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朕本红妆:皇叔,〕〔火影神树之果在异〕〔如果还能这样爱你〕〔第九圣〕〔破系统〕〔继承者的大牌秘妻〕〔女总裁的全能兵王〕〔灌篮之翔阳斗魂〕〔网游之我是神〕〔抢个总裁当爹地〕〔我的老婆是吃鸡大〕〔假如《五三》有生〕〔隐婚娇妻:老公,〕〔战神联盟穿越之宇〕〔极品狂妃:诡医至〕〔无敌之界面灾星〕〔股神传奇〕〔全球资源霸主〕〔蜜枕甜妻:老公,〕〔民国之小兵传奇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66章 官逼民反(求首订)
    洛石一手一个拍开挡道的人,很快就跑到了白漫所在的水井旁。

    “小姐,你没事吧?”

    身后跟着过来的池葭葭小心的拍了拍胸口:“漫姐姐,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来,你们坐!”白漫蹭开,让出了水井盖。

    两人依言坐下。

    “你们怎么把他带来了?”

    白漫看了一眼人群中央显目的程陌昀,接着看向朝着石桩升步步紧逼的柳濡逸。

    “我们听说葵山县衙召集了好多的壮丁充当衙役,来了西郊。说是平息暴乱…”池葭葭撇过脑袋,避开一只不知哪里飞来的鞋子。

    “不是衙役,是洛门镖局的壮丁。”洛石闷闷的道。

    嗯?

    白漫觉得意外,略一想又觉得情理之中,谁让如今的洛门镖局当家人是石和锦呢。

    难怪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石桩升能带这么多人来。

    “啊!”池葭葭转头间大叫了一声:“漫姐姐,这里还死了人!”

    “小心,别靠近他。他是中毒身亡的。”白漫提醒道。

    “漫姐姐,那他身边的老伯口吐白沫了!”池葭葭又道。

    “什么?”白漫连忙转身,对洛石道:“扶我过去!”

    带好手套的白漫将那崔大爷从崔逢的尸体上搬了开来,让他整个人正面仰天倒着。

    “呼!他只是急火攻心,晕过去了。”白漫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这崔大爷也被崔逢身上的毒传染了。

    随之白漫在崔大爷的人中位置掐了掐,给他喂了一颗清心丸,让洛石取了一点清水给他喂下。

    看到崔大爷缓和下来的面部,白漫道:“先让他在这里躺会,等下就能醒了。”

    “我打死你这个狗腿子…”

    常六和一个衙役扑在了一处,两人就在水井旁打得火热,差点压到一边的崔大爷,被洛石一掌推了开去。

    两人都摔了个大马哈,爬起来吃惊的看了洛石一眼,洛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明明在他们两个男人看来还算娇小的身子,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这姑娘是吃什么长大的?

    顾不了这么多,常六和衙役又扑在了一处,你掐我我掐你,翻滚着厮打起来。

    而等白漫这边忙完,耳边就传来了池葭葭的呐喊声。

    但见池葭葭站在水井盖上,手中挥舞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枯树枝,嘴里喊道:“陌昀哥哥,打得好!”

    “濡逸表哥,踹他,对打他的脑袋!”

    看得兴起,还激动的手舞足蹈起来。

    白漫嘴角微抽,挪回了水井盖上,将池葭葭拉得坐了下来:“葭葭,你这样,太遭人恨了。”

    池葭葭因兴奋涨红了小脸:“可是陌昀哥哥和濡逸表哥他们好厉害啊!”

    闻言,白漫也坐在一边观看起来。

    但见场中柳濡逸和程陌昀分立空地两边。两人的周围都空了一圈。

    而两人的中间是一群衙役,呃,应该说是镖局里的壮丁。

    他们早已是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零零碎碎的挂在身上。举着衙刀互相背靠着背围成一圈,畏畏缩缩既不敢再冲向程陌昀,也不敢靠近柳濡逸。

    白漫笑了,这哪里是一群人打两人。

    分明是两夫当关,万夫莫开。

    百姓们见此,气势大涨。

    举着锄头的壮汉们将衙役们手里的衙刀一个个挑落。

    妇人们两三人一伙就围住了手里没了武器的衙役,又是挠又是咬,使出了浑身解数。让几个衙役面目全非,疼的嗷嗷直叫。

    而西郊的孩童们手里也没闲着,躲在远远的地方,手拿弹弓,面前摆放着小篮子。小石子,臭鸡蛋纷纷砸向了空地上的衙役们。

    太惨了!这局势一面倒呢…

    水井四周到处打的不可开交,白漫三人坐着看得目不暇接。

    白漫道:“素来民不与官斗,可真惹急了,兔子也能咬人。”

    “洛石姐,瓜子呐?”池葭葭伸出了一只手,脑袋却不舍得转过来,生怕错过什么精彩之处。

    闻言,洛石从布袋里掏出一把:“给!”

    白漫:……

    那边的石桩升心中大骇,脚下不稳摔在了地上。

    柳濡逸上前,挡开章虎的衙刀,将其一脚踹翻,来到石桩升面前:“石桩升,这顶乌纱帽,你不配。”说着一剑划向了他的脑袋。

    银芒一闪。

    石桩升发出了一阵惨绝人寰的喊叫声。惊得边上歪脖子大树上的鸟儿展翅高飞。

    半响,石桩升预想中的疼痛没有来,才睁开眼睛,慌乱的摸了摸脑袋,发现他的项上人头还在,大松了一口气。

    ‘啪嗒’一物滴落在了他的脑门上,石桩升一抹。

    “鸟屎,呕……”

    顾不得擦拭,石桩升连忙伸手将地上断成两截的乌纱帽捧了起来,胡乱的扣回自己的脑袋上,神情慌乱:“不,这乌纱帽本官带的好好的……好好的!“

    看向柳濡逸,石桩升目露凶光:“你们谁也别想抢走。章虎,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杀啊!”

    “是!”章虎继续跃跃欲试,再次冲了上来。

    柳濡逸提剑相挡,几下就在章虎身上划出了好几道口子。

    章虎连退数步,险些栽倒。鲜血顺着身子流淌下来,很是渗人。

    石桩升被章虎的样子吓了一跳,跑到一边的板车底下躲了起来。

    “全都住手!你们若是还要跟着石桩升与朝廷做对,那他就是你们的下场!”

    柳濡逸挑剑就划向了章虎的手腕。

    一道血箭喷涌而出,衙刀应声而落,章虎捂着血流不止的手腕,摔在地上惨叫不已。

    穿着衙役服的男人们都吓了一跳,停在原地,许多都迟疑着不知所措。

    “别听他瞎说!你们今日已经得罪了他,等他活着出去,就是你们的死期!”板车底下的石桩升不死心,扯着嗓子大吼了一声。

    “弟兄们,快,快杀了他!”躺在地上的章虎痛的面色酱紫,愤恨的瞪着柳濡逸,还不忘下着命令。

    “杀,杀啊!”

    一个年轻衙役当即冲了出来,跑了半响却发现身边没有人跟上来,猛然刹住了脚,回头道:“你,你们……”

    剩下的衙役们早已失了斗志,纷纷放下的衙刀。

    被杜年偷偷松绑了的李岗跑了出来,将手里的衙刀往地上一抛,人就笔直的跪了下来:“司直大人,饶命,我们都是受石大人所使,并不是真心要与大人为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红楼]宝玉是个假〕〔娇妻狠大牌:别闹〕〔年少当自强〕〔妖禁〕〔阴间超市〕〔邪王专宠:傲娇女〕〔宝贝,我又想你了〕〔传奇道士修仙传〕〔奴婢知错:战神王〕〔网游之巅峰职业〕〔龙剑仙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