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55章 震一震
    “大姐,放心。”石桩升将手拢在嘴边,清咳一声,一本正经道:“今日查的不仅是你这一家镖局,而是整个葵山武行。旁人多半也只觉得是衙门例行公事。绝对不会影响洛门镖局的名声,更不会影响到你们的生意……”

    又是一番好说歹说,才总算让石和锦缓了脸色,不再追究。

    “这可是你说的…”洛门镖局虽比不上这当官的有权有势,可想她石和锦在葵山也不是小鱼小虾:“我若跺跺脚,也能让整个葵山震一震!”石和锦没好气道。

    “是是,绝对出不了事。咱们姐弟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个!”

    “丑话说在前头,出了事,别怪我不念姐弟之情。”石和锦斜了他一眼。

    “只要为弟我还是葵山县令一天,就不会让人动你镖局分毫…”石桩升又是发誓又是保证,才让石和锦心满意足地起身。

    石桩升暗舒一口气,亲自相送。

    石和锦一边向外走,嘴里还喋喋地念叨着,经过白漫身边的时候,许是察觉到白漫毫不遮掩的目光,当即喝道:“死丫头,看什么看!信不信挖了你的眼!”

    白漫故作掏了掏耳朵:“聒噪。”

    “呵!看我不好好教训你。”石和锦在衙门不好发作也就罢了,眼前一个丫头她还不是想捏死就捏死,憋着的一口怒气也似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当下伸手朝白漫扑来。

    疾风赫赫,说时迟那时快,白漫身子一蹲,让石和锦扑了个空。

    “还敢躲?”石和锦返身,不敢置信的看了白漫一眼,再次追来:“给我站住!”

    白漫笑着道:“你说站住就站住呀。”

    “使不得,使不得!”石桩升急的团团转。

    白漫虽不会武,可好在行动敏捷,围着石桩升里左躲右闪,绕着圈一次次避开石和锦。

    老鹰捉小鸡?白漫被自己逗笑。

    石和锦气闷不已:“还敢笑?老娘好歹在镖局里待了些年,还能抓不到你个死丫头?”

    见石和锦卯足了劲挥过手来,白漫矮身避过,再次绕到了石桩升身后。

    ‘啪’的一声,避之不及的石桩升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打的嗷嗷直叫。

    好险!

    白漫从石桩升背后探出头来:“老大娘你本事可真不小,连县令大人都敢打?”

    石和锦也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去揉石桩升的脸。这时听了白漫的话,眼中怒意更盛:“老大娘?你敢说我老?”再次扑了过来。

    白漫推开石桩升,侧身避过石和锦,脚下突然一伸。

    石和锦来势汹汹,脚下一绊顿失平衡,正面朝下狠摔在地,扬起一阵尘土飞扬。

    衙门里响起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引得路过的百姓们翘首以望。

    白漫摸了摸鼻子,笑吟吟道:“老大娘,何为葵山震一震?我可算见识到了。好了,戏也看够了,那就恕不奉陪了。”

    朝着师爷和捂着脸的石桩升挥挥手,白漫转身离去。

    “死丫头!哎哟,你们两个死人啊,你还傻愣着做什么?快扶我起来。”

    院子里一通忙乱。

    爬起来的石和锦捂着腰不住哀嚎,头发乱了面上脏了,手镯更是碎了一地,好不狼狈。

    呸了一声,石和锦冲门外的衙役怒喝:“抓住那个死丫头,别让她跑了,老娘今天非拔了她的皮!”

    “不可啊,大姐,那是南宫家的小姐!”石桩升捂着脸却在头疼。

    他这姐姐从前也是个温柔似水的女子,可自打嫁入洛家之后,脾气变得越发彪悍。如今成了洛门镖局的当家人,更是不将寻常人放在眼里。可那南宫家,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惹的?

    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原则,石桩升又是一番利弊解释。

    “南宫家?”石和锦听完先是一顿,随后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呼上了石桩升的脑袋上:“糊弄谁呢?南宫家哪里来的小姐?”

    “可她说…”

    “南宫家上一个小姐都四十好几了,双生子都快及冠了,哪里还蹦出这么大个小姐?”来洛家镖局走镖的,都是这十里八乡的富贵人家,石和锦对此自然是了如指掌。

    “好像……”石桩升回忆,的确只听说南宫家的少爷,这小姐?

    石和锦气乐了,咆哮:“你看看方才那个丫头片子,是穿金了还是戴银了?哪里看起来像是南宫家的小姐了?”

    “啊?”石桩升被喉得一愣,连忙对衙役喊道:“还站着做什么?追啊!”

    两个衙役得令,连忙追出门去,衙门外的百姓们顿作鸟兽散。如此一来,衙门前的大道空旷无比,哪里还有白漫的影子?

    半个时辰后,独自走在去往西郊路上的白漫,正在思索着这案子几个疑点。

    她总觉得从周老尸体上的伤痕来看,那凶器未必是重剑。

    试想在葵山这样的小地方走动,寻常人带把佩剑都能让百姓们避之不及,更何况是一柄重剑,必然能引起百姓们的注意。

    去铁匠铺盘查过的衙役们回报,这些年打过剑器的都屈指可数,更不用说是重剑了。

    如果凶手是从外面带来的重剑,进入葵山没有引得外人注意,多半是夹带私藏。杀个人用这样的重剑,这凶手的身份定然不寻常。

    可若不是重剑,还有什么利器是那种形状,能造成那样的伤口?

    还有那个随从,白漫觉得就算他本人没有动手杀人,也不能排除他的嫌疑,他完全有可能买凶杀人。周老带他来了西郊,为何他一走,这凶手就来了?

    周老这样安稳了十几年的人,能得罪了什么人,要置他于死地?

    所以说,她还是觉得那随从得到了铁盒里的东西,杀人灭口的可能性很大。

    这时,草丛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拉回了白漫的思绪。

    白漫警惕的望着那处草丛,声响还在继续,低喝一声:“谁?给我出来!”

    与此同时,白漫蹲下,在地上抓了一把石子丢了过去。

    伴随着石子落地声传来,草丛里也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叫唤:“哎哟!”

    白漫心中一凛,抓了一把沙土背在身后,就见草丛被拨开两边,从里面钻出一邋里邋遢的人来。

    白漫吓了一跳,看清了那脸才松了一口气。

    “常六?”白漫狐疑道。

    “嗳,嗳,是小的。姑娘您可别砸了。”常六捂着脑门苦哈哈的道。

    白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