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求妻上上签,男神〕〔至尊魔王在都市〕〔重生十二岁〕〔我成了一条锦鲤〕〔年少有为的卡卡西〕〔学园都市的女装玩〕〔98K借我一下〕〔游荡在漫威的灰烬〕〔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关于我成为丧尸的〕〔电影救末日〕〔变身之我真不是NP〕〔宋纯熙陆希延〕〔神级孵化〕〔史莱姆的进化之路〕〔娇妻难养:总裁你〕〔婚情告急:总裁请〕〔娱乐圈新高度〕〔红妆乱:宠妃倾天〕〔慕平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32章 冷言冷语
    入夜,窗外花圃里的虫鸣清脆,扰人清梦。

    白漫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索性坐了起来,披上衣服打开后窗,趴在窗子上望着天边赏月。

    弯弯的月牙,半隐在云后,光华不显,让夜色显得更为阴沉。

    ‘砰,砰。”

    轻轻的扣门声在这个时辰的夜里尤为清晰。

    白漫回头,透过门上纸窗,看到了映在上面的人影。身姿曼妙,隐隐灼灼。

    “小漫,睡了么?”

    是白谚妤。

    白漫的脑袋又转了回来,重新趴回了窗台。

    窗外是一条从竹林里延伸出来的,用白色石子铺就的石子路,一直蜿蜒而过,此刻不远处的竹林里一片漆黑,安静的可怕。

    “姐姐有些话跟你说,小漫…”白谚妤轻声说道。

    说什么呢?

    是白葛还是陈谚姚?

    白漫没有动弹。

    门外传来一声叹息,轻声道:“睡了么?那姐姐就不打扰你了。”随之脚步声离去。

    ‘扑通、扑通’

    白漫听到自己心脏不断的跳跃声,猛然起身跑了过去,快速打开门,唤了一声:“姐姐。”

    白谚妤欣喜回头,眼里留下两行清泪,来到白漫连忙温柔的抱住了白漫。

    耳畔是浅浅的呼吸声,白漫拍了拍白谚妤的背,道:“姐姐,你都多大了,还在我面前哭鼻子?”

    白谚妤破涕为笑:“小漫,你就会取笑姐姐。”

    这一拥抱,两人这几天无形的隔阂消失殆尽。

    “姐姐这么晚了不睡,难不成是想要上mei mei的床?”白漫勾着白谚妤的肩膀。

    闻言,白谚妤的脸一红:“小漫,姑娘家的好好说话,仔细义父听了要训你。”

    白漫哦了一声,引着她进门,关好房门点好灯才坐到桌边,率先开口道:“姐姐,我们好好谈谈。”

    白谚妤点点头,有些歉然道:“小漫,这段时间,姐姐都在照顾谚姚,忽略了你。是姐姐不对,来,给姐姐看看你的脸。”

    灯光映在白漫的脸上,两边几条抓痕清晰可见。

    白谚妤又是一阵心疼:“这段时间你都可要忌口,明知有伤,你晚膳还吃了酒酿丸子。”

    白漫伸了回来,道:“姐姐放心,我得了一些很好的药膏,药效极好。”

    “不行,明日还是让,呃…离先生给你看看脸。之前他给我的膏药还在。”白谚妤撩起手上的袖子,道:“你看疤痕都没了,想来对你脸上的伤也有效。姐姐明日就拿给你。”

    离先生……

    看来还是没有打算和她说。

    白漫强打着笑脸:“不用了,那些可都是师傅给姐姐的,我怎么能夺人所好。”

    “那怎么也要让离先生给你看看。”

    “我强拖了师傅进府,担心他要找我算账,这几天我可都得躲着他呢。”白漫半真半假说着,摆手道:“姐姐,你就别担心了。我自己的脸自己还能不关心?放心,我绝不留疤。”

    闻言,白谚妤不再勉强。

    一时无话,两人又沉默了下来。

    “小漫,你是不是在生姐姐的气?”白谚妤有些紧张的拽着袖子,摩挲的手指有些发白。

    白漫抬眸,敛了笑容,道:“姐姐以为呢?”

    白谚妤姣好的面容在灯下显得很是柔和,有些拘谨的看了白漫一眼,解释道:“小漫,谚姚她刚死里逃生,心情难免不佳,你不要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她的话我从未放在心上。”

    白漫正色:“只是姐姐难道也以为是我推她入了鱼塘?”

    白谚妤急忙道:“小漫,你不要误会,姐姐自然是相信你。你素来是个心地善良,不会去害人。可谚姚她与你并无仇怨,为何要如此说……”

    白漫觉得有心火在烧,道:“怎么会无冤无仇?我可是打搅了她的好事…姐姐,她这样的人,你为何还要待她这么好?”

    “我…”白谚妤一窒。

    “我知姐姐与她往日情谊匪浅,可是你们已经这么多年未见,你又了解她多少?人是会变的……”

    白漫不想再跟白谚妤兜圈子,直接了当道:“就拿那晚来说,她若真得逞了,柳濡逸暂且不提,她占用的是你的房间,哄骗你传唤了柳濡逸。她如此利用你,可曾有为你考虑过?”

    到那时,池府出了这样的丑事,让京城的陈太医前来问责。

    柳濡逸一个京城大世家的子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这次正是他们刮风的好机会。池府里的她们也会深受影响,不管池蓁蓁她们以后嫁在何方,这件事情都会让她们落人话柄。

    “她…我…”白谚妤一时语塞。

    “只要陈谚姚担不了责,只需说这一切拜你所赐,柳濡逸来的是你的房间,只是误将她当作你…”白漫没有继续说,届时与柳濡逸私相授受的自然是白谚妤,而陈谚姚不过是个受了牵连的可怜人。

    闻言,白谚妤脸色煞白,声音拔高:“不会的!”

    “如何不会?人性如此。不过现在自然不会,因为陈谚姚已经没有机会再做这件事。”

    白漫有些气闷的给自己倒了杯水。茶壶里的水早就凉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杯凉水下肚,整个人的火气就消减了大半。

    白谚妤有些接受不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

    不管是曾经的好友利用她,还是她好心差点殃及了救命恩人。或是现在白漫这般冷言冷语。这些统统让她的心不断抽痛。

    见白谚妤的面容变得难看,白漫又有些懊悔:“姐姐,对不起,我一时口快。”

    白谚妤微微摇头,缓了一口气,道:“小漫,你说的话姐姐会放在心上,好好斟酌。”

    “好。”白漫点点头,以后不管白谚妤与陈谚姚如何相处,应该都不会像这次这样毫无防备的被利用。

    撇开话不提,两人又闲聊了几句。

    “枉我痴长你一岁,可许多地方还不及你半分。”白谚妤握住她的手,道:“这些年,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

    白漫也想起了在从京城里出来一直颠沛流离的日子,不管是苦还是甜,她们两人总是相互扶持,不离不弃。

    不由得笑了起来:“放心吧,小漫还要看着姐姐嫁得如意郎君,儿孙满堂。”

    闻言,白谚妤脸上立即染了胭红,嗔怪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你一个姑娘家,成天口无遮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田园蜜宠:神医撩〕〔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君少心头宝,夫人〕〔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逆剑武神〕〔真理大帝〕〔一夜惊喜:萌宝寻〕〔将军的毛真好摸[星〕〔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特种兵王在山村〕〔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