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谈鬼故事〕〔怒指苍穹〕〔抗战之铁血兵王〕〔万古一拳女神〕〔美漫修仙实录〕〔主神猎手〕〔疯狂的手游〕〔全职法师〕〔唐狼〕〔超血龙兵〕〔大叔,轻轻吻〕〔穿越之超级吐槽系〕〔剑道之神〕〔精神力大师〕〔深空的暗夜小队〕〔我家妹子是玉帝〕〔系统维修大师〕〔坏蛋也修仙〕〔学霸的至高基因〕〔诸天世界的天道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122章 讨价还价(2更)
    沈辉和薛桂茹尴尬的互相对视,本来没想叫沈清寒跟来,但明月那丫头非说有姑妈在心里有底,这才叫了她一起来。

    这不,还是让亲家挑了理儿。

    薛桂茹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亲家母,我姐从小看着明月长大的,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听说明月要结婚了,高兴,就一起来了。”

    孟婉贞挑了眉,亲家母?呵~这称呼可真土,再说,现在这样称呼是不是早点?

    知道的是她想巴结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怕女儿嫁不出去,看见个人家就想往里塞呢。

    “当亲闺女到底也不是亲生的呀,”她摸了摸头上的盘发,语气傲慢,“我家文泽也有好多人把他当亲儿子呢,难道都带来一起见面吗?只怕这个屋子都装不下呢。”

    脸上的笑容一滞,薛桂茹讪讪的闭了嘴。

    沈明月皱着眉,这个孟婉贞天天挑剔自己就算了,可她怎么能跟妈妈这样说话,这是讨论婚事呢,又不是求她办事,干嘛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沈辉在桌下握了握薛桂茹的手,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颜太太的话是不好听,但事关女儿的幸福,少不得忍下来。

    薛桂茹冲他笑了笑,示意他自己没事,想当初自己刚刚嫁入沈家的时候,正是沈氏最风光的阶段,自己娘家实力一般,为此没少受婆婆的白眼。

    她知道做媳妇,尤其是做一个娘家没实力的媳妇,肯定要忍耐婆婆,现在女儿情况也一样,她只求自己对亲家态度好些,让他们气儿顺,好少给女儿点气受。

    颜育良坐在一旁,神色严肃,他知道太太的话有些重,但他也明白她不满意这门婚事,要不是贺总出了头,少不得给他个面子,她根本不会同意让沈明月进门。

    沈清寒喝了口茶,这是想给沈家下马威啊?

    弟妹弟媳都是好欺负的,况且沈家现在这总境地,他们以为能跟颜家结亲是高攀,少不得低声下气。

    但他们错了,越是这样,颜家就越会以为沈家好欺负,从而不拿明月当回事。

    她放下茶杯,淡淡的笑了,眼底眉梢却没有半点笑意,“颜太太这话错了,就算再亲也要看那人的身份地位,颜家和沈家的亲家见面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参加的。”

    这意思很明确,因为自己是贺太太,身份贵重,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沈辉连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个,姐姐这个态度跟颜太太说话,他可真怕颜太太生了气,那可就把这门婚事搅黄了。

    薛桂茹在桌下拉了拉沈明月的手,暗示她出声哄哄未来婆婆,沈明月微微摇头,把手抽了出来。

    这就是她让姑妈来的意图,看孟婉贞这副鼻孔朝天的样子,如果姑妈不在,就爸妈这怂样还不让她吊打?

    这门婚事可是贺天翊替自己说下的,纵使颜家再不满,也只能照办,所谓的亲家见面谈的就是彩礼和嫁妆,要是上来输了气势,不就任由颜家给低价了吗?

    要知道沈家现在岌岌可危,如果这时候有一笔彩礼充入,说不定沈氏就能翻身了。

    孟婉贞和沈清寒本来就不对头,见她这样跟自己说话,冷冷一笑,耸了耸肩膀,“人家爸妈还没说话呢,清寒你倒是着急啊,这亲家见面就算你有资格坐在这,也不代表你可以代替明月父母说话啊,这到底还是两家亲家商量婚事,别人啊,没有发言权。”

    沈辉和薛桂茹手心直冒冷汗,早就听说颜太太厉害,这次可是见识了,听她说的这话,可真是句句带刺。

    沈明月紧抿着唇,她这是干嘛呢?说话跟机关枪似的,这么不给自己娘家人面子,这是赤果果的不拿自己当回事啊。

    沈清寒就知道孟婉贞看见自己肯定会发难,所以昨晚想了一夜怎么对付她。

    她之所以拿出这种劲头,无非是想在气势上压倒沈家,等下说彩礼的时候好给个低价,弟弟弟妹看到她这样难对付,怕闺女嫁过去受气,少不得点头同意。

    但她就算再嚣张,也有怕的人,那就是颜育良。

    从包里取出手机,举在半空中,沈清寒直直看向颜育良,“是,我没发言权,但有一个人肯定有,这门婚事是天翊促成的,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我想他说什么,颜太太会听的,哦?”

    颜育良干咳了一声,递了个眼神给孟婉贞,示意她见好就收。

    沈清寒能请的动贺天翊,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上次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来了对颜家可是大大的不利。

    颜育良爽朗的笑了笑,“清寒啊,咱们颜家和沈家联姻,喊贺家的人做什么,说到底,咱们颜沈两家才是亲家,哪能叫外人看咱们笑话。再说,贺总的婚礼18号就要举行了,他现在肯定是忙的焦头烂额,哪有空管咱们这些闲事。”

    沈辉连连点头,“对对对,颜总您说的是。”

    薛桂茹起身给两位斟满茶水,笑盈盈的开口,“颜总颜太太再喝点茶,天气热,容易上火。”

    孟婉贞漠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要不是老公出头,自己才不会善罢甘休。不过,自己也怕沈清寒那个臭女人真的把贺天翊叫来,有他在,彩礼可就没法压价了。

    扬手叫了服务员,颜育良也不看菜单,直接说道:“上最好的菜,就我们这些人,你看着安排。”

    服务员眉开眼笑的连声答应,就喜欢亲家见面的,肯定点最贵的菜,提成大大的。

    菜很快上齐了,纵使这里的菜精致味美,但众人各怀心事,都没什么胃口。

    孟婉贞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关于两人的婚事,我是这么想的,这个月贺家办婚礼,咱们就不跟着凑热闹了,我找人算过了,下个月8号是黄道吉日,适合办婚事。”

    沈辉陪着笑,“颜太太,这个都听您的,我们没意见。”

    孟婉贞点了点头,“婚礼嘛,你们放心,不会亏待了明月,毕竟我们颜家也是四大家族,婚礼寒酸了的话让人笑话。”

    沈辉和薛桂茹相视一笑,“不会亏待了明月”,有她这句话就放心了。

    “是是是,婚礼的事您多费心。”薛桂茹忙不迭的点头。

    孟婉贞清了下嗓子,接下来,可就要说重点了。

    她蹙着眉,脸色凄苦,“沈总沈太太,你们也知道,颜家前些日子遭受了重创,损失惨重,贺家的婚礼又在咱们前面一个月,颜家少不得比对着他的程度,以维护颜沈两家的颜面,这婚礼可是个大数目,颜家手头实在是紧,你们看彩礼方面……”她放低了声音,“意思意思可好?”

    沈明月脸色一沉,这个意思意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说明白了爸妈怎么回复?

    沈辉和薛桂茹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没错,婚礼要办的体面,才不会让人笑话。

    但豪门彩礼一向是相互攀比的,如果给的太寒酸,也会成为豪门圈的笑柄。

    自己不好开口问,沈明月递了个眼神给沈清寒。

    沈清寒会意,摸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声音淡淡的,“颜太太啊,这个意思意思我们听不懂,你不妨直接给个数目。”

    颜家最近确实资金紧张,但也没紧张到这种地步。

    和陆氏合作投资的几个楼盘已经陆续开盘,颜氏是t市的地产名牌,品质一向有保证,只要是颜氏开发的楼盘开盘,一定会大卖。

    虽然利润和陆氏一家一半,也总算是缓了口气。

    再加上,慕容氏那个小丫头送来了五亿,有了慕容氏的担保,银行的贷款也顺利批下来了。

    以颜氏现在的状况,出个彩礼完全没问题。

    但……孟婉贞就是故意压价,本来颜家就是勉强接纳沈明月入门,再说了,她都怀孕了,还会因为彩礼少而不嫁?

    反正孩子在她肚子里,拖得时间越久,她越被动,肚子会越来越大,到时候,她还能在乎彩礼的数目?

    孟婉贞悠闲的动了动唇,“两千万。”

    沈家四个人神色各异,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数字吓到他们了。

    就是普通的商族,彩礼都得这个数了,更何况是四大家族的颜家?这个数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沈明月冷着脸,她觉得自己被羞辱了,颜家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她冷哼了一声,“伯母,我的闺蜜朋友们可都是豪门圈里有头有脸的人,她们现在都知道我要嫁入颜家,如果改天她们问起我彩礼的事,我可没法开口。”

    当然不能直接说自己嫌少,只能以这种方式告诉她,这个数字说出去丢人的很。

    沈辉和薛桂茹的脸色都不太好,沈家是没落了,攀不上颜家,但女儿嫁个跟沈家财力相仿的人家,彩礼都不会只是这个数目。

    这个颜家,未免有些过分了。

    孟婉贞巧笑嫣然,“明月,你马上就是颜家的人了,当然要维护颜家的面子,谁问你,你就随便说个数字给她好了,反正她也不能去查你的银行账户。”

    沈清寒喝了一口茶,藏在茶杯后的脸上嗤笑连连,维护颜家的面子?可笑,你自己给了个这么可怜的数字来让别人耻笑,反过来,让谁帮你维护面子呢?

    再说,帮你胡诌一个数字,凭什么啊?

    放下茶杯,她擦拭了唇角,“颜太太啊,你好像不太了解现在的彩礼行市呢,两千万是咱们那个时候的价码,上个月,我们贺家刚刚给过彩礼,一亿八千万。”

    格外强调了一亿八千万这几个字,颜家和贺家同是四大家族,就算颜家没有贺家有钱,打个对折还得给九千万呢。

    颜育良拿着筷子的手一滞,贺文柏真是大方啊,彩礼竟然给了这么多,就算四大豪门的彩礼贵,从没听说过哪家超过了一亿的。

    这是拿贺家压颜家呢?孟婉贞眉头一挑,“人家贺家是财大气粗,可惜啊,贺家没有两个儿子,不然明月可以嫁去贺家,还来咱们颜家干什么啊。”

    嚯,这话真是难听,暗里的意思就是有本事嫁贺家去,没本事嫁那就乖乖的按颜家的规矩办事。

    沈明月脸色变了变,刚想说话,就被薛桂茹从桌下拉住了手,摇摇头暗示她别说话。

    既然是双方家长商量婚事,谈彩礼这种事不好由小辈开口。

    沈明月悻悻的别过头,她也不想出声啊,可是父亲这么老实,母亲又不会说话,姑妈开口就被孟婉贞怼了回来,谁还能替她出头呢?

    沈辉来之前倒是和他的好朋友商量过对策,那个好朋友给他的建议是,如果对方给的彩礼数字实在不满意,就借口说孩子小,不着急结婚,改天再商量,这样对方怕婚事黄了,态度就会缓和。

    照猫画虎,他夹了口菜,假装随意的开口,“其实啊,我家明月也不大,结婚这事不着急,过过再说也行,让两个孩子好好处处。”

    薛桂茹跟着点点头,沈明月才25,确实不着急啊。

    沈明月投给沈清寒一个求助的眼神,打死她也想不到,父亲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哪里等得起啊。

    沈清寒在桌下搓了搓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弟弟和弟妹也没错,如果在平常的情况下,这样的回答是应对低彩礼的最佳方式,但……情况特殊啊。

    孟婉贞微微一愣,他们还不急?眼眸一转,瞬间明白了,是沈明月那个丫头不敢告诉父母自己怀孕的事。

    也是,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她心里更有底了,看了一眼颜育良,以商量的口吻道:“育良,我看亲家的意见可以,咱们文泽也不着急结婚,咱们颜氏现在资金紧张,可以先让儿子发展事业嘛,过个一年半载,再谈婚论嫁也不迟。”

    过个一年半载?孩子都生出来了,沈明月死死抿唇,克制着满腹的委屈,眼瞳湿湿的,颜家是真不把自己当人啊,她肚子里怀的可是颜家的后代,难道他们就不怕这样会把自己气出点毛病吗?

    沈辉这下傻眼了,那个朋友告诉他,这么说对方肯定会抬价,怎么他们就坡下了?

    薛桂茹不知所措的看着沈清寒,女儿好不容易攀上颜家,怎么亲家一见面就谈崩了呢?

    只有沈清寒和沈明月明白原因,这是孟婉贞算好了沈明月怀着孩子,着急结婚的是她,所以才故意压低彩礼。

    沈清寒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行,如果这个办法都行不通,那也只能低头,拿着2千万的彩礼嫁人。

    谁让沈明月不争气,未婚先孕了呢?

    她有些惊慌的起身,小跑到沈明月身旁,扶住她,“明月啊,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啊。”

    感觉到沈清寒用力的掐自己的胳膊,沈明月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弓着身子,手抚在肚子上,声音轻颤,“姑妈,我……我肚子疼。”

    颜育良和孟婉贞对视一眼,都看向沈明月。

    沈清寒为了效果逼真,可是下了狠手,指甲死死的拧着沈明月的胳膊。

    沈明月疼的直咧嘴,脸色发白,额头有点点细碎的汗滴。

    这可不像是演的啊……难不成是因为彩礼太低,一怒之下动了胎气?

    薛桂茹吓傻了,抽了纸巾擦拭着她的额头,“女儿啊,你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啊!”

    沈辉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走走,咱们快去医院看看吧。”

    “弟弟,快,背着明月,咱们快去医院,别出事啊!”沈清寒急的声音都变了调。

    沈辉背起沈明月,沈家四个人匆匆忙忙的走了,只留下颜育良和孟婉贞一脸茫然的坐在椅子上。

    “老公……”孟婉贞望向他们离去的身影,“这沈家人该不会是在演戏吧?”

    颜育良思索了一下,“应该不是,很明显沈明月没有告诉她爸妈怀孕的事,如果不是实在难受,她绝不会假装肚子疼。”

    “那……”孟婉贞低头犹豫,她肚子里毕竟是自己的孙儿,她怎么样都无所谓,但肚子里的孩子可不能出事。

    颜育良也是同样的想法,看颜文泽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还不知道能不能好,有了这个孩子,起码颜家有了后代。

    “不如,给沈家的彩礼涨涨吧。”他出声提议。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妻乖乖:总裁老〕〔1627崛起南海〕〔传奇道士修仙传〕〔超级特战兵王〕〔神级高手在都市〕〔快穿逆袭:终极反〕〔自从我捡到了杀生〕〔医食无忧[穿越]〕〔深宫满庭芳〕〔好好学习,天天向〕〔清穿贵妃奋斗记〕〔邪王专宠:傲娇女〕〔关于我转生变成狐〕〔甜妻100分:陆少,〕〔总裁欲强婚:谁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