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兵王在都市〕〔既然人生可抉择〕〔重生八零好姻缘〕〔成为仙兽师的小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乡村妙手小仙医〕〔霸道女总裁的黑宠〕〔重生学神:封少娇〕〔婚前婚后:腹黑总〕〔张晨曦,我喜欢你〕〔男神要黑化:女配〕〔透视贴身保镖〕〔我的野蛮老祖〕〔仙缘归途〕〔绝世盛宠:我本为〕〔青梅很强势:小狼〕〔娇女谋案〕〔抓紧我,我的腹黑〕〔弃妇成凰:皇后要〕〔猎户出山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285章 最终也会光明
    古书新来了。

    精神上比在河滩时好了一些,不过庄思颜看到他还真有些头疼。

    就是一副铁齿铜牙的样子,且庄思颜这会儿也没有他家人的下落,真不知道拿什么能让他开口。

    官场上那一套是不管用的,私底下,对这个人也不甚了解,当真是无处下手。

    不过有温青在场,她也不着急,问不出就不问,在那儿看着温青发愣。

    温青本来坐的好好的,酒也喝的好好的,他还想着庄思颜能出去审问。

    然而这个女人却把人带到他这里,不但带来了,还明显是给他找麻烦。

    庄思颜的威胁是有用的,温青本来就讨厌出京城,上次出去又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他是连府都不想出。

    要是这个女人真的把他捅到凌天那里,去不去岭西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心念往此一动,嘴里就跟着说了出来:“他的家人不在岭西。”

    这话说的突然,让正在看他的庄思颜愣了一下,同时她的余光也瞟到了古书新 ,他也愣了一下。

    温青无奈,从自己的软榻上起身:“古大人做了京官,一时心内大喜,把一家老小也接往京中,可惜却给有心可趁之机,直接把他的家人接走了。”

    古书新刚开始的淡定瞬间崩了,他吃惊地看着温青,只有一句话:“你是谁?”

    温青摇头:“我是谁不重要啊,重要的是古大人可知道自己是谁?”

    古书新不敢说话,他现在心理已经崩,只愿这两个人不要说出什么更多的事,更不要把这些事传出去,不然他的家人真的就要没命了。

    温青见他不说话,就接了自己的话题说:“古大人是大盛十五年入的京,那时候新帝登基一年有余。

    我记得你的孩子来时好像是七八岁的样子,现在应该也十岁了吧?”

    古书新现在面如土色,嘴唇都是抖的。

    温青这招已经扎到要害了,看来古书新不说话的原因,就是家人在对方的手里,而且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机会见家人一面似的,整个人都进入一种痛苦的挣扎里。

    庄思颜示意温青回去继续喝他的酒。

    攻心的话,她是擅长的,所以给了古书新一个缓冲的时间,见他慢慢平静下来才接着说:“古大人,您不用害怕,你在这里的事没人知道,说没说什么也无人知道,但你落在我们手里的事却是人尽皆知的。

    你为他们做事这么久了,应该知道他们的规矩,要么有用,要么死掉。

    你现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无用之人,无论说什么,还是不说什么,他们都会想办法把你处死的,这大概也是你自己想求死的原因。

    可你想过没有,倘若你真的死了,那你的家人怎么办?

    一旦你死了,他们就没有威胁了,那你的家人对他们来说也没有用,定然会全部被他们杀掉的。”

    庄思颜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她静静地看着古书新,看着他把自己的衣服抓皱,再松开,脸色青灰土色转成惨白色,嘴唇颤了又颤,眼神躲闪,最后腿一哆嗦,人就跪了下去。

    “求司大人救我家人。”他的声音哑在嗓子里,像是生了锈的机器,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已然潸然泪下。

    庄思颜与温青对视一眼,起身过去把古书新扶起来:“如要旧你的家人,只有一个办法。”

    古书新猛地把头抬起来,双眼里的迷茫终于散去了,紧紧盯着庄思颜问:“什么办法?”

    庆思颜说:“就是让他们知道,你现在在我们手里,但还什么也没说,一旦有人动了你的家人,你就会告诉我们真相。我想这也是古大人一开始想的办法吧?”

    古书新把头垂下去。

    他一开始确实这么想的,要么死,让家人活着,要么就是用自己要威他们,但这个方法到此时已经无用了。

    庄思颜他们已经知道了他家人的事,既是他还一个字不说,只要他们把这个消息放出去,那群人就能把他家人全部杀了。

    已然没有退路了,而前路也是黑暗的,古书新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他当年考了状元,也是四里八乡出了名的人,岭西的父老乡亲都知道他古书新当了京官,进了城,把家人也接了过来。

    无数人羡慕,拿他来教育自家的孩子,却没有人知道,他当年一入京城就陷入了虎口,而别人口里的家人安乐,也成了他的枷锁。

    入京这几年,他稀里糊涂,刑部的案子没一件办的得利,却挖空心思跟那些人周旋,没想到最后还是弄的这么糟。

    古书新此时已然无路可走,抬头看庄思颜时,眼里是常常的绝望。

    “说吧,你们想知道什么?”他开口,声音好像卡在嗓子眼里,只有气声从里面挤出来,让人费些力气才能听到。

    庄思颜往他身边走了几步,尽量也用缓而低的声音说话。

    “你的家人在哪里?”

    古书新抬头看她,然后又摇头,好一会儿,摇到庄思颜怀疑他是不是神经质了,都没再见到他说一句话。

    “古大人,你是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古书新抬起的头一下子就又垂了回去,直接垂到了胸口处,好似脖子被砍断了,没有一点拉力,牵制不住自己的头一样。

    这个情况真的是相当糟糕,庄思颜他们一顿攻心,倒是把古书新的防线给打断了,但是也没从他那里问出有用的消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正当她准备放弃,再另想办法时,却听到古书新的声音闷闷地从胸口传来:“皇城之中,皆是陷阱。”

    “啥?你说啥?”庄思颜转身。

    古书新则像梦呓似地继续说:“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没办法挣脱的。我的家人……我有家人,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这回庄思颜听的真切,且已经转身蹲到他面前,她蹲低身子,与跪着的古书新面对着面,很认真,也很严肃地看着他说:“古大人,也许他们现在还都活着,正等着你去救他们,你只要说出来,我们自当尽力,以保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请相信我们。”

    古书新摇头:“你们斗不过他们的。”

    庄思颜:“我们的背后是皇上,是整个大盛朝,怎么会斗不过他们?古大人你太悲观了,你这种情况是被别人洗脑的结果,但是我告诉你,黑暗再远,最终也会光明的。”

    或许是庄思颜的话起到了作用,也或者是古书新已经崩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最后终于从嗓子眼里吼出一个人的名字。

    “庄昌远……”

    庄思颜皱眉看他,还要再问,却觉得背后寒寒的。

    她一侧脸,就见温青两眼带着寒光,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那眼里如果能盛箭,庄思颜此时怕已经成了筛子。

    庄昌远是她父亲,这个温青是知道的。

    因他连带出来的仇恨,庄思颜多少也能理解,可是他们毕竟不是相处一两天了,温青也见过她做事,怎么还会听到一个人提这个名字,就把恨意撒到她身上?

    庄思颜此时没有时间跟她纠结这些,她急于想从古书新那里知道更多。

    果不其然,她又听到一个消息。

    古书新的家,还有许多被庄昌远威胁过的人,那些被他扣在手里的人质,根本不在京城,而是被送到了喀什族。

    也就是说,庄昌远现在虽然还在牢里,但他在遥远的地方放着一个摇控,而那摇控上系着很多人,这些人仍然要听他的指令行事。

    “喀什族”庄思颜默念这个名字,脑子里同时出现叶元裴去出征的情形。

    但愿他此去平安归来,且能平了战乱吧。

    可评的战乱,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让那些人归家啊。

    庄昌远真是一把好手,在那样的危机下,还能把家人儿子全部都送出关去,且帮着他控制这些人制,而这些,是叶元裴无法干预的。

    就算他知道内幕,所能做的也只是把边关的站乱平息而已,对于这种朝内的杂事,他管不了,也没法管。

    庄思颜还想到了格安。

    那个人表面看去文质斌斌,实则身上却带着某种邪气。

    庄思颜亲眼见过他杀人,也看过他的神情和脸色。

    她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可仍被这个男人吓倒过,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若是叶元裴正面与他刚上,会不会受制于他都很难说,就算叶元裴提前有准备,也带着现代化的武器,估计那种情况下,也很难发挥作用。

    庄思颜觉得自己的脑袋突然乱乱的,想了很多事,却没有一个正确的答案。

    她没在温宅里多留,但出来时,差不多已经三更天了。

    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她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上异常清晰,还有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很细,投在地上像一条黑色的长带,跟着她的动作蹒跚地往前移动过。

    青然不放心,走上来问她:“司先生,您没事吧?”

    庄思颜摆了一下手,但此时心里乱七八糟的,脑子也是乱七八糟,千头万绪好像一下子都涌了出来,搅的她好不难受。

    她想,是不是先回宫,跟凌天成要个旨,自己再去一趟喀什族?

    可要是她走了,这边怎么办?这一大摊子事 ,一大堆的死尸,一群被攥着脖子,努力想喘口气的人怎么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造物主的炼成之路〕〔原来我是妖二代〕〔诡秘之主〕〔蓝梦冰封之心〕〔修真聊天群〕〔九星毒奶〕〔全球高武〕〔回到地球当神棍〕〔第一序列〕〔仙武之无敌作弊器〕〔浪迹武侠世界的小〕〔醉红妆之乱世妖女〕〔伏天氏〕〔不努力的我,只能〕〔首辅家的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