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男神系统:楚〕〔三生悟道〕〔兽世奇缘:兽夫太〕〔星际三国英雄传〕〔都市修罗医圣〕〔重生之现代巫妖王〕〔花开花落又一年〕〔九号店铺:妖的生〕〔逆天龙祖〕〔神梵世界〕〔都市全能花少〕〔魂宋〕〔最强女将之夫君有〕〔修破玄尊〕〔快穿之反派boss请〕〔宝藏烽烟〕〔闪烁的青春〕〔天界打工皇帝〕〔重生之都市妖祖〕〔战神独宠绝色夫人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14章 接风
    “少,少爷……不敢,不敢。”阿森连连摇头。他可不敢想自己少爷当街搬着浴桶是什么样子!

    “如此说来,这位青铜小兄弟也是耐力十足!”柳濡逸转头看向身边的秦骏丰,道:“方才还听你说,这小兄弟并非衙门中人,而是池府的下人?”

    “没错。只要是池府的人在衙门有需要的时候,都会来帮忙。”秦骏丰意有所指:“所以不光是他,就连漫姑娘也是如此。”

    “原来如此,阿森,你听到了么?你这也算是替府衙办事,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柳濡逸伸手敲了敲面前的浴桶。

    “少爷,你说的对……”阿森苦着脸继续搬运。

    只是入了衙门之后,几人才从李师爷那里得知,有人看到绸缎庄的梁炜连夜离开了石阚,知府大人已经派人前去捉拿。

    “天色已晚,几位还是先行回府,待那梁炜缉拿归案,再行定夺。”李师爷拿着一把折纸扇,轻摆微风。

    这梁炜为何在这节骨眼上离开石阚,难道是畏罪潜逃?

    白漫和洛石先行离开了府衙,而柳濡逸和阿森在她们身后,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见白漫一会蹙眉,一会恍然,洛石出声道:“小姐,我肚子饿了。”

    白漫回神,道:“吃完了?”

    洛石摇头,从一侧举起几包零嘴:“这些是留给几位小姐的。”

    “那我们快些回去,带你去吃大餐!”白漫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柳濡逸。

    “小姐,什么大餐?”洛石跟着白漫加快速度离去。

    “少爷,你不会是真的要在这石阚久住吧?”阿森苦着脸揉着自己的胳膊。

    “有何不可?”柳濡逸漫步而行:“左右现在没有公务在身。”

    “可老爷说过不让你再去查案啊,好不容易放你来江南游玩,你怎么又凑到府衙里来了。”阿森嘀咕道:“要是被老爷知道,可得打断我的腿!”

    “你何时看到我在查案了?”柳濡逸神情淡淡:“这石阚的案件自有池大人审理,没有大理寺调令,我就算在这,也无权干涉。”

    “可你不是……”

    “阿森,你只需知道我在这里,只不过是游山玩水,跟着衙役也不过是观摩一二。”柳濡逸大步向前行去。

    “少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阿森无奈道,暗自在心中下了一盘赌局,他赌少爷这话撑不过三天。

    ……

    天幕微暗,傍晚已至。

    石阚前院,灯火通明。

    “几位小姐,前厅开席了,老爷让你们入席。”院外传来青铜的声音。

    “知道了,你去回禀老爷,就说小姐们一会就到。”若水回复,随即转身来到一间闺房:“大小姐,您可动身了?”

    池蓁蓁一身烟紫色双襟罗裙,面容秀美,妆容精致,额间带了一块蓝紫色的水滴吊饰,衬得天庭饱满莹润。

    “好了,只是葭葭这簪子还没合适的。”说着在首饰盒中翻翻捡捡。

    “姐姐,随便哪只都行,不过是去见一位京城来的表哥,又不是参加皇帝选妃。”池葭葭早就坐不住了。

    “不可胡说。”池蓁蓁轻叱一声:“正因为是去见表哥,我们才不能在初次相见之时就失礼。你可还记得你在第一次见陌昀表哥时出的洋相?”

    池葭葭脸色顿时一红:“我那不是年少无知嘛,姐姐你怎么还记得那茬?”

    见池葭葭总算老实了,池蓁蓁才将一串红玛瑙簪子插在她的发间,镜子里的池葭葭婴儿肥的脸蛋粉雕玉琢,正在对着镜子挤眉弄眼。

    池蓁蓁笑道:“豆蔻年华,配红色最相衬。”

    “大功告成!”池葭葭连忙起身就往外跑,迎面差点撞上一身月白色襦裙的白谚妤。

    “哇,谚妤姐姐,你可真好看!”

    池葭葭大赞一声,指着白谚妤耳朵上的琉璃耳坠道:“我见过许多石阚小姐们带过这种坠子,可她们都没谚妤姐姐带的好看。”

    白谚妤莞尔。

    “说吧,你这吹嘘拍马的,又想让我姐姐给你做什么?”白谚妤身后的白漫双手抱胸,一脸促狭。

    “漫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这回是真心实意的!”池葭葭笑嘻嘻的要去抓白漫。

    白漫转身就躲在了洛石的身后,一边阻挡着池葭葭,一边道:“难道这次我说的不对?你是转了性子?”

    “漫姐姐……”

    “好了,你们都别闹了!”池蓁蓁从房中出来,将一只玉簪插在静立一旁的白谚妤头上:“正好配谚妤妹妹这身素雅的装扮。”

    “这如何使得?我……”

    池蓁蓁打断白谚妤的话:“你啊,比我还小一岁,理应打扮打扮,不能花团锦簇那也得相得益彰。不然,你看白漫都学的每日素面朝天。”

    白漫无故中枪,眨眨眼睛很是无奈。

    “这……多谢姐姐。”白谚妤犹豫片刻,才接受了这一番美意。

    “我就不用了,没得让我弄丢了。”白漫看到了池蓁蓁手中多出来的一只青色鸾鸟簪子,那样漂亮的簪子,要是掉了她可是会心疼的。

    池蓁蓁近前来,不由分说的将它戴在白漫的头上:“这簪子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丢了就丢了。只是样式新颖,我觉得和你这身青衣正相配。你这丫头,比葭葭还懒散,平素就差束个马尾就出去了。”

    “嘻,漫姐姐,你还是老实带着吧。否则,我姐姐那里还有三千说词,总能让你哑口无言。”池葭葭挽起白漫的手臂,就转身向外行去。

    这次算是池府家宴,是以一切从简,她们也没有带丫鬟,只让若水跟着。

    到前厅的时候,池睿和柳濡逸相谈正欢。

    “不错,不错,贤侄有乃父之风。”池睿一身轻便的家常服,少了在府衙中的威严,多了一份平易近人。

    “姑父谬赞。”柳濡逸轻笑。

    “她们来了。”柳稚招呼着道:“濡逸啊,这是你的两个表妹,蓁蓁和葭葭。你们小时候还见过一面,可还记得?”

    “是么?”柳濡逸显然不记得这回事了。

    “女大十八变,我虽不记小时候见过两位表妹,只是我想这位是蓁蓁表妹,那边是葭葭表妹。”柳濡逸看了一眼为首的池蓁蓁和黏在白漫身边的池葭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官场之风起云涌〕〔穿越八零甜蜜蜜〕〔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韩娱之寻觅〕〔不熟〕〔闪开,迪迦开大了〕〔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