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修真妖孽〕〔此去红妆不做妃〕〔恶魔心尖宠:丫头〕〔网游之花丛飞盗〕〔[娱乐圈]女巫家的〕〔冥海禁地〕〔洛犬〕〔鹰啸长空〕〔大漠花神的今世来〕〔神仙红包群〕〔怒指苍穹〕〔重生最强纨绔:邪〕〔相思难负〕〔通天仕途〕〔我的女儿是神偷〕〔流芳百世〕〔古代农妇生活日常〕〔雪月风涛游〕〔不良太子妃:公主〕〔首席建筑师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第一章 同学聚会上的挑衅
    时间是很奇妙的东西,人也是,就像五年前的那一天,林洛然以为自己永远走不出来了,可是竟然过着过着,也就过了5年。

    世界还是一样的,周围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张浩不在了,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她接受了这个事实,真的接受了,但并不代表,她会再爱上另外一个人,事实上,她知道,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洛洛,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一起去呀,下班后我和赵立辉来接你。”

    微信上刘芝芝发来消息,她是林洛然的闺蜜,从高中到大学,她亲眼看着林洛然和张浩是如何相知相守的,对于林洛然心中的痛,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赵立辉是刘芝芝的男朋友,也是林洛然和刘芝芝的大学师哥。

    林洛然回了一个“好”,这个每年一度的大学同学聚会,她已经4年没有参加了,张浩去世之后,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些同学——她和张浩共同的同学。

    她害怕他们会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她更怕自己触景生情,想起大学时和张浩相处的点点滴滴,虽然她从来不曾忘记任何细节,哪怕是在梦里。

    今年,在刘芝芝的劝说下,她终于决定参加同学聚会,有些事,哪怕你可能永远都走不出,忘不掉,至少也要保持一个向前走的姿势。

    聚会定在本市中心一家日料店,下班后,赵立辉接上林洛然,三人直奔目的地。

    车上,刘芝芝透过反光镜,目光担忧的扫向林洛然:“洛洛,你已经4年没参加聚会了,这次你能来,大家都很高兴,但难免有人会找茬挑刺儿。”

    林洛然点点头,她知道刘芝芝说的是吴丽莎,她当年多次追求张浩都被拒绝,对自己一直怀恨在心,每次见面都会各种挑衅。可是现在,张浩都不在了,她应该没有理由再恨自己了吧,毕竟逝者已矣,还有什么爱恨情仇是放不下的呢。

    这是一家闹中取静的日式小院,石阶、水景、青苔,别有韵味。三人报上订餐人的姓名,由服务员领着穿过前院,去往后院一个安静的单间。

    林洛然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可是门开的瞬间,还是被一种时光倒流,张浩依然还在的错觉打到了,她从唇角挤出一丝笑容,“大家好,好久不见。”

    “林洛然,你终于肯来了。”班长笑着起立迎接,把三人让到最中间的位置。

    “是啊,好几年都不见了,大家可想你了。”男同学a连忙给三人倒果汁,眼神却定在林洛然脸上,“不过,你还是没变啊,还像当年一样漂亮,不亏是校花。”

    “就是,想当年,咱班里暗恋你的同学可多了,要不是张浩……”男同学b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无遮拦,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校花就是校花,多年后再看依然光彩夺目。”

    林洛然四年未参加聚会,随着她的出现,整个单间突然间充满了活力,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争着跟她寒暄。

    “呵……”角落里响起一声嘲讽的笑声,林洛然下意识看过去,正对上吴丽莎轻蔑的眼神,“什么校花,你们当这里还是校园吗,一个个巴结人家,她心里眼里可只有张浩一个,可惜呀,盼了那么多年,结婚前夕,张浩竟然就这么走了,要是我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哪有校花这本事,照样打扮的花枝招展,开开心心的来参加同学聚会。”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空气中透着一股寒意,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圆场。谁也想不到,吴丽莎开口如此猛烈,大家都知道她和林洛然是多年的情敌,可是毕业7年了,张浩也已经去世5年了,难道她还没放下吗?

    “你说什么呢!”刘芝芝瞪着吴丽莎,“我家洛洛4年没来聚会了,她这几年怎么过来的你知道吗?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当年你暗恋张浩,暗恋的轰轰烈烈的,可是张浩去世后,你还不是年年来聚会,跟个没事人一样!”

    “呵,所以说张浩没福气啊,他要是跟我在一起,现在肯定活的好好的,哪会像现在,被人克的命丧异国。”吴丽莎补刀,刀刀直中要害。

    林洛然放在桌下的手有些颤抖,这些藏在内心深处,直到今日仍会隐隐作痛的伤口,就这样在人前被裸的撕开了,毫不留情面。她有些不知所措,事关张浩的离世,她不想反击什么,事实上,她根本不想提起这件事,这是她心中最难以碰触的伤痛。

    “跟你在一起?哈哈!”刘芝芝气的脸红红的,“那也得问问张浩愿意不?大学四年你一直缠着张浩,可他拿正眼看过你没有!怎么?你到现在还记恨洛洛,自己没本事让张浩看上你,就别再说这些恶毒的话丢人现眼了。”

    “我说的有错吗?张浩的葬礼上,我亲耳听张妈妈说的,是林洛然克死了张浩。如果张浩生前知道会被林洛然害死,一定不会跟她在一起,这个晦气的女人!不然,人家张家能连葬礼都不让她去吗!”吴丽莎激动的站了起来,话语一次比一次尖锐,像刀一般直冲人心肺。

    林洛然死死的攥着拳,不能参加张浩的葬礼,是她心中不能言说的痛,当年她多次哀求张家,求他们让她参加葬礼,让她最后送张浩一程,可是吴桂荣态度坚决,绝不允许她进入灵堂。

    这些年,她常常会做一个梦,她一个人在张浩的灵堂,祭拜他,为他痛哭,为他守灵,她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在最后的时刻,陪在他的身边。

    可人就是这样,越是你在意的,越是你怕被提及的,越会有人拿来攻击你,根本不会有人感同身受。

    刘芝芝拍了桌子站了起来,手指着吴丽莎,“你以为张浩想你去参加他的葬礼吗?他生前一直烦你,就连去世了想安安静静的走,你还去缠着他,不觉得自己脸皮很厚吗?”

    “芝芝,我们走吧。”林洛然默然起身。

    现在看来,结束这场战争唯有自己离开了,不是她懦弱不敢反击,如果说张浩的离世是一把刀,那么无论谁来提起,刀尖对着的永远是她自己的心脏,伤的只能是她自己。

    “可是洛洛,吴丽莎她太过分了!”刘芝芝气的头皮发麻,根本不想息事宁人。

    “芝芝,既然洛洛说走,我们还是走吧。”赵立辉也站了起来,“不好意思,同学们,今天聚会出了点小意外,我先带芝芝和洛洛离开,明年我们再聚吧。”

    刘芝芝恨恨的剜了吴丽莎一眼,虽然不甘心,但是为了避免战争升级,避免林洛然再受到更大更无端的伤害,此刻离开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林洛然走到门口,拉开房门,顿了一下,回头直直看向吴丽莎,眸光骤然一沉,“我想,如果张浩在天有灵,看到今天的一切,他仍然会庆幸,当初选择的是我而不是你。因为我永远不会拿他离世的事情攻击任何人,而你如果真的觉得他的离开对你来说是一种伤痛,今天你也不会有如此的表现。”

    她的眼神尖锐如箭,划过吴丽莎的脸庞,再看向大家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神色,“今天抱歉了,因为我影响了大家聚会的心情,见到大家,我很开心也很怀念,大家再见。”

    吴丽莎被林洛然一闪而过的凌厉吓呆了,她回过神来还想反驳些什么,却被关上的门阻断了。

    “哎,好好一个同学聚会就这样被破坏了,真是扫兴!”同学冷冷的说。

    “就是,张浩在的时候缠着他,张浩不在了还要找茬,简直有病。”同学d愤愤不平。

    其他的同学无不鄙夷的看着吴丽莎,林洛然和张浩当年在校园是一对金童玉女,大家对张浩的离世都感到遗憾,林洛然4年来不肯来聚会,他们都知道她放不下张浩,今年她好不容易同意露面,大家还想好好聚聚,就这样被吴丽莎破坏了,当年大家就看不上她死死缠着张浩的样子,现在她拿张浩的离世来攻击林洛然,就更觉得她不可理喻。

    吴丽莎攻击了半天,却没讨到任何便宜,大家统一战线向着林洛然,她愤愤的撇撇嘴,拿起包转身走了。

    一直到车上,林洛然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指尖的轻颤和冰冷,她自以为接受了的现实,就这样被吴丽莎几句话轻易打回了原形,五年前的绝望,时刻笼罩着她,从未离开。

    “对不起啊洛洛,”刘芝芝观察着林洛然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开口,“我真的没想到吴丽莎这么丧心病狂,早知如此,我就不劝你来同学聚会了。”

    “芝芝,我没事。”林洛然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她也已经习惯了,在伤痛后假装平静。

    “洛洛,你真的该开始另一段感情了,我知道你还没有完全放下张浩,但你尝试着走出来,再谈一段恋爱,相信我,你会慢慢放下他的。”刘芝芝劝得苦口婆心,她是真心希望林洛然好起来。

    “我还需要点时间,芝芝。”林洛然低头咬着唇瓣,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太过固执,可是能怎样呢?她就是没办法逼自己走出那一步,或许吧,她还没遇到能让她心动的那个人。

    刘芝芝还想再说些什么劝慰林洛然,赵立辉握了下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再说,他知道,这个时候,任何安慰多没有用,只能林洛然自己挺过来。

    路边,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路边,阿通坐在车里注视着三人开车离去,拨通了贺天翊的电话。

    “少爷,林小姐去了同学聚会,不过才过了十几分钟,她们就离开了。”他如实汇报。

    十几分钟?贺天翊浓黑的眉宇紧紧皱着,声音冰冷,“发生了什么?”

    “我问过服务员了,她说包间里起了争执,似乎是林小姐当年的情敌说林小姐克死了未婚夫。”阿通撇了撇嘴,虽然跟随少爷多年,但他实在不了解少爷的想法,五年来,少爷都这样默默关注着林小姐,却一步不肯上前,到底是为了什么?

    “好,我知道了。”贺天翊挂了电话,握着手机的手收紧了,这些人还不肯放过她,还要拿当年的意外刺激她,他深邃的眸子里升起一股寒意,五年了,他等了五年了,他想是时候,要与她重逢了……

    回到家,林洛然借口工作累了,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张丽娟聊微信正在兴头上,并没发觉到女儿的异常。

    林洛然松了口气,现在的她,真的没力气再应付任何人了,身体被掏得空空的,拿什么都不能装满。

    她坐在桌前,从最下面的抽屉里的几本书下取出那个熟悉的相框,张丽娟不喜欢林洛然一直记着张浩,记着以前的事,所以她只好把相框藏起来,每天偷偷拿出来看看。

    张浩在相片里笑的那么开心,仿佛这些年从不曾离去,真好,他永远留在了他们最开心的时刻,留下所有的悲伤和绝望,让她一个人背负。

    不知过了多久,林洛然抱着相框睡着了,直到第二天一早,被一阵拍门声吵醒,张丽娟在门外兴奋的叫着,“洛然快起床吧!好好打扮打扮,中午我替你约了人相亲!”

    什么?!相亲!睡意朦胧的林洛然一下清醒了!

    ------题外话------

    偶们贺少深情守护女主五年,如此深情,乃们有米有被感动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邪王专宠:傲娇女〕〔酋长压力大〕〔重生之全能大亨〕〔娇妻狠大牌:别闹〕〔武神天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甜妻在上:老公,〕〔真理大帝〕〔传奇道士修仙传〕〔龙剑仙尊〕〔妖禁〕〔快穿之反派也是有〕〔佛系玄师的日常〕〔变成微风去想你〕〔重生1980之强国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