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重生文男主后〕〔一世缠宠:总裁,〕〔战魔录〕〔我的老婆是吃鸡大〕〔不为人知〕〔盛世之歌〕〔无限之神话重生〕〔女神的天才保镖〕〔惟愿初见似随心〕〔绝美总裁的超级兵〕〔都市逍遥医尊〕〔陷仙〕〔婚情:101次极致深〕〔任是无情却念情〕〔农女当家:捡个傻〕〔军婚蜜恋在八零〕〔邪王盛宠:医妃倾〕〔决皇〕〔错过世界遇见你〕〔女总裁的绝世狂兵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89章 修理颜文泽(1更)
    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颜文泽前脚被带回来,贺天翊后脚就堵到颜宅大门了。

    颜育良轻叹了一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三十年前,自己和贺文柏同时追求陆梓琳,最后贺文柏抱得美人归,并联合陆家势力,快速开拓市场份额,抢走了属于颜氏的第一家族之位。

    二十多年前,贺文柏出轨,自己偶遇陆梓琳一人在酒吧买醉,两人酒后乱性,被贺文柏捉奸在床,一时之间,两人的丑闻传遍四大家族。

    事发之后,陆梓琳坚决与贺文柏离婚,那时自己还以为,可以和她再续前缘。

    没想到陆梓琳倔强至极,断然拒绝了自己离婚再娶她的提议,一个人远走x国,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时,贺天翊虽然只有几岁,但他肯定恨自己,如果没发生这件事,他不会失去母亲。

    五年前,颜文泽猛烈追求沈明珠,沈明珠却对他毫无感觉,只一心扑在贺天翊身上。

    那时,整个t市都对这件事津津乐道,都说颜少连贺少的小手指头都比不上,弄得颜文泽好几年都没有面子。

    现在,颜文泽绑架了林洛然,估计也是为了当年的事。

    这么多年来,颜家与贺家,就像中了魔咒一般,总有斩不断的牵扯。

    颜育良认命的扬了扬手,“去,请贺少进来。”

    贺天翊坐在车上,透过车窗看着颜宅,这里他还是第一次来。

    比起贺宅,颜宅的气派明显削弱的几分,这里曾是t市第一豪宅,这个名号也在贺宅重修之后不复存在。

    就像曾经,颜氏第一家族的称号也被贺氏夺走一样,有些事是注定的,这是宿命。

    佣人急匆匆跑来,走到车前,毕恭毕敬的说道,“贺少,我们老爷请您进去。”

    贺天翊淡淡的点了下头,下车,迈着悠闲的步伐走进了颜宅。

    颜育良已经在门口等候,见贺天翊只带着一个属下走过来,目光不由得停留在大院里其他十几辆车上。

    既然带了这么多人来,就是来震慑自己的,为何又不让他们下车?贺天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贺天翊身穿黑色西服,狭长的黑眸如墨一般深沉,脸上表情如常,却散发出十足的震慑力。

    阿通紧跟在他身后,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

    “贺总,说好我把犬子给你送过去的,怎么你亲自来了。”颜育良面上是温和的笑意,心里却对他突然造访颜宅十分不满。

    这让整个颜宅的佣人们看见会怎么想,自己的面子又放在何处。

    贺天翊很明白颜育良的想法,清冷一笑,“颜总,我有重要的生意要和你谈,不如,我们去书房?”

    男人面上含着笑意,眼里的眸光却是不容拒绝,颜育良蹙了一下眉,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带着贺天翊去了二楼的书房。

    颜文泽正摊在书房地上不知所措,看见颜育良带着贺天翊进来,顿时爬起来,退到书房角落里,低头垂眸,不敢看贺天翊的眼睛。

    贺天翊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真是狼狈至极,所谓的t市第二富少的面子,也丢的一点不剩。

    呵,既然有胆量绑架自己的新婚妻子,就该有能承受后果的担当,这个怂包样子,真让人瞧不上。

    颜育良也觉得自己的儿子太丢人了,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在看向贺天翊的时候,脸上撑起笑意,“贺总,请坐。”

    “颜总,一起坐。”礼貌得体。

    看着男人平静的神色,颜育良心里有些打鼓,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坐下。

    书桌两侧,颜育良和贺天翊对面而坐。

    贺天翊倚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冲阿通摆了下手,阿通领会意思,从公文包里取出几份文件,双手举到颜育良面前。

    颜育良接过文件,狐疑的看了贺天翊一眼,仔细的看了起来。

    越看,眉头褶皱越是加深。

    贺天翊要求颜育良将十几年前侵吞陆氏的产业归还陆家,颜氏最新的几个楼盘案子,全部分一半给陆氏,两家合作共赢。

    这是赤果果的让颜氏将财产送给陆家啊……

    虽然颜育良承认,十几年前,他侵吞陆氏产业的手段不光明,但那也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夺来的,现在让他双手奉还,简直是割他的肉

    再说楼盘,t市建筑业一向是颜氏主掌,这也是颜氏最重要的产业和经济来源,最新的几个楼盘,更是颜氏倾力打造的,这些楼盘在未来五年会带来巨大收益。

    现在,贺天翊要颜氏和陆氏合作开发这些楼盘,岂不是让颜氏费尽力气,却白白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样的合同自己怎么签?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见颜育良神色凝重,眼含气愤,贺天翊悠然的把玩着桌上的钢笔,“怎么?颜总不肯签?”

    “贺少,不是我不肯签,是这几份合同实在是……”

    欺人太甚,颜育良将这四个字咽了下去,没敢说出口,到底,此刻,颜氏的命门还掌握在贺天翊手中。

    贺天翊无所谓的笑了笑,探究的目光停在颜育良脸上,“既然颜总不肯,也没关系,反正好处都是陆家的,我无所谓。不过那些建筑材料还在我的仓库里,近期嘛,是不准备放出了,还有和慕容氏联合打起的价格战,也会继续,反正,利润还是有的,只当薄利多销了,但我听说,最近两天,供销商频频向颜氏退货,不知道,颜氏还能撑多久呢?”

    句句话说到了颜育良的心坎上,急,真是急啊,再这样下去,颜氏资金周转不灵,撑不了多久,就真的要破产了。

    贺天翊起身,吩咐阿通,“让他们上来,带颜文泽走。”

    颜文泽一直缩在角落里,一听见贺天翊要带自己走,顿时上前躲在颜育良的椅子后面,抓着他的胳膊,声音颤抖,“爸,别让贺天翊带我走,爸,您就我一个儿子,难道真的忍心不救我吗?求求您了,把这几份合同签了吧。”

    阿通看着颜文泽怂到极点的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如果让那些迷妹们看见他这副尊荣,谁还会想做颜家少奶奶啊。

    颜育良犯了难,签合同吧,自己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不签吧,颜氏同样难保,而且颜文泽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贺天翊把他带走之后还不知道会怎样对付他,外一把他打成残废……

    十几个身高马大的保镖进了书房,走到颜文泽身边,两个人抬胳膊,两个人抬腿,把他抬到半空中,拖着就要走。

    “啊……爸!爸!救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颜文泽哭着喊着,声音都变了声调。

    真是个怂包蛋!

    十几个保镖侧过脸去,强忍住笑意,没想到堂堂颜少竟是个色厉内荏的草包。

    颜育良被颜文泽的哭喊声搅得心神不宁,抓起桌上的笔,飞速的将所有合同一一签好,扔到贺天翊面前。

    贺天翊拿起合同,一一确认好签名,递给阿通,让他放在公文包里,含笑点头,“这些合同都是一式两份,等陆氏签好字,我会派人送来。”

    颜育良神情不耐,被别人逼着吃亏的感觉实在是难受,“贺总,这下可以放开文泽了吧?”

    “还—不—可—以。”贺天翊一字一顿,十分满意的看着颜育良惊诧的表情。

    “啊!贺天翊!我爸爸都把合同签了,你为什么还不放开我!爸!爸!快救我,放我下来啊!”

    颜文泽叫的和杀猪一样难听,阿通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取出一条手绢,堵在了他的嘴里。

    世界瞬间安静了……

    “贺总,我已经按你说的签好合同了,你还想怎样?为什么还不放了文泽。”颜育良起身,双手紧紧握着桌面,情绪激动。

    “颜总,刚刚您是签了合同,作为交换,我会让人放出贺氏积存的建筑材料,通知慕容氏停止价格战,并不再扰乱颜氏股票市场。但颜文泽,他自己做的事情,必须自己承担后果。”贺天翊一脸理直气壮,他可从来没说过,颜育良签了合同就会放过颜文泽。

    “这……”颜育良软了语气,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本跟贺天翊硬碰硬,“贺总,贺太太不也平安无恙嘛,您就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吧。”

    “正是因为我太太安然无恙,如果她伤到一根毫毛,我必会让你们颜家家破人亡。”贺天翊薄唇轻启,吐出一连串的冰珠。

    颜育良浑身一颤,哭丧着脸,“贺少,再怎么样,文泽是我唯一的儿子,是我们颜家的根,求你放过他吧。”

    颜家还有一个儿子,不过,永远不会让你知道。

    贺天翊目光深深,小声吩咐阿通,“ynn伤成什么样,按这个标准教训颜文泽。”

    阿通点头,带着保镖拖着颜文泽到了一楼大厅,乒乓乒乓,十几个人一起动手,几下就把颜文泽打的只剩半口气。

    贺天翊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单手插口袋,缓缓的下了楼梯,走到颜文泽面前。

    阿通领会的双手递上一个玻璃杯,贺天翊接下,唇角斜扬,狠狠的砸向颜文泽的额头。

    ynn头上的那个伤口,就由自己亲自为他报仇。

    颜文泽摊在地上,头上鲜血直流,身上也伤的不轻,颜育良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下来,护在儿子面前,“贺总!打也打了!就放过文泽吧,以后,他真的不敢了!”

    贺天翊扬了扬手,十几个保镖瞬间退到一边,排成一排,他朝阿通使了个眼色,阿通从口袋里取出手机,对着颜文泽。

    “向我太太道歉。”贺天翊冷冷的看着颜文泽,目光没有一丝温度。

    颜文泽被打的只剩下半口气,声音断断续续,“我……我错了,贺太太……我再也不敢了,贺太太,对不起,求你原谅……原谅我,以后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阿通满意的看着屏幕上颜文泽狼狈至极的样子,按下了结束键。

    贺天翊接过手机,按了播放,颜文泽刚刚的丑态在屏幕里重现。

    “颜文泽,以后你再敢有任何动作,我就将这个录像在t市所有电视台里播放。”贺天翊举着手机,黑眸闪着极具震慑力的光。

    颜文泽绝望的看着贺天翊手中的手机,动了动唇,什么都没说出来,晕了过去。

    颜育良焦急的喊着佣人一起把颜文泽抬上车,送往医院,颜文泽再不争气,也是他唯一的儿子,是颜氏未来唯一的继承人。

    顿时,颜家乱成一片。

    贺天翊带着阿通和一众手下离开了颜宅,他知道,经过这番折腾,颜家气血已经伤了大半。

    第二天,各大媒体报道,经过这场惨烈的价格战,贺氏和慕容氏一同侵吞了颜氏不少市场份额,颜氏跌落四大家族末尾,而慕容氏新贵上位,位居四大家族第二位。

    这也是慕容熙甘愿与贺天翊冒险,一同打起价格大战的原因。

    ynn坐在病床上,一边吃苹果,一边看新闻。

    经过这场商场大战,颜氏元气大伤,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往日的风采。

    虽说对四大家族的争斗不感兴趣,但颜氏的主业是建筑业,来到t市以后,自己就知道,从建筑学院毕业后,肯定会去往颜氏工作。

    颜氏损失惨重,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建造出标志性的楼盘……

    林洛然提着ynn点名要吃的红烧肉走了进来,关心的问道:“ynn,你好些了吗?身上的伤还疼得厉害吗?”

    ynn笑意灿烂,“我都好了,没事了,就是贺天翊这个家伙不许我出院。”

    “护工呢。”林洛然好奇的四下看看,连个护工的影子都没有。

    “被我赶跑了。”ynn脸上全然是骄傲,“我才不习惯别人伺候我。”

    林洛然打开保温饭盒,一一放在病床的简易桌上,“来,吃吧,你最爱的红烧肉。”

    ynn看着色泽红润、香气扑鼻的红烧肉食指大动,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入口中,口感软糯,肉香四溢。

    一边心满意足的吃着,一边说道:“洛然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贺氏联合慕容氏一起打压颜氏,颜氏这次损失惨重。”

    打压颜氏吗?为什么……

    林洛然微微蹙眉,思虑了几秒,难道说?

    “你也觉得跟你被绑架的事情有关?”ynn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和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林洛然点了点头,否则,在这个关头,贺天翊不会联合慕容氏对付颜氏,下手还如此之狠。

    贺天翊双手交叠,倚靠着病房门口,“不用猜了,绑架洛然的幕后主使是颜文泽。”

    “颜文泽?他为什么绑架我?”林洛然不解的发问。

    贺天翊黑眸一暗,不想跟她提起五年前的事,那些关于沈明珠的往事,让她知道也只会烦心而已,何况,她只以为沈明珠是自己的未婚妻,却不知道内情,也没有办法向她解释一切。

    “豪门恩怨呗,咱们这些小人物怎么懂?”ynn接过话来,贺天翊肯定是有难言之隐,不然不会不回答这个问题。

    也是……也许是因为生意上的矛盾,这些大家族之间的事,自己确实不太了解。

    阿通拿着手机举到林洛然和ynn面前,播放了颜文泽求饶的摄像,“放心,少爷昨天痛痛快快的给少奶奶和你报了仇,看看颜文泽这个鬼样子,简直笑死人了。”

    摄像里,颜文泽满脸是血,爬在地上凄凄惨惨的求饶。

    这也算是得到了应有的教训,替受伤的ynn报了仇。

    ynn满意的又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入口中,总算是没白受伤,这下心理平衡多了。

    “这是洛然没事,如果洛然有半点损伤,他绝不会仅仅是这样的下场。”

    男人的话语极具压力,林洛然暗暗想,幸好这些话是对自己说的,如果让颜文泽听见,估计会吓死过去。

    “那颜氏呢?你准备继续对付吗?”ynn假装无意的问道。

    “颜氏损失惨重,以后很难再缓起来了。”贺天翊表面平静,心里却起了涟漪,不知道为何,ynn会开口过问颜氏的事情。

    自己没有对颜氏赶尽杀绝,也是因为ynn,到底,颜育良是他的亲生父亲,如果自己亲手毁了颜氏,外一有一天他得知真相,不知道会不会怨恨自己。

    ynn喜欢建筑设计,母亲生前的遗愿也是要他好好完成自己的梦想,可t市有实力的楼盘大多都是颜氏开发的,要他进入颜氏工作,自己不肯,要他进入贺氏工作,ynn绝对不会同意。

    那么,唯一能安排好他的地方,就是陆家,毕竟,那是ynn的外公家,将颜氏的楼盘这块大肥肉让给陆家也是因为ynn,只有这样,他才能在陆氏安心工作,去从事他最喜欢的建筑设计。

    老爷子陆安海没什么好说的,以他当年对女儿陆梓琳的疼爱,绝对不会反对ynn回去,但他年事已老,现在陆氏企业是自己的大舅——陆子康做主。

    当年陆子康认为陆梓琳与颜育良的事伤透了陆家颜面,于是和陆梓琳断绝了兄妹关系,现在ynn要回陆家,他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自己争取到颜氏曾经侵占陆氏的产业,再加上新楼盘这块肥肉,巨大的利益面前,想必陆子康也不会拒绝了。

    自己费尽苦心,只希望ynn能生活的快乐美满,去做他最想做的事。

    自己为他做的这些事,最好他永远都不知晓,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才最幸福。

    “洛然,陪我去陆家看看外公。”贺天翊开口,关于ynn回陆家的事,越快落实,自己才能越早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重生之全能大亨〕〔酋长压力大〕〔甜妻在上:老公,〕〔娇妻狠大牌:别闹〕〔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传奇道士修仙传〕〔妖禁〕〔修真高手在校园〕〔真理大帝〕〔凌霄之上〕〔1627崛起南海〕〔神级强者在都市〕〔超级特战兵王〕〔龙剑仙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