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夫人:你好,〕〔妖孽小神医〕〔皇女反攻计划〕〔极品乡村小电工〕〔陋俗之扎纸人〕〔捡个女神总裁当老〕〔无敌吞天诀〕〔都市至尊天帝〕〔诸天万界穿梭门〕〔妃倾天下:溺宠小〕〔家族修仙传〕〔超级仙农〕〔我是超级小明星〕〔风云1999〕〔无限同人之李越传〕〔世界资源霸主〕〔宠妻上瘾:劫个相〕〔轮回之大剑圣〕〔玄黄补天录〕〔组团穿越到晚明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5章.回报
    让白漫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的手抓着她腰间,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紧紧不放。

    如此一来,白漫身子越发下沉。

    “放,放手。混蛋!”白漫又被灌了好几口凉水。这种被河水淹没头顶的感觉,混沌和黑暗的来袭,让白漫顿感无助和彷徨。

    她今日出门,一定是没有看过黄道吉日,才会遭遇此劫!

    难不成是对她讹了十两银子的惩戒?若是如此,她真要悔的肠子都青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阿森急的团团转,他和少爷都是土生土长的京城北方人士。那里少有会水的,他们来之前,夫人还千叮咛万嘱咐,让少爷离这些大江河流远一些。

    没想到越是规避,这出事的几率就越大,少爷这才刚入石阚,就落了水。

    秦骏丰等人听到喊声疾奔而来。

    眼见着自家少爷在河中浮浮沉沉,就要支撑不住了。阿森心下一横,他就算死,也一定要将少爷救上来。刚一个纵身起跃,呃,在半空中被人拽了回来。

    “旱鸭子,还在添什么乱。”阿森只觉耳边划过这句话,人就已经被甩在身后的泥地里。力道之大,让他生生的趴在了泥地里,啃了一嘴的泥巴。

    “啊呸……”阿森哭丧着着脸,今天算是什么日子啊!

    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那带头的秦捕快和好几个衙役,已经跳入河,向自家少爷和那个姑娘那处游去。

    洛石已经游到了白漫的身边,想从身后勾住她的脖子,可却发现她沉重的怎么也拉不起来。只得努力的捧着她的脑袋,让她不被河水漫过。

    白漫趁着这空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感觉腰间的力量越来越弱。

    “洛,洛石,我后面……”白漫吃力的挤出几个字。

    洛石身子向下一沉,很快另一只手擒着一只肩膀浮出水面。

    白漫感觉肩膀一重,一颗脑袋耷拉在她的肩膀上。侧过首,一张俊颜近在咫尺,只不过这个公子哥好像有些神志不清了。

    洛石一人死死的拉着两人,可这河水涌动的力道实在是大,让她游动的越发吃力。

    自家小姐肯定是不能再吃水了,是以当洛石撑不住之时,另一只手就缓了片刻。眼见着那公子哥没水片刻,又再次将其提了起来。

    如此反复,白漫瞥见这公子哥噜咕噜咕的喝了几大口河水,也觉瘆得慌。只是她此刻身不由已,也根本无暇顾及此人。

    所幸,秦骏丰等人来的及时。不多时,白漫和柳濡逸都被扶上了岸。

    “少爷!少爷!你快醒醒,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阿森还如何活啊……”阿森看着昏迷不醒的柳濡逸,急的大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落了下来。

    “小姐!你没事吧!”洛石拍着白漫的后背。

    白漫咳嗽了许久,将肚里的水吐出来许多,总算缓过了气来,靠在洛石的肩膀上:“洛石,大恩大德,真是没齿难忘啊!”

    “小姐!”洛石见白漫没事,一把环抱了过来,力道之大,险些让白漫勒的过气。

    “好了,我没事了,别担心。”白漫轻轻拍着洛石的后背,安慰道。

    很快,阿森悸动的哭喊声引得白漫望了过去。

    浑身湿透的秦骏丰已经在做施救,却对着阿森摇摇头。

    阿森看到这个动作,整个人惊得呆滞了,哭喊声戛然而止。随即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嚎叫声:“少爷啊!你死得好惨啊!夫人要是知道了,该多伤心啊……”

    “死了?”白漫不敢置信,踉跄着挪了过去。

    待看清地上之人的脸色时,白漫突然喝道:“闭嘴!”

    吓得阿森一顿。

    “你少爷还有救,我只是让你别吵!”秦骏丰抽空说了一句。

    白漫见秦骏丰对着他的胸膛重重的挤压了几下,那公子哥就猛然喷出了一口河水:“咳咳!”

    “少爷!你还活着!”阿森连忙凑了过去。

    柳濡逸闭着眼没反应。

    见此,阿森面如土色:“我家少爷怎么还不醒来?他到底有没有事?”

    白漫打量了一眼,道:“你不若对他做个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是什么?”阿森望向她的目光亮的出奇:“只要能救我家少爷,上刀山下火海,阿森都在所不辞。”

    白漫嘴角浮笑:“就是嘴对嘴,对着你家少爷吹气,让他缓过这口气来。”

    “嘴对嘴!”阿森惊愕,随之望着自家少爷好看到惨绝人寰的俊颜,咽了下口水,不禁道:“你,你说的是真的,真的能救我们家少爷?”

    “有没有用,你试下就知道了。再不试,你家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白漫话未说完,就见阿森已经扑了过去低头,就朝着他家少爷的嘴啃去。

    白漫努力的憋着笑,双眼紧紧的盯着。

    秦骏丰在一侧忍俊不禁,无奈的瞥了白漫一眼。

    就在阿森的嘴就要触碰到他家少爷的时候,柳濡逸的眼睛唰的一下睁了开来,面前一张阿森越来越近的脸,以及他闭着眼撅着的嘴巴,吓得一个巴掌将其呼了开去。

    “哎哟喂……”阿森捂着自己的脸,回头就见自己的少爷正在用一种极其惊恐的眼神望着他。这眼神真的是啊森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从自家少爷这看到,那么震惊,那么惶恐,以及那么的恼怒……

    阿森被这眼神吓得呆在了原地。

    “哈哈……”白漫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太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点。”

    方才看到柳濡逸的样子,白漫就知道他已经没什么事了。也许只是脱力不想动弹,而方才那只不过是白漫想要给他的一点回报,只可惜功亏一篑。

    白漫笑过之后,对上一双隐忍怒火的眼睛。

    “你还好意思瞪我!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掉下河?”白漫拧了一把袖子上的水。

    柳濡逸吃力的坐了起来,发现衣襟上有一滩不明液体,让他的眉头锁得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蚊子。目光锐利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森。

    阿森咽下口水,脖子往后缩了缩,他家少爷素来爱洁,可以说已经到了一种苛刻的地步,别说如此狼狈的样子,就是脏了衣角都是少有。现在看到还挂在衣襟上的鼻涕,估计少爷此刻想要捏死他的心都有了。

    收回目光,柳濡逸望向白漫:“这位姑娘,我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你……”

    “对,我家少爷救你于危难,你竟然连死都还要拉一个垫背的,你这女人怎么如此心肠歹毒!”阿森连忙将炮火对准白漫,现在他只有和少爷同仇敌忾,才能减轻自己的罪过。

    “我的银子!”白漫却是先摸了一下腰间,方才得来了二十两早已在落水之后消失无踪。

    二十两银子啊!

    这回,她再看向柳濡逸的目光也是淬了火星苗子:“什么好心救我,要不是你,我根本就不会有此一遭。麻烦你在出手之前,先弄清楚别人在做什么!”

    “我……”

    “你什么你,今天算我倒霉,下次再遇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白漫气的冷哼一声,浑身湿漉漉,现在一刻都不想再这逗留,放下这句狠话,就在洛石的搀扶下,向大道那处行去。

    “漫姑娘,马车就在外面,你先回府,这里交给我。”身后传来秦骏丰的声音。

    白漫点点头,疾走离去。

    “她是池府的小姐?”柳濡逸出声问道。

    秦骏丰见柳濡逸晦暗不明的盯着白漫的背影,不禁摇摇头:“柳公子,你之前怕是真的误会了。这漫姑娘是绝对不会自寻短见的。”

    柳濡逸不语,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漫姑娘,她叫池漫?

    阿森见此,连忙将自己往后又缩了缩,他家少爷露出这个表情之后,总有人要倒霉。他可不能挡在那姑娘之前受难。

    马车到池府门口的时候,白漫的衣服已经干了差不多了,所幸如今春光明媚,气候得怡,并没有什么大碍。

    下了马车之后,白漫对驾车的刘叔道:“劳烦刘叔,把东西交给青铜,让他送去给周老。”

    刘叔从洛石手中接过一个小盒子,连连点头:“漫姑娘放心,老刘我一定会带到。你们快些回去,小心着了凉。”

    白漫点头,和洛石入了池府大门。

    “呀!漫姑娘,洛石,你们这是落水了?”迎面遇上的如茵大惊出声。

    白漫扶额,她本来还想悄悄回了后院房间,换了衣服,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没有想到遇到了此刻最不想遇到的人。

    如茵今年十四,她娘周嬷嬷幼时是池府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如今是池府管家媳妇。所以如茵是家生子,自幼长在府里,如今是大小姐池蓁蓁的贴身丫鬟,也算是无忧成长。只是她的性子却总是这样一惊一乍,倒是一点都没有随她那个精明能干的娘亲。

    如此,还没等白漫回到房间,她落水的消息已经闹得整个池府上下都知道了。

    “小漫!姐姐真不该将你一人留在那处!”赶到她房间的白谚妤自责不已,暗自垂泪。

    “姐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不过是不小心滑了一跤,再说,洛石在我身边呢?你看我这不什么事都没有。”白漫原地转了一圈,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你,你脖子上,怎么伤了?”白谚妤突然上前,惊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天心理诊所〕〔黑龙法典〕〔酋长压力大〕〔绝品败家系统〕〔娘子我是你的解药〕〔穿越晚清〕〔一号秘书:陆一伟〕〔你是人间荒唐一场〕〔足球上帝。〕〔官场之风起云涌〕〔狼子野心〕〔重生之国师大人太〕〔快穿攻略:病娇BO〕〔保安的逆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