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大王的悠哉日〕〔绝命手游〕〔仙田小神农〕〔绝色美女总裁的贴〕〔代汉〕〔南少,你老婆又跑〕〔帝临天下〕〔高冷校草,宠宠宠〕〔纯禽总裁追妻忙〕〔八十年代超生媳〕〔人生抽了怎么破?〕〔盛世婚宠:傅少宠〕〔末世进化之王〕〔娇宠No.1:陆少,〕〔绝世腹黑:邪王的〕〔倾世宠妃:捡个王〕〔火影之神树降临〕〔隐婚甜如蜜:首长〕〔我在火影当忍者〕〔谍行漫威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06章 以身相许
    “谚妤…”

    耳边的呼唤声将白谚妤的思绪从过去的回忆里拉了回来。

    陈谚姚有些不悦:“谚妤,你听到我说话了么?”

    白谚妤点头,压下心头纷乱:“你不若告诉柳公子,说不定他会记起当年的事。”

    “记起来又有什么用?你也知道京城里的姑娘深居闺阁,很少有出来走动的机会。在那之后,我虽多方打听,也远远的见过他几次,可始终没有再与柳家哥哥说上话。他早已不记得我这么个人了。”

    陈谚姚紧盯着白谚妤:“我好羡慕你们。能四处游玩,自由自在无人管束,还能与柳家哥哥朝夕相处。”

    白谚妤眉头微跳:“谚姚,池家虽不比京城,可义母对我们的管束也是极为严苛。再则,我们与柳公子也只不过是同在一个屋檐下,并不是什么朝夕相处。”

    柳稚曾教导过她们,男女大妨乃是她们这些闺阁姑娘最需要注意的地方。她这些年也是时刻谨记,平时也少有外出,不敢行差踏错半步,免得让池家难堪。

    是以,陈谚姚的这些话,让白谚妤有些不喜。

    陈谚姚也察觉到了白谚妤的情绪,当即道歉:“谚妤,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人就是心直口快,说出来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白谚妤点头。

    如此,陈谚姚状若松了一口气,继续道:“就是从那之后,柳家哥哥便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是从那时就决定,今生非他不嫁。”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白谚妤喃喃。

    “没错,我也这样以为。戏文里都说了,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说着陈谚姚有些害羞,红了双颊。

    白谚妤不知如何作答,原本以为是两情相悦,陈伯父是棒打鸳鸯。可眼下柳公子都不记得谚姚,这算该如何是好?

    陈谚妤突然拉住了白谚妤的手:“谚妤,你不会看着我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对不对?”

    眼神希冀,仿佛在沙漠里的看到了绿洲。

    “我自是希望你觅得如意郎君,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有能如何?”白谚妤歉然道。

    陈谚姚泪意再次涌上,抽泣道:“我知道,你我小时候这番情谊,你定然是真心希望我好。”

    说着央求道:“眼下也只有你能帮我,谚妤,求你一定要帮我。”

    “我?”白谚妤委实意外:“我能怎么帮你?”

    陈谚姚眼神微闪,立即凑到她耳边轻述一番。

    语毕,白谚妤连连摇头:“我与柳公子不过点头之交,真的没有办法帮你把他邀约出来。”

    再说她一个姑娘家如何请一个男子去房间?太太不妥了!

    “谚妤,难道连你也见死不救么?”陈谚妤期期艾艾:“如若今生不能和柳公子在一起,那我便是死也不会瞑目……”

    “这……”白谚妤左右为难。

    陈谚姚的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道:“我知道这强忍所难,可我也实在没有办法。再过几天,柳家哥哥就要走了。错过了这次,回京之后,我便再也不能见到他了。我爹一定会让我嫁给二皇子……”

    提到二皇子,白谚妤就觉得既然二皇子愿意带了陈谚姚来石阚,就必然知道这件事情,也将她看在眼里。

    “你贸然与柳公子见面,让二皇子知道了,恐怕……”白谚妤有心拒绝,可看着陈谚妤这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到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二皇子,他不喜欢我啊。”陈谚姚瞥了一眼不愿何处的庙宇,轻声道:“那日,我路过蓁姐姐的房门外听到了,二皇子想要纳她为妃。”

    “什么?”白谚妤大惊。

    “千真万确,二皇子对蓁姐姐一见倾心,甘愿冒险也要出手相救。蓁姐姐心中定然感怀,日后他们两人必然是一对让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陈谚姚擦拭了眼泪,道:“蓁姐姐这般温柔贤淑,和二皇子最是般配。虽然我们相识不久,可我打心眼里把她当做姐姐看待。如此,我又如何做的出夺人所爱的事情?那样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白谚妤有些发怔,难怪最近池蓁蓁神不知属,时而展颜时而锁眉。今早义母还一定要带她来上香,原来是因为二皇子。

    陈谚姚见白谚妤还在犹豫不决,当下道:“谚妤,我都答应了替你保守秘密,你为何就不能帮帮我?”

    说着猛然跪了下来:“谚妤,我求你帮帮我!”

    白谚妤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搀扶。

    陈谚妤不为所动:“你若是不答应,我便长跪不起。”

    “好!”白谚妤无可奈何:“我答应你便是,你快起来。”

    “谚妤……”陈谚姚一脸感动,起身抱住了白谚妤,脸上绽放出一个巨大的笑脸。

    只要能和柳家哥哥在一起,这一跪又算得了什么?

    ……

    白漫和柳濡逸赶到义庄的时候,一人正在院子里清理一些草药。

    “师傅,你身体好些了么?就在外面吹风。”白漫连忙搀着白葛往屋里走。

    “无碍。”白葛无奈的摇摇头:“不过是些老毛病,死不了,你不必如此紧张。”

    “你可是吐了血。好好将养总没有错。”白漫虽如此说,心中却是有些难过,荆大夫的意思离墨这忧思过重,引得身体各处都出现了衰竭,再这般下去,也就这几年的光景了。

    可因病得需心药医,离墨从来不肯跟她提从前的事,她该如何是好?

    待白葛和柳濡逸坐下之后,白漫倒了茶水给两人,自己也坐了下来。

    这屋子里已经被清理过了,尸体也早就运出去入土为安了,是以变的空旷了许多。

    “你们来,是问那毒丸的?”白葛喝了一口茶道。

    柳濡逸道:“正是,大人道这其中的秘方既然先生也知晓,那么这解药是否也能做得出来?”

    白葛起身,从一边的架子上取来一个瓷瓶:“这便是了。”

    柳濡逸大感意外,没想到短短一日功夫,竟然已经研制出来了。

    太医白葛的真是名不虚传。

    “就算有解药又有何用?难不成sha shou会因为这些解药而收手?”白漫道,就算得了解药,回去之后雇者也不会放过他们。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娘子我是你的解药〕〔黑龙法典〕〔绝品败家系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重生之国师大人太〕〔穿越晚清〕〔勾引情敌我是专业〕〔一号秘书:陆一伟〕〔这个保安有点邪〕〔狼子野心〕〔战玄霄〕〔替嫁小妻有点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