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最强兵王〕〔路西法的羽翼〕〔萌妻十八岁〕〔养鬼为祸〕〔一术镇天〕〔冰血王朝〕〔快穿之女主狂霸酷〕〔我让四个野男人痛〕〔邪王难宠,医妃难〕〔诱妻入怀,请温柔〕〔霍少蜜蜜宠:宝贝〕〔以你为名的希望〕〔阴气撩人:鬼夫夜〕〔剑下乾坤〕〔网游之纵横八方〕〔重生僵尸至尊〕〔蒙大拿牧场主〕〔隐婚契约:夜帝的〕〔超强战神系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1128章 你不错
    花极天离开天音坊,直接到了天山,却意外遇到一队人,领队的一男一女,他认识。

    “不太久?应该有三个月了吧。”那男子对着花极天继续冷笑,他的华夏语言有点声音。

    “可不?上次在长白山凤隐组基地见的时候,才是初春,现在都已经是盛夏了。”花极天道。

    “咯咯,花极天,你现在可是扬名海外了,在我们印特迦,你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声明甚至超过了我的大师兄。”那女子道。

    花极天哈哈一笑:“原来我很有名气。”

    那女子咯咯笑道:“是呀是呀。”

    她的打扮,和楚桑桑有点类似,穿金戴银,露着小蛮腰,光着脚丫,不过楚桑桑是华夏民族风,而这女子,充满了异域风情,皮肤和桑桑那妮子相比,也差了一点点。

    这一男一女,是印特迦梵天门的班加罗尔和鲁依卡。他们的身后,也都是梵天门的弟子,只不过品阶,比他们二人稍低。

    印特迦等级森严,婆罗门高高在上,刹帝利也算可以,吠舍和首陀罗,就是天生的贱人了,和华夏相比,在人权进步的道路上,印特迦还有很多路要走。当然,华夏也有很多路要走,不过对于普通小老百姓来讲,华夏比印特迦好太多了。

    鲁依卡和班加罗尔二人都是婆罗门级,他们带领的弟子,也都是刹帝利级别,吠舍和首陀罗的,很少。

    “你们来我们华夏,有何贵干?”花极天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道。其实天山和花极天毛线关系没有,补天门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基地。

    “哼,你管我们来干什么?”班加罗尔一脸傲娇,他的手微微一摆,手下都迅速围向了花极天。

    班加罗尔判断出花极天只是孤身一人,顿时起了杀心。

    “我们来寻找一点东西,大家各干各的,好不好?”鲁依卡咯咯笑着,因为黑眉的事儿,她对花极天还是很有好感的。

    黑眉只是梵天门的普通弟子,在吠舍级别里,算是高阶,但依然是人下人。他很努力,不放弃任何一个可以进步的机会,用心完成师门或者师傅师兄交给的任务,在追杀花极天的时候,和花极天遭遇,偷袭花极天不成,被花极天杀死了。

    修炼者死亡,是很正常的事情。花极天和黑眉没有任何私人矛盾,甚至黑眉死的时候,一点都不恨花极天。无冤无仇,而拼命厮杀,在修炼界是最经常不过的事情,为了灵草、兽晶或者为了保护队友的性命,都可能会和对手拼命厮杀。

    花极天可以缴获黑眉所用的法器斧子,但是花极天没有,而是让鲁依卡变换成金钱,转交给黑眉的家人。

    当时,花极天其实也制住了鲁依卡,却并没有伤害鲁依卡,也没有抢鲁依卡的红雀灵器短矛。

    从这两点,鲁依卡认为花极天是个不错的人。

    所以在这里虽然占了很大优势,鲁依卡也并不想动手,大家各自任务,就算了。

    花极天听到鲁依卡的话,道:“好啊,我没什么意见。哦对了,你们来我们华夏,签证办了没有?”

    鲁依卡笑的花枝乱颤,美腰扭来扭去,道:“当然办了,这么远,跑着好久的。我们是坐飞机到鲁木市,然后转车才过来的。如果是乌斯南,我们可能就偷偷潜入了。”

    花极天点头,然后严肃道:“有句话叫‘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以后进乌斯南,也要办签证。”

    鲁依卡一愣,随机又是咯咯笑,她觉得花极天太好玩了。

    班加罗尔冷笑:“死到临头,还胡说八道。”

    鲁依卡连忙道:“班加罗尔,我已经同意放了他呢。”

    班加罗尔摇头道:“鲁依卡,你不要忘了,这一次我才是领队。”

    鲁依卡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她愤怒的看了一眼班加罗尔,又用歉意的眼光,看着花极天。

    无论哪个国家的修炼者,也无论哪个门派,修炼者组成队伍,惟命是从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要求,所以鲁依卡不能反对班加罗尔这个领队,特别是在对手面前,更不能反对。

    “班加罗尔,回到梵天门,咱们可以算算账。”鲁依卡说完,便转身换了一个方向,走进了茫茫风雪之中。

    “鲁依卡,不要以为德尚南罗护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班加罗尔对着鲁依卡的背影,叫道,他的眼中,有一丝阴狠,当心底对鲁依卡的奢望彻底破灭之后,他便有点疯狂。

    “呵呵,不用大师兄护着,我自己也可以为所欲为啊。”风雪呼啸之中,传来鲁依卡的声音。

    因为一阵突然刮起的旋风,将他们四周的积雪刮了起来,一时之间,天地茫茫,让人心生彷徨。而鲁依卡渐渐远去的身影,也被风雪逐渐吞噬掩盖。

    “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班加罗尔收回视线,狞笑着对花极天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花极天掏出了残斩大剑,九柄残剑也飞上天空,盘旋在身体四周。

    花极天面对的印特迦队伍,加上班加罗尔在内,十一名修炼者,他们的武道级别,也都差不多,二十二级上下。

    当然了,印特迦队伍里,战力最高的是班加罗尔,毕竟他是一流中低阶的精英修炼者,而他的手下,都是二流修炼精英,和他是有差距的,同级别的情况下,战力要输他一大截。

    班加罗尔缓缓抽出了自己的伽罗摩,六阶灵器,双刃直剑,剑种属于马拉巴尔海岸剑,印特迦南部人常用的剑。

    花极天笑道:“你这剑,杀了多少个人了?”他还记得班加罗尔介绍自己武器的语气和神态,有点自负有点傲然,当时说已经杀了三十七个了,花极天是第三十八个。

    班加罗尔一笑:“不多不少,你是第四十九个。”

    花极天摇头:“我拒绝,你这个数字不好,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这个数字代表了万事万物,你这是要斩天灭地啊。”

    班加罗尔不懂什么是大衍之数,但是他听懂了斩天灭地,不由狂笑:“斩天灭地又怎么样。不过那要以后慢慢来,现在要做的,是杀了你。”

    花极天道:“你知道吗,我们华夏的电视剧里,本来存在感很差的配角,台词突然多了起来,结局往往只有一个,死。”

    班加罗尔逼向花极天,嗤笑道:“你们华夏的电视剧,垃圾的很,制作一塌糊涂,而且都是虚构的,而咱们之间,是现实。”

    花极天双手拿剑,摆了一个防守的姿势,道:“我部分同意的你的上半句,华夏的电视和你们印特迦的电影电视都一样,大部分都是垃圾,精品有,但是太少。对于你的下半句,我不同意,现实和电视里,还是有相通之处的,因为电视也要来源于生活。”

    班加罗尔道:“你的台词真不少,是不是因为你现在要死了?”

    花极天摇头,猛然冲向了班加罗尔,叫道:“你错了,这里是华夏,老子才是主角,多一点台词,无所谓。”

    花极天的速度,出乎了班加罗尔的预料,而且花极天使用了一个幻影移形,突然拉近了两米的距离,让班加罗尔防不胜防。

    当花极天来到班加罗尔面前,班加罗尔才刚刚抬起手里的迦罗摩,护在胸前。

    噹。一声暴响,班加罗尔向后飞出,花极天再次幻影移形,冲到班加罗尔身边,猛烈攻击,瞬间就是五六招,班加罗尔很狼狈勉力挡住。

    班加罗尔知道,只要他坚持几招,其余的人就会反应过来,攻击花极天。

    果然,只是不到一秒,其余的梵天门弟子都冲向花极天,有两个还开始迂回,想要重新形成包围圈,将花极天围住。

    花极天主动进攻班加罗尔,就是为了打破包围,自然不会再任由包围圈形成。

    在十多个修炼者形成的包围圈里,花极天没有一点胜算,所以他只能想办法突破。班加罗尔这边,围护相对薄弱一些,于是花极天就从班加罗尔这边突围。

    花极天得手之后,也不恋战,直接一个幻影移形,到了班加罗尔身后,迂回的梵天门弟子,这时还是在迂回当中,根本不可能截住花极天。

    花极天逃出包围圈,开始在风雪间狂奔。

    “追。”班加罗尔一咬牙,带着人狂追不舍。

    可是这一会儿风太大,他们很快时去了花极天踪迹,卷起了地上的雪,在空中飞舞,就算想个二十米,都不一定能看清楚。

    他们寻找了五分钟,一无所获。

    “不然就算了吧,寻找天山冰蚕要紧。”一名梵天门弟子道。他和班加罗尔关系还不错,敢说话,其余的弟子,在等级森严的印特迦,对于婆罗门级的门人,要绝对的服从。

    “好,这次便宜了他。如果不是风雪太大,他肯定逃不了。”班加罗尔狠狠道。

    “呵呵,我却没有打算便宜你们。”不远处的积雪之下,花极天突然跳起来,斩向一名梵天门弟子。

    嗤,这名梵天门弟子变成了两截,鲜血和内脏,洒在洁白的雪上,异常的显眼耀眼。他明亮的眼睛,迅速暗淡,然后慢慢的闭上,最后露出的目光,是绝望。

    花极天一击得手,当即飘然远去,狂笑合着风吹雪的声音,在茫茫天地间回荡,让人颤栗恐惧。

    “他一个人,更有利于隐藏。”一名梵天门弟子,看着地上的鲜血惨状,和死去的同门,用颤抖的声音道。

    “难道咱们要分开?”另一名梵天门弟子,用更加颤抖的声音,道。

    班加罗尔哼了一声道:“绝对不能分开,你们任何一个,谁有把握挡住他的攻击?你们也看到了,他的大剑,没有任何的气息,却锋利无比。”

    副领队道:“可是咱们不分开的话,目标太明显,咱们在明,他再暗,吃亏的终究是咱们。”

    他也知道,分开肯定不行,可是聚在一起,又防止不了花极天的偷袭。花极天狼叼羊一样,躲在暗处,逮到机会就出来弄死一个,这么下去,早晚会弄死他们全部。

    现在,他们都在心底埋怨班加罗尔不同意鲁依卡的提议。

    班加罗尔道:“不错,咱们在明。等风雪停住,咱们再走。花极天想要悄无声息偷袭,还办不到。”

    梵天门的弟子们包括副领队在内,都默然,同意了班加罗尔。

    如果停住不动,等风雪小一点再走,当然会更安全,因为花极天也只能提前藏起来守株待兔,如果从雪下移动偷袭的话,他们肯定可以发觉。

    他们的运气不错,不一会儿,风就停了,雪花重新纷纷扬扬落下,露出湛蓝的天空,和刺眼的太阳,在高高的雪山,因为空气澄净,阳光特别的亮,又有雪的反光,如果是裸眼,容易雪盲,因此,和花极天一样,班加罗尔他们都带着深色的护目镜。

    班加罗尔看了看四周,道:“排成三排,互相之间,距离五米,前进。”

    他们不可能老是在这里停住,因为还有任务,和花极天的任务一样,寻找天寒冰蚕丝。

    梵天门的十人,按照班加罗尔的吩咐,站成三排,彼此之间相隔五米,往前推进。

    班加罗尔心里,已经开始惊惧,他发现自己小瞧了花极天,一个不慎,他很可能交代在这里。为了安全,他站在所有队员的中间。

    他们朝着花极天逃跑的方向追去,两分钟后,副领队有所发现叫道:“在前面。”

    前方一百多米的距离,出现了花极天影影绰绰的背影,只是一闪,又往前窜去,不见了。

    “保持队形,加快速度。”班加罗尔叫道。

    他们上前,走到花极天消失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任何踪迹。花极天根本连脚印都没有留下。

    “踏雪无痕,他怎么做到的?”副领队感到不可思议,踏雪而行,他能做到,甚至在松软的雪上,他的脚印不会超过一寸,但是要踏雪无痕,他还差了许多。

    地上的积雪超过了三尺厚,他们都用武道真气加持,才能站在上面,不然一脚下去,直接沉没到大腿根了。

    “小心散开,搜寻一下。”班加罗尔叫道。

    听到班加罗尔的吩咐,外围的门人弟子们往外走去,可是他们刚走了几步,就听见嗡的一声,一个柱状光辉形成的穹隆盖,将班加罗尔还有另一名梵天门弟子遮在里面。

    “小心,是罗天阵。”班加罗尔脸色大变。

    “哈哈,小心?晚了。”花极天从积雪里,弹了出来。

    花极天也在阵法里,他一跳起来,就冲向了那位梵天门弟子,并没有攻击班加罗尔。

    “防住,破阵。”班加罗尔叫道。他说‘防住’,是对同样在阵法中的那位梵天门弟子说的,而后面的‘破阵’,是对外面的人说的。

    只有防住,才能拖延时间,只有破了阵,才能围攻花极天。

    在班加罗尔的下意识里,竟然隐隐觉得,他们两个武道二十二级的修炼者,面对花极天的时候,只能防守,而不是占据有利的进攻地位。

    咣。花极天举起残斩大剑劈向了那名梵天门弟子,将他劈飞。

    那名梵天门弟子的后背撞到罗天阵,顿时抽搐起来,暂时没有了威胁。花极天不再管他,扭身窜向班加罗尔。

    班加罗尔大骇,顿时知道绝对不能碰触罗天阵。罗天阵外的梵天门弟子,还好一点,他们都是用武器攻击。

    八个人同时动手,攻击力确实不差,罗天阵不断摇曳。

    “班加罗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花极天道。这班加罗尔多次要杀他,真的没什么活着的必要了。

    “快点破阵。”班加罗尔情急之下,用印特迦语叫道。

    外面的梵天门人,再次提高节奏了。

    “呵呵,来不及的。”花极天一个幻影移形,窜到班加罗尔身边。残斩大剑和班加罗尔手中的迦罗摩剑,不断撞击。

    “不过如此。”班加罗尔大喜。

    和花极天再次交手,他的信心顿时提起来,因为他发现花极天的攻击力,并不如他高,甚至比他还要低。一开始花极天将他击飞,冲破包围圈只是因为出其不意而已。

    毕竟花极天只有武道十八级而已,而班加罗尔,是二十二级,差距显著。

    武道真气的级别,代表了武道真气的绝对攻击力。至于其他的加成,比如武器,比如技巧,比如战斗之心。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战斗之心和剑道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意识的体现。只不过战斗之心更加侧重于浩然之气的加成作用,而剑道,侧重于武道真气和浩然之气的融合。

    花极天的武器不差,意识很强,勉强弥补了级别的差距。但是一流精英就是一流精英,班加罗尔也不是废物,所以单纯的比较攻击力,花极天比班加罗尔稍差。

    但是,花极天的战斗意识,碾压班加罗尔。

    两人在罗天阵里辗转腾挪,都试图让对方碰触罗天阵,而自己尽量站到罗天阵的中间。

    突然,花极天脚下似乎一滑,身体往一侧倒去。因为这里都是很深的积雪,战斗中出现失误,踩进雪里,是很正常的。花极天下盘失稳,很难躲避攻击。

    班加罗尔不疑有他,一剑刺向花极天。

    但是花极天似乎早有准备,使用了幻影移形,蓦然消失,出现在班加罗尔身侧。

    班加罗尔脸色大变暗叫不好,刚转身应对,却觉得双脚一痛,脚心各有一柄残剑刺穿了脚背,他大叫一声,往地上倒去。

    “呵呵,九柄残剑,少了两柄你没有发现吗。”

    花极天神情不变,也并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大剑一撩,然后往前一点,剑身的断茬狠狠撞在班加罗尔的喉头之上。

    大剑断掉,没有剑尖,断茬处也很钝,一点都不锋利,可是修炼者速度力量都很惊人,这一下撞击,力量很大。

    喀啦,班加罗尔的喉咙完全碎掉,脖子被推进去三分之一。本来班加罗尔是前扑摔倒,因为大剑的巨大撞击力量,身体以脚为轴,又弹起来,变成了仰面摔倒。

    砰的一声,班加罗尔的身体倒在积雪之上,将积雪直接砸下去差不多一尺,出现了一个人形的坑,如果在远处,根本不能发现他的身体。

    班加罗尔用手捂着喉咙,呃呃几声,他的护目镜早已经甩脱,不知道掉到了哪块雪下,他的身体不断抽搐,逐渐变冷,成了尸体。

    “快,救人。”罗天阵外的梵天门副领队叫道,他要救的,是被阵内的另一个门人,而不是班加罗尔。当花极天的大剑断茬刺中班加罗尔的喉咙,副领队就知道班加罗尔没救了。

    阵外的人拼命攻击,罗天阵摇曳的更厉害了,看起来岌岌可危,不过依然没有被打破,那个在阵里的弟子,勉强爬了起来,他的双手抓着剑,直抖,是因为罗天阵的反震之力对他的身体造成的影响,还没有好,也是因为心中的恐惧。

    他恐惧于花极天手法的干净利落,战斗意识的强悍霸道。花极天明明武道级别不高,可是身形转换,还有变招,都是流畅无比。

    花极天抬头看了一眼罗天阵,然后对阵内那名梵天门弟子笑道:“来得及。”说着他举起了剑。

    以杀班加罗尔的时间来算,在罗天阵被打破之前,杀他确实绰绰有余了。

    这名梵天门弟子手忽然不抖了,用印特迦语叫道:“来。”

    花极天一愣,道:“你不错。可惜要死了。”很多人曾经讲这句话用在花极天身上,花极天都没有死,不知道花极天讲这句用在这人身上,这人会不会也不死,能活下去。

    花极天走了两步,与这名梵天门弟子短兵相接。

    两人你来我往战斗激烈,看起来不分胜负,实际上花极天占了绝对的优势,因为花极天根本没有动用万叶飞呢,九柄残剑在罗天阵内游荡。

    突然,九柄残剑凝聚成一捆,成了一个大棒子,对准了这名梵天门弟子脑袋砸下去。

    “不要。”远处传来一声娇斥。

    是鲁依卡,她本来已经搜寻到了另一个山头,听到了这边的响动,就奔了过来,正好看见花极天要杀人。

    她右手一抬,身子往左拧去,带动右臂,刷出了红雀短矛。

    空气中,发出啵啵的声音,这一甩,竟然要突破声音屏障。这一矛攻击的并非是花极天,而是罗天阵。咣,短矛撞在罗天阵上,让罗天阵的柱状光辉,再次暗淡。

    红雀短矛被弹飞,鲁依卡也已经赶到近前,她跳起来,在空中做了一个优美的翻转姿势,接住了红雀短矛。

    花极天抬头,看见风儿吹起了鲁依卡好看的裙子,露出白皙修长的小腿,还有往上的部位,简直不可描述。

    花极天哈哈一笑,残剑顿时分开,没有接着攻击,而是护在身体四周。阵内的那名罗天阵弟子,躲过一劫。果然,听了那句话的人,都不会死,起码暂时不会。

    罗天阵的柱状光辉,这时终于坚持不住,暗淡于无,只发出了一声轻响,便消散了。

    阵外的梵天门弟子围住了花极天,不过并没有进攻,他们在都等待鲁依卡下命令。

    他们队伍,开始的时候,一共十二人,班加罗尔是领队,有两位副领队,鲁依卡和另一名梵天门人,不过那名副领队,只是刹帝利高阶弟子,在梵天门内,不如鲁依卡的等级高。

    现在班加罗尔已死,鲁依卡自然而然,就顺位成了领队。

    现在死了两个,还剩下十个人。

    被十个不比自己差的修炼者围着,花极天依旧没有任何胜算。

    花极天不声不响,站在包围圈里,也就是班加罗尔的尸体旁边。他刚才没有杀那名在阵内的梵天门弟子,就是对鲁依卡示好,他要看看鲁依卡怎么办。

    从形势上看,梵天门十人围着花极天,是必杀之局,鲁依卡要击杀花极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鲁依卡道:“你杀了我们两个人,但是你也放过我们一个人。”她似乎不打算追究。

    花极天点头:“起因就是班加罗尔的不依不饶,我是被逼的。”

    另一名副领队叫道:“花极天,你今天必死。”

    花极天道:“我觉得你们最好商量一下,投个票什么的。我可能逃不过你们十个人的追杀,但是,在我死之前,杀死三五个,不成问题。”

    这名副领队默然,他知道,花极天所言非虚,按照花极天刚才战斗的节奏,确实能杀死他们好几个。

    虽然他们围住了花极天,可是花极天速度超快,身法又诡异无比,肯定能逃出包围。

    梵天门十个人,就算死三个,三成死亡率,几率并不低,如果死道友不死贫道,固然好,还少了分战利品的人,可是如果死的是自己,和已经凉了的班加罗尔一样,就比较苦逼了。

    服从命令是必须的,鲁依卡和那名副领队有权停止战斗。但是鲁依卡和那名副领队,没打算承担责任,毕竟在大占优势的时候同意和解,好说不好听。

    “我同意和解。”鲁依卡道。她捏着自己短矛,矛尖往下,姿势可攻可守,如果别人都不同意,她也可以随时战斗。

    “我也同意。”另一名副领队也道。

    “同意。”其余的梵天门弟子也都表示了同意。这样回去以后,他们就可以照实汇报,当然,这个照实,很有讲究,他们可以说为了完成任务,他们没有和对方两败俱伤。

    结果永远第一位的,只要完成任务,师门一般不会追究过程如何。

    鲁依卡收了红雀短矛,往前走了两步,道:“花极天,我们准备罢战,你觉得怎么样?”

    花极天笑道:“行啊。杀人太累了,一个一个杀过去,老费事了。”

    鲁依卡撇了撇嘴:“你觉得能把我们杀光?”

    花极天将残斩大剑和残剑收进储藏空间,道:“我没这么说。”

    鲁依卡道:“你就是这个意思。”

    花极天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说着,花极天手里出现了七月流金大枪。

    梵天门弟子大惊,以为花极天要攻击,全都抽出了刚放进去的武器。

    “不要紧张,就是让你们见识一下。”花极天瞄准了两百米外的一块大石头。

    砰,嘭。两声几乎连在一起,前面是子弹射击的响声,后面是一百米外大石头爆炸的声音。两个声音糅合在一起,在雪山万壑间回荡,久久不息,许多地方,都出现了雪崩,发出了轰隆隆的声音。还好他们在山顶,也不用担心被雪崩压死。

    梵天门弟子,包括鲁依卡在内,都吓了一跳。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威力的狙击枪。

    半天,鲁依卡才道:“子弹上附有武道真气?”

    花极天收了枪,道:“如你所见。看到这把枪,你现在觉得,我能杀几个,才会死。”

    鲁依卡低头不语,花极天速度快,可以摆脱他们,然后在几百米外慢慢射击就好了,这杆枪威力爆棚,总会伤到他们,看来停战是对的。鲁依卡接着抬头,笑靥如花,转移话题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花极天道:“和你们一样。”

    鲁依卡道:“你要天山冰蚕丝作甚?”

    花极天想了想,又道:“应该也和你们一样。”

    鲁依卡抿着嘴,道:“看来,咱们依然是竞争对手。”

    花极天道:“不如我们找到天山冰蚕之后,再决定打还是不打。”

    鲁依卡点头:“好。”

    花极天一指北面一个山头:“我要去那个方向。”

    鲁依卡道:“那我们就去另一个山头好了。”

    这时,雪崩已经停止,茫茫雪山之间,又恢复了平静。

    花极天对着鲁依卡摆摆手,便奔向了他指的那座山。鲁依卡神色复杂的看了看花极天,转头带着人走了。

    花极天下山又上山,直奔一个小山洞。

    山洞的洞口不大,只有两尺见方,里面有点微微的腥气传了出来,里面肯定是有生物居住。

    花极天掏出一把天山雪莲,对着山洞喊道:“好吃的,都来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