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猎人〕〔腹黑王爷不要跑〕〔将军家的小娇娘〕〔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史上最强崇祯〕〔主神公敌〕〔大唐官〕〔心远穿越大唐记〕〔蜜爱宠婚:boss大〕〔掌心上的大叔〕〔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修真从奇遇开始〕〔最强狂兵〕〔这个海贼不太冷〕〔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04章 交出来
    程陌昀直截了当:“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白漫装傻充愣。

    程陌昀走近一步,浑身散发着一股寒气。

    诶,白漫叹了一口气,敢情是白忙活了。

    “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昨晚我和洛石可是很辛苦才把你搬回来……”白漫转了转手腕。

    “我让你把东西交出来!”程陌昀低喝了一声,目光炯然盯着白漫。

    白漫也沉了脸与之对视。

    仿佛空气都变得焦灼,似乎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

    到头来以白漫眨了眼而告终,白漫气馁的从布袋里取出那张千两银票,递了过去:“还你就还你,用的找这么凶么?”

    程陌昀扯过银票丢在一边。

    银票在空中打了个卷儿,落到地上,也让白漫的心一沉:“你什么意思!”

    “白漫,你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程陌昀步步紧逼。

    程陌昀很少叫白漫的名字,每一次叫这么叫都表示他在爆发的边缘。

    这一点白漫是了解的。

    白漫连连后退:“银票都还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她也想不明白,程陌昀还有什么好气的,莫不是还是因为打了他的脸?

    程陌昀的眉头跳跃几下,强忍着怒气:“再不交出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白漫转念一想,道:“除了银子,你还有什么?”

    “明知故问!”

    “我呸!”白漫叱了一声,已无退路。

    程陌昀将白漫逼到了桌角,两手突然扣在了两边,让白漫困在其中,动弹不得。

    这个姿势让白漫很不自在,她不喜欢和旁人靠的那么近。

    “昨夜是你到了我的房间?”

    “是你到了我房间……”白漫道。

    “你再说一遍?”

    白漫双手交叉抵在身前,推了程陌昀一把:“我是送你回来的,你非但不感谢我,你现在还污蔑我拿你东西?你还是不是人啊。”

    程陌昀冷笑一声:“你又不是没拿过?”

    “我什么时候…”白漫一顿,想到了一个可能,道:“你说的是——玉坠?”

    要说有什么是程陌昀尤为在意的,那么就数一块其貌不扬的白玉坠子。

    犹记得白漫和程陌昀有了过节,就是因为白漫摔倒时连带着推倒了走在她身前的程陌昀,结果摔坏了他的玉坠,当时程陌昀看她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狠厉还形容了,要不是柳稚拦着,指不定就扑上来打她了。

    玉碎后,程陌昀就立即回了京城,只是来年再来的时候,玉坠已经修好了,不过人却变了一副面孔。

    程陌昀桃花眼一闪:“你倒是清楚?”

    他这样子完全是认定了她就是拿了玉坠的人。

    白漫顿觉自己比窦娥还冤:“我没动过你什么玉坠。银票已经还你了,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白漫破罐子破摔。

    “那你就别想离开这个房间。”

    白漫反手拍了拍桌子:“凭什么啊?那块玉坠又不是什么宝贝。我要来有何用?”

    程陌昀一动不动。

    “你狗咬吕洞宾,要不是我把你带回房间,你指不定睡在那条道上呢。现在丢了东西,你不去找,缠着我做什么?”白漫伸手又推了一把,发现他粉丝不动。

    任凭白漫怎么说,程陌昀都是一副‘不交出来不放行’的架势。

    “程陌昀!不信你搜啊!”白漫取下布袋。

    闻言,程陌昀一把揪住了白漫的衣襟,吓得白漫连忙拦住。

    “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搜么?”

    白漫气的涨红了脸:“谁说搜身了,士可杀不可辱,程陌昀你再这样,我要叫人了。”

    “你倒是叫啊,看看这池府里谁敢进本世子的门!”程陌昀一用力,将白漫扯到了眼前。

    这么近的距离,程陌昀的眼神白漫看的清楚。

    眼里的焦虑不似作伪,那玉坠真的这么重要?

    仿佛又回到了那次,程陌昀也这般瞪着她,只不过这一回他的气势更凛冽了。

    “你放开我,我帮你找!”白漫喊了一声。

    闻言,程陌昀放了开来,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白漫嘟嘟囔囔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起来,只不过这房间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东西,很快就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玉坠的踪影。

    “不在这。”

    在程陌昀开口之前,白漫又道:“可能你昨晚喝醉酒的时候丢在哪里了,你倒是想想,在哪喝的酒?还是去了什么地方。”

    程陌昀目光深沉的看着白漫。

    白漫当下竖起四指:“我发誓,这次真不是我拿的。我虽然拿了你的银子,可我不偷东西。呃……银子的事我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见程陌昀还是不说话,白漫真的生气了,唰的站了起来:“说了没有就是没有,这件事情我已经仁至义尽。你必须跟我道歉!”

    将腰间的布袋往地上一砸,白漫就一把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气势汹汹的走了片刻,白漫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程陌昀没有追出来。当下拔腿就跑,这个家伙软硬不吃,最近几天都不要让她碰到了。

    赶到衙门的时候,柳濡逸的马车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白漫道:“葭葭呢?”

    “她在李师爷那处。等我们回来再一并接她回府。”

    白漫点点头,入了马车,就朝义庄驶去。

    ……

    青山掩映,苍翠欲滴,大尖山今日人潮涌动,香火鼎盛。

    早早上过香的柳稚在殿内跟着庙祝布施。而池蓁蓁等人则在后院的厢房休憩。

    “蓁姐姐,这大尖山可巍峨,我还是第一次来,不若我们出去走走?”陈谚姚道。

    池蓁蓁歉然道:“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会。不若让谚妤mei mei陪你可好?”

    陈谚姚点头:“既如此,谚姚就不打扰姐姐了。”说着拉起白谚妤:“谚妤陪我可好?”

    今日人多,陈谚妤本也不想走动,可是想到好不容易来到了大尖山,怎么也得到后山看看那位一直让白漫给她带伤药的师傅。于是点头。

    白谚妤凭着记忆,找到了那间茅草屋,却发现大门紧锁,看起来还是扑了空。

    陈谚姚问道:“谚妤,这里住的什么人?你来找人?”

    白谚妤摇头:“一个很好的人,只是素未谋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勾引情敌我是专业〕〔明天心理诊所〕〔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娘子我是你的解药〕〔暗黑光耀九重天〕〔穿越七零好时光〕〔穿越晚清〕〔仙域科技霸主〕〔总裁爹地宠翻天〕〔万界登陆〕〔酋长压力大〕〔大明厂督〕〔重生之魔教教主〕〔凡世歌〕〔穿越女儿国之云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