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134章 告知真相(1更)
    原来她真的来问自己了,难怪慕容馨会特意嘱咐自己。

    林洛然点点头,“是的。”

    陆奕晴的眼瞳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像熄灭了的烛光一样,瞬间失去神采。

    陆子康沉着脸,声音严厉,“奕晴,你在胡说什么!?越来越没规矩了。”

    陆家的确存了让她嫁给慕容熙的念头,但这种事能放在这种场合说吗?简直丢人。

    宁子云一把拉过垂头丧气的陆奕晴,将她藏在身后,笑着说:“小孩子胡乱说的,天翊、洛然你们别介意哈,”她转过身去摸了摸女儿的头发,“追我们奕晴的人可多了,我们挑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去追别人呢。”

    这当然是做母亲的私心,要顾全女儿的面子,不能让别人轻视了她。

    “是啊,奕晴妹妹这么漂亮可爱,舅妈是该多费心替她把把关。”贺天翊说着客套话,这种事心知肚明,承认与否并不重要。

    “呵呵,那是,能像洛然一样挑到你这样的好老公,那就是福气了。”

    宁子云的话毫无疑问是恭维,贺天翊为陆氏带来这么大的利润,总该客气客气。

    黑眸神情的望着林洛然精致的脸庞,声音温柔,“能娶到洛然,是我的福气。”

    陆子康突然想到些什么,问道,“怎么ynn没来参加婚礼?”

    毕竟他是贺天翊的亲弟弟,即便顾及贺文柏,只要隐藏住他的真实身份,还是没问题的。

    贺天翊神色如常,“他最近忙着准备颜氏比赛的事情,很忙。”他顿了一下,目光深深的望向陆子康的眼睛,“ynn身份特殊,所以我希望舅舅您对外保密。”

    陆子康点点头,他也不希望ynn的真实身份被外界知道,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外公一早跟他们说好,ynn进入陆家,是以他的干外孙的身份,其他详情一律不许对外提起。

    其实,自己也很想让他参加婚礼,毕竟他是自己的亲弟弟,但让他来这种场合的确危险,一来贺文柏根本不知道母亲已经去世的事,二来,也不想让颜家人太过接触他。

    虽然此刻他在颜氏工作,但一个设计师是根本接触不到总裁的,即便他获得比赛胜利,出任总设计师,那他也是慕容馨的人,一切由慕容馨与颜育良交流。

    这个小丫头最近在搞些什么,自己早就派人查清楚了,也真是难得,她为了喜欢的人,费这么多心思。

    很多权贵都想结识林洛然,但贺天翊把她保护的很好,只是和陆家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她去了酒店的一个包间,张家一家人都在里面用餐。

    把她送进包厢,贺天翊就自己去往会场,场面上的应酬是必要的,但他不想让洛然跟着一起应付,她不喜欢也不习惯,自己不会让她为难半分。

    整个包间富丽堂皇,奢华至极,桌上的菜都是酒店里最贵的。

    李梅感慨万分,希希结婚时的婚礼那是相当简陋,哪有洛然这福气,这婚礼的阵仗毫无疑问是t市第一啊。

    她站起身来,热情的为洛然布菜,“洛然啊,快吃点,忙活了一上午,累坏了吧。”

    笑意勉强的挂在唇角,她勉强笑了笑,“不累,姥爷、舅舅、舅妈,还有希希和建斌,你们多吃点,我去下洗手间。”

    包间里配有单独的洗手间,看着女儿脸色有些不好,张丽娟跟了过去,拉住她,小声说道:“洛然,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进来说吧,妈。”洛然有些有气无力,刚刚林军突然出现的事,实在让她内心难安。

    洗手间里,她整理了下头发还有衣服,又洗了洗手。

    张丽娟问道:“女儿啊,贺太太怎么没来参加婚礼?”

    “是天翊不让她来的,具体原因我也没问。”她的声音蔫蔫的。

    张丽娟转了下眼球,也难怪女婿不让她来,上次双方家长见面的时候,她就一副眼睛长在头顶的样子,看得出来,她不喜欢洛然,女婿这么疼女儿,当然不会让她来参加婚礼给女儿添堵了。

    “洛然啊,今天的婚礼实在是漂亮,说明小贺很重视你,你可要好好珍惜他,婚后呢好好对人家,他工作忙碌,你就做一些滋补的菜给他。”

    张丽娟口中的“滋补”其实另有含义,女儿结了婚,那么下一步就是盼着她赶紧生孩子了,最好生一个儿子一个闺女,这样才顺心。

    林洛然可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撇了撇嘴,“妈,我做饭很难吃,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丽娟扬手,帮她拢了拢额头的碎发,“做饭难吃不要紧,妈教你,而且做饭就是个心意,小贺他什么美味佳肴没吃过?你就算做的再好吃,他也不稀罕,他真正在意的是你的心意啊。要知道,抓住男人的胃,才能抓住他的心。”

    洛然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不想跟妈妈争论,在这个外卖满天飞的时代,怎么可能还存在那样的事。

    她抿唇思索了两秒,还是开口问道:“妈,宾客里有没有你认识的人?”

    张丽娟看着她的眼神向看外星人,手捂着嘴哈哈哈的笑了几声,“洛然啊,你可逗死妈妈了,这外面的宾客都是有钱人,我上哪认识去啊?”

    看来,她没有看到林军。洛然稍稍放了心,挽上她的胳膊,“妈,咱们出去吧。”

    席上,别人都高兴的吃着菜,只有王建斌有些沉闷,阿通给他安排的送水的工作实在辛苦,贺氏集团足足有108层楼,每层楼又有无数个办公室,一天要送上百桶水,实在是吃不消,工资倒是和当公务员的时候一样,但辛苦的程度可是加多了几千几百倍。

    他心里这个后悔啊,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该和周倩倩鬼混在一起,弄得现在工作也丢了,老婆孩子能不能保住都是个未知数。

    求贺总找工作的事是自己开口了,他自然不会上心,如果是洛然开口,那一定不一样。

    王建斌现在微信上编辑了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让洛然看在亲戚的面子上,看在自己是希希肚子里孩子父亲的面子上,帮忙求求贺总给自己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自己一定会好好做,并且加倍对希希和孩子少。

    发送完这一段话,估摸着林洛然看完了,他才端着酒杯起身走到她面前,举着杯子,“姐,我敬你一杯,祝你和贺总白头偕老。”

    洛然刚刚看完他的话,才知道他私底下找了天翊,而且天翊也帮他安排了工作。这个人,真的太贪心了,安排了工作还不行,还要轻松的工作,当贺氏是他开的吗?

    何况,以他的档案,哪家公司敢录用他?敢录用他的地方,工资肯定低的很。像现在一样发之前同样的工资给他,已经是对他仁至义尽了,竟然还欲求不满,想要的更多。

    王建斌实在令她恶心,但当着全家人的面,她不能表现出来,只得不情愿的站起来,跟他碰了杯,“谢谢。”

    王建斌压低声音,“姐,微信上的事……”

    洛然假装没有听见,放下杯子,提起裙摆朝着希希走了过去,笑意盈盈的开口,“希希啊,孩子几个月了?”

    张希希脸上泛着圣洁的光芒,手捂着小腹,“已经四个多月了。”

    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洛然感觉十分的神奇,那里面有一个小生命,它的妈妈很爱它,它的爸爸却在它成长的时候婚外出轨。带希希生下孩子,情况稳定之后,自己就要告诉她实情了,不知道她能不能经受住这样的打击。

    但是瞒着她,让她毫不知情的继续和王建斌这个人渣生活下去,对她实在是不公平。

    虽说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但她的男人做出如此无耻的事情,她有权利知道,并自己做出选择。

    她按了按希希的肩膀,“希希啊,多吃点,如果不和胃口,我再叫服务员去做新的。”

    “不不,姐,很合口,”张希希连忙摇头,孕吐的时期已经过去了,这些菜用料讲究,味道鲜美很是美味。

    李梅摆了摆手,“洛然啊,你不用担心希希啦,建斌会照顾她的,倒是你啊,怎么没和贺总出去跟宾客应酬呢?多接触这些人对你有好处。”

    张丽娟轻笑了一声,声音里满是炫耀,“哎,我们家洛然啊,不习惯应酬,女婿知道她不喜欢,所以也不勉强她,一个人去应酬了,说到底还是宠着她呗。”

    李梅是真心羡慕啊,若有所思的看向洛然的小腹,“洛然啊,你听舅妈的,嫁过去就先生两个孩子稳固地位,之后再看情况嘛,生的越多越好。”

    她之前看新闻,那些富豪不都如此吗?生一个孩子奖励多少钱,生两个奖励多少钱,生的越多钱越多啊。

    张希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妈,你快别丢人了,你当姐是母猪啊。”

    李梅拍了下她的手,“哪个豪门不是用孩子稳固地位啊,洛然,这件事你可得听舅妈的,舅妈都是为你好。”

    林洛然尴尬的扯了扯唇角,这间包间她是待不下去了,本来就是假结婚,哪里能弄出个孩子来。

    不过,这件事的确应该考虑下,无论是贺家还是妈妈肯定都盼着自己和天翊赶紧生个孩子出来,天翊是同性恋嘛,肯定生不了孩子,也许两人可以考虑一下,过两年,去美国住一年,回来的时候直接带个孩子,就说是在那边生的,这样问题就解决了。

    但……她咬着唇瓣,外一哪两人因为某种原因要离婚,对那个孩子也是一件极为不负责任的事。

    还真是麻烦得很……

    贺天翊在会场随意应付了一下,就找到了贺文柏,父子两人去了宾馆里的会客室。

    “天翊,怎么了?”关上门,贺文柏就着急的开口,刚刚在台上,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洛然有些异常,有些发愣,而且,这种异常还是从那个端盘子的服务员上台之后才出现的。

    说起来,那个服务员还真是有些奇怪,酒店里聘请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个服务员看起来起码四十岁左右的,而且,下台前,他似乎隐蔽的跟洛然说了句什么,虽然他能骗过其他人,但根本骗不过自己这对观察力很强的眼睛。

    贺天翊神色严肃,从西装内侧口袋里取出一张纸,递给他,“爸,你认得出是谁的字迹吗?”

    贺文柏接过纸张,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打开,纸上的字十分娟秀,很像是……

    “你沈阿姨?”他下意识的问道。

    贺天翊点点头。

    贺文柏脸色一沉,将纸揉成一团,紧紧捏在手里,“天翊,这是怎么回事?”

    贺天翊的眸光越发深邃,“守门保镖发现一个男人跟着沈明月进入了婚礼现场,觉得他很可疑,所以将他抓了起来,才发现他换上了服务员的衣服,拷问之下,他说出实情,是沈阿姨派他来的,准备在台上对洛然说出纸上的那番话。”

    “他是洛然的父亲?”贺文柏觉得头疼得很,只不过是不让她参加婚礼,她竟然背后捣鬼,幸好被儿子拦住了,否则,今天贺家的脸面就要丢光了。

    “是的父亲,沈阿姨这样做非常不合适,我不知道她对洛然为什么有这样大的敌意,但是父亲,我希望您能给洛然一个交代。”贺天翊的浓眉皱着,护妻之情很是急切。

    为什么?为了沈明月?还是怕洛然抢走她的地位?还是她不满洛然的出身?

    无论是哪一个理由,她今天企图伤害的不只是洛然,而是整个贺家,看来,自己对这个女人太过纵容了,她以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得到惩罚,故而肆无忌惮了。

    贺文柏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天翊,我回去会好好教训她,给你一个交代。”

    之前,自己总是顾虑,她已经失去女儿了,所以无论大小事都会多让着她一些,但这不是她随意伤害别人的理由。

    贺天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爸,有一件事,我瞒了您很多年,也许,我该告诉您了。”

    “什么事?”贺文柏下意识的搓着手,直觉告诉他,儿子将要告诉他一件很重大的事。

    贺天翊拉着贺文柏坐在沙发上,干咳了一声,“当年,我和明珠并非情投意合,而是沈阿姨故意撮合我们,她对外放出我和明珠要订婚的消息,为了顾及明珠的名声,我不能取消订婚,只能试图说服明珠,让她自己取消订婚。但她在沈阿姨的授意下使出各种手段,企图逼我与她结婚,我坚决不肯,明珠一气之下去了x国度假,这才出了事。”

    贺文柏听完之后,脸都黑了,事实的真相竟然如此?!这么多年来,他都怜惜她失去了女儿,更因为她是儿子深爱的人的母亲而对她多加疼爱,没想到,事实的真相是她在背后逼迫儿子。

    儿子多年来独身一身,自己还以为他放不下沈明珠,现在看来,不过是因为拒绝了她,间接导致她出事而心存愧疚。

    但这一切都不怪儿子,怪只怪那对母女太过贪婪,一点都不顾虑别人的感受,只想达成她们的企图。

    他紧紧的攥着拳头,额头的青筋的爆了出来,这些年来,一直担心儿子的终身大事,日夜不得安眠,儿子本可以很早就拥有自己的幸福,却被沈清寒害得背上了枷锁,这么多年!

    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痛失爱女何尝不是她自己造成的!

    这么多年,儿子一定是顾念她失去女儿,所以一直帮她隐瞒实情,已经对她是仁至义尽了。

    现在,儿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竟然还想破坏,这种女人这是太恶毒了!

    贺文柏的脸如同乌云密布一样,他站起,快速走出酒店,坐车直奔贺宅。

    沈清寒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不安的来回走动,林军的事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不知道是他自己不敢说,还是被贺天翊发现了,所以阻拦住了他。

    可是,如果是被贺天翊发现了,他又怎么可能接近林洛然?肯定是他到了关头,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个该死的林军,拿了自己十万块钱,竟然不能好好的完成自己交代的事,看来自己明天必须叫他出来,要他把十万块钱还给自己。

    她想的太过入神,根本没发现贺文柏已经站在了她身后,一脸愤怒。

    她转身,突然看到身后的贺文柏,惊呼一声,吓得连退了好几步,抚着胸口连声道:“文柏,你吓死我了,哎呦,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贺文柏阴着脸不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直盯得她背后发凉,额头直冒冷汗,她轻颤的动了动唇,“文柏……”

    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将口袋里那张纸团狠狠的扔在她脸上,声音如同撒旦一般恐怖,“你看看这是什么?!”

    沈清寒看着他骇人的神色,狐疑的打开纸团,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惨白起来,这张纸竟然是她写给林军的那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