觉寒毛直立。

    暮色沉沉的郊外显得尤为萧瑟。已经惊动了衙门里的人,白漫等人此刻就不便再去那处,是以四人悄然离去,赶在天黑之前回了城。

    城门外一人来来回回的踱步,抬头间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柳濡逸兴奋的跑了过来:“少爷!”

    而后看到身后的白漫和洛石很是惊诧:“漫姑娘,洛石,是你们?”

    “阿森,好久不见。”白漫道。

    “你们也来京城了?真是太好了,京城我熟,你们若是想去哪里玩,尽可来找我……”阿森滔滔不绝起来

    “阿森。”柳濡逸打断,问道:“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阿森连忙住了口,环顾了四周,神秘兮兮的引着柳濡逸等人来到了墙角处,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

    “少爷,这是我之前从张捕快那里得来的,说是今日从郊外草丛搜到的。”阿森说着打开了锦盒。

    锦盒里是一块血迹斑斑的帕子。

    柳濡逸欲伸手,却被白漫拦下,道:“你要是不想让这帕子上留下你的痕迹,最好就不要直接用手碰。”说着已是快速的戴好羊皮手套,将帕子拎了出来。

    柳濡逸收回手,道:“你这手套可还有?”

    白漫摇头:“还有洛石的,你戴不了。”

    柳濡逸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白漫的手套了,道:“你这手套,倒是方便。”

    “这个简单,你只要寻来羊皮,找你府上的绣娘为你赶制一套便可。”白漫回道。她和洛石女红不佳,这两副可都是白谚妤替她们做的。

    “可我见你这手套很是紧贴,且只有封口处才有缺口,若是寻常绣娘定然不知其中关键……”柳濡逸略一锁眉,道:“不如改日我让绣娘来找你,你教她如何缝制,可行?”

    “也好。”白漫点头,随之轻轻抖开手里的帕子,但见这帕子的血迹是在中央处围了一个圈,帕子有些破损,其中的图案又被血染得几乎看不出原样。

    白漫又将其顺着圈重新捏了起来,仔细端详,摇着头,将将这帕子放了回去,道:“这帕子多半就是用来塞嘴的。”

    这也难怪静夜之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义庄那处却是半点动静也听不到。

    “除了这帕子,可还有其他?”柳濡逸又问道。

    阿森摇头,焦急道:“就这一个帕子,张捕快让我去去就回。那边还赶着送回到大理寺呢。”

    柳濡逸眉头紧锁,过了片刻眼前突然一亮,道:“这帕子是江南金丝软绡。”

    “金丝软绡?我听顾汐说过,在产地江南都紧俏的很,只是那林姑娘可是户部侍郎的女儿,买的起一块帕子,很正常吧?”白漫有些不解,这帕子又能看出什么来?

    “是啊,少爷,这帕子是女子之物。就算找出是哪里买的,也跟凶手没有关系。”阿森更是眼巴巴看着自家少爷。

    面对紧盯着他的两人,柳濡逸也不再卖关子,道:“这是女子之物没错,却不会是死者留下的。”

    “这是为何?”

    “这金丝软绡以金丝镶边,上面的图案,隐约还能看得出是一对戏水的鸳鸯…”

    闻言,白漫再次拿起帕子抖开,左右翻看:“经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一对,鸳鸯。”举着帕子,白漫示意柳濡逸继续。

    柳濡逸道:“这户部侍郎之女还未出阁,这帕子上绝对不会出现鸳鸯戏水。”

    白漫恍然大悟,怪她对这些女子之间的礼数没有那么的在意,若是她觉得好看,哪里会去在乎上面的是鸳鸯还是鸭子。

    “万一是那姑娘有了心上人,自己绣的呢?”阿森脱口而出。

    柳濡逸瞥了阿森一眼,道:“阿森,慎言!伊人已逝,你不可再毁人闺誉。”

    阿森闻言,重重拍了下自己的嘴,道:“少爷,我知错了。”

    “如你这般说,这帕子并非是林姑娘的,那只要找到这帕子的来处,会不会就能找到凶手?”可让白漫设想这帕子是凶手带来的又觉得很不可思议。

    “哪个男子随身带着帕子?”说完白漫一顿,突然想起面前的柳濡逸好似就常备一块甚至不止一块,又改口道:“这样看来,这凶手也不是寻常的粗野之人。”

    阿森忍着笑,如他家少爷这般有些洁癖爱带帕子的男子,还真是少有。

    柳濡逸没在意两人的反应,继续道:“是不是粗野之人还未可知。这金丝软绡轻软薄透,在京城那些世家小姐眼里,视为轻浮之物。寻常姑娘不会买,世家小姐更是不屑一顾。能有这帕子的多半是出入风尘的烟花女子。”

    “你的意思是这凶手经常出入烟花之地?”白漫竖起手指激动的点了点:“对对,我在那姑娘的衣服上闻到了一些混杂的香味。原以为是这林姑娘喜好独特,可经你这么说,倒像是那凶手从烟花之地沾染来的香味。”

    想到那凶手前脚才和青楼姑娘们左拥右抱着厮混,下一刻就带着林姑娘到这荒郊野外折磨,白漫不禁恨声道:“衣冠禽兽。”

    阿森错身避开白漫的视线,委屈道:“姑娘,你说这话的时候可否别对着我说,怪吓人的。”

    白漫收回视线,道:“既然有眉目了,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去青楼…”

    咳……

    柳濡逸举手虚咳两声,道:“小漫,青楼那种地方你去不得。”

    “那你……”

    白漫话还没说完,阿森连忙着急的摆手:“不可不可,我们家少爷人中龙凤,怎么能去那样的地方?要是被老爷知道了,还不得打断我的腿。还有阿木,你的腿也别想要了。”

    阿木对着阿森的后脑勺拍了一下,直拍的阿森一个踉跄:“没出息。”

    阿森皱着脸,后退一步,道:“什么叫没出息?难不成你还想少爷出入烟花之地?少爷这般长相的人进入了青楼岂不是羊入虎口,非被那些女子生吞活剥了不可?还有,少爷可是京城多少姑娘心目中的如意郎君,若是传出去了青楼,不知得伤了多少姑娘的心,你就忍心……”

    “她们伤不伤心管你什么事?”阿木冷哼一声。

    阿森语噎,摆手:“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你个榆木疙瘩。”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不会让你们少爷去的。”白漫已经充分明白了两人的意思,又打量了柳濡逸一眼,对阿森道:“你可看好了你们家少爷,不止这次,以后也都不能让他去青楼。”

    阿森连连点头,拍了拍胸口:“包在我身上。”

    柳濡逸轻笑,道:“不急,这些不过是我们的猜测,待今日去巡查的衙役回去禀报了再行商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终极全能兵王〕〔高维穿梭者〕〔佛系玄师的日常〕〔斗鱼之死亡主播〕〔我的老婆是大佬〕〔娇妻狠大牌:别闹〕〔高冷校草,别惹我〕〔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