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儿是大小姐〕〔白夜行〕〔恋爱报告:亲爱的〕〔万古之主〕〔云天传奇〕〔重生药王〕〔冥古圣传〕〔炼天魂帝〕〔极品对手〕〔浮世沧海录〕〔重生校园:学霸女〕〔高维穿梭者〕〔电梯拐弯处〕〔武御万界〕〔穿越之原始至尊〕〔混沌归元剑〕〔帝魔劫〕〔借阴命〕〔吾后无颜〕〔宠妻成瘾:傲娇江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128章 共处一室(2更)
    脑中一片空白,昨天晚上的记忆就截止到自己干了一杯红酒……

    自己从来都不会喝酒,昨晚喝了四杯酒,确实头晕晕的,但没想到,度数这么低的葡萄酒竟会让自己醉死过去。

    她艰难的动了动身体,无奈身后的男人抱的太紧,根本动弹不得,如果再大力一些,他肯定会醒过来,那时,不是更尴尬了吗!

    尤其是,昨天两个人还在埃菲尔铁塔上亲吻了,单单这件事,面对他就很尴尬了,偏偏又发生了现在这种状况。

    林洛然后悔的想撞墙,干嘛一高兴就喝了那么多酒呢,就算觉得他是个gay,自己足够安全,也不能这样啊,毕竟他不是个纯gay,是被情所伤才变成gay的!

    想到这,她惊慌失措向自己的身上看去,还好,衣服都完整的穿在身上。

    她重新躺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转念一想,不由得扬起唇角,都是自己太紧张兮兮了,能发生什么啊?他本来就是gay,还有刘辉那个爱人,而且,如果他想发生点什么,还用找自己吗?堂堂贺少,多少个女人排队想扑上来……

    轻轻挪开他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想要抽身,身体刚刚抽出一点,又被男人更紧的抱住了。

    “不要走……”男人略带孩子气又温柔至极的声音从耳后传来。

    林洛然微微一怔,他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这种口气,从来都没听过。

    也许,他梦到了自己的未婚妻吧,否则,这种柔到骨子里的感觉又是从何而来?

    唇角有些苦涩,林洛然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心口闷闷的难受,有点想发火,但又无从下手。

    微微侧头,眼角余光扫到他孩童般的睡颜。

    眉浓黑,眼狭长,鼻高挺,唇寡薄,这个男人的容颜无可挑剔,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面庞,再配上他此刻的睡颜,简直如天使般圣洁。

    从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他……实在是心慌得很。

    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她再次试图从他怀里抽身而出,这次动作更加小心翼翼,即将成功之际,脸上露出窃喜的神色。

    谁知下一秒,身后的男人长臂一环,又重新将她揽入怀中。

    “洛然,不要走。”男人的气息热热的扑在她细嫩的耳垂,她微微一颤。

    他叫的居然是自己的名字……

    眼瞳里闪着疑惑,就这样牢牢被他锁在怀里,一动也不动。

    半小时后,男人轻哼了一声,手臂有放松的趋势。

    她灵巧的快速起身,坐在床边,直愣愣的看着窗外。

    贺天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她坐在床边的背影,轻轻的疑惑道:“洛然?你起了?”

    背对着他的脸庞紧张到不行,双手交叠,紧紧的握着,她极力控制住声音里的轻颤,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坐起,依靠在床背上,“昨天你喝多了。”

    背后一紧,林洛然猛然回头,“然后呢?我怎么回来的?发生了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呀,看来她是紧张到极点了。

    男人唇角噙着稀松的笑意,“我把你抱回来的。”

    抱……抱回来的?!

    嘴角不自觉的抽动,洛然能明显感觉到身体的血液在倒流,她抽动着嘴角,“我……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男人皱了皱眉,大掌托在下巴上,做思考装。

    看着他这幅神情,洛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水眸紧紧的盯着他的脸庞,生怕他说出来什么丢脸的事。

    思索了半晌,他耸了下肩膀,“除了睡觉不老实,其他似乎没什么了。”

    睡觉不老实,是怎么个不老实……她尴尬的简直想从窗户跳出去了。

    “那个……”她咬了下唇,艰难的开口,“你怎么跟我睡在一张床上?”

    四周扫视了一圈,他说的理直气壮,“这间套房里,只有一张床铺。”

    “可是,你完全可以等阿通回房之后再开一间房啊?”

    作为t市第一富少,根本不会在乎这区区一间房钱吧?

    贺天翊认真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但……”他投给她一个无奈的眼神,“第一,现在是旺季,酒店没有空房,咱们的房间都是提前半个月预订的。第二,即便有空房,为方便阿通办理入住、退房手续,护照都在他那里,如果再要一间房,必须去他那边要护照,那他就会知道咱们分房睡的事情。”

    林洛然动了动唇,什么也没说出来,他说的滴水不漏,自己的责难完全没有理由。

    没控制住而喝醉酒的是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将这件事怪在他的身上,他安全的将自己护送回酒店,又把自己放在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最重要的是,除了醒来时两人的姿势比较暧昧之外,他没做任何龌龊的事情。

    不仅不应该责难他,自己还应该感谢他,毕竟喝醉酒给他带来麻烦的是自己。

    转过身去看着窗外,她垂眸,组织着语言。

    “洛然,昨天抱你回酒店休息,我们是在床两边睡的,我没有越线,是你滚来滚去的不老实……”他顿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没做任何不该做的事。”

    听到他说的话,洛然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瞬间回头,目光紧盯在床面上。

    他在自己的那半面床上,完全没有国界,反而紧贴着床边,也就是说,越界的是她,是她睡觉不老实所以翻滚到了男人的半张床铺,是她侵占了人家的领地,所以贺天翊抱着她的姿势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

    小脸刷一下就红了,她低喃了一句“我去洗漱。”,就一路小跑的进了洗手间。

    双臂环在胸前,男人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意。

    昨天抱她回酒店之后,她整个人醉了过去,神志不清。

    将她放在床上,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像婴儿一般纯洁无瑕。

    昨晚,她肯定是释放了自己的某些情绪,才会喝醉了过去。

    四杯酒并不算多,要命的是混酒,不会喝酒的人,混着喝酒肯定会醉。

    至于她释放了怎样的情绪,自己不得而知。自己只知道,这是她一直向往的城市,所以一早定好行程,带她来这里拍摄婚纱照。

    办好所有工作人员的护照,在旺季安排好他们机票和酒店,选好拍摄所用的婚纱和西装,在巴黎众多的景点之中,挑出最适合拍婚纱照的景点。

    作为贺少,这些工作交给属下去完成,简直是轻而易举,难就难在,他没有假手任何人,而是一项一项自己完成,因为,这是送给她最特别的新婚礼物,他必须亲手完成。

    包括昨天的乘坐玻璃船夜游塞纳河,并在船上享受法式大餐,也是自己精心布置的,菜品的样式,选材以及选酒,一丝一毫都不马虎。

    幸好,这一切她是满意的,否则,昨天在床上,她不会露出甜美的睡颜。

    她不会知道,自己是故意将她抱在怀中的,只有这样,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她属于自己,不是什么假结婚的老婆,她就是自己深爱的爱人。

    她的身体很柔软,身材凹凸有致,不得不承认,昨天有几个时刻,自己几乎快要控制不住了。

    但……

    为了两个人幸福的未来,他愿意继续等待。

    不过,想到昨天在铁塔上亲吻她的那瞬间,唇上重现出她的香甜美好,这还是自己的初吻,虽然只是轻轻一啄,已经甜蜜的令人心神荡漾了。

    林洛然站在淋浴下面,任水肆意的冲刷着自己的身体,昨天的一切真的是太疯狂了,就像做梦一样。

    不……像青春偶像剧一样。

    从没想过,除了张浩,自己会和另外一个男人有如此亲密的举动。

    不,这么说不准确,自己和张浩最多也只是拥抱过而已,从没亲吻过,更没有在一张床上过夜过,更不用提相拥而眠了。

    如果是别人,自己肯定会认为是那人故意占自己便宜,但对方是他,t市第一富少,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而且如果他有半分占自己便宜的念头,现在自己都不可能完整的站在这里。

    可是,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而轻柔,就像抱着爱人一般,难道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他的未婚妻了吗?还是,他以为自己是张浩?

    手指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唇瓣,指尖感受着唇瓣的温热和软嫩,昨天,就是这对唇贴上了他的薄唇,异样的感觉顿时流窜全身,她胡乱的挤了一些洗发水,打在长发上,试图用满头的泡沫,驱散头脑里过于怪异的想法。

    洗好澡,吹干头发,她挪出洗手间,蹭到行李箱前,蹲下,假装在整理东西。

    昨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实在有些害怕面对他。

    “我们去吃早饭吧。”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头顶之上。

    “唔……那个……好吧。”并没有胃口,但想了想,与其在房间里和他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还不如去餐厅吃早饭。

    五星级酒店的自助早餐相当丰富,几十种欧式面包,数种麦片谷物,十几种果酱以及黄油蜂蜜,火腿的种类也是繁多,林洛然选了一块切成两半的法棒,涂上黄油和蜂蜜,咬了一口,唔,实在是香甜酥脆,这是以前看法国电影时,女主角的吃法,没想到,真是独具风味。

    贺天翊站在煮蛋器前,看着女人心满意足的小脸,忍不住扬起唇角,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她开心、快乐或者幸福的神色,自己就比她还要开心、快乐、幸福。

    煮好两个温泉蛋,打开放在盘子上,撒上一点盐和黑胡椒,他端着盘子坐到林洛然的对面,一个盘子放在她面前,一个盘子放在自己面前。

    林洛然瞪大眼睛看着自己面前那颗轻颤的圆团团的鸡蛋,红唇微张,他的煮蛋技术也太高明了吧,自己就喜欢吃半熟的鸡蛋,简单的盐和黑胡椒就足以体现出温泉蛋完美的口感。

    两人坐在窗边,一边看着窗外塞纳河边的风景,一边吃着纯正的法式早餐,时间仿佛都停止了,只剩下无尽的欢愉。

    早餐过后,所有人员收拾行李,退房,开车直奔普罗旺斯,这是他们拍摄婚纱照的下一站目的地。

    从巴黎开车到普罗旺斯,需要七小时左右的路程,贺天翊建议林洛然好好休息一下,她却睁着好奇的眼睛,不停的望着窗外的风景。

    第一次来法国,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处景色,这里的一切,哪怕是法国人眼中最普通的景色,在她眼里都是那样的新奇和美丽。

    七小时后,众人安全的抵达普罗旺斯,因为路上林洛然没有休息,所以贺天翊决定今天全体休息,明天再开始拍摄的行程。

    入住酒店之后,两人还是住在了同一间酒店,和上一间酒店一样,这个房间依旧只有一间大床,没有其他地方可以睡觉。

    林洛然站在床前,手摸着下巴,想了几秒,期待的看向贺天翊,“天翊,你可以跟前台再要两床被子吗?我打地铺。”

    贺天翊淡淡的看着她,毫不犹豫的摇了头,“不行,睡在地上,明天你的状态会不好,那样拍出来的婚纱照效果绝对不好。”

    “没关系的,”她做出祈求的手势,“我以前打过地铺,完全没有问题,明天保证生龙活虎。”

    他还是摇头,“我不能让女人睡在地上。”

    那么你睡在地上?

    林洛然紧盯着他的薄唇,期待他说出这句话,但他只是走到床前,用一床被子将床分成左右两半,“这样就可以了。”

    唔……虽然他说自己睡觉不老实,但有了这条楚河汉界,相信自己不会再翻滚到他那边去了。

    她走到床边,脱下鞋,躺到自己的那边,坐了七个小时的车,又一直看着窗外,她真的累了。

    贺天翊也躺下,目光停在女人纤细的背影上,不过一刻钟,就传来的她均匀的呼吸声,他知道,她睡熟了。他也闭上眼睛,她的呼吸声,像世界上最动听的催眠曲,不一会,男人也进入了梦乡。

    早晨,贵族医院。

    沈明月一手提着大包小包,一手扶着自己的腰,面无表情的进了256病房。

    她熟练的将保温盒取出,盛了一碗鸡丝蔬菜粥,端到了里间的病床前,挂上微笑,声音柔美,“文泽,来,吃早饭吧,人家特意给你准备的粥,煮粥的高汤,人家整整炖了一夜呢。”

    颜文泽背对着她,看都不看一眼,先是打了个哈欠,接着不耐烦的说道:“放外面吧,每天都来这么早,跟你说几次了,十点以后再来。”

    “文泽,你继续睡,我去外面等你。”

    沈明月陪着的笑脸,走出里间,顿时沉了下来,这母子真是过分。孟婉贞就对自己说,每天务必八点之前到达病房,亲手把早餐端到床边喂颜文泽吃下。

    但每次颜文泽都不耐烦的把自己轰出去,直到10点之后,他才会醒来,招呼自己进去喂他吃饭。

    已经跟孟婉贞说过无数次了,文泽要10点以后再起床,但她每次都是不屑的看着自己,说自己嫁入颜家,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好文泽并为他开枝散叶,不管文泽几点起,自己都必须早点到医院,只能自己等着文泽,决不能让他饿着肚子等着自己。

    呵,听护士说,以前她送饭的时候,时间也是随意得很,一会八点一会九点的,怎么轮到了自己,就这么多规矩?最近听说,贺天翊带着林洛然那个小贱人去巴黎拍婚纱照了,呵,还真是浪漫啊。

    同是嫁入豪门,她就那样得宠,而自己就被欺负至此,真是气人。

    手机铃声响起,她看了一眼,是姑妈,小心翼翼的走出病房,按下通话键,“喂,姑妈。”

    “明月啊,姑妈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啊姑妈?”

    “贺天翊的婚礼,颜家人会出席吗?”

    “孟婉贞肯定会去参加婚礼,至于颜育良不太清楚,怎么了姑妈?”

    沈清寒闻言一喜,“你一定要缠着孟婉贞一起去婚礼,知道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夜惊喜:萌宝寻〕〔酋长压力大〕〔乡村暧昧高手〕〔七零之悍妇当家〕〔婚非得已:霸道老〕〔亿万双宝:妈咪,〕〔娘子威武:别碰我〕〔终极全能兵王〕〔高维穿梭者〕〔佛系玄师的日常〕〔斗鱼之死亡主播〕〔我的老婆是大佬〕〔娇妻狠大牌:别闹〕〔高冷校草,别惹我〕〔权少的贴身翻译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