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圣〕〔终极特种兵王〕〔人间最得意〕〔灿唐〕〔仙界手机卡〕〔我变成了鲲〕〔钱探吴乾〕〔恶魔交易所〕〔重生名门世子妃〕〔一遇北辰,一世安〕〔都市桃色医仙〕〔漫威世界中的幽灵〕〔崛起原始时代〕〔蜀山武神〕〔护花强少在都市〕〔守望先锋入侵美漫〕〔总裁的幸孕妻〕〔娇妻在上:霸道总〕〔舌尖上的大宋〕〔小小死神到我家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62章 大火
    池葭葭对于白漫成了郡主的事情无疑是兴奋的,要不是池睿席间盯了她几眼,她恐怕早就忍不住嚷开了。

    一席饭,白漫吃的格外恋恋不舍。不过她倒是还从柳稚那里听了个好消息。

    池蓁蓁有身孕了。

    不过未足月,没有对外宣布。池家几人满心欢喜,柳稚这几日皆忙着为将来的小外孙准备新衣。

    不过池睿对此却有另外的看法,太子如今未有正妃,池蓁蓁身为侧妃拔得头筹,生下的若是长女倒还好,若是长子,恐怕日后太子妃会心存芥蒂。

    有朝一日,太子即位……

    白漫却道,太子既然愿让这个孩子出世,这些事情就必在他的范畴之内。池蓁蓁既然已置身在深宫之中,这些事情就无法避免,若是能在太子妃入驻东宫之前站稳脚跟,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

    近来,柳府和王府的婚事不成,又凭空冒出了一位真郡主的事情,闹的满城风雨,无疑成了京城最为热门的话题。

    真假琉襄郡主,这像戏文里一样的桥段让各大茶楼的说书先生讲的是跌宕起伏,引得不知多少百姓聚在一处,听了一边又一边,茶水也是上了一茬又一茬,果子瓜皮更是卖的脱销。

    各大茶楼说书先生各有各的版本,有的说是王妃病重之际,一位温柔善良的女子感念王妃思女之情,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前来认亲,代替郡主照顾王妃,使其身子大好。而当真郡主出现之时,这位女子毅然决然的决绝了柳府的亲事,和郡主成了异性姐妹。

    有的则说,郡主在当年的水患之时就与那位姑娘相识,两人有患难之交,彼此交换了信物。只是当那姑娘得知郡主身世,异心渐起,处心积虑的残害了郡主,并带着信物寻找时机和王妃相认。不过苍天有眼,令郡主逢凶化吉,赶在柳府大婚之日前来揭穿了那姑娘的阴谋,使得柳府大婚暂停延后。

    不过更有一些小道消息,夹杂在大流言之中流传。有道是柳府大婚当日,柳家公子亲梅竹马登门,哭诉着柳家公子是负心之人,忘却两人自幼相知相识的情谊,只为权势低头迎娶郡主……

    不过这则流言很快被掐灭,多位世家小姐出面作证,柳家公子洁身自好,并无亲梅竹马之说……若再有这等流言,她们定是要揪出源头,让世人看看究竟是哪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再旁兴风作浪!

    因这这些留言,百姓们分了好几派,每每聚在一处争论不休。

    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对此事的关注却没有那么热切,这深宅大院内,哪个没有点曲折离奇的事情?王府这点事也不过尔尔。

    他们关心的倒是另一件事情。

    京城府衙的大牢走水了!

    几乎是一夜之间整个大牢付之一炬,牢里死伤无数。

    京兆尹当下派人救火,只不过火势迅猛,人力根本无法挽回。

    待得大火熄灭,已是一天一夜以后的事情,京兆尹清点人数时发现大牢深处的死囚全部没能幸免,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新来的牢头。

    逃生的囚犯虽然恶行不少,可比起那些死囚所犯的事来说还真是无足轻重。

    因此百姓们更是觉得这是老天爷的惩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圣上对此很是震怒,劈头盖脸训了京兆尹一顿,若不是因为当日京兆尹刚破获了京城一件命案,大功在前,恐怕他就因督查不当被当场革职。

    圣上责令京兆尹戴罪立功,火速查清走水原由。

    京兆尹安晟火急火燎的出了宫,连官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再次赶到了大牢那片废墟。

    安晟从马车里出来,便被外面难闻的焦灼之气呛得猛咳嗽。

    “该死的,今日这风也是跟着作对。”若是照着前几日的风力,早把这浓得发稠的黑烟吹散了。

    这个大牢废墟笼罩在这股黑烟里,十丈开外就看不清人影。

    所幸这大牢建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昨夜又吹得是西北风,这股子黑烟绕着皇城离去。许多百姓们都是今晨才得知的这个消息。

    此时,一些离得近的百姓都聚在一处,被几个衙役拦在废墟外面。

    张捕快快步走了过来:“大人,能寻得出来的尸体都已经抬到空地上了。只不过昨夜火势太猛,失踪的几个人恐怕连渣子都不剩了。”

    安晟摆摆手,沉着脸往空地上走去。

    空地上几十具被白布盖着的尸体整齐了排了好几列,有些白布底下很是干瘪,只隐约看得出个人形。张捕快在一旁补充,那些是烧的只剩残肢的尸体。一天之间死了这么多人,饶是见惯了尸首的安晟都觉得不寒而栗。

    走得近了,还能闻到一股子说不出味道的焦香,令人作呕。

    几个仵作分散在空地上,各自查看着焦黑的尸体。

    “怎么还有女子?”安晟指着不远处蹲在仵作身旁的姑娘道。那仵作他认得,从前也是大理寺里有些名望的仵作,便是如今看守在义庄的杜老。

    张捕快闻言凑近安晟在其耳边轻语几句。

    “琉襄郡主?”安晟大为吃惊:“郡主怎么会来这里!”

    最近京城的流传的事他也清楚,那日柳府的婚宴他作为柳潭的同僚自然也有过府观礼,只不过等到日落黄昏,别说婚宴,就是迎亲队伍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人人都好奇真正的琉襄郡主长什么样?他也不例外。可此刻更令他疑惑的是,堂堂郡主怎么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难不成瑾贤王爷关心苍生社稷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这么想着,安晟已经快步来到了两人身前。

    “郡主,您金枝玉叶,怎可在这种地方——”安晟话未说完,就对上了白漫抬起的脑袋,当下跳了起来:“是你!”

    白漫倒是没有安晟这么大的反应,只是点了点头:“安大人无需多礼,我们见过了。”

    “见过大人。”杜老只是抬头掠了一眼,就埋头将一块块骨头用特制的刷子清理起来。

    “大人,若是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忙了。”白漫手上套着一双羊皮手套,煞有其事的对那些漆黑的骨头翻翻检检。

    “真是郡主,你没有搞错?”退到一边的安晟还没从方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千真万确,是王府的罗管家亲自送过来的。”张捕快对安晟此时的疑惑感同身受,方才他也几乎懵圈了。仵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阴间超市〕〔快穿攻略:病娇BO〕〔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丹武帝尊〕〔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娇妻狠大牌:别闹〕〔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