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关于神的成长报告〕〔超级地府系统〕〔绝世妖孽高手〕〔劈波蹈海:马丁路〕〔近战暴力法师〕〔神鬼皆兵〕〔香爱〕〔你不好惹〕〔浴血宫〕〔学院:恶魔校草VS〕〔女王她肤白貌美〕〔狂妻难驯:王妃,〕〔华夏血裔〕〔悬谷济事〕〔邪性总裁宠入骨〕〔鬼王传人〕〔盛少,情深不晚〕〔白狐之我的同桌〕〔我的尤物老板娘〕〔墨唐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38章 贵在两情相悦
    白漫几乎是逃也似的冲回了自己的房间,将门反锁,靠在门上喘气。

    房间里洛石已经离开,安静的只能听到她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拍了拍胸口,暗道幸好走的快,要是被蓁姐姐看到,免不了一场尴尬。

    来到桌边缓缓的坐下,白漫放下手里的玉坠,灯光照射,这块玉坠中间有一道阴影一闪而逝。白漫惊疑的拿起来对着光线传来的方向,原来,里面是一道裂痕。

    这应该是当年摔坏时留下的,也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竟然能将破损的玉坠恢复如初,不仔细根本看不出这点瑕疵。

    白漫放下玉坠,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才缓过气来。

    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事。

    蓁姐姐和程陌昀?

    不可能,不可能,白漫甩甩脑袋,嘟囔道:“程陌昀这样的大尾巴狼,除了长得俊了点,身材好了些,家世好了点…哪里能让人喜欢?”

    蓁姐姐思慕程陌昀啊,这么多年她怎么没看出来?

    又猛惯了几口茶水,无意间瞥到后窗上一跃而入的身影,惊得白漫将嘴里的茶都喷了出来。

    “你想吓死人啊!”

    白漫猛然站了起来回望了一眼门的方向,前一刻他不是还在廊亭里和蓁姐姐互诉衷肠么?

    程陌昀嘴角勾起,墨色的眼珠子里满是戏谑,反手关上了后窗,道:“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鬼…鬼都没你可怕。”白漫嘟囔一声,随之蹙起了眉头:“大晚上你跑我房里做什么?”

    看向那扇窗的视线都想将其看出个窟窿,早该如早上所想那般封了它。

    “来看看你这个爱躲墙角的人。”程陌昀双手抱胸,斜靠在窗上。

    呃,被看到了!

    白漫的脸噌得红了,摇着头憋出一句话:“哪里有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

    “哦?”程陌昀眼睛微眯,道:“这么说你是都听到了?”

    白漫有些心虚的转了转眼,道:“没…”

    程陌昀嗯了一声。

    “可能一点点。”

    白漫用手指比划了一小寸这么多的距离,道:“然后我就立即回来了。”

    她觉得在那种时刻打扰别人确实不道德,不免有些歉然的看向程陌昀。

    程陌昀朝她走了过来:“一点点就能让你落荒而逃?”

    什么逃?她可是光明正大回来的。

    白漫绕着桌子避开程陌昀,眼睛乱转,在房间里寻找一个能躲避的地方,故作镇定:“有事说事,这么晚了我要就寝了。没工夫在这里陪你闲聊。”

    “这件事你需守口如**。”程陌昀道。

    白漫撇撇嘴:“你还想让我对谁说?怎么,风流倜傥的陌昀世子现在是炫耀来了?”

    程陌昀微微叹气,道:“本世子受人喜欢早已司空见惯,用得着炫耀?”

    白漫假装呕吐了一下,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就你这样的,只有不识得你真面目的才会被你这外表蒙蔽。”

    程陌昀脸色没有多大变化,这句话白漫天天挂在嘴边。

    “我可警告你,这府里的不管是蓁姐姐,我姐姐还是葭葭或是丫鬟们,她们都是善良单纯的姑娘。你要祸害也别把主意打在她们身上。否则…”白漫呲牙咧嘴,一脸凶相。

    “否则,你待如何?”

    白眼威胁道:“否则甭管是你世子皇子还是太子?都打得你满地找牙,让你知道什么始乱终弃的下场。”

    程陌昀突然笑了一声:“如此说来,她们都不能祸害,那么只能祸害你?”

    白漫呸了一声,道:“我难道就不是单纯善良的姑娘?要祸害你就回你的京城,再不济朱雀街上的姑娘们还等着你……”

    此言一出,就见程陌昀突然沉了脸,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在你眼里,我就是如此不堪?”

    白漫话一出口也觉得自己是口不择言,连忙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程陌昀站在那里,望过来的眼神却有些空洞,不知思绪飘到了何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落寞。

    白漫有些后悔,其实想想,这么多年程陌昀虽然受到府里丫鬟们的喜欢,可从未与她们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举止也是有礼有节。倒并不是她口中那种始乱终弃的公子。

    白漫放缓了声音,语重心长道:“我向你道歉,其实蓁姐姐她温柔善良,你若是真心喜欢,我想义父义母也不会不同意。”

    “哦?你说真心喜欢就行?”程陌昀抬起头。

    白漫点头:“眷侣贵在两情相悦。说来义父义母很喜欢你,你还是有优点的。”

    “比如?”程陌昀问道。

    白漫想说只是打了个比方啊,可看程陌昀期待的眼神,又不忍那般说,想了想道:“武功好啊,飞檐走壁fan qiang爬窗不在话下。有财有势啊,嫁给你这辈子应该不愁吃穿。”

    仿佛听到了程陌昀磨牙的声音,道:“还有呢?”

    白漫眼神游移,突然一亮,道:“你好养活啊,不挑食,一碗鱼汤一碗饭管饱!”

    这的确是大优点,就如洛石一般,只要是能吃的东西她都不挑。

    程陌昀闻言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愤怒,径直朝着她走了过来。

    桌子不大,两人相隔也不过数步,几乎是眨眼间,程陌昀就已至眼前。白漫却站上椅子从桌子上跳跃了过去,躲过一劫。

    这时,程陌昀的视线下落,突然一怔。

    白漫也顺着他的视线落在了桌面上,那是一块泛着柔和光晕的玉坠。

    遭了!

    白漫一下扑了过去,将玉坠抓在手里。下一刻她的手腕就已被人捏住,整个人被拉起拽了过去。

    “我,我可以解释!”白漫脸色大变。

    程陌昀没有作声,只是用另一只手夺过白漫手里的玉坠,摩挲了片刻之后拽紧在手心。

    玉坠失而复得,他积攒在眉宇间许久的愁绪瞬间烟消云散。

    下一刻,程陌昀抓着白漫的手腕就是一紧,逼问道:“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白漫一会咬牙启齿,一会愁云惨淡,一会苦思冥想,最后是万念俱灰,选择坦白从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命运的久祭〕〔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酋长压力大〕〔桃运仕途:我的美〕〔域王神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快穿攻略:病娇BO〕〔飘零如我〕〔明天心理诊所〕〔神祇战争〕〔被迫成为万人迷之〕〔传奇道士修仙传〕〔龙神霸业〕〔我是神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