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50章 脚印
    王麻子手臂上的伤口不深,只不过昨日被那具尸体吓得不轻,精神不佳,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

    柳濡逸出了院子,开口道:“你将昨日发生的事,详详细细说来。”

    柳濡逸虽然看着不过弱冠之年,还带着少年的些许稚嫩,可他在达官显贵遍地的京城长大,浑身上下的气势浑然天成,此刻可谓是不怒而威。

    王麻子一哆嗦,道:“…小的对这附近很是熟悉,为了甩开那人,在这些小巷里转了几圈。可那人穷追不舍,小就跑进了这院子。只是,小的刚到这门口,后面那人就刺了小人一剑…”

    “之后呢?”

    “之后小的就晕过了去,再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官差大人们……”王麻子紧张的摇头:“那死人跟小的没关系,小的可没有杀人。”

    “瞎废什么话…谁说你杀人了!”章虎踹了王麻子一脚,王麻子吃痛又是一阵哀嚎。

    “章捕头,我们少爷在查案的时候,无需你动手。”阿森叱道。

    “是是。”章虎退到一边。

    “你可有见到是谁杀了人?可是提剑追你的那人?”柳濡逸继续问道。

    确信官差并非指认他是凶手,王麻子一颗心放下了不少,说话也轻松了起来:“呃…不是,那人紧跟小的进来的,小的倒下去的时候,余光中感觉那里有一团黑影。随之望过去,看到了死,死人,这才被吓晕过去了。”

    有了王麻子的口供,程陌昀这凶手的嫌疑便是排除了。

    这也让章虎等人松了一口气,好歹不是牵扯了世子爷,不然他们葵山衙门上下恐怕就没好日子过了。

    再多的,王麻子也是一问三不知了。柳濡逸挥挥手让衙役将他带到院子里候着。

    屋里的白漫指着半块脚印对杜年道:“这,这,把这个拓印下来。”

    杜年不解:“姑娘,这半块脚印其实没什么用。丈量不出脚长。”

    这时,柳濡逸已经走了进来,打量了那个脚印一眼,当下道:“听她的,将其拓印下来,还有再找找有没有跟这个脚印底纹相同的。”

    “少爷,那是凶手的脚印?”阿森蹲下打量,随即疑惑道:“没什么特别的,这地上不到处都是这样的脚印么?”

    柳濡逸道:“阿森,你好歹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

    阿森苦着脸,看向白漫:“姑娘,你快告诉我吧,不然我家少爷要把我踢出去了。”

    白漫莞尔。

    “这些脚印的底纹都各有不同。我方才看过了,衙役们穿的都是平底官靴,底部厚实且平整。”白漫指着几处脚印:“就像这些。”

    阿森当下抬起自己的一只脚,却因为蹲着抬脚不便,整个人摔坐了下去,索性就坐在地上捧着自己的鞋底打量:“这么说来,我的鞋底倒是有几条横条纹路。”随即在地上找了几下:“就门口这几个是我的。”

    白漫点头:“而柳公子的靴子质地较好,底部绵软,再加上你家公子清瘦,这脚印不会太深。”

    闻言,柳濡逸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身材,身姿修长,这算不得清瘦吧?

    “剩下就只有一种脚印了,平底布鞋。大多干活计的百姓人家买的都是这种,呃,鞋底粗糙,底纹不一,有助防滑。”

    当然防滑是说的好听,因为平底布鞋大多都是百姓自家纳的,是以做工不一,有些坑坑洼洼很是正常。

    而就算是在成鞋铺里买的,鞋底也不可能每一双都一致。毕竟还都是纯手工做出来的。

    “原来一个鞋底还有这么多讲究,只是这平底鞋多半是周老的?姑娘这半只脚印又有何用?”阿森不解。

    白漫起身,指着这半只脚印和血渍的距离,道:“当时的周老既然是站在此处,那么不管是剑,是刀,凶手站的距离就相隔这么远。”白漫伸手在地上环形一周,:“这范围内出现的脚印就只有那半只是平底布鞋,虽是半只,却也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

    阿森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漫姑娘你可真厉害。”

    “可别,你们家公子才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白漫笑看柳濡逸,显然这家伙成为司直是有真材实料的,而她不过是跟着池睿办案的时候学到了一些皮毛。

    柳濡逸淡笑,原来女子也可以有这种聪慧且不添乱的。

    阿森对这脚印起了兴趣,不多时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咦?那这桌子底下的脚印,少爷,你方才坐这里了?”

    柳濡逸却已走到窗口向外望去,并没有理会他。倒是杜年捧着拓纸走了过去,在那处比对了一下,道:“这脚印比大人的要大上半个号。”

    “看起来也不是你们的,先拓下来,拓下来。”阿森又钻到别的地方去查看。

    “章虎。”

    章虎连忙上前:“大人有何吩咐?”

    “你带人上院墙看看,墙外也是。”柳濡逸顺着窗口的方向,指着临近的一堵墙。

    “你怀疑凶手是从跳窗逃走的?”白漫凑到窗边,看了看满是灰尘的窗沿。

    柳濡逸摇头:“还未可知。如你之前所说,你进来的时候,那周老的尸体还在渗血,这就说明凶手刚离去不久…”

    说着一顿,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疾步走到屋外,对跪在院子里的王麻子道:“你是如何进入这院子的?”

    王麻子急忙道:“小的就是走进来的,那时候这院门微敞,小的没有多想就钻进来了。”

    “微敞?”柳濡逸神情复杂。

    “是,不然小的急着跑,哪有时间来开门。”王麻子说着又疑惑道:“只是小的刚从隔壁小院跑出来的时候,记得这院子还是关着的…”

    “关着!你确定?”柳濡逸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王麻子吓了一跳,眼睛快速转了转,才肯定道:“小的肯定,小的记得刚从院里跑出来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踹到离那道门很近,当时那院子大门紧闭。小的绕了一圈回来,这门就开着了,小的就一头钻了进去。”

    屋里的白漫也听得仔细,想起当时王麻子险些撞上她,随后被洛石一脚踹开。只是当时她被突然出现的程陌昀扰了心神,倒是没有注意到那扇门的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