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春秋〕〔真武称尊〕〔独步成仙〕〔剑破江山〕〔我就是要作死〕〔进球万岁〕〔男人的女神之路〕〔桃运仕途:我的美〕〔变身冥神少女〕〔重生之至尊仙帝〕〔美人持刀〕〔美女的无敌神医〕〔新特工学生〕〔少年神医高手〕〔逃出女儿国〕〔极天至尊〕〔通天神途〕〔带着红警从假面骑〕〔春风二十年〕〔都市之霸道横行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720章 画一副肖像画
    寻雷塔虽然是刻石而建。也具备普通塔式建筑的格局,就是下大上小。只不过寻雷塔不是规则的锥形,而是斜锥。

    也就是说,塔的后背,是直的,但是前面,像是梯田,依次向上。

    第九层只有百丈见方,比第一层两百丈见方,小了许多。和下面八层不一样的地方是,第九层四面都有窗,日光星光月光,皆可透窗而入。

    花极天看了一圈,没有多少异常,看起来就是道家弟子寻常的学道处。

    看到这些整齐的蒲团,依稀可以想见当年的辉煌。

    蒲团圆形,直径一尺半左右,一个人盘腿而坐,刚刚好。因为可能几十上百年没有人打扫,蒲团上面布满了灰尘,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上面古朴的花纹。

    花极天走过去,对着一个蒲团踢了一脚,蒲团纹丝不动。

    “咦。”花极天有点惊奇。

    他随手一挥,这个蒲团上的灰尘四散纷飞,蒲团真实模样显现出来,竟然是在地面石头上刻出来的。

    “这工程,啧啧啧。”花极天啧啧感叹。这古朴的花纹,还有蒲团的形状,一位石匠一个月都未必能刻出一个来。何况这几百个,一模一样,无一错误。

    他打开透视眼,再次检查四周,还是没有什么异样。墙壁上,连壁画都没有。

    “难道没有,还是去第四层,再看一看。”花极天暗道。他从下检查到这里,只有第四层,有一些壁画。不过那些壁画,只是描摹而已,而且笔法一般。

    花极天从昆仑侧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寻雷塔,又和万蛊门沐业勤战斗,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深夜。

    月正中天。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洒在蒲团之上。

    花极天看到月光,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蒲团。

    每个蒲团似乎都一样。

    经过和沐业勤的战斗,花极天的透视眼时间已经所剩无几,还有区区二十秒。不过还好,再有半个小时,就是午夜十二点,透视眼时间,会重置。

    不过留着备用,以防不测永远是花极天的风格。

    所以他没有再次开启透视眼,而是直接跳到了蒲团上,就像小孩子玩游戏跳方格,一个一个跳过去。

    蒲团很多,至少几百个。当花极天跳到一百三十八个的时候。

    蒲团下传来空洞的声音。其余的蒲团,都是实心的,而这个蒲团,下面是空的,也许里面会放着些什么。

    花极天低头,打开了一秒钟透视眼。蒲团下面的空洞里,有一副发黄的画。

    “在这里。”花极天大喜。

    他研究了半天,没找到开启机关,索性伸手一拍,将石蒲团拍了一个稀碎。

    碎石没有一点掉进下面的坑洞里,全部都飞了出来。这对正常人来说,不可思议,可是对于修炼者,并不是多难的事。

    花极天伸手,将那一幅画拿了出来,借着窗外透过来的星光月光,看了起来。

    纸很厚,颜色泛黄,上面有一男一女。

    看身材姿态,是年轻的男女。花极天心里砰砰直跳,这幅画的画风,他很熟悉。和在清水崖底的河道里,还有青石坟冢中,看到的画很类似。

    甚至男女的着装,都很那些画相似。

    这幅画上,男的身形潇洒,可是脸已经不见了,似乎是被水洇渍的,那个女的画像,更惨。眼睛的部位,已经变成了两个空洞,胸前,也是两个空洞,下体,一个。

    一副好好的画弄成这个样子,比扎小人都恐怖。

    “多大仇多大恨呐。”花极天看到女画像,觉得好骇人,一个人得有什么样的怨恨,才会对着一副画像,捅来捅去。

    “不过这个男子的头像,怎么会不见了呢。”

    花极天又研究了一下,没有研究明白,觉得可能是有水恰好滴在了头像上,让头像变得模糊了。

    可是他看着男子头像模糊的厉害,不像是滴了一次水,而是很多次。

    一时之间,他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关节,于是便不再想。

    划得边缘,还有竖着的一行字。

    “幽幽姐与大哥画像,赠小妹于丙申年。”

    不用说,自己也是花极天熟悉的风格,无名大哥的笔迹。

    “看来是无名大哥和媳妇,赠给他小姨子的画像。不过姐夫赠小姨子自己的画像,也有点那个啥。”花极天暗道。

    研究完正面,他将画翻了过来。因为他适才使用透视眼的时候,好像看到画的背面有几个红点和一条弯曲的红线。

    他刚看了一眼,心中突生警觉。

    他无暇思考,直接使用了一个幻影移形。

    只听到一阵细微的破空声,从他方才所站的位置,穿过。

    如果他不动,正好被这个细小的东西,射中心脏。

    “小先生,功夫不错啊,竟然能躲过我的青蚨罗。”一个姑娘从入口,走出来。

    姑娘二十岁左右,穿着南方少数民资特有的颜色艳丽的长裙,头上,也都是各种银饰。她的双足赤着,不大,白嫩干净异常,脚趾十分整齐,略微有点肉嘟嘟的感觉。

    两只圆润白皙的脚腕上,各带了一个红色的绳圈。绳圈之上,各拴着一个小拇指肚大小的铜铃。

    脚腕往上,便是浑然天成的小腿,圆润而直,让人想要把玩一番。

    再往上,看不见了,被长裙遮住了。长裙之上,短衫之下,是盈盈一握的白嫩细腰。

    她站在哪里,淡淡的看着花极天。俏脸俊美无双,似乎带着一些懵懂的笑意,让人想要亲近亲近。

    有一个绿色的虫子,在这姑娘的手指上,爬来爬去,看来就是她口中的青蚨罗,和沐业勤的笋头,有点相似,但又不完全一样。

    第九层的入口也是出口,她隐隐挡住了入口,花极天想要从入口下去,是不可能了。就算从窗子里逃窜,也有困难。因为窗户也是更靠近入口那一侧,花极天的背后,是石壁,没有窗户。

    “美女,你不化妆更好看。”花极天将那幅画直接收了起来,然后又是一个幻影移形,回到了他刚才所站的位置。

    “是吗?那我以后不化妆了。”姑娘笑道。

    他们说的化妆,不是使用化妆品,而是化装成别的模样,比如那个死了的老道。

    “好呀,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花极天打量了一眼入口和窗户,似乎想要逃走。

    “将幻影移形教给我,我让你愉快的死去,好不好?”姑娘藕腰轻摆,声音糯糯的,似乎并不是要杀人,而是在和情郎求欢。

    “不太好吧。我要是死了,以后你要是想我,怎么办?”花极天不同意。

    “这个很简单啊。我可以让我的灵虫,将你吃掉,连骨头都吃掉,这样,我想你的时候,看看我的灵虫就好了。”姑娘笑的像银铃一样,勾动人的魂魄。

    若是在床上,男人遇到这种极品妖孽,那就爽大发了,绝对会‘从此君王不早朝’,****沉醉于温柔乡中。

    姑娘的音调,情意绵绵,如果单单是这音调,足矣让男人不含而立。可是她说出的话,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花极天打了一个类似于高潮的寒颤,道:“被虫子吃了,那就不是我了。”

    “不要紧,我会找人给你画一幅你的肖像画,天天看上几遍。”姑娘笑语嫣然,却让花极天心里胆战心惊。

    姑娘手一摆,有无数的飞虫,从她的衣袖中,飞了出来。也有的,从她的美丽长裙里,爬出来。

    “再见,美女。”花极天脚下使力。

    卡啦一声,脚下的地板有两尺见方的石头,垂了下去,他也往第八层掉去。他双足再次一蹬,那块石头迅速落了下去。

    他在第八层,曾经做过准备,就是切了在第八层的天花板,切了几个四方块。当然都没有切透,留了差不多二十公分。

    在第九层的时候,正常走着,不会发现任何异样,但是如果对准这些地方,用力踩的话,就会将这块四方石块踩下去。

    进入第九层,只有一个入口,花极天自然不能不做防备。

    身子他那副图画的时候,都是站立在他切割的地方。这样一来,他随时可以应对不测。

    “哈哈,小先生,你真好玩。”姑娘一愣,随即冲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我的绝色总裁老婆〕〔酋长压力大〕〔阴间超市〕〔娇妻狠大牌:别闹〕〔明天心理诊所〕〔穿越八零甜蜜蜜〕〔官场之风起云涌〕〔韩娱之寻觅〕〔妖禁〕〔三界最强主播〕〔闪开,迪迦开大了〕〔不熟〕〔光暗天使〕〔武神天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