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345章 夜上险山
    不过他思索片刻后,果断地站起来:“好,咱们今夜就去。闪舞网w..

    然后目光落在了庄思颜的身上:“你留在城里,去罗和城知府看着杜吉信。”

    庄思颜眼睛都瞪大了。

    这什么逻辑?让她留在城里,他自己亲自带队吗?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要是有个什么万一,那还不天下大乱了?

    青然和青风他们也马上站出来,由他们带队,凌天成和庄思颜都不用去。

    青然还:“我们只是去看看,不定什么事也没有,去这么多人反而不好。爷您和司先生都留在城中,我和青风每人带一队,加上罗知府的人,应该也不少了,我们正亮之前一定回来。”

    “不行。”凌天成和庄思颜几乎异口同声。

    然后两人互看一眼,已有决定。

    凌天成先开口:“走吧,你跟青然青风带一队去村里,我跟颜儿带上罗通徐宁一起进山。”

    徐宁的脸都白了,嘴动了动想话在,最后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

    他折腾到现在,连一口饱饭都没吃呢哦喂,到底有没有人为他想过?

    而且,大半夜的进山,那山上还到处都是尸体的味道,他真的……一言难尽。

    有人已经去找罗勇,这边青然他们也去罗知府那里调人,且要了打开城门的令牌。

    杜吉信都已经睡到了床上,乍一听到要夜里开城门,还要调用他的人,眼睛睁的好似要跳出眼眶:“青大人,您留步,下官能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何事吗?”

    青然摇头,语气平淡地:“杜大人接着睡觉就行了。”

    他意味深和地看了一眼杜吉信没来得及穿好的衣服,敞开的胸口处,竟然吊着两根女人的长发,身上还有一股浓重的脂粉气。

    杜吉信睡不着了。

    青然不是从他这里调一两个人走,而是好几百人,而且又是大半夜的出城。

    他做为罗和城的知府,怎么能把人放出去,令牌放出去,还能安然躺下去睡觉呢?

    就算这官职当的不怎么样,稀里糊涂,可有些事情,还是有分寸的。

    他匆匆回了内室,忙着把自己的衣冠整理好,跟床上躺着的,一位媚眼如丝的女人:“我要出去一趟。”

    那女人的手臂一勾,就把他又带到了床铺间:“大人,人家今晚好不容易有空,还没您好好切磋,怎么就要出去了?”

    杜吉信其是烦躁,抠着她的手:“有急事,京城来的那帮人调了人,还要出城,我得去看看。”

    女人的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勾着杜吉信的手也松开了,用被子裹在自己胸前:“这大半夜的,他们调人做什么?”

    “我要是知道也不慌了。”杜吉信已经把自己的衣服穿好,起身就往外面走,临出门时,又折回头对床上的女人:“你在这儿等着,不许走啊。”

    女人朝他妩媚一笑,呶呶了鲜红的嘴唇,看的杜吉信心里一阵痒,要不是手快把门关上,他可能就又折了回去。

    杜吉信急急往城门口赶,却不知道他床上的女人,在他后面也出了门,往另一个方向而去。

    青然他们的速度奇快,杜吉信到城门口时,他们早已经出城了。

    问守城的将领,他们去了哪里,将领摇头:“他们拿着大人的令牌来了,我们只管开门就是,也没听到您要问人去哪儿啊?”

    杜吉信使劲瞪他一眼,脚都抬起来,却因为对方人高马大,又是习武的人,真动起手来,对方未必因为他是一城之主,就对他客气而收了回来。

    他一肚子火气,心里又着急,又赶回庄思颜他们住的客栈一趟。

    可惜那里也一个有用的人都没找到。

    最后颓然回到自己的府上,发现连床上的女人也不见了。

    杜吉信简直快气死了,劳骚满腹地摔了家里几件不贵重的衣服,到底没敢再睡,又去了城门。闪舞网w..

    而这个时候,青然他们已经带人进了村。

    凌天成则和庄思颜一起,带着罗勇徐宁他们顺着山道往上走。

    林子确实很密,种着许多又粗又大,还叫不上名字的树。

    树下有野草,还有长到外面的树根,所以行路艰难。

    他们为了不让对方有所准备,连火把都没点,摸黑往前走。

    徐宁平时不怕尸体,但深更半夜来这种地方,他还是很怵的,活着的人,要比死人可怕的多,这是他做仵作最深的体会。

    一行人寻着难闻的气味往上走,越靠近山顶,林子越密,那股气味也就越浓。

    罗勇的脚步很快,这些树啊草啊,在他的脚下,好似根本不是问题。

    而且他的眼睛跟庄思颜他们好像也不同,他好像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黑夜,所以眼睛特别亮,看着前方的时候,会给人一种错觉。

    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东西,而且不受黑夜任何影响。

    原本他是跟在凌天成他们后面的,才只到半山腰,罗勇就开口:“司大人,我走前面吧。”

    他跟凌天成不熟,尽管知道他来头不,却不愿多话,有事还是请示庄思颜。

    庄思颜在黑暗里看他一眼,问道:“你来过这里?”

    罗勇摇头:“没有。”

    他没往下,庄思颜也没有问,却悄悄扯了凌天成一把,把前面的位置让给了他。

    很明显罗勇带队,他们的行进速度都快了许多,因为有人在前面踩好路,到他们走的时候,就会少了很多担心。

    徐宁原本就走的慢,这会儿整个人马一提速,他就更跟不上了,但又怕再把他丢到这破山上,所以提着一口气,坠着尾巴怎么也不肯松,直走到自己气喘如牛,连一句话都不清楚。

    “爷……爷,司先生,咱们能休息一会儿吗?的实在走不动了。”

    庄思颜在前面给他摞了一句话:“走不动,你就在那儿歇会儿,我们办完事回来接你。”

    徐宁的屁股都沾到了地,听到这话,跟触了电似的又弹了起来。

    还是跟着吧,等他们回来,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还坐在这儿呢?

    这座山不高,但却连着好几座,他们爬到山顶时,才发现后面竟然还有。

    可是那些臭味却是此处最浓,就连庄思颜他们这些人都闻到了。

    寻着味道,他们很快在山顶找到了一个祭台。

    是祭台,其实很简单,只有几块大石头铺在上面,搭成一个供桌的形状,腾出一片的地方。

    草和树都铲干净了,而且上面似乎经常有人走动,可以看到一些脚步。

    祭台的边上有烧焦的味道,应该是衣服之类,而尸臭来自祭台前面的一个土坑里。

    罗勇征得庄思颜的同意,把手里的火把点了起来,照着往坑里看。

    庄思颜跟着他们往里面看,才只一眼,她就反身吐了起来。

    里真的有死人,但那人死实在惊骇。

    整个皮都扒了下来,身上血淋淋成片,滚在坑底,血与泥又混到一起。

    眼珠瞪的几乎要脱眶而出,两只手深深抠在泥土里。

    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人死后,才扒的皮,而是剥到以后,扔进坑里,让他自己慢慢死掉。

    除了他,坑底还有不少白骨,而那些难闻的臭味就是从这里面发出去的。

    夏天风烈,腐朽的也快,再加上他们又把人放在山顶,所以顺风而下,山下的村子才能闻到这样的气味。

    庄思颜见过许多死人,来了大盛朝后也办过很多死人的案子,包括之前有的训马场,还是护城河底。

    可像这么残忍血腥的,还真是不多见。

    一刀毙命,跟折磨着人慢慢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她没再往坑里看,拳头却握的死紧。

    凌天成也把头别了过去,让徐宁下去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人。

    这个自称与尸体是最亲密关系的人,此时也一脸惊悚,脚往后退着,迟迟不肯下去。

    还是罗勇站出来:“我下去把那个好一点的扛出来看吧。”

    本来还围的近的人,听到他的话,自动又往后面退了一圈。

    罗勇把火把递给旁边的一个士兵,自己一撩衣衫塞到腰间,给身就跳了下去。

    他好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脸色眼神都没太大变化,伸手把那个没有完全腐烂的人捞起来。

    还没拎离地,就有几只老鼠“吱吱”叫着,从那人的身体跑出来,四散着爬出坑,穿过人群往山间跑去。

    庄思颜简直惊呆了。

    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又是谁这么变态,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想,别是城外的村子了,就是城内,如果内大的话,或者那些老鼠跑进去的话,也一样能闻到这样的臭味。

    罗勇已经把人带了出来,往当成供桌的石头上一放,转头去看徐宁。

    徐宁生生被他吓的又退一步,差点踩空掉到山下去。

    他愣怔半天,才蹭蹭鼻子往前走。

    真正面对尸体时,他还是比所有人都镇定一些,很快便进入状态,开始报自己的检查结果。

    “死于流血过多。

    身上没有其他致命伤,没有毒,男性。

    而且这块石板上也有血迹,应该并不是拿来祭祀的,很可能就是拿来剥人用的。

    等下,我下去看看,是不是下面的骨头,全部都是死于同一种虐刑?”

    他忘了自己之前还腿软,竟然就那么也跳入了坑底。

    火把往下面打了打,白骨在火光下发出惨白的光,不时还闪着一些绿,像鬼火一样,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