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不死身〕〔圣域武帝〕〔联盟之诸天主宰〕〔村霸农女:傲娇夫〕〔斗魄星辰〕〔无限的世界里只有〕〔美色撩人:枭爷宠〕〔帝少宠婚成瘾:宝〕〔乡村妙手邪医〕〔宫女木岚〕〔良夫晚成〕〔古穿今之安好人生〕〔劫炼苍宇〕〔馥郁春满〕〔与妖怪的二三事〕〔美女的超级高手〕〔超级特工奶爸〕〔三界极品黄牛〕〔都市透视高手〕〔妖孽狂医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25章 相认
    两人离去,白漫的双肩立即垮了下来,对身后奄奄的人儿道:“洛石,到厨房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吃的。”

    洛石猛然抬了头,一双丹凤眼里亮的出奇,连连点头,一阵风似的从白漫面前跑过。

    白漫好笑的摇摇头,回了房间。

    谁也不知道离墨和池睿在房间里都说了些什么,只是半个时辰之后,离墨去了后院为陈谚妤看诊。

    荆大夫从旁协助,按着离墨所说施针,扎穴,用药……

    渐渐地陈谚姚的脸色竟然奇迹般的红润了起来。连荆大夫都忍不住激动起来。这简直就是起死回生之术啊!

    后院里又是一番忙碌。

    直到夜幕降临的时候,陈谚姚已是脱离了生命危险。由丫鬟小蕊贴身伺候。

    小蕊得知自家小姐得救了,她也似活了过来,寸步不离守在陈谚姚床前。

    离墨和荆大夫相继离开了后院。

    这些,都是将白漫从软塌上拖起来的池葭葭告诉她的。

    “漫姐姐,那离先生可真是神医,荆大夫在我们石阚已经是最德高望重的大夫了,他都无可奈何的人,离先生竟然能把她救回来,真的是太厉害了。”

    池葭葭满眼的崇拜都快溢出来了:“漫姐姐,离先生本来要走。所幸被爹爹留住了,现在在前院客房。你一会能陪我去看看么?”

    “你不害怕了?”白漫还记得池葭葭对离墨的面具很是惧怕。

    “自然不怕,原先不知道他是神医,现在觉得他带面具多半是怕被人认出来。毕竟他是神医啊,神医都是这般神秘莫测的。”池葭葭嘻嘻笑。

    “好,晚些陪你去,我再睡会。”白漫嘟囔一声,在软塌上翻了一个身。

    池葭葭当即伸手摇晃白漫:“漫姐姐,现在该出去吃晚膳了。”

    白漫摆摆手:“你去吧,我方才和洛石吃撑了。”

    “好吧。那我跟娘说,待会再来找你。”

    “嗯。”

    池葭葭离开之后,白漫闭眼沉思,京城,陈太医,神医,天底下哪里来这么多巧合……

    不知过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是一片漆黑。

    白漫伸了个懒腰,也没有去点蜡烛,而是径直出了房门。一边轻揉着肩膀,一边暗道池葭葭怎么没有来叫她。

    走廊上的灯笼早已点亮,一个个昏黄的圆晕照亮了眼前的路。有丫鬟们来来回回,准备小姐们洗漱的东西,见到白漫都笑着打了招呼……

    不多时,白漫就来到了外院。

    外院的客房就除了柳濡逸和程陌昀占据了两处之外,还余下三间。此刻,其中一个房间亮着灯,白漫晃着手臂慢悠悠过去了。

    正来到门前,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悸动的哭声,白漫想要敲门的手就是一顿。

    这是女子的哭声,呃……还很是熟悉。

    姐姐!

    她怎么会在客房?

    白漫心中隐隐有些惴惴,难不成她的猜测是真的?

    里面的白谚妤喊了一声:“爹……”

    白漫整个人愣在当场。

    爹?白葛?

    他真的是白葛?!

    “……爹,你可知女儿做梦都没有想过,有生之年能再见你一面……”白谚妤哭的很伤心,却又是满满的喜悦。

    “妤儿,是爹对不起你。”

    听着离墨深沉而沙哑的声音,白漫缓缓的蹲下了身子,伸手在地上划了一个圈:“白漫啊白漫,亲爹在身边都没认出来,恐怕这下间你也是独一份了。”

    不过,白漫也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当初离墨表现出对陈太医的恨意时,白漫就有所疑惑。离墨若是个普普通通的草药师,那如何与京城里的太医牵扯了起来?

    离墨的全家遭了难,只剩他独自一人背负满身血海深仇。曾经的伤,沙哑的嗓子,脸上的面具恐怕都是因为白家那场大火。

    离墨就是白葛,似乎出人意料,可这么多巧合联系在一起让人不察觉都难。

    只是她没敢这么想……

    听了这样的消息,白漫无疑是开心的,由衷的替白谚妤和白葛开心。但她自己却没有太大感触,好似这一些都是旁人的,她没有从前的记忆,哪怕知道生父还在世,她也没有从心底里生出的孺慕之情。

    反而在此刻,白漫尤为的想念前世的父母,家人。

    白漫抬头看天,找到了一抹躲在云彩背后的月牙,千里共婵娟,望家人无论身在何方,都各自安好……

    “…爹,女儿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

    “…好,爹答应你不离开…”

    房间里的父女俩轻轻述说,白漫没有打扰这一份安宁。

    这是属于他们父女两的重聚时光。

    “…爹,这些年,女儿和小漫她相依为命。我没有想到你就是离先生,这么多年,你一直知道女儿还活着,你为何不来找女儿?”白谚妤哭泣道。

    “为父无颜见你。”

    “爹!”

    “为父知道你过的好,便安心。见与不见,又有何关系?”

    “可女儿想爹。还有她……小漫,她若是知道你还活着,一定也会开心的,爹,我这就去找她来…”

    蹲在门口的白漫一喜,可算想到她了。

    “站住……不必了。”白葛低喝一声。

    “小漫已经知道了?”白谚妤道。

    “不必告诉她!”

    闻言,白漫有些不解的抬头看着禁闭的房门,什么叫不必?

    白谚妤替她问出了口:“爹,为何?这些年若不是小漫,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再见到爹你。”

    “你难道不记得你娘是怎么死了?”离墨的声音变得冰冷。

    白谚妤一窒:“娘…”

    “要不是因为救她,你娘会死?”离墨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门口的白漫闻言瘫软在地,想起那个掩护她离开却惨死在黑衣人刀下的女子,难不成那女子就是她娘? 一流小站首发

    “可是,那不是小漫的错,若是爹你,你也会挡在她的面前。”白谚妤泪流满面:“娘九泉之下,一定也不后后悔当日所作所为。”

    “妤儿,为父不想听这些,为父只要一想到当日的画面,就忍不住想要掐死她。你可知这么多年,有多少次我看到她就想起你娘的死……”

    白漫鼻子一酸,原来这就是从来没有认她的原因?是她害了人,害了白葛爱的人,害了她们的娘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武神天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