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来袭:霍少请〕〔婚宠百分百〕〔别挡我修仙〕〔山村养鸡大亨〕〔叩天门〕〔万界佳缘系统〕〔警队男儿〕〔重生之完美未来〕〔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神级妖孽特种兵〕〔拜见魔主大人〕〔人族狂潮〕〔帝天曜〕〔修真狂医在都市〕〔官场风云路〕〔医路青云〕〔大撞阴阳路〕〔开局一神器〕〔剑祖〕〔会长心尖宠:小冤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1125章 一成机会
    花极天拿着组装版海月清辉,来到朝山宗,杜仲谋让人帮忙研究一下,在等研究结果的功夫,他们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儿。

    先是大竹简上的大剑铭文阵法的问题,在维修朝山宗秘境之门的时候,花极天将千岛湖秘境得来的大竹简,还有燕狂刀给他的破川大剑,一并给了杜仲谋,让朝山宗帮忙研究。

    十几二十天过去,大剑铭文阵法的研究,用大杜杜仲谋的话来讲,就是稳步推进,用小杜杜厚庭的话来讲,就是根本没有多少头绪。不得不说,杜仲谋作为朝山宗最大领导,讲话比较的有艺术水准。

    然后,大杜小杜父子好奇心上来,要求看残斩大剑。对于仙器,无论是残还是不残,大家都是很有兴趣的。不过,他们也只是提出看残斩大剑,而没有提及夔龙鼎,毕竟在修炼者的眼里,残斩只是残废的仙器而已,连个普通圣器的价值,都不一定有。而相对完好的夔龙鼎,至少比几十把残斩还要宝贵。

    重宝之所以是重宝,便在于不能轻易示人。

    对于残斩大剑的修复,大杜同志,也给出了指导性意见,要超等金属,要超牛的黏连金属。

    当三个人聊的差不多了,武器铭文阵法研究员出现了,是渐家人,渐玄冲,自称为渐家遗者,和渐东来认识,关系却不算太大。因为渐东来根正苗红,是正宗渐家掌权者,而渐玄冲一族,在渐家有点边缘化。

    渐玄冲说了组装版海月清辉的修复办法,补阵,需要的时间,为五到八天。还好只是补阵而不是重新刻制,不然的话,会需要更长的时间,三两个月都有可能。

    五天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读,大忙人花极天肯定不能在朝山宗等着,于是他和大杜小杜喝了一顿小晕酒,就传送回了白水城。

    正当他睡觉的功夫,接到了管司命的电话。

    花极天因为有好几件事找管司命,却老是联系不上,只能给管司命发了短信。

    现在,管司命打了电话过来。

    可是花极天有点懵,因为管司命一张口,就让花极天去找他拿烈焰黑埙。

    “您老是不是要把烈焰黑埙给我?谢谢师傅,虽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我不能打了您老人家的脸。我这就去拿。”花极天高兴的道。

    “呵呵,我是让你给周威送过去。”管司命道。

    “你自己去呀。”花极天对于跑腿的活儿有点抵触。

    “我懒得看周威那副臭脸。”管司命道。

    “师傅,我说实话您别生气,我觉得你的脸耷拉的比周威师伯更厉害,更臭。”花极天道。

    “……你赶快滚过来吧。”说完,管司命狠狠挂了电话。

    花极天听到那边哗啦哗啦的声音,知道管司命是摁了三四次挂机键才成功,应该是被花极天气的哆嗦了,手不稳。

    “师傅这心理素质不行啊,一会儿对他说上官胭脂和公孙玲珑,不会出事吧?”花极天暗暗琢磨。

    公孙玲珑还好说,是管司命的外孙,还活蹦乱跳,可是上官胭脂却是被青云山庄大长老叶森打死了。

    可是就算有顾虑,这件事儿也必须告诉管司命,在公孙玲珑找管司命之前,让管司命有个心理准备。

    在管家的一个据点,花极天见到了管司命。

    “师傅,好久不见,您老人家依旧红光满面,可喜可贺。”花极天道。

    “少扯犊子,尽快送过去吧。使用前,人家还要练习一下呢。”管司命掏出烈焰黑埙,摩挲了两下,有点恋恋不舍之意,接着扔给花极天。

    花极天双手接住,装作混不在意的问道:“圣兽在哪里出世?”他表面上看着漫不经心,实际上很紧张,连手心都快出汗了,毕竟是圣兽。

    “周家。”管司命道。

    “周家?”花极天不解。他从来没有听过周家还有圣兽,而且如果周家有圣兽的话,别人也无法染指。

    管司命点头:“不错。这头圣兽,并不属于周家,只是早年间,被困在了周家,一直也没有处理。”

    花极天又问道:“以前没有处理,为什么现在又要处理了呢。”

    管司命苦笑了一下:“当然是不可知之地出事了。”

    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也就能串起来了。不可之地出事,大家族们寻求解决之道,而补天,也受到了影响,前几天不可知之地再一次出事,让事情迫在眉睫,而补天这犊子受到影响比较到,干脆不能传送了,用了好几天,才恢复了部分功能。

    花极天暗暗点头,果然和猜测的差不多,但是又觉得不对劲。

    “我见过圣兽,觉得圣兽确实很厉害,但是如果有七八个你这种程度的修炼者,应该就能困住圣兽。所以,只是一头的话,对不可知之地的支援,也不过如此吧。”

    管司命点头,七八个管司命这种程度的修炼者,对于不可知之地固然有帮助,但并不是不可或缺。

    “我们需要的,当然不仅仅是圣兽的战力,还有属性之类。”管司命道。

    “明白了。”花极天道,武道真气还有魔兽有属性这种事,花极天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他这种级别,还不用考虑这些。

    花极天唯一见过的圣兽,就是被困在千岛湖秘境的那头烈焰白犀。这一次,他想见识一下,在周家困着的圣兽,又是什么玩意儿。

    管司命交代完事,就开始喝酒。让花极天去送烈焰黑埙,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周威是通过花极天找的管司命,再者,也能进一步提高周威对好几天的好感。

    “那收服圣兽的时间,能确定吗?”花极天问道,他不想错过此事。

    “应该很快了,这个要看圣兽突破禁止需要多长时间了。之前的禁制,已经很脆弱了,如果圣兽全力以赴,差不多十天就会突破。但是圣兽灵智很高,知道突破禁制后,可能会有危险,肯定会留存实力。”

    “嗯。”花极天在千岛湖见的烈焰白犀,灵智确实很高,明显超过魔兽一大截,似乎不弱于小烟和大泥鳅。当然了,小烟和大泥鳅级别低,却是人工催熟的,灵智不弱于十几岁的孩子。

    花极天想了想,又问了几个问题。知道圣兽出世的时间并非秘密,很多大家族和大门派都会掌握,和夔龙鼎出世不同,这一次不但有大家族的队伍,大门派甚至二流门派的队伍也会有不少。

    这些队伍,都会试图收服圣兽,采取各种办法,比如武力,比如兽晶灵草引诱,等等,音律只是其中最好使的一项。

    到时候,必然又是一场盛会,超过了不显山露水的夔龙鼎之战,和武道大会相比,也并不会太差,甚至更激烈。毕竟武道大会是有组织的活动,而收服圣兽,和争夺灵草兽晶武器一样,重点在于抢。

    “还有事儿吗?没事就滚。”管司命下了逐客令。

    “有事。”花极天道。

    花极天挠了挠头,理了理思路,将上官胭脂和公孙玲珑的事情说了出来,管司命似乎满不在意,依旧不紧不慢喝着酒,可是花极天看出来,管司命的手,微微发抖,手指的骨节发白,显然在极力的控制自己。

    人就是人,做不到太上忘情,任谁孤苦四十年,突然听到子女孙儿的消息,也不能不激动。更何况女儿还没有见面,就死了。

    “对不起师傅,在胭脂姐姐去世之前,我就知道了这些,但是没联系上您,胭脂姐也暂时不让我告诉你,没想到之后……”

    花极天如果想联系管司命,自然有办法,周威赵无畏谢半城等人,甚至赵无柏,都可以亲自去不可知之地,去寻找管司命。

    只不过花极天觉得几十年都过去了,也不在这一会半会了,谁知道天音坊就出事了。

    “不怪你,这都是个人的缘法,起码外孙女还活着。呵呵,青云山庄的叶森是吧?”管司命的眼睛微微眯着,射出骇人的光芒。

    “我并没有亲眼看见,但是听玲珑说,上官胭脂是为了救她,硬挨了叶森的一掌。”

    “叶森没有赶尽杀绝,很好,我会留他一条全尸。”管司命道。花极天也告诉了管司命,叶森之所以没有赶尽杀绝,是也能为千机变宋南说了话。

    “叶森只是表面上的主谋,他的背后,另有他人。”花极天道。

    管司命点点头,道:“只是叶森的话,还没有这种能量,更没有这种胆量。”

    在管司命这里,叶森必须死,叶森不是始作俑者,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办,所以不死不行。

    花极天陪着管司命喝了两杯之后,转身离开了。而管司命,看着花极天消失在门口,神情微动。

    父亲管恪,他寻找了几十年,都没有消息,是花极天帮他完成了心愿。

    自己心爱之人周青萝之死,他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周青萝留下女儿上官胭脂。

    上官胭脂,是管司命的女儿,当然应该姓管,管胭脂。只不过因为种种阴差阳错,隐姓埋名至今。

    至于上官胭脂四十余年的人生经历,那是另外的故事了。

    上官胭脂和公孙玲珑的消息,也是花极天带给他的。

    对于管司命来说,花极天绝对算得上是福将。

    “这小子。”管司命暗暗念叨了一句。

    花极天离开管家的据点,回到了房子处,略一琢磨,海月清辉可以按时修好,关键就是会金雷御神咒的人了。

    于是,便和公孙玲珑取得联系。说了管司命已经知道她的存在,还有圣兽出世的时间临近,让她转告周洛月,要有所准备。

    “好的。”公孙玲珑道。

    两个人挂了电话,花极天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嘿,忘了问师傅,圣兽是什么品种了。”花极天再次掏出手机,打给管司命。

    电话接不通,嘟嘟盲音,似乎是关机。

    “这老头,难道是去大保、健了,这才几分钟,就将手机关了。”花极天腹诽道。

    不过,花极天也不急,见了周威问一下也行。

    拿着烈焰黑埙这种烫手山芋,不安全,花极天打算现在就送过去。他先是给周威打了一个电话。

    得知周威并没有在周家,而是在谢家,和谢半城喝酒呢。

    “等我。”花极天道。

    传送还是很利索的,直接到了谢家。

    谢家庄园已经不在乌衣巷,而是在城南,距离龟山不远的地方。

    花极天突然出现在谢家一个小树林,也没有人管,然后,他走到谢半城的小院子,见谢半城和周威,在院子里吹牛喝酒呢。

    两个人看到花极天进来,只是微微有点惊讶,心中感慨,外表并不显。毕竟是老狐狸,城府够深。

    谢半城指了指一张椅子,道:“坐,吃。”

    花极天也不客气,从储藏空间掏出自备碗筷,开吃。

    “……”谢半城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烈焰黑埙呢?”周威无语了半天,问自己借的家伙在哪里。

    “威师伯,你借我师父的宝贝,不会不还了吧?”花极天对着一根鸡翅使劲,嘟囔道。

    周威一听,黑着脸道:“烈焰黑埙本来就是我们周家的镇族之宝。”

    花极天道:“那是以前,所谓风水轮流转,八百年前,你们周家是不是拥有烈焰黑埙,还两可呢。重点是,我师父现在是烈焰黑埙的拥有者,而且免费借给你,这种坦荡的胸怀,你难道不应该敬仰,并且遵守有借有还的基本做人道理呢。”

    周威直哆嗦,咬牙切齿道:“这话是管司命让你说的?”

    花极天摇头:“当然不是。我这个师父一向光明磊落,不会玩花活儿,容易受人欺骗,所以我作为徒弟,有责任有义务帮助师傅。如果是我的策神师傅,你就算把他的家当搬光,我连个屁都不放。”

    天下能和策神玩花活的人有几个,可是绝对不包括周威。

    面对花极天的惫懒无赖,周威哆嗦的更厉害了,端在手里的酒杯,控制不住直晃荡,酒杯里的酒,洒出来能有一小半。

    谢半城喝酒看戏,不由哈哈大笑,敢在繁花一代面前耍宝的年轻修炼者,花极天不能说是独一份儿,可是花极天绝对是最能闹腾的那一个。

    周威得了帕金森一样,抖了半天,才道:“行,用完就还。”他这种人物,自然是一言九鼎。

    花极天道:“这样吧,大家都是互相借来借去,为了公平起见,你把埙曲楚歌水龙吟的曲谱,借我用两天吧。”

    周威怒喝一声:“岂有此理。”

    花极天一脸无辜:“怎么了?”

    周威道:“东西借了能还,可是曲谱功法你要借走了,还不复制两份儿?”

    花极天举手保证:“我绝对不复制两份儿,我就看两眼。”

    周威忍无可忍,骂道:“滚。”他知道,花极天有失传绝技复制,只要想记下什么东西,打开复制看上几眼就行了。当然,周威不知道复制技进一步的功能。

    反正,借物品,和借功法,完全是两个概念。

    花极天笑道:“好吧,不借就不借,那你告诉我是什么圣兽吧。”

    周威一瞪眼:“你想干啥?”

    花极天道:“我师父给我说了,圣兽虽然出现在你家,但是并不归你家所有,只要有能力,人人可以得而取之。”

    周威冷笑:“你还想收服圣兽?”

    花极天用不服气的声音道:“咋地?有理想不行啊?”

    周威更不屑了:“你用什么来收服?”

    花极天喝了一口酒,呵呵一笑:“海月清辉,金雷御神咒,有没有机会?”

    周威默然。虽然海月清辉和金雷御神咒的组合,不如烈焰黑埙和楚歌水龙吟组合,但是绝对有机会收服圣兽,起码比用兽晶灵草的引诱更加靠谱。当然了,机会还是不大。

    谢半城拍手笑道:“夔龙鼎之战的时候,我们就觉得你非池中之龙,早晚会一飞冲天。”

    花极天点头道:“谢师伯所言极是,我也是这么觉得。”

    “呃……”谢半城无语了,他决定以后再也不夸奖花极天。

    花极天掏出了烈焰黑埙,递给周威。

    周威伸手去抓的时候,花极天却又突然收回,道:“什么圣兽?”

    周威气的想一巴掌拍死花极天,这头圣兽的消息,也不算是多大的秘密,可是花极天的态度,太操蛋了,这意思,周威要是不告诉他,他就不将烈焰黑埙交给周威。

    “是烈焰白犀,你满意了吗?”周威的声音,有点颤抖。一般来说,老奸巨猾的老头能被气成这种程度,也不容易。

    “什么,烈焰白犀?”花极天猛地站起身来,差点将手里的烈焰黑埙,掉在地上。

    烈焰白犀,烈焰黑埙,难道两者还真的有什么关联不成?

    “对,烈焰白犀,和你们在千岛湖秘境,见到的是同一个品种。”周威道。他很满意花极天震惊的表现。

    花极天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烈焰黑埙和烈焰白犀有关系吗?”

    周威道:“当然有关系,据说烈焰黑埙,还有曲子楚歌水龙吟,就是为了控制烈焰白犀,才制作出来。而海月清辉和金雷御神咒,只是备选的方案。”

    花极天想了想,道:“这么来说,周家十有八九会收服这头烈焰白犀?”

    专用的乐器和乐谱,品阶又高,周家又占据了地理位置优势,早早的就会做很多布置,怎么看,都是周家机会更大。、

    周威点头道:“不错,但是十有八九不至于,周家有七成的把握,可以收服这头烈焰白犀,你有海月清辉,又能请到天音坊为你演奏金雷御神咒,占一成把握,万蛊门有踩塘调,又有圣器级铜鼓,占据一成,其余家加起来,占一成吧。”

    花极天道:“希望威师伯不要使坏,您要是不让天音坊的人帮忙,她们铁定不会帮忙了。”

    周威冷冷道:“天音坊本来就和周家不可分割。”

    花极天撇了撇嘴:“天音坊坊主周洛月差点没被人害死,还死了那么多人,也没有见你们周家有什么动静,”

    周威道:“等不可知之地稳定之后,青云山庄必将承受周家的怒火。”

    花极天点点头,心道青云山庄要承受的,不仅仅是周家的怒火,还有管家的。管司命肯定会因为女儿上官胭脂的死亡,向青云山庄和叶森,讨要一个说法。

    花极天已经把烈焰黑埙给了周威,也不胡扯了,一阵胡吃海塞,将桌上的菜,吃了一大半,才意犹未尽的结束。

    “……”谢半城和周威面面相觑,都想发火,可是觉得只是因为几口菜,就对一个年轻人发火,有点不像话。

    “不错不错。谢师伯家的厨子,竟然是五级厨艺,相当的牛了。”花极天道。

    “哼,以后可能吃不上了,他马上要去不可知之地了。”谢半城道。

    “我无所谓啊。我自己的是六级,可以自己做。咦,快七级了,牛,太牛了。”花极天啧啧感叹自己的全能全才。

    花极天询问了一下大傻子谢风的状况。

    “当然在闭关修炼。”谢半城得意的道。

    也难怪谢半城得意,谢风疯掉以后,谢家年轻一代中,便没有了能和李长玄、袁青塔花无殇等人比肩的人物。现在谢风恢复,名声和进步速度,更胜从前,隐隐有超过李长玄等人的趋势。

    “那烈焰白犀收服大会,他看来参加不了了。”花极天道。

    “无所谓。老夫会去的。”谢半城道。

    “嗯,你去看看热闹也好。不过你们谢家想要收服烈焰白犀,是没戏的,也就只能看看戏。”花极天道。

    涵养超好的战神谢半城,也开始哆嗦,骂道:“滚。”

    “切,走就走。”

    说着,花极天端着碗拿着筷子,到水管那里刷了,收好,走人。还是找到没人的小树林,传送。

    花极天直接进了第二灵田,先是关心了一下门人的修炼工作,然后去了第一灵田,找到老铁,说了一些事儿,便离开了。

    海月清辉还要几天才能修好,圣兽也还要至少十天才会出世,这几天花极天没什么具体的事儿要干。

    他联系了楚桑桑,询问万蛊门的情况,果然,万蛊门也已经做了准备,今年万蛊门才踏出了南方十万大山,所以他们十分重视和其他门派的集体活动。

    之前在武道大会上,万蛊门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成功打响了第一枪,现在收服圣兽,算是万蛊门出山的第二枪,他们也希望能打好。

    第二天的时候,一个人意外的和花极天取得了联系,是三流门派魏风塘的少主魏圈圈。武道大会上,花极天对魏圈圈的组织能力、沟通能力和宣传能力,印象十分深刻。

    在淘汰赛上,补天门还和魏风塘演了双簧,成功炒作了一把。不过现在看来,这次炒作对补天门的宣传效果,十分一般,反而是让魏风塘借着补天门,狠狠宣传了一把。

    “魏兄,好久没有联系,最近可好?”花极天道。

    “托花兄的福,还不错。”魏圈圈道。

    “请问魏兄有何贵干?”花极天问道。

    和朋友交流,客套总是要有的。但是大家都是大忙人,都无事不登三宝殿,魏圈圈如果没事儿,在这不过年也不是节日的时候,肯定不会给花极天打电话。

    “还真有一点小事儿,有一个消息,关于烈焰白犀的,不知道花兄感不感兴趣?”魏圈圈道。

    “当然有。我也打算试试,能不能收服烈焰白犀。”花极天道。

    魏圈圈笑道:“那更好了,这消息如果是真的,可以提高收服几率。就算是假的,也没什么损害。”

    花极天道:“那就谢谢魏兄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尽量答应。”

    魏圈圈大笑:“哈哈,不用不用,这个消息也没什么太大价值,是我在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爸爸修炼笔记上看到的。笔记上写着烈焰白犀喜欢使用七级灵草地元白姜。”

    花极天一愣,他在周家驻地南面的十五座山修炼场,曾经和周家的年轻人进行了一场放逐之战,当时他逃进了七号山低的一个幽深洞穴里,一直深入,然后看到了一个岩浆池,在岩浆池边墙壁缝隙里,就采集了不少地元白姜,他储藏空间里,现在还有至少十块地元白姜。

    烈焰白犀可以生活在岩浆里,而地元白姜,也需要高热的环境才能长出来,所以烈焰白犀喜欢使用地元白姜,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岩浆池。花极天心里一动,顿时和明镜一样。如果周家有烈焰白犀,十有八九生活在那个岩浆池里。不过自己采集地元白姜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岩浆池里有任何异样,也许真的是命大。

    “花兄花兄。”魏圈圈好久没有得到花极天的回应,以为掉线了,连忙呼喊。

    “哦,谢谢魏兄,难得有心了,如果成功收服圣兽,我请魏兄喝酒。”花极天道。

    “酒倒是无所谓,就是想念花兄的烧烤。”魏圈圈是个吃货,所以他也是个胖子。

    在魏圈圈眼里,所有自称吃货的瘦子,都不是真正的吃货。

    “哈哈,这个好说,魏兄任何时间来白水城,我都亲自烧烤,管饱。”花极天道。

    “好好好。”魏圈圈很高兴,一个不知道对错的消息,就能拉近和花极天的关系,这在魏圈圈看来,十分值得。

    两人又随意探讨了一些问题,比如秘境之门的维修,比如女人穿黑丝显出修长腿,为什么这么好看之类,便挂了电话。

    花极天正准备收起手机,手机又响起来了。

    是鲁省的陌生号码。

    接起。

    “花门主,我是黑白学宫纪小树,咱们之前说好了维修秘境之门,现在其余的都已经维修完毕,什么时候来给我们黑白学宫处理一下。”纪小树道。

    因为不可知之地造成的影响,还没有经过花极天调整的黑白学宫秘境之门,出现了大幅度波动,让黑白学宫的人心惶惶。

    虽然黑白学宫秘境之门最终稳定下来,但是好多长老,都要求纪小树尽快请花极天来,纪小树这才给花极天打电话。

    “嘿,这几天太忙了,给忘了,不好意思。”花极天一拍脑袋道。

    其实他是假装忘记,因为杀了纪舒成,和黑白学宫芥蒂已生,所以花极天干脆冷处理,不打算主动出击,而是等着黑白学宫的人来请。

    如果不是不可知之地出事,让补天有点凌乱和自顾不暇,花极天就会让补天调整一下黑白学宫的秘境之门,让其波动的厉害一点,那样纪小树肯定会找他。

    “好吧,什么时候?”纪小树的声音很稳定,没有丝毫的情绪。

    “现在吧。”花极天抬头看了看天气,觉得今天是维修秘境之门的天气。

    “好,我在秘境之门门口等你。”纪小树依旧淡淡道。

    接着纪小树告诉了花极天具体地址。花极天让纪小树给他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纪小树说黑白学宫展览馆的洗手间应该可以。

    花极天心里跑了一阵羊驼,便点头同意。

    当花极天出现在洗手间里,已经有黑白学宫的弟子在等候。

    跟着弟子穿过黑白学宫展览馆,来到秘境之门门口,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纪小树,一个是中年妇人。

    这妇人,和已经被花极天杀死的黑白学宫青年才俊纪舒成,面容有两分相似。

    是纪舒成的老妈,花极天心下有了判断。

    “花极天,你杀了我儿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妇人看到花极天,顿时恶毒咒骂,狰狞着脸,扑向了花极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一夜惊喜:萌宝寻〕〔一号秘书:陆一伟〕〔阴间超市〕〔明天心理诊所〕〔闪开,迪迦开大了〕〔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韩娱之寻觅〕〔快穿攻略:病娇BO〕〔丹武帝尊〕〔娇妻狠大牌:别闹〕〔重生倾世宠妃〕〔光暗天使〕〔官场先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