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君都市纵横〕〔桃运治疗师〕〔茶楼典狱司〕〔凤吟九天:如意夫〕〔躺在地上真舒服〕〔超级装逼抓鬼系统〕〔大医凌天〕〔魔道之游戏人生〕〔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我只想蹭个热度[娱〕〔你们这些NPC〕〔银河系开荒指南〕〔唐朝生意人〕〔妖武之门〕〔隐婚蜜宠:傲娇老〕〔神工〕〔山人修道传〕〔网游之亡灵召唤系〕〔证道苍天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199章 侵犯慕容馨(3更)
    张丽娟慌的不行,连忙找了个帽子戴了起来,这才开了门。

    洛然进了门,一边换鞋一边说道,“妈,你干嘛呢,这么半天才开门。”

    “我……在上厕所。”她尴尬的笑了笑。

    洛然换好鞋,一抬眸,就看到她头上顶着个帽子,好奇道,“妈,在屋里你戴个帽子干嘛?”

    “啊……没事,我这不……有点头疼,怕受风。”张丽娟连忙说了个瞎话。

    “头疼?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呢?哭过了?”洛然急匆匆走到她面前,仔细看着她的脸。

    张丽娟将脸别到一边,“没事,就是头疼闹得,没睡好而已,所以眼睛有点红肿,”她躲避着洛然的查看,“真没事,对了,你不是跟小贺爬山去了吗?怎么来我这了?”

    “我们上午就回来了,天翊去公司了,我就来看看你。”洛然一直盯着她的脸,总觉得她怪怪的。

    “我去给你切水果。”张丽娟的心啊,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只好躲到厨房里,好松口气。

    没想到,洛然也跟了进去,“妈,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头疼也分很多种原因的,咱们好好查查。”

    没想到女儿悄悄的跟了过来,一听见她说话,张丽娟吓了一跳,手里的水果掉在了地上,她要蹲下捡,洛然扶住她,“妈,你别动,我来捡。”

    这么一蹲一扶,就把她的帽子给蹭掉了,洛然不经意的一瞥,吓了一跳,顿时惊呼道,“你的额头怎么了?不是头疼吗?怎么贴着纱布?”

    张丽娟连忙用手捂住纱布,“这不你赵大爷给的偏方,说在额头涂点清凉油,再用纱布包上,过会头就不疼了。”

    洛然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没闻到一丁点清凉油味,她假装信了老妈的话,“这样啊,赵大爷是谁啊?”

    “就这个小区的邻居,我跳广场舞认识的。”

    “啊?赵大爷也跳广场舞?”

    “不是,不是,”张丽娟摇头,“他在小区空地那打太极。”

    洛然点点头,转身要走,张丽娟这才放下心来,谁知,洛然突然的就转了回来,稳准快的揭开了她额头上的纱布,额头处的伤顿时露了出来,黑紫色的,还肿了起来。

    “妈,你这是怎么弄的啊!”洛然心疼的不行,声音都变了,手轻轻的抚在伤处,小心翼翼的问道,“很疼吗?”

    “哎呀,没事,就是碰了一下,哪这么娇气。”张丽娟笑得没心没肺,但那伤口有多疼,只有她心里清楚。

    “到底怎么弄的?你跟别人打架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洛然眼里透着愤怒,自己绝不允许别人欺负自己的妈妈,一定要替她出气。

    “我哪跟别人打架了,我今天都没出去,谁好好的会欺负我啊,你跟我来,”张丽娟拉着她走到沙发前,指着地上的香蕉皮,“你看,都是它惹的祸,我一不小心踩了它,跌掉了,头正好撞在茶几上。”

    洛然将信将疑的走到香蕉皮前,细细看了下,那香蕉皮果然有被踩过的痕迹,她这才信了,拉着老妈坐下,“您也太不小心了,香蕉皮怎么能扔地上呢,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真没事。”她挽住女儿的胳膊,“谁还能没个磕碰的,就是肉有点疼,骨头一点事都没有。不用去医院,花那冤枉钱干嘛,一去医院就让你照片子,做检查,弄半天一看还是没事,又费工夫又费钱。”

    洛然知道她节俭惯了,也知道说不动她,又看了看伤口,确认只是皮肉伤后,说道,“不去医院也得涂药膏,我去药店买点。”

    张丽娟连忙拉住她,“不用,你看,”她从茶几底下拿出两只药膏,“这是赵大爷给的,专治我这伤。”

    洛然看了看药膏,意味深长的笑了,“妈,你跟我说说,这个赵大爷怎么这么关心你啊?”

    张丽娟听出她话里的含义,脸有些红,“你这个臭丫头,胡说什么呢?我们都这个年纪了,不过是邻里之间互相关心而已。”

    “是吗?”洛然笑笑的凑了过去,“那您的脸怎么红了?什么叫都这个年纪了?您才五十多,一点都不老,正是追求夕阳恋的好时候。”

    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张丽娟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这个丫头,越说越不像话了,我都是要做外婆的人了,还搞什么夕阳恋啊!”

    洛然知道她是不好意思,收起笑意,一脸认真,“妈,我说真的,您要是真的碰上可以共度余生的人,不要考虑我,要去勇敢的追求您的幸福。为了我,您单身了一辈子,已经够苦了,如果您要找老伴,我举双手赞成,您苦了一辈子,该有个好男人疼疼您了。”

    张丽娟搓着双手,“咱们母女相依为命一辈子了,我都习惯了,还找什么老伴啊,男人啊,没有几个好东西。”

    洛然拿起药膏,“我看啊,这赵大爷就不错,哪天,您带我拜会一下。”

    “行了,你这丫头,说的跟真的一样。”她站了起来,“想吃什么,说,我去给你做饭。”

    洛然嘿嘿的笑了,“想吃您最拿手的红烧肉。”

    这个下午,母女两在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聊家常,就像回到洛然出嫁以前的时光。

    张丽娟看着女儿纯真的笑脸,眼里流露出温柔。只要女儿能幸福快乐,让她做什么都可以,让她多委屈她都愿意。

    星期二,林军一早就到了张丽娟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拿着钱去逍遥快活。

    他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背,脚斜搭在沙发帮上,小腿还抖来抖去的,“快点把钱给我,告诉你,少一分都不行。”

    张丽娟没有去卧室,反倒是从书柜里取来了笔和纸,扔到他身上,“拿钱可以,给我写上,以后绝不会再骚扰我和洛然,绝不会去记者那里曝光洛然的身份。如果你不写,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林军斜眼看了她一下,冷笑一声,拿过纸笔,几下就写好了。他当然不怕写这些保证书,反正,都不作数。

    “写好了,给你。”他举着纸,脸上的神色与痞子一般无二。

    张丽娟冷着脸,接过纸,这才去了卧室,从五斗柜里拿出五沓红纸钞,走到沙发前,“啪”的一下,都扔在了他脸上。

    “拿上钱,给我滚!以后再也别在我面前出现。”她手指着门口,一脸愤怒。

    林军也不恼,笑嘻嘻的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晃悠着身体,“得,谢了~”

    说完,他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只留下张丽娟一人无声的哭泣着。

    这天一早,ynn去上班,路过茶水间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在小声说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吗?原来设计三部那个杂工慕容馨,竟然是某高层的情妇。”

    “是啊,我也听说了,这小丫头看起来挺单纯可爱,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

    “人不可貌相嘛,她要是没点装的本事,怎么能拿下高层呢?”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我跟她打过几次招呼,不像啊。”

    “人事传来的消息,还能有假?颜总监想开除她,都破费了一点功夫,这不最后也没把她赶出颜氏,可见她后台多硬。”

    “听说,她现在跟林恩混的不错?就不怕高层知道吗?”

    “嗨~她怕啥啊?高层又不能离婚娶她,当然要趁着年轻找个接盘侠了。这林恩又帅气又有才,前途无量,又不知道她那些烂事,岂不是最好的人选。”

    “哈哈哈哈哈。”

    ynn单手插在裤袋里,停在茶水间门口,冷冷的看了过去。

    大家顿时停住笑声,尴尬的看着他,不时吞咽口水。

    “我记住你们几个了,下次,别再让我听见这样的废话。”

    说完,他冰冷的目光,划过每个人面庞,只看得人心头一震。

    见他走远了,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林恩平时不是很随和很好说话吗?刚刚那么吓人,真的是他?”

    “哎,哪个男人受得了被戴绿帽子啊,气的呗。”

    “那也活该,听说颜总监在追他,放着千金大小姐不要,要只破鞋,你们说是不是有病?”

    此刻,不只是茶水间,整个设计部都在讨论这件事。当然,消息是颜文淇派人放出去的。

    慕容馨一早自然也听见了这些污秽的流言,不过,她根本不在乎,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座位上吃早餐。

    她本就问心无愧,而且,她知道,等到馨熙花园正式启动,她亮出大金主身份的时候,所有的传言都将不攻自破。

    设计三部的同事们,不时偷偷回头看她一眼,见她面色如常,都在心里暗想,不亏是当情妇的,心理承受力就是强。

    ynn如常般先来找慕容馨拿早餐,慕容馨看他走了过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给你,今天是墨西哥鸡肉卷和皮蛋瘦肉粥。”

    ynn接下早点,想说点什么,可终究问不出口,只说了一声谢谢,面色沉重的走出设计三部。

    他当然不信那些流言蜚语,他只是想关心一下馨馨,劝慰她不要在意,可看样子,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也许吧,那些人不会当着她的面说这些难听的话。因为她们如果认定馨馨是高层的情妇,自然会怕她把这些话告诉给高层,那样他们的工作很可能就保不住了。

    慕容馨看着他的背影,沉了目光,不知道他面上那抹沉重是因为什么,难道他真的相信了自己是高层情妇的传言?

    ynn硬着头皮走进颜文淇的办公室,本以为她也会来跟自己说这些传言,可她竟像没事人一样,除了跟自己说一些工作上的事之外,其他一概不提。

    颜文淇当然没那么傻,这些话是她传出去的没错,可不能由她亲自讲给ynn听,她才不会当这个坏人。

    整个设计部都在说这些传言,那么,他慢慢的就会信以为真,到时候自然会跟慕容馨划清界限,哪怕他们是真爱,也没有哪个男人能接受自己的女人曾经是人家的情妇的。

    下班以后,是设计部的大聚会,颜文淇在高档的饭店定了三个大包间,每个设计部一个包间。

    席间,设计三部当着慕容馨和ynn的面当然不会提这件事情,可另外两个包间,谈论的都是这些传闻,甚至于某些没见过慕容馨的人,都跃跃欲试的来设计三部的包间看看情妇本尊。

    颜文淇坐在设计三部包厢的正座上,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果汁。透过玻璃杯,她冷冷的看着慕容馨的面庞,呵,臭丫头,跟我争,等下就让你颜面扫地。

    酒店的菜品很好吃,颜文淇准备的酒也都是高档的,大家吃的开心喝的也开心,男人们互相敬酒,很快,一个个的就都喝的够劲了,面红耳赤的摊在椅子上,不时说着醉话。

    ynn途中去了洗手间,他刚走出包间,设计一部、二部的几个同事就过来敬酒,几位男同事互相碰了杯之后,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男同事走到慕容馨身边,端着杯子,笑得坏坏的,“慕容馨,咱们来喝一杯吧。”

    慕容馨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我不会喝酒。”

    “来嘛,喝一杯。”他一仰头把杯子里的白酒喝了,拿起酒瓶又倒了一杯,送到慕容馨唇边,“来,哥哥喂你。”

    慕容馨一扬手,把杯子打落在地,“我说了,我不会喝酒,你是不是聋?”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男同事急了,又倒了一杯酒,搂着慕容馨的肩膀,就把她拽了起来,端着酒杯要往她嘴里塞,“小婊子,跟我喝杯酒怎么了?你都能陪高层那帮老头子睡觉,就不能跟我们喝酒了,我呸!”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全能大亨〕〔邪王专宠:傲娇女〕〔佛系玄师的日常〕〔酋长压力大〕〔娇妻狠大牌:别闹〕〔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沧海幻星〕〔[红楼]宝玉是个假〕〔逆剑武神〕〔阴间超市〕〔妖禁〕〔王的女人谁敢动〕〔年少当自强〕〔青路红图〕〔奴婢知错:战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