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江山永寂坐看风云〕〔狂欢之渊〕〔异世神魔之并肩星〕〔游戏入侵诸天万界〕〔当上漫威的新英雄〕〔算天命〕〔我的技能下载器〕〔八零军嫂上位记〕〔送个快递到诸天〕〔话唠枪神〕〔星际极乐园〕〔重生纳兰青桑〕〔余你轻缠一世欢〕〔玄月神话〕〔一世遗光〕〔极幻之道〕〔海贼之分歧〕〔阅胥〕〔歆底沉千念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仵言 第276章 跟本殿下出宫
    随着灯盏的移动,白漫也算看清里棺木里的一切。

    柳皇后的尸体安放在织金妆花缎被上,被两侧上折,盖住尸身。尸体已经腐烂,骨架头西脚东,面向正上而卧,双手交叠,放在腹部。

    白漫先是告了罪,才让侍卫帮忙拿着灯盏。带上羊皮手套就开始探入其中……

    夜深人静,陵墓内壁灯火隐隐灼灼,直至天明才熄灭。

    次日清晨,白漫和接替的宫女做了交接,带着复杂的心情回了住所。

    很快,于嬷嬷就进了房门,有些急切:“姑娘,你的事情可办妥了?”

    白漫刚沐浴完毕,一边擦拭头发上的水珠,一边道:“办妥了,嬷嬷可知接下来要如何?”

    “姑娘放心,主子说过,只要姑娘办妥了事,今日就送姑娘出宫去。”于嬷嬷喜形于色。

    白漫是知道原因的,夺魂门的底层皆是因为各种原因成为杀手的人,可杀手也是有爹娘家人的,于嬷嬷的儿子便是其中一位。夺魂门找上她来,便是以放他儿子自由,送她出宫为条件,让她在这里为白漫打点一切。

    “好。”

    白漫起身,将梳妆台上所有的首饰和剩下的月银用一块帕子包裹好递过去:“出了宫,就离京城远远的,哪怕去到乡间田野……”

    凡事要往好的方向去想,希望夺魂门能够守信用,而不是过桥拆河。

    于嬷嬷颤着手接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对这位其貌不扬的姑娘也有些了解,这些银子对她来说只是用来买这里的消息,好似本身对银钱不甚在意。

    这样的人,要么是不经世事的闺阁小姐,要么就是家世不凡并不在意这些玩意的。于嬷嬷私以为是后者,因为从这姑娘的谈吐见识中,看得出她并非懵懂无知。

    虽然白漫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可于嬷嬷因着她想到了自己在宫外多年未见的儿女,目光又柔和几分。

    于嬷嬷的爽快也让白漫轻松许多。

    在这陵园住了三个多月,吃穿不愁,也没碰上什么糟心的事,也都有赖这位嬷嬷的打点。

    简单的吃过了早膳,白漫就跟着于嬷嬷离开了房间。

    没有和这里的宫女们告别,就好似她来时那般,悄悄的来,不声不响的离开。她希望在这里的生活只是一场梦,现在是她梦醒的时候。

    皇家陵园,她再也不想来了。

    陵园内的有侍卫巡逻,每遇到一队,于嬷嬷都会带着白漫避到一旁低着头站着。陵园内的人不多,是以侍卫大多都认识于嬷嬷,并不会多作停留。

    碧云蓝天,空旷的陵园显得格外萧索,周遭有一排排整齐的红枫,早已落了满地红叶。

    这样的红枫白漫并不陌生,在去义庄的那条道上也是如此,这么一想,皇家陵园和义庄之间倒有了相似之处。

    比起陵园内死气沉沉的宫女们,白漫和此刻满心欢喜的于嬷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临近陵园围墙处,于嬷嬷才强压下那番喜意,转头对白漫道:“姑娘,出了这道门,你就拿着这块宫牌,自有人来接应你。”

    白漫接过宫牌,随后翻看,这宫牌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和于嬷嬷随身携带的一致。

    “好,嬷嬷,我们就此别过。”

    于嬷嬷张了张嘴,双手握着衣摆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于嬷嬷,若是再不说,等我出了这道门就没有机会了。”

    闻言,于嬷嬷感念白漫的善解人意:“姑娘,你若是能出了了这皇宫,请你给我闺女带个口信,告诉她我和她大哥很快就回家去。让她照顾好自己。”

    “好,若是我能出宫,我不会忘。”白漫听于嬷嬷说起过她的女儿,便是在京城郊区开了一间茶铺。

    “多谢姑娘。”于嬷嬷眼眶微红,别过了脸。

    又行了数百米,两人终于到了宫墙,敲响了那扇常年关闭的红漆大门,就有两个常年在外把守的侍卫替她们开了门。

    侍卫接过于嬷嬷递上来的宫牌,很快就给白漫放行。

    于嬷嬷没有离去,直到那扇院门缓缓的合上,看不到白漫的身影了才轻声道:“姑娘,保重。”

    一重宫门之外又是一重,接应她的是个年岁不大却故作老成的小宫女,带着她在皇宫中穿行。

    可她们才走了没多久,就被几个内侍拦下。

    “这宫女面生的紧,是新来的?”说话的内侍打量着白漫,目光锐利。

    小宫女矮身一礼,笑道:“蔡公公,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这位是刚从陵园出来的宫女,从前是二皇子府上的人。”

    “胡说,二皇子府上的人怎么入了陵园?”

    内侍怒斥一声,要知道宫女去处都是有规制的,从来只有从宫内分配到各个府上的,可从来没有反过来的道理。

    不仅内侍是如此神情,白漫也转了眼珠,低着头不语。

    这小宫女究竟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小宫女很是从容:“蔡公公,误会了。您可听说过二皇子妃前阵子在宫中小住过一段时日?”

    内侍仔细回忆:“倒是有那么件事。”

    “那便是了,二皇子妃曾住过娇兰殿,这宫女就是那时候拨给二皇子妃的,只不过为人有些嘴笨,惹了二皇子妃不快,这才被发配到了陵园。这不,二皇子妃有孕在身,想吃这宫女做的枣泥糕,这才让奴婢领她外去。”小宫女说着让白漫出示了宫牌,便是之前于嬷嬷递过来的那一块。

    “那枣泥糕也不是什么稀罕物。”内侍掠了一眼宫牌。

    小宫女道:“蔡公公有所不知,这宫女嘴虽笨,可手艺不错。再则二皇子妃如今就想着这一口,我们做奴婢的自然也得为主子分忧。”

    如此一来,内侍心中最后一丝疑虑也消除了,只是提醒小宫女要带着白漫去内侍局调换宫牌。

    小宫女自是千恩万谢,正准备离去之时,却不想从内侍所处后方走出一个人来。

    小宫女见了他,吓得脸色突得惨白,扑通一声跪地:“见过二皇子殿下。”

    白漫一见到小宫女如此神情,便知糟糕,当下也侧过身子跪在小宫女身旁。

    “二皇子妃何时讨要宫女?本殿下怎么不知?”唐琰负手而来,立在了小宫女身前,不知喜怒。

    小宫女毕竟年少,出事难免有些慌乱,竟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殿下日理万机,这等小事又如何会惊动殿下。”白漫接话道。

    “哦?你这宫女,从前伺候过娇娇?”二皇子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道:“抬起头来。”

    白漫抬头,她现在的样子就算是熟人在场也未必认得出来,更何况只是几面之缘的二皇子。

    娇娇什么的,白漫听都没听说过,不过想来就是那位二皇子妃的闺名。

    “二皇子妃那样天仙般的人儿,伺候她的必然也是精明人,奴婢嘴笨,只在小厨房里打打下手。”白漫道。

    果然,二皇子只是看了白漫一眼就别过眼。只不过他接下来做的决定却让小宫女吓得险些晕厥。

    “这么说,是厨艺不错,正好本殿下要出宫,这人既是二皇子妃要的,就跟着本殿下出宫吧。正好也让本殿下尝尝你这不错的手艺。”二皇子对着白漫说完径直越过两人向外行去。仵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佛系玄师的日常〕〔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红楼]宝玉是个假〕〔沧海幻星〕〔阴间超市〕〔年少当自强〕〔逆剑武神〕〔青路红图〕〔妖禁〕〔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