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龙魂凤魄〕〔大明星的极品御医〕〔英雄联盟之超神强〕〔神龙是怎么养成的〕〔最强妖兽系统〕〔漫威世界的女神〕〔军婚甜蜜蜜:秦少〕〔莫道情深如水流〕〔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天生就会跑〕〔美利坚土豪人生〕〔脑核风暴〕〔队友都是纸片人〕〔网游之最强传说〕〔无限之武道传奇〕〔神医弃女:鬼帝的〕〔火影之花开〕〔曼徒〕〔何功无过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92章 无利不早起 (加更)
    石阚的义庄在一片茂密的枫树林里,此刻隐在一片黑暗中。

    一只脚踩在蜿蜒的小路上,压得地面的石子发出细碎的声响。

    脚步迈过,悉悉索索的声音随着一盏昏黄的灯笼,渐渐往枫林深处行去。

    ‘砰砰’

    来人行到了义庄门前,扣动门锁。

    义庄里有几只乌星,陡然飞出,盘旋在上空,时不时的叫唤几声,让这里显得更为阴森。

    很快,义庄的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狰狞的铁面具。

    “你来了。”

    面具的主人,正是离墨,微一侧身,让池睿进入,开门见山道:“他们中的是七色海棠。”

    七色海棠,顾名思义,是七种毒草所制。

    “惯用的老把戏。可有解?”池睿深夜来此,就是为了等一个结果。

    之前他带着柳濡逸等人来过这里,只是离墨并没有现身。

    “开了封的毒,见血封喉,也是见血变质。七种毒草易辨,可它的比例却要推敲。”离墨背着手,向里面走去。

    池睿站在原地未动:“如此说来,只有得到完整的毒丸。”

    “那你便要活抓他们。”离墨进入正屋,点亮了一盏油灯,昏黄的光晕隐约的照出离墨身后一排用白布盖着的尸体。

    池睿皱眉,离墨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小刃,他在周老和白漫那里见过。

    “你真的要动手?”

    离墨转身背对着池睿:“若非是我,你此刻还能找谁?”

    “倒还是我逼的你…”

    池睿知道仵作一行不同与其他,一旦沾手,恐怕这辈子都要遭世人厌弃。

    “我如今成了这个样子,也根本无需看世人眼光。”离墨淡淡道。随之将房门关上。

    透着光的房门里映出一个高大的影子,随着离墨走动渐渐隐去。

    想到牢里还有一个未死的死士,池睿道:“毒丸应该还有一颗,明日再带来与你。”

    “好,大人自便。”门里离墨的声音传来。

    ……

    天蒙蒙亮的时候,白漫就蹑手蹑脚的起了床,这要是被其他人看到简直要大呼不可思议。

    身边的白谚妤哭了一宿,现在睡得深沉,白漫没有惊动她,悉悉索索的穿好衣服出了房门。

    还未入夏的清晨还有些凉意,白漫紧了紧衣服,拖着鞋子疾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极快了梳理一番之后,白漫再次出了房门,朝外院走去。

    “漫姑娘,怎生这样早?”周嬷嬷使劲的眨了眨眼睛,才确认没看错人。

    白漫看向周嬷嬷手里的食盒。

    周嬷嬷立即道:“这是给老爷备的早羹。”

    “我来吧。我正要去找义父。”白漫伸手接过食盒。

    周嬷嬷笑道:“难得姑娘如此有心,那嬷嬷就先回厨房看着了。”

    白漫点点头。

    待周嬷嬷离去之后,白漫提着食盒就往池睿的书房行去。

    就算她是个晚起的,也知道池睿通常天不亮就已经起身了,先是在书房练字,而后才会去衙门。这个习惯雷打不动。

    池府的院落布局简单,一条回廊通到底。

    经过一处小池塘的时候白漫从布袋里掏了一个白面馒头。这还是洛石昨晚塞给她的。

    将馒头掰碎引了鱼群来吃,这鱼塘里的鱼苗是柳稚专门放的,为的就是能方便捕了新鲜的鲫鱼做汤。

    待馒头都撒完了,白漫才拍拍手走人。

    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全亮了,白漫扣了扣房门。

    “进来。”里面传来池睿的声音。

    白漫推门进去,便见池睿立在窗口,大笔正挥。

    书房里墨香四溢,走得近了,白漫能见宣纸上几个刚强有劲的大字:木秀于林。

    ‘林’字一毕,池睿收笔放下。

    白漫将食盒放在一边,取出一碗羹汤:“义父,您慢用。”

    “说吧,何事?”池睿接过,离了书桌来到一旁的客座上坐下。

    白漫呵呵笑了一下:“您这样说,显得我是那种无利不早起的人。”

    “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池睿一边喝着早羹,也不急。

    白漫来的时候早就想好了说辞:“我想去义庄看看,还请义父准许。”

    “若是为父不许,你是不是就不去了?”池睿抬头看了她一眼。

    怎么可能?

    “当初义父你说过的,不会再拦着我做这件事。”

    池睿放下碗,正色道:“前提是周老在。可如今周老已去,这衙门之中再无人能为你遮掩。”

    “我无需遮掩…”

    “尽胡说,你一个姑娘家,让人知道你成天和尸体为伍,以后还如何寻得良缘?”池睿微叱道。

    若是寻常姑娘,提到姻缘这等事情,多半就要脸红羞涩离去。

    可白漫没有这个自觉,当下道:“若是因为我的身份离我远去,我高兴都还来不及。”

    经过两年前对于仵作的讨论,池睿深知白漫对那些世俗眼光毫不在意,可有些话他如今作为义父,还是有必要说个明白。

    “义父知道你不在意。可你有想过你白家的名声么?”

    白家?白漫微怔。

    曾经的白家是京城的医药世家,传到了她爹白葛那代,他已进入了太医院。

    的确,名声显赫的白家,若是在以后被人指出后代女子成了一名仵作,恐怕白家先祖要气的从地下跳出来。

    白漫有些为难,她可以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可是却不能让白谚妤和白家已故的人被人诟病。

    只是,难道她以后一辈子都不能去验尸?不能去查找死者真相?

    “义父,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一次,石阚出了这样的大事。义庄里还有那么多服毒自尽的杀手。不若这次义父再让我去一次。先解决了眼前的燃眉之急。”白漫道。

    “不必了,石阚已有仵作。”

    咦?

    “是谁?”白漫问道:“义父,这年头的仵作何其多。可是如周老这般的却没几个。”

    “放心,此人医药双绝。”

    呃,医药双绝跟仵作有什么关系。

    “他是大夫?”白漫道。

    池睿点头:“曾是药师,熟读医术,对活人了如指掌。想来,这死人也不在话下。”

    这是什么理?

    “死马当活马医?”白漫道。

    池睿突然笑了:“也许正是如此。”

    “义父,您当真不许?”白漫紧了紧手。若真是如此,她留在这里还有何用?真的做闺阁小姐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