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倌法医〕〔进击的创世神〕〔恶魔总裁惹上身:〕〔我的女友是傲女〕〔七冠王〕〔跑去唐朝做导师〕〔盛宠农门小辣妃〕〔重生之剑神他爸〕〔百鬼献宝〕〔黑暗圣光〕〔乡村小医圣〕〔永不从良[快穿]〕〔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医圣仁心叶皓轩〕〔你行你上〕〔密墓逃生〕〔甜妻有喜,霸道帝〕〔首长老公,上车吗〕〔三界极品黄牛〕〔天火龙侍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67章 暴打
    将王妃送回王府,白漫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让洛石驱着马车回到了彩芳阁。..

    彩芳阁的女掌柜徘徊在大门口,一见到白漫连忙迎了上来:“郡主,有眉目了。”

    白漫轻咳一声,示意她近前来说话。

    女掌柜想了想,钻入马车,轻声道:“郡主,按照您的吩咐,民妇命下人在暗处搜寻那个画像上的小厮。果然那人就藏着人群里探头探脑。民妇已让小二跟着他过去了。”

    画像是白漫依着那个丫鬟所言绘制的,本以为这丫鬟神志已经不清说的话也未必可信,却没有想到这小厮还敢在这个时候出来打探消息。

    恐怕,那人是急切想知道她有没有喝下那杯茶水。

    此事也惊动了京兆尹,派来了张捕快前来彻查。

    白漫只是让他们守在彩芳阁外,并没有让更多的消息外传。直到那个小二急匆匆回了彩芳阁,白漫才让衙役们呼啦啦的穿街离去。

    彩芳阁内包括两位太医才得以自由离去。

    白漫则带着洛石还有张捕快跟着小二一起来到了一处宅院外。

    入目的是‘陈府’的匾额高悬,这让白漫冷笑一声。

    果然,在之前见到太医陈知席的时候,她脑海里就想到了这么一个人。要知道王妃的身体一向是由周太医来诊视的,白漫之前也没有让洛石透露在彩芳阁发生的事情,陈知席怎么就巴巴的赶了过来。

    她是真没有想到,陈彦姚她真的敢做出这样的蠢事!

    “张捕快,有劳你在后门候着。”白漫道。

    张捕快应下:“郡主放心。”

    待张捕快离去,白漫才撸起袖子,道:“洛石,给我砸门!”

    洛石早已跃跃欲试,得令转身间就寻了个墙角大石,砸向陈府大门。

    ‘砰砰砰!’

    “谁啊!吃了雄心豹子胆”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从开了大门,入眼的就是一块飞来大石,吓得仓皇避开。

    大石就落在他的脚边,砸的粉碎。

    “总算是开了。”白漫嘴角泛起一丝笑,道:“陈太医可在府上?”

    管家看到门上几个大窟窿惊怒交加。等要开骂下一刻已被洛石粗鲁的拉过领口拉到白漫面前。

    这些年来陈府的哪个不是求着上门,客气又谄媚。陈管家哪里遇到过这般对待?忙打量了白漫和洛石一眼,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自是一眼就看出两人衣着淡雅却质地上乘,定是出身不凡,不由得收敛了脾气。

    “姑娘,姑娘有话好好说。我们陈太医今晨去了太医院还没回来。”

    “那就好。我是来找陈谚姚的,让她给本郡主出来!”白漫刻意加重了郡主二字。

    果然,管家一听双眼发直:“郡,郡主?”

    白漫眯着眼:“怎么,看着不像?”

    洛石已经举着拳头作势就要砸到他脑袋上。

    管家忙喊道:“郡主饶命!小姐也不在府上,小姐出门了”

    “哦?你可知欺骗我的下场是什么?”白漫方才分明已经瞥见一个丫鬟跑回去通风报信。说着也不再理会管家,径直入了陈府。

    “不可啊,郡主,你这是私闯民宅!”管家不敢阻拦,求生欲还是使得他站在门口大喊起来。

    “洛石,给我堵上他的嘴!”

    白漫轻飘飘的留下一句话,人已经入了内院。

    陈府院内环境倒是不差,各色山石林立,芜廊迂回,因是太医府上,是以后院空地上还是摆放着无数的药材架子,透着一股浓浓的药香。

    白漫行走间,目光已在药材架子上扫过,这些药材皆为名贵。陈府比她想象中家底还要丰厚。

    在院中站定,白漫扬声道:“陈谚姚,你要是再不出来,你家这些药材可就全丢出去喂鱼了!”

    院中有丫鬟和小厮探头探脑,却是没人敢上前来搭话。

    白漫伸手一撩,一排药材架子轰然倒地。

    “给我住手!”陈谚姚没想到白漫真的动手,当下从房间里出来。

    白漫却没有听她的,将面前触手可及的药材统统打翻在地,看着陈谚姚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才笑着道:“你舍得出来了?”

    “白漫!你别太过分!”陈谚姚气极,这些药材可是她爹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从江南运来的。

    “哎哟哟”管家哀嚎着被洛石提着进来。

    洛石丢开手,任由那管家扑腾在地。

    “老陈,你这管家是怎么做的?什么时候我们陈府的大门形同虚设,任由这两个野丫头闯进来?”陈谚姚呵斥道。

    “小姐,说不得说不得,这位可是郡主!”陈管家忙提醒道,却被陈谚姚拿眼神制止。

    这个蠢材!

    “胡说什么,郡主岂是这般粗鲁野蛮的丫头,你莫要污了郡主的盛名!来人,给我将这两个野丫头打出去!”陈谚姚在慌乱中已是想好了对策。

    就算白漫真是郡主那又如何?她只带了洛石一人,又这样不管不顾的闯了进来,还打翻了药材。想必这搁在任何一户人家,都不会待她客气。

    再则,郡主身份,哼,又不曾对世人正式公布,不知者不罪?她今日就算打了郡主又如何?

    说到底这也是郡主有错在先。

    陈府的几个小厮当下跑了出来。

    “给我打!狠狠的打!”陈谚姚发号施令,怨毒的看了白漫一眼。

    白漫冷笑:“陈谚姚,我还真是高看了你!洛石,对她别客气!”

    洛石应了一声,在小厮和管家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已是快步冲了过去,将陈谚姚踹翻在地。按住她的脑袋就几个大耳刮子呼了过去,直打了陈谚姚嗷嗷直叫。

    小厮们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白漫淡笑,擒贼先擒王!能打陈谚姚为何还要跟这些人墨迹。

    “给我狠狠的打!”白漫照着陈谚姚方才的话说道。

    小厮们反应过来,当下就要冲过去阻拦。

    白漫道:“你们若是不想死,就站到一边去。陈谚姚胆敢毒害王妃,就是死罪!你们一个个都想给她陪葬么?”

    管家和小厮们皆如遭雷劈,愣在当场。

    “你们别听她瞎说,快给我打哎哟,啊”陈谚姚被洛石压倒在地,根本爬不起来,剩下的便是一声声凄惨的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红楼]宝玉是个假〕〔沧海幻星〕〔阴间超市〕〔年少当自强〕〔逆剑武神〕〔青路红图〕〔妖禁〕〔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