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宠上瘾:鲜妻,〕〔三国之黄巾神将〕〔宇宙拒绝毁灭〕〔圣光明大魔王〕〔六零时光微微甜〕〔穿越时空的霸业〕〔冷爷,宠妻为上〕〔超神学院之光明之〕〔首席老公,强势爱〕〔傅少,你老婆又变〕〔文明的进化之路〕〔道仙凡〕〔重生明末之中州崛〕〔妖孽狼君请上榻〕〔重生弃少之天尊归〕〔闭嘴,你这学婊〕〔魏武侯〕〔冥婚夜嫁:邪魅鬼〕〔大汉将门〕〔帝姬威武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858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丁组甲组接力战,马上开始。

    春蚕第一个上场,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没底儿,去请教骆银川。

    骆银川却当起了甩手掌柜,让他问花极天。

    花极天老神在在,说有两点要记住。

    “这两点很简单,加起来不过四个字。”

    “请花师叔明示。”

    “第一,忍。”

    春蚕琢磨了一下,点头。这个可以理解。他只是三流修炼者,就算比甲组弟子的武道级别高五级,都十有八九会输,何况现在是低五级呢。

    所以他只能忍,不能进攻。他的进攻,对于甲组弟子来说,毛用没有,他只能利用春蚕剑法善于防守的特性,努力防守。

    “第二,不下台。”

    春蚕听到,琢磨半天,没明白花极天的意思。他也不想下台,可是面对甲组弟子猛烈的攻击,下不下台,春蚕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春蚕不明白,只好用懵逼脸和迷茫眼去看着花极天,期望花极天明示。

    “比武台有比武台的特点,接力战也有接力战的特点。比赛要在台上,接力战重点是接力。”花极天抬头看天道。

    花极天说的云山雾罩。

    春蚕沉思,然后坚定道:“谢花师叔,我明白。”说着他就跳上了台。

    骆银川抬头看台上,道:“这小子明白什么了?”

    花极天苦笑:“我也不知道啊。我自己都还不明白。”

    骆银川道:“对这些愿意琢磨的弟子,说话就是简单,随便胡扯两句,他们就能自己找到方向。”

    花极天道:“谁说不是呢?要是莽汉,估计就费劲了。”

    莽汉听到花极天提他的名字,以为花极天要面授机宜,颠颠过来问:“花师叔有什么指示。”

    花极天点头:“有重要指示。”

    莽汉大喜:“请说。”

    “嗯,一会儿,春蚕输了,你接着上台就好。”

    莽汉迷茫不解,摸着自己的头道:“这安排,你早就说过了啊,不算是重要指示吧。”

    花极天深沉道:“算的。”他伸手往台上一指,示意比赛开始了。

    不远处的骆银川,眼角直抖,花极天这犊子,真是能胡扯啊,可是莽汉还没有研究明白,一会儿让他上场,到底算什么重要指示。

    场上,春蚕和甲组弟子,互相对视,等待战斗开始。

    和春蚕对敌的甲组弟子,是一个身材高挑长相丑陋男弟子。这甲组男弟子的鼻孔很大,干起来有点怪异。

    当主裁判将手里的小烟哨塞进嘴里,嘟噜噜一吹,春蚕就和甲组弟子大鼻孔开战。

    大鼻孔也是武道二十一级,各方面都很均衡,速度力量都不差。

    一个人各方面都均衡,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就是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什么都不差。坏处就是爆发力不足。

    比如说攻击力,这种均衡的修炼者,不会爆发出超强的攻击力,但是每一次攻击力也不会太差。

    大鼻孔虽然没有超强的攻击力,但是他比春蚕强太多,每一击都能将春蚕击退不少。

    春蚕同学依靠着春蚕剑法和九宫游龙步的初级步法,苦苦支撑。

    春蚕后退的时候,往往并非直线,而是拐弯寻找一个相对宽阔的地方,保证自己的背后,有足够的地方,以备不测。

    “骆师叔真是厉害,竟然能将你们这种废物,教导到这种程度。”大鼻孔笑道。他依旧以为春蚕剑法,是骆银川传授的。

    当然,他认为春蚕应对他的办法,也是骆银川传授的。

    春蚕苦不堪言,被大鼻孔压着打,就算想要说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现在的情况,不是有来有往,而是有来无往。春蚕一直在后退。

    战斗已经白热化,春蚕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他坚持着、忍耐着。

    大鼻孔开始还饶有兴味逗着春蚕玩,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失去了耐心,因为他发现,在几个关键点,他以为自己可以拿下春蚕,将春蚕打下台,但是竟然差了一点点。

    也就是说,春蚕比他想象的强一点,当他提高了攻击力,春蚕还是比他想象的强了一点。

    他连续提了三次力,都被春蚕躲过。

    “算了,不和你玩儿了。”大鼻孔打算大幅度提高自己的攻击力,一举击溃春蚕,结束战斗。

    春蚕的脸色发红,依旧不说话。每一次反震,都让他的胃里翻江倒海,而且他的武道真气,也在迅速的消耗。

    春蚕的真气消耗,比大鼻孔要更快一点。

    面对甲组弟子,身为丁组弟子的春蚕,已经快要到了极限。

    他的脑海里,只有花极天给他说的两条,总共四个字,‘忍’,‘不下台’。他要尽一切可能,消耗大鼻孔,让接下来的莽汉,能够更轻松的应对。

    十秒。

    二十秒。

    春蚕又坚持了三十秒,他的嘴角,流出了血丝。

    砰。他再一次被打飞。

    这一次,他飞的更远,要掉落到抬下去。

    “不下台。”他吼了一声,他尽最大能力,运用自己的武道真气,让自己的身体猛然下沉,往台上落去。

    可是还是不够,他的身体依旧往比武台外飞去。

    如果这么继续下去,最终,春蚕还是会擦着比武台的边缘,掉下去。

    大鼻孔也觉得春蚕会掉下去,笑吟吟的看着,并没有追击春蚕。

    春蚕也知道会这样,可是他并没有放弃,他身体一翻,变成了头下脚上,这样一来,加上手臂和长剑的长度,他就可以够到比武台。

    “给我停。”春蚕再次发出不甘的吼声。

    他右臂暴伸,长剑戳在比武台上。

    叮。长剑和比武台地面的石头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和火花。当然也有效降低了春蚕的速度。

    春蚕重重摔在比武台的边缘,他的身体,已经有一小半摔了出去,但毕竟没有掉下去。

    他吐了一口血,爬起来。

    “来,我会证明这是谁的时代。”春蚕咧嘴一笑。他的嘴边,都是鲜血,笑容看起来有点可怖,却又让人心底微微触动。

    这触动,对丁组和丙组的废物弟子们,尤其深。

    有多久,他们没有这样的执念了?应该有很久很久了。

    可是不管多久,在他们的心底,在他们的心灵深处,从来没有忘记,这种对成功和被人认可的渴望。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抛弃不放弃,方为真英雄。

    台下花极天捂脸:“春蚕同学太在意了,我就是瞎说的。”

    骆银川和莽汉开始哆嗦。

    寒风抹着眼睛道:“花师叔,在这让人感动的时刻,您能别破坏气氛么?”

    花极天道:“可以啊。不过呢,光感动没有用,我们还要在感动之后,有所行动。”

    莽汉看着台上,道:“春蚕坚持不了多久了。”

    花极天点头:“也就三两招的事儿。”

    台下的花极天话音未落,台上的春蚕冲向了大鼻孔,他似乎没有要忍的意思,他要主动进攻。

    大鼻孔眼睛里有点震惊,不过嘴角却是露出不屑笑容:“对你们这些烂泥一样的废物来说,坚持是没有用的。”

    平时,甲组和乙组的弟子,都这么称呼丙组丁组的弟子,老师们也都不管。

    面对冲过来的春蚕,他再一次举起了剑。

    “呵呵,就算是烂泥,也要糊你一脸。”春蚕吼道。

    春蚕抬剑,在剑将要撞到大鼻孔剑上的时候,他猛然撤剑,然后身体往一侧滑去。

    原来,他没有忘记花极天说的第一条,要忍。他声东击西,只是为了占据一个更好地位置,让自己的后背,有更多的缓冲地带。

    大鼻孔一剑斩空,随即反应过来,接着身体一弹,主动攻向春蚕。

    “下去吧。”大鼻孔叫道。

    噹噹噹。长剑相交。

    春蚕再也支撑不住,被震下了台。他的伤势不轻,脚下的简版九宫游龙步,已经不能充分发挥实力了。

    “丁组甲组接力战,丁组第二人,请上场。”等春蚕砰的一声落地,主裁判叫道。

    莽汉跳上了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鬼今天不太想吹灯〕〔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真理大帝〕〔末世胶囊系统〕〔斗鱼之死亡主播〕〔将军的毛真好摸[星〕〔逆剑武神〕〔柯南之罪恶值系统〕〔君少心头宝,夫人〕〔特种兵王在山村〕〔田园蜜宠:神医撩〕〔快穿逆袭:妖孽天〕〔重生之全能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