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破之忍术系统〕〔唤神榜〕〔都市逍遥邪医〕〔超级农场主〕〔我有一只旅行青蛙〕〔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都市之极品仙官〕〔师父,抱小腿〕〔DC暴君〕〔绝境逃生〕〔开个诊所来修仙〕〔狂暴逆袭〕〔锦衣武皇〕〔总裁宠妻太霸道〕〔超级科技巨子〕〔至尊农女太嚣张〕〔九天仙缘〕〔最强农仙〕〔一胎双宝:总裁大〕〔天外历险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70章 是不是男人 (加更5)
    就在这时,白漫看到正好从房门口经过的柳濡逸,当下喊道:“柳公子,等下!你等下。”

    柳濡逸脚下一顿,看了一眼门里朝他招手的白漫,还有快到门边,突然站着不动的程陌昀。

    “柳公子,之前的事你还没说完呐!”白漫坐起身子又喊了一声,朝着他招招手。

    闻言,柳濡逸终是走了进来,越过程陌昀,来到一边的桌子旁坐下。

    “带上门。”

    白漫又朝着门边的程陌昀喊了一声。

    却不想程陌昀猛然一个转身,肃着脸看向白漫。

    杀气!

    白漫觉得程陌昀气场不对,当下道:“那个,门就不用你关了,不敢劳世子爷大驾。”

    这世子爷的小架子摆起来,她可招架不住,白漫深深觉得,还是千万别招惹这大尾巴狼为好。

    程陌昀没有理会,将门一关,径直走回了房间,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桌子边。

    他这一举动不仅让白漫吃了一惊,也让柳濡逸微微侧目。

    “你还有事?”白漫不解的问道。

    “怎么?他能坐这,本世子不能?”程陌昀道。

    这还是白漫第一次听到他称呼自己本世子,啧啧,这架子端的。

    “我们有话要谈,很重要。”白漫又道。

    “可你方才还道不与男子同处一室,怎么,难不成柳濡逸他不是男人?”程陌昀冷然道。

    “他当然是……”白漫脱口而出,却见程陌昀眼中寒芒一起,立即改口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

    “噗”

    柳濡逸刚喝下去的茶喷了出去,虽然觉得失礼,但他还是慢里斯条地取出帕子轻拭嘴角,道:“漫姑娘不必怀疑,我是男人。”

    不知是不是白漫的错觉,她觉得柳濡逸在说这话时瞥了一眼他自己的下身的方向。

    白漫的脸噌的一红,掩饰性的挥了挥手:“好了,管你们是不是男人。我关心的不是这个。”

    “漫姑娘还是想问崔逢的身份?”柳濡逸道。

    白漫点头,想到崔逢也许和当年白家的灭门惨案有关,她就浑身控制不住的激动。

    程陌昀坐在一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给自己倒茶。

    柳濡逸也不在意房中还有别人,道:“漫姑娘,你得答应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便好。切莫再因这事去找寻些什么?”

    白漫迟疑,柳濡逸这话中的意思,倒像是让她对此事不要再深究下去,难不成这背后真的有什么隐情?

    白漫缓缓的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在我没有确信把握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

    反而言之,等她有能力知道的时候,她是不会退避的。

    闻言,柳濡逸微顿,终是道:“崔逢肩背上图案是一柄夺魂刀。”

    “夺魂刀?”白漫惊疑。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程陌昀摩挲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接着放下了茶杯。

    “夺魂刀是夺魂门的标志,那是一个京城的民间地下组织。自前朝就有,何人创立也已不详。一直以来他们都如暗街老鼠见不得光。只不过近些年来,这夺魂门好似浮出水面,行事猖狂,也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这样的一个组织。”

    “杀手?”白漫道。

    柳濡逸道:“是也不是,他们并非只为杀人,而是为京城达官贵人解决私人恩怨。只要有钱,哪怕是皇亲国戚他们也敢一试。”

    程陌昀冷哼一声:“一群乌合之众,他们也就是嘴上逞能。”

    “非也,世子爷,可还记得两年前太子遇刺,大理寺便是查到了这夺魂门的头上。”

    “那又如何,朝廷是出面清剿了,这两年他们也销声匿迹了。”

    “可如今夺魂刀依旧在外逍遥,犹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柳濡逸微叹。

    程陌昀扬眉,有些不屑:“你身在大理寺,更清楚那是因为夺魂刀与朝廷中人有所勾结,提前得到了消息。大理寺清剿的不过是残枝末节,夺魂门真正的核心早已隐匿。”

    这便是关乎朝廷的事,两人在白漫面前也不愿多谈。

    “只可惜崔逢死了。”白漫呢喃。

    柳濡逸继续道:“据崔大爷口供,崔逢几年前孤身去了京城闯荡,直到最近才回了西郊。一回来便给崔大爷带了一小匣子金元宝。

    崔大爷大喜,等冷静下来便觉这金子来历不正,几番追问,也只从崔逢口中得知他加入了一个京城势力。

    平时只是进出一些赌坊、茶肆,好吃好喝,只需打听一些交代的事情。而有时便会被派出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也就是说崔逢这次也只是受人所雇?”白漫问道。

    柳濡逸点头:“崔逢与周老之前并无交集。”

    “那到底是谁要杀周老?”白漫又道。

    柳濡逸摇头:“现在已是死无对证。”

    白漫沉默,好似一切线索因这崔逢的死而告一段落。

    想了想白漫从布袋里掏出那两张画像,抖开,对着程陌昀和柳濡逸道:“这画像上的人,你们俩是不是都认识。”

    两人没有否认,柳濡逸只是拿起了茶杯轻饮。

    白漫见柳濡逸的态度,也只他是不会告诉自己了,当下对程陌昀道:“这两人会不会就是雇佣崔逢杀了周老的人,上次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程陌昀朝白漫伸出手来,白漫将两张画像递了过去。

    程陌昀细细打量,眼底有些光彩蕴出,道:“这是你画的?”

    “怎么样?很像吧。”白漫有些自得。

    “恩,很像。”程陌昀点头,难得赞赏的看了白漫一眼。

    白漫莞尔。

    就见程陌昀手一紧,将两张纸揉成一团,置于一边的茶杯里,片刻间画纸上的墨水就渗出。

    “你…”白漫瞪大了双眼:“你做什么?”

    “我只是告诉你,这两人不是杀周老的凶手,往后你也休要再画这两人。”程陌昀淡淡道。

    “为什么?”白漫脱口而出。

    “不为什么,你照做便是。”程陌昀起身。

    白漫虽觉恼怒,可冷静一下一想,他们两人均如此态度,不想让她知道那画像上两人的身份。这就说明那两人或许对她来说太过危险。

    或者他们都觉得不知道是对她好。

    白漫也知好奇害死猫。有些事不是她能深究的。

    于是乎,白漫点头:“你确定没有骗我?”

    “没有。”程陌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你是人间荒唐一场〕〔穿越晚清〕〔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一号秘书:陆一伟〕〔足球上帝。〕〔勾引情敌我是专业〕〔娇妻狠大牌:别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