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69章 老脸一红 (加更4)
    待一回头,他们才发现面前站着的是程陌昀。

    “陌昀哥哥,你轻点,别被发现了…”池葭葭连忙将向前走了几步的程陌昀拉了回来。

    “他们…”

    程陌昀只说了两个字,就站在原地不动。

    目光所及,只看到柳濡逸的背影,而他怀里抱着的人虽然他看不清面容,但是从衣饰打扮上来看,不难看出,正是白漫。

    原来,他们…

    程陌昀的手不知不觉紧握成拳,半响,松开,转身离去。

    “嗳,漫姐姐哭了!”耳边传来池葭葭的惊呼。

    程陌昀的脚步就是一顿,随后转身走了出来。

    白漫冷静了下来,对着柳濡逸笑笑:“不好意思,我失礼了。”

    脸上有些冰凉,白漫才惊觉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柳濡逸取出一块帕子:“那崔逢…”

    突然,柳濡逸察觉到有人正往他这个方向行来,当下转身,就见一只拳头迎面而来。

    柳濡逸当即侧身避过,同时也带着白漫一闪。

    毫无准备的白漫被柳濡逸突然带得一个趔趄,整个人往后倒去。

    “啊!”

    白漫惊呼,伸出去的两只手在半空中乱甩。

    一只手拉住了白漫的将她拉了回来,白漫的视线里就出现了程陌昀。

    他看到白漫的样子微微蹙眉,随后另一只手继续向柳濡逸招呼。

    柳濡逸也不甘示弱,侧身避过,双手交叉胸前,挡下一击。随之扣下程陌昀的手,另一手握拳向前打来。

    程陌昀后仰身子,同时将白漫带得一退。

    “他们在做什么?”

    围观的三人中,池葭葭好奇道:“跳舞么?”

    阿森差点翻了一个白眼,没看到他家少爷和那世子爷打的不可开交么?

    “这世子爷还真是不讲理,怎么说出手就出手。不就是仗着他爹是王爷么?”

    他们家少爷的爹还是国舅爷呢!阿森愤愤不平。

    却不想,身边的洛石闷闷的应了一声。

    得到肯定,池葭葭拍手鼓掌:“跳的好好看。”

    白漫只觉天旋地转,一下子被推开老远,一下子后背被人按下,听的上方传来交手的声音。

    脚下仿若踩在一团棉花上,还没站稳就又移位。

    “停下来!”

    白漫喊了一声,下一刻手一松,她觉得自己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两侧均有风声呼呼响过。

    眼花缭乱之间,两手均被人反手握着,而闯入眼帘的是近在咫尺的一丛青草。

    天啊,她这如花似玉的脸险些就砸在地上了。

    背在身后的两只手同时传来力道,白漫的身子立即被拉了起来。

    还未站定,程陌昀和柳濡逸又是一番你来我往。

    直到‘咔擦’一声从白漫的脚环传来脆响。

    白漫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你们两个混蛋!”

    白漫痛的泪雨直下。

    “白漫!”

    “漫姑娘!”

    程陌昀和柳濡逸这才停下手来,急上来来扶。

    “啊,都别碰我!”白漫尖叫一声,脚下传来一声钻心疼,这回真是泪如雨下,嚎啕大哭。

    不远处的山道上,几个过路的百姓听得悲戚:“诶,这闺女真是孝顺,这人死不能复生啊……”

    ……

    果然,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再一次请了大夫的白漫暗自气闷。

    “姑娘啊,你这旧伤还没好齐全,怎么这么不小心。”老大夫摸了一把自己花白的胡须道。

    白漫点点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大夫,那我漫姐姐的脚伤现在如何?”凑在一边的池葭葭问道。

    洛石一脸紧张的看向大夫。

    “所幸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旧伤未愈再添新伤,往后半月这只脚可不能再沾地了。”

    大夫来到一边的桌子上,取过纸笔开始书写,道:“老夫给你再开点膏药,熬好了记得敷。”

    半月?

    白漫跨了脸,却不忘对大夫道了谢。

    片刻之后,客栈的房门被打开,洛石跟着老大夫出去取药。

    一个人走了进来,白漫看到来人,翻了个身背对着大门。

    池葭葭捂着嘴偷笑,随后道:“我给漫姐姐拿点东西吃。”转身就跑出了房门。

    “怎么,有人探访,你也能睡得着?”程陌昀走近几步,径直坐在了床沿上。

    随后白漫感觉有人在动她的脚环。

    ‘嘶!’

    “你没看到我受伤了么?还动什么动?”白漫转过头来,没好气的道。

    程陌昀的视线从她脚环处移到了她的脸上,盯了许久,直到白漫觉得毛骨茸然,才道:“你哭起来的样子还真丑。”

    什么?

    白漫瞳孔微放,直起身来,指着自己:“你说我丑?”

    程陌昀道:“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丑?”

    一股邪火又从脑后窜了上来:“哼,我不说倾国之貌,可好歹也是小家碧玉,温婉可人。”

    闻言,程陌昀忍俊不禁:“温婉?可人?你?”

    “难道不是么?”白漫被质疑的有些气弱。

    不过说到哭,白漫想到之前在山上毫无形象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只觉来脸一红,还真丢人。

    尤其现在还被人嘲讽。

    这也算白漫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哭,不过,她哭起来真的有那么丑?

    程陌昀没有回话。

    白漫睨了程陌昀一眼:“知道你是京城第一风流世子,貌似潘安,风姿倜傥。我这等民女自然是丑得不容入目,所以世子爷您还是出门左拐,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白漫扯着嘴角,面上挂着笑,伸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你赶我走?”程陌昀沉了脸。

    白漫心头咯噔微颤,咽了下口水,道:“哪能?只是你一个男子呆在我的房间恐怕不妥,还请世子爷莫要为难民女才是。”

    程陌昀凑近白漫,白漫连忙双手在面前一竖,做了防备的姿势。

    不想,程陌昀只是越过白漫,从床里扯出一条被子,将白漫的肩膀向后一按,白漫就倒回了床板上。

    下一刻,被子就整个兜头盖住了白漫的全身,连脑袋也不放过。

    白漫再掀开被子,露出脑袋时,就见程陌昀已经转身朝门的方向走去。

    见此,白漫不由得身体放松了下来,道:“记得把门带上。多谢世子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终极全能兵王〕〔高维穿梭者〕〔佛系玄师的日常〕〔斗鱼之死亡主播〕〔我的老婆是大佬〕〔娇妻狠大牌:别闹〕〔高冷校草,别惹我〕〔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