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44章 皇亲国戚
    白漫再一睁眼,天已是大亮,这回她是被饿醒的。算起来已经有好两顿没吃了,肚子都已经没力气叫唤了。

    难怪她做梦一直梦到那么多好吃的,云吞馒头、栗子蒸饺……不想了,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白漫摸了摸嘴角,黏糊糊的,真有口水!当下坐了起来,迅速的擦了擦。眼睛缓缓的下移,落在留下一滩明显印痕的裤腿上。

    她,怎么又爬上来了?还睡的这么死。

    “咳咳!”白漫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对着依旧是昨晚那个姿势的程陌昀挥挥手道:“早啊。”

    早已醒来的程陌昀再次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这回白漫倒是什么都没说,对着他的腿捶了几下。

    看在她枕了许久的份上。

    牢房外传来钥匙响动门房大开的声音,原本安静的周围立即嘈杂起来。

    “…开饭了开饭了…”

    “…放我出去…”

    “…冤枉啊大人…”

    ‘砰砰’木棍击打木栏的声音,有狱卒大喝道:“闭嘴,都吵什么!再吵让你们屁股开花。”

    好似有几个木盆丢下的声音,接着是哄抢声,一片嘈杂。

    狱卒到白漫这个牢房面前时,流里流气的说了声:“哟,兄弟不错嘛,你这坐牢还有美人陪着,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狱卒说完引得牢房里一阵口哨声和不堪的调笑声。

    “胡说八道什么,你们大人呢?”白漫起身问道。

    “小娘子,你找大人做什么?难不成是想给大人暖被窝…唉哟!”伴随着一个物件‘咣当’落地,衙役捂着额头惨叫一声。

    “谁!非扒了你的皮……”狱卒捂着脑袋不住的叫嚷起来。

    “你丢的什么?”白漫问了程陌昀一句,随即快步走到门口,哇,金牌!

    白漫当即蹲下,歪着脑袋看着地上那一块金牌上的字:“瑾…”

    瑾什么?距离有点远看不清楚,于是伸着手努力的想要去够那块硕大的金牌。

    “臭小子是你!”狱卒怒气冲冲就要打开房门。

    程陌昀沉声道:“拿着它去让你们县令过来,晚一步要你的脑袋!”

    “嘿,你这……”狱卒开门的动作一顿,才看到方才砸他脑袋的是一块金灿灿的令牌。

    要说这狱卒别的没见识,但是对于朝廷这些个身份象征的令牌可是知之甚详,当下吓得浑身一哆嗦:“大人饶命!”

    “还不快去!”程陌昀又道。

    “是是是!”狱卒连忙捧着金牌健步如飞的跑了出去,半道上还重重的绊了一跤,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牢房边,白漫的手还伸在外面,保持着蹲趴的姿势,半响囔囔了一句:“我的金牌!”

    程陌昀嗤笑一声。

    白漫连忙收回了姿势,恢复正常:“你那金牌到底是什么,这么管用?”

    “你想要?”程陌昀很好说话的样子。

    “嗯嗯嗯!”白漫连连点头,要是有这样一块金牌,回京城该好办了。

    程陌昀道:“下辈子投个好胎!”

    白漫脸一僵:“呸,稀罕!”

    不想再看程陌昀,白漫转过身子遥望着牢房的尽头,手指在地上画了一个圈:皇亲国戚了不起啊!

    不过片刻功夫,牢房的尽头传来一阵哄跑的声音。

    “大人您慢点!”

    “…大人您的鞋,掉了!”

    “闪开闪开!”

    白漫侧着脑袋瞅着由远跑近的一群人。为首的县令四十少许,微微有些发福的身子让他跑起来并不利索,捧着自己的乌纱帽不断的擦拭着满头的大汗,身后呼啦啦的跟着有一群衙役。

    呼啦啦一群人在白漫眼前径直冲了过去。

    身后传来方才的狱卒的声音:“大人,在这在这!”

    又是紧急停步,你撞我我撞你的一顿嘈杂,接着那县令挤出人群来到此处,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就已‘扑通’一声拜倒在地,不住的山呼:“小的拜见世子爷,世子爷万福金安!”

    “…世子爷饶命啊,小的不知世子爷驾到,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世子!

    白漫咽了下口水,虽知那块金牌和皇家贴了边,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身份!

    “你真是世子?”白漫转头脱口而出。

    “怎么,不像?”

    白漫语噎,这德性倒是像极了。

    程陌昀这个身份,白漫不知道,池府的几个姐妹也不清楚。

    当初白漫第一次见他,是在进入池府的半年后。只是听池府上下都道是个表少爷。而池蓁蓁曾给她介绍过,程陌昀的母亲是京城的贵夫人,是柳稚年少的手帕交,是以程陌昀也是一直唤柳稚为姨母。

    至于程陌昀的其他事情,柳稚和池睿并没有多说,年少的她们也不在意。白漫后来因为讨厌根本没想过去了解他。

    只是让白漫没有想到,与柳稚情同姐妹的夫人竟然是个王妃!

    至于程陌昀他爹,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正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瑾贤王爷,因为大楚只有这么一个王爷。

    白漫默然的盯着程陌昀,这一刻感觉有一道金光打了在程陌昀的身上,令他烨烨生辉。

    恩,充满了金***惑!

    只听程陌昀开口道:“你是葵山县令?”

    “是是是,小的石桩升。”石县令又是俯身叩拜,完了突然对身边的章虎喝道:“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开门!”

    章虎也慌了手脚,连忙让一边的狱卒开门牢门。

    一阵哐当之后,牢门大开,却不见程陌昀起身。

    石县令急的额上冒了一阵虚汗,紧了紧手里的乌纱帽,关押了皇亲国戚,还是个世子爷,这随随便便都是个死罪,一想到此,他的脸色就已灰败。

    白漫却是起身了:“这门都开了,你还在那摆什么谱?”

    ‘嘶’跪着的有人倒吸一口气。

    敢这么跟世子爷说话?这姑娘不要命了吧?

    于是程陌昀动了。

    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朝牢门走来。

    白漫欣然,就要跨出牢门的时候后颈突然一紧,人就被提了回去。

    “你做什么?”

    白漫震惊的看着程陌昀大步跨出去,对地下的石县令道:“把她给我看好了。”

    “是是。”石县令连连点头。示意章虎上去锁门。

    章虎神色惋惜的看着白漫,看吧,得罪世子爷,哪里还有活路。

    “程陌昀,你什么意思!”白漫冲着他的背影喊道:“你快放我出去,你是世子你了不起啊!”

    只是程陌昀头也不回的离去。

    白漫见他真没打算放了自己,连忙又喊道:“世子爷,你厉害还不行么?你快放了我啊,好歹我们一起坐过牢,你不能翻脸不认人啊……”

    程陌昀嘴角微勾,脚下不停,消失在牢房的尽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终极全能兵王〕〔高维穿梭者〕〔佛系玄师的日常〕〔斗鱼之死亡主播〕〔我的老婆是大佬〕〔娇妻狠大牌:别闹〕〔高冷校草,别惹我〕〔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