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野工仔〕〔最强兵王〕〔路西法的羽翼〕〔萌妻十八岁〕〔养鬼为祸〕〔一术镇天〕〔冰血王朝〕〔快穿之女主狂霸酷〕〔我让四个野男人痛〕〔邪王难宠,医妃难〕〔诱妻入怀,请温柔〕〔霍少蜜蜜宠:宝贝〕〔以你为名的希望〕〔阴气撩人:鬼夫夜〕〔剑下乾坤〕〔网游之纵横八方〕〔重生僵尸至尊〕〔蒙大拿牧场主〕〔隐婚契约:夜帝的〕〔超强战神系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649章 又闻血脉觉醒
    花极天又想到一件事,愈发认为是赵家在搞鬼。

    “我得到救援之后,赵家胖子老头赵月半,给我要血脉。他是从京都来,可是已经得知我拿到了血脉。不过他知道的是三支,而不是六支。”

    “知道血脉被你拿走的人,并不多,可是远在华夏的赵月半,竟然得到了消息,肯定有问题。”徐不呆道。

    “会不会是宋南?”花极天道。

    “也许不是。就算是他,他也并没有告诉赵家另外三支血脉的事。”徐不呆道。

    “保险箱小抽屉里的三支血脉,果然是给宋南留的。”花极天道。宋南追他的时候,也明确了这一点,宋南知道血脉一共有六只。

    “我和宋南多年好友,自然要为他考虑。”徐不呆道。

    “哦。这么说,是你主动给他留的,而不是他要求的?”花极天道。

    徐不呆点头:“是。”

    “我草,这就厉害了,千机变真不是白叫的。”花极天羡慕。索取东西,别人给你不牛逼,不主动索取,别人上杆子给你留着,才牛逼。

    很明显,宋南确实牛逼。

    “你不要把人心想的这么龌蹉。”徐不呆一愣,道。可是这话他自己都觉得有气无力。

    “可是人心就是这么龌蹉啊,像我这么纯……”

    “滚吧滚吧,我要研究了。”徐不呆心烦意乱,一把抓过那半滴血脉,去干活。

    花极天也离开。路上他继续琢磨徐不呆事件的来龙去脉,他觉得这几十年,都是一个局,形成了一张网。

    宋南应该不是做局的人,这张网,不在他手中。

    不过,宋南在其中的角色,肯定很关键,举足轻重。而且宋南和赵家,并不像表面那样没有了关系。

    好像赵家某人,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从徐不呆的研究,到燕飙,也许以后会有更多燕飙这样的普通人,会被催动血脉。

    如果这是这样,那这个赵家人,肯定很恐怖,能命令宋南和赵月半这种人物,不恐怖才怪。

    花极天回到家,天已经不早了。他最近在白水城的时间不长,所以亟待解决的事儿很多,生意方面,钱大壮和董月玲等人,还没有见面。

    花极天的想法很简单,建立起商业帝国,然后别人来操作,他的重心,自然还是修炼。只有自身强大,才能保护自己现有的这一切。

    娱乐事业意外得到了天上客,已经初具雏形。其余方面也在迅速发展,下一个方向,花极天想要集中在古玩行。

    还有餐饮行业,花极天也想逐步发展,可惜无人可用,只能慢慢来。

    修炼方面,最主要的就是和各大家族接轨,虽然是管司命和李唯秋的徒弟,但是并没有特别好的切入点,只能通过一些任务之类。

    他现在名气如日中天,可是在各大家族年轻修炼者眼里,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异类而已。

    还有补天系统的七彩石任务,完全就是没有什么头绪,好在已经得到了两块石头,还有五块。

    花极天隐隐有点期待完成之后的情形,又有点担心补天系统解锁什么新姿势,呃,新能力。万一补天系统变得十分牛逼了,能控制花极天心智,花极天哭都来不及。

    晚上,王小枚又来闹到半夜,知道花极天答应明天送她上学,她才走,弄得花极天心烦意乱心猿意马。

    第二天一早,花极天去送王小枚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很意外,是天上客的原老板,梅仁维。

    花极天想不明白,梅仁维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

    “梅公子,有何贵干?”

    “请你帮个忙。”梅仁维淡淡道。

    花极天想到了梅仁维美女蛇一样的脸,不由脊背发寒,他真不怎么想见到梅仁维。可是梅大公子将天上客都给了他,他只给人家复制了两份阵图,这买卖,让花极天觉得有义务对梅仁维好一点。

    “你说吧?我不保证不承诺不答应。”花极天现将丑话说到前头。

    “大禹龙门镇,有一个村子被屠,只有一个老人活了下来,据他所说,是他村子上的一个年轻人,突然发了疯。”

    “和我有什么关系?”花极天心里一跳。未来局有很多人可以用,梅仁维却偏偏来找他,必然是有原因的。

    “你带走了徐不呆,自然和你有关系。”梅仁维笑了一声。

    “我还是不明白。”花极天道。

    “血脉。那年轻人的血脉,有觉醒的迹象。”梅仁维道。

    “你见过那年轻人?”花极天问。

    “没有。按那个老人的描述,那年轻人突然变得力大无穷,心智全失,还有一些其他表现,比如有兽化迹象。”梅仁维道。

    “这么说来,确实像是血脉觉醒了。”

    “所以我才请你和我一起去。”

    “我真是不想答应啊。”花极天道。他这意思,是基本答应了。毕竟和血脉相关的事件,花极天肯定关心,正好他这几天没什么事儿,去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跟我去,我也帮你一个忙。天上客表面上的老板,来找我,再次向我表忠心,我没有理会。”梅仁维道。如果他授意表面老板搞鬼,花极天别想顺利收到天上客。

    “做人要言而有信,我相信你的人品。”花极天义正言辞。

    “……”梅仁维无语。人品?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那玩意儿。

    只是利益之下的权衡而已,如果没有晋省大禹龙门镇这档子事儿,梅仁维或许就会顺手为难一下花极天。

    “什么时候走?”花极天问。

    “越快越好。我今天晚上去。”梅仁维道。

    花极天一琢磨:“那行吧,我也看看飞机的情况。尽量明天一早到,今天还能处理一下事务。”

    “行吧。”梅仁维就要挂电话。

    “这样吧,你再给天上客表面老板打个电话,叫他臣服于我,乖乖听话,大家都省心。”花极天道。

    “呵呵。”梅仁维尬笑一声,挂了电话。他的笑声,意味很明显,我不下命令给你捣蛋,已经算给你帮了大忙了,你还得寸进尺,没门。

    花极天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响声,气的骂道:“没人味就是没人味啊,这点小忙都不帮。”

    送完王小枚上学,花极天又去见了钱大壮董月玲,泰北娱乐如火如荼,作为总裁也要关心一下。

    见董月玲的时候,花极天突然想到一件事:“花家庄不是要做民宿嘛,我家专门改装一下,不要开放,给我留着。代二胖家,是我们村子最好的,就改成爆款,名字就叫村领导的家,价格最便宜,谁抢到谁入住,算是打个广告。”

    董月玲一琢磨:“嘿,你这个想法,和如是这妮子的办法不谋而合。”这种做生意的手法,很高明。

    花极天道:“没那么高深,其实……嘿嘿。”其实,就是他的恶趣味。

    花极天见了董月玲之后,又和其他人见了面,比如钱多多,庞雅谢燕子等人。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又要走,不见个面不像话。

    见了这些姑娘,基本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他也就是沾了钱多多一点制服诱惑的小便宜,庞雅和谢燕子手挽着手像是连体婴儿,花极天无处下嘴,连个毛的便宜都没沾到,他很生气,打算有机会单独教训两个人,想要三个人一起玩的想法,一时半会看来是完不成了。

    下午,花极天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一直在等的电话。

    是天上客名义上的老板。

    以前花极天没见过这个人,也没专门打听过他,但是花极天知道,这个人的生意头脑,绝对差不了,不然也不能将天上客经营成四大夜场之首。

    花极天这次回来之后,也找蒋家财和鲜半棉,了解过天上客的表面老板。既然要打交道了,肯定要了解一下。

    此人名叫孙太展,年龄不大,四十余岁,比鲜半棉要小。

    孙太展明明得到梅仁维的通知,却不来找花极天,而是再次去京都找梅仁维商量,想要搞花极天,其心可诛。

    想要用他,肯定不能像对鲜半棉那样直接撒手不管,而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你好,孙老板,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哈哈。”花极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娇妻狠大牌:别闹〕〔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阴间超市〕〔逆剑武神〕〔妖禁〕〔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枕上婚约:古少宠〕〔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