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抱枕疗法:总裁不〕〔命运源代码〕〔今天开始当史莱姆〕〔时空之头号玩家〕〔宠爱100分:腹黑甜〕〔却凡传〕〔祭献修仙〕〔机战成神〕〔大唐官〕〔我的系统特别刚〕〔探花郎〕〔我的脑内作死系统〕〔超级忍者系统〕〔神级都市练气士〕〔诸天狂蟒进化〕〔穿越成科比〕〔绝色生枭〕〔王爷偏要娶我〕〔斗罗大陆之十劫〕〔惜春是个佛修[红楼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能小农民 第617章 拿短矛的印特伽少女
    “徐先生,你身边这个人是谁?”一个别扭的声音突然传来,说的是华夏语。

    这个人的腔调口音,和昨天的翻译官同志差不多,但是熟练程度差远了。

    花极天和徐不呆转身,他们看到了一个器宇轩昂、身材挺拔的印特伽年轻人,在印特伽小说或者电视剧里,这种人是要被带绿帽子然后当男主角的。

    年轻人穿着印特伽的传统服装,露着脚腕和小腿,赤脚穿着牛皮凉鞋,背上背着一柄剑。

    从花极天的位置,不开透视眼的话,只能看到剑柄,剑柄很是奇特,烟色铁质带棱纹,护手弯曲,薄片柄头,剑格也就是柄前面两边的护手,尖锐外延,可以伤人,和华夏普通剑不一样。

    这个年轻人脸上有点骄傲之意,看来他在梵天门的年轻弟子当中,地位不凡。

    他看到徐不呆带着一个华夏裔的年轻人,出口询问。

    “这是九黎村的一个小哑巴。也是我的……呵呵。”徐不呆笑的有点猥琐。老头猥琐起来,那也是一种境界,简而言之,就是超级猥琐,不堪入目。

    “我明白了。”这年轻人一笑,一副明白的样子。

    花极天微微撇了撇嘴,明白你妹啊,我们是假的,假的,糊弄洋鬼子的,你懂不懂。

    “班加罗尔,再见。”徐不呆道。

    徐不呆叫出了这年轻人的名字。

    能让他叫出名字的梵天门年轻弟子,真的不多,班加罗尔就是为数不多中的一个。

    徐不呆叫出名字,也是在提醒花极天。

    花极天早就感觉出班加罗尔的厉害,比梅仁维还要强,比李长玄周广令他们,也只是略微弱一点点而已。

    “再见。”班加罗尔和徐不呆说着再见,却看着花极天。

    徐不呆转身,花极天也跟着转身。

    两人继续行走。

    后面呼啸风起,徐不呆大惊转身。

    “不要。”徐不呆叫道。

    花极天好像什么也没有感觉到,还是往前迈着步子,只是他好像被前方侧面的景色吸引,微微转头去看。

    他早已经打开透视眼,看着身后的情形。打开透视眼后,他的身后仍有几十度的死角,只需要微微偏头,就可以看到身体正后方。

    班加罗尔左手成掌,拍向花极天后心。

    花极天咬牙抿嘴,心里催眠自己,是试探是试探,千万不要躲,不要怕小乖乖。

    果然,班加罗尔的手掌,在距离花极天后心半寸的时候,停住了。

    而花极天,还是往前走,三步五步,远离了班加罗尔。

    走了好几步,花极天才像发现了不对,停住,转身,看着早已站住不动的徐不呆,又看看班加罗尔。

    花极天一脸懵逼茫然,似乎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用纯洁的小眼神,询问徐不呆。

    徐不呆随口给花极天解释两句,应付一下,又给班加罗尔解释道:“这是我昨天从加拉瓦*辛赫那里要来的人。他现在是我的,而且他对我百依百顺。”加拉瓦*辛赫,就是那个翻译官的名字。

    加拉瓦二十五六岁还只是二十级,和班加罗尔差远了,功夫在年轻人中只能算是偏上的水准,但是徐不呆和他接触的比较多,非常熟。因为徐不呆日常的翻译工作,都是加拉瓦来处理的。

    班加罗尔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徐不呆拉着花极天,再次转身就走,可是只走了十几步,花极天突然一闪,天星剑出现在手上,往后一刺,转身。

    原来,班加罗尔再次进攻花极天,他这次悄无声息,可是他手上的力道,却是十足,花极天如果不躲,必死无疑。

    “你是怎么发现的?”花极天苦笑。

    “你的皮肤很白,脸颊上并无高原红的颜色,并非乌斯南土生土长的人,更重要的是,连徐不呆都能感到我要进攻你,你却没有任何反应,你太淡定了。你刚才表现出来的,只是哑巴,却不聋。如果我没猜错,你来自华夏,对不对?”班加罗尔看着花极天手中的天星剑,大喜。真是意外之喜,眼前这个华夏人,不但是修炼者,还有上好的灵器和储藏空间。

    就凭这两样,花极天在班加罗尔已经是个死人。

    花极天点头:“不错。”

    徐不呆叫道:“你你你,怎么会说话?”

    “我当然会说话。”

    “可是你昨天晚上很温顺啊。”徐不呆仍旧不可置信。

    “嗯,我喜欢男人。”花极天皱着眉头,给徐不呆抛了一个媚眼。

    “骗子,都是骗子。”徐不呆痛苦的揪头发。

    这也是两人事先商量好的,如果花极天败露,两人就要划清界限。只要不太过分,梵天门的人,是不会难为徐不呆的,因为他们还需要徐不呆的研究技术,提取血脉。

    “嗨,老头,演过头了啊。”花极天在聊天室里提醒徐不呆。

    “呵呵,第一次演戏,难免用力过猛。”徐不呆尴尬道。

    “下次注意。想不到这么快就被戳穿了,拿不到那几瓶血脉了。”花极天好心伤。

    “你自求多福吧,我帮不了你。”徐不呆道。

    “看好血脉,我会来取的。”花极天又道。

    两人在聊天室里说了几句,也不怕班加罗尔听见。

    徐不呆既然已经和花极天划清界限,自然要远离花极天。他一边揪头发,一边后退。

    “我已经测过,他的血脉不比任何九黎族人差,我要活口。”徐不呆对班加罗尔道。

    班加罗尔看了一眼徐不呆,没发现什么不妥,因为印特伽的电视剧电影,演起来都用力过猛,都是徐不呆那副德性,而且班加罗尔见的华夏人也少,不知道华夏人日常会怎么表现。

    “好,最多也就是残疾。”班加罗尔答应徐不呆。

    徐不呆转身走了,临走的时候,还捋捋自己刚刚弄乱的花白头发。

    “你太让我伤心了,竟然骗我。”徐不呆做了最后的表演,说了一句台词,走了。

    花极天不再搭理徐不呆,而是看着班加罗尔。他对班加罗尔十分警惕。

    强到班加罗尔这种程度,对花极天有一击必杀的能力。

    班加罗尔看着花极天,冷冷一笑:“我这柄剑名叫伽罗摩,是马拉巴尔海岸剑,印特伽南部人常用的双刃直剑,六阶灵器,在我手里,它已经杀过三十七人,你是第三十八个。”他右手一反,从背上抽出长剑。

    看剑刃,和华夏普通长剑,差不太多,只是剑尖更长。

    花极天一摊手,表示俺读书少还是不懂。

    他心里很生气,又是三十八。

    三十八一直都是他的幸运数字来着,这一次看来不怎么幸运。

    “你不是答应那个老头子,不杀我的么?”花极天询问。

    “呵呵,你们华夏有句俗话,好像叫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失手杀死你,也不意外啊。”班加罗尔说的华夏语,水平一般,但是也能说出一两个词儿来。

    “班加罗尔,你在干什么?”一个女子娇俏的声音传来。她说的是印特伽语,声音很好听,带着印特伽特有的味道。

    “没干什么?”班加罗尔又看了花极天手中的天星剑,眼睛里有贪婪的神色一闪而过。

    他不想和别人分享花极天的宝物。

    今天他当值,本来他叫住花极天和徐不呆,只是例行询问一下而已,没想到有大发现,真是意外之喜。

    花极天看向过来的这个女孩,年龄不大,也就和他差不多,比班加罗尔小上两三岁。她圆圆略带婴儿肥的脸,青春洋溢。

    穿着印特伽传统的小花红色长裙,胸前鼓鼓的,露着一圈小蛮腰,长裙过膝,露着圆润的小腿和脚踝。

    身上脖子上挂着几件首饰,也都是印特伽传统的金银器,明晃晃的很好看。

    她的皮肤泛出健康的光泽,让人忍不住想抚摸。

    她赤着白皙的双脚,踩在地上,风情万种。

    她的手上,拿着一杆短矛,古朴厚重,矛头是加厚的,矛柄上面有着花纹,好像是一根孔雀翎羽缠在短矛上。短矛发着乌油油的光,也是不凡的灵器。

    班加罗尔看她的时候,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多少次梦中,他将这个女孩压在身下蹂躏。可是他知道,这个女孩喜欢的是大师兄,而不是他,自己无论多么努力,这女孩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美女,救命。”花极天大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