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猎人〕〔腹黑王爷不要跑〕〔将军家的小娇娘〕〔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史上最强崇祯〕〔主神公敌〕〔大唐官〕〔心远穿越大唐记〕〔蜜爱宠婚:boss大〕〔掌心上的大叔〕〔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修真从奇遇开始〕〔最强狂兵〕〔这个海贼不太冷〕〔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43章 阴魂不散
    客栈里的房间不大,却布局雅致,很是干净。

    白漫将东西放下,转头就趴在了带着清香的床铺上休息。

    “洛石,你也去洗漱一番,一会吃过之后早点休息,我们明日一早还要赶路。”

    洛石应下,道:“xiao jie,那你小心。有什么事就唤我。”

    白漫嗯了一声。

    洛石离开之后,不到片刻,小二就敲门进来,命着下人抬了几桶热水进入屏风之后倒入浴桶。

    “这位客官,您的热水已经好了。这饭菜是等您洗漱完毕再送来,还是现在就先给您上菜?”小二细心的问道。

    白漫道:“你先给隔壁两个房间上菜,我这好了再唤你。”想来洛石早就等着了。

    小二应下退去,顺带将房门关上。

    白漫拖着疲惫的身子起来,锁上房门,就进入屏风后头。宽衣解带,迅速的钻入了热水之中,发出一声慰叹,只觉得浑身每一处地方都在叫嚣着舒适与畅快。

    靠在浴桶上,白漫昏昏欲睡,小脸也被热水蒸得红扑扑的。

    半睡半醒间,突然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咔嚓’的声音,惊得她立即清醒了过来。

    转头透过屏风,白漫看到桌子旁边坐了一个人,吓得花容失色:“谁!”

    来人不说话,只是伸手取过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优哉游哉的饮茶。

    屏风上只透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可从这人的身形和举止,白漫隐隐有所猜测,可因这心中这个猜测,心情已是跌入了谷底。

    抓过一边的衣服,白漫出了浴桶,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齐。

    外面的人依旧坐在那处,等白漫出来的时候看到来人,气的浑身发抖:“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

    来人一身粗布短衣,大大的草帽遮了半边脸面。可他的坐姿笔挺,手指修长,手拿茶杯的姿势让白漫一眼就他是何人。

    不是程陌昀还能有谁?

    闻言,程陌昀抬起头来,草帽底下一张俊颜带着一丝得逞的笑意,道:“是知已知彼,方百战不殆。”

    这么说是早就知道她打算偷溜?这种感觉让白漫浑身不自然,杵在原地没有动弹。

    程陌昀见白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由好笑,道:“怎么,怕了?”

    白漫哼了一声,硬着头皮来到桌边坐下,道:“没想到你堂堂世子爷,马车还赶得不错。”

    装扮成车夫,竟也是有模有样,赶了一天的马车愣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

    “就算赶不好,你也照样不知换了车夫。”程陌昀微微沉了脸,道:“如你这般的行走在外,只怕还没到京城就已是人财两空了。”

    白漫脸微红,这的确是她大意,若真是遇到坏人,恐怕等她睡醒,说不定早就不知道被送去哪了。

    “我哪里能有那么倒霉,小时候被人贩子倒卖也就算了,如今好不容易出个远门也能遇上坏人?”白漫打着哈哈,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程陌昀却没有再取笑而是道:“那段日子,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白漫微怔,似乎没有想到程陌昀会这么问。事实上,这么多年,他们两人除了打闹互斗之外,很少坐在一起正经说话。

    “能怎么过来,乖乖听话争取少挨打。”白漫回忆了一下那段日子。

    “那些人贩子凶恶,最怕的就是孩子们哭哭闹闹,引了他人注意。是以越是哭闹,打的越是凶狠。”白漫笑笑,她与白谚妤虽然害怕,却没有哭闹。

    那时的她们颠沛流离,在人贩子那里至少还有一顿饱饭,自是走一步看一步。

    “乖乖听话?”程陌昀意有所指的看向白漫:“若是乖乖听话,他们就不会被官府抓了吧。”

    白漫得意道:“他们啊太小看我们小孩子,总以为我们个小便是胆子小,威胁恐吓几下就真的任凭他们发落。那段日子,我们几个平时的确装的乖巧懂事,吃的好睡的香。只是等到经过人多地方的时候,我们便闹了起来。所幸官差就在附近,便被义父救下了。”

    虽然白漫轻描淡写,可是这其中艰险想起来还是让人后怕。

    “若不是机缘巧合,恐怕我和姐姐不知道被卖到何处?成为丫鬟还是好的,若是进了青楼……”白漫停顿片刻,在程陌昀目光注视下,一字一顿道:“我也不会轻易妥协。”

    程陌昀闻言笑了:“像你这般琴棋书画样样不精,恐怕去了青楼也难以立足。皆时不用你逃,老鸨都得将你送出去。”

    “程陌昀,你真是门缝里看人,我若是去了青楼,指不定能拿个花魁当当。到时就算你这个世子想要见我一面,说不准都得一掷千金。”白漫有些不以为意,正所谓行行出状元,拿出她当初考法医的劲头来,怎么也能成事。

    “你倒是不以为耻。”程陌昀对白漫口出狂言习以为常,可是争当花魁,一掷千金这样的话,寻常人家的姑娘如何说的出口?恐怕只有白漫能这般信誓旦旦,又一本正经的说道。

    “生活所迫,为了活着都不容易,那些姑娘不是天生就会卖弄风情的。”白漫道。

    程陌昀出奇的没有反驳,只是点点头,若有所思。

    “客官,您的饭菜好了,可要我给您送进来?”小二等了许久不见白漫来唤,不禁前来相问。

    白漫看了一眼程陌昀,随后起身开门,道:“将他的那份也送进来吧。”

    小二点头,端着食盒快速的上了菜,又退了出去。

    香喷喷的各色菜肴让饥肠辘辘的白漫食指大动,白漫拿起一双竹箸,道:“别客气,今天我请客。”

    程陌昀却是听出了白漫的玄外之音:“你不逃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白漫将一根青菜咬得脆响,道:“能有免费的食宿,又有任劳任怨的车夫,何乐而不为?”

    程陌昀举起竹箸,夹了一块霞田鱼肉放在白漫的碗里,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白漫没再理他,径直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饭菜。

    化悲愤为食量。

    仔细想想,有程陌昀跟着有诸多好处,不愁吃穿,不怕打劫,这一路去京城安全不少。只是想到她因何出走,白漫就浑身不自在,抬头瞥了程陌昀一眼,又快速低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勾引情敌我是专业〕〔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娘子我是你的解药〕〔暗黑光耀九重天〕〔穿越七零好时光〕〔穿越晚清〕〔仙域科技霸主〕〔总裁爹地宠翻天〕〔万界登陆〕〔酋长压力大〕〔大明厂督〕〔重生之魔教教主〕〔凡世歌〕〔穿越女儿国之云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