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荡星尘〕〔隐退后我更红了〕〔顾先生待我如宝〕〔抗战之英雄血〕〔我不当冥帝〕〔楚雄的世界〕〔最强角色扮演〕〔大腿带带我〕〔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越的美颜手机〕〔从支教到巨星〕〔我就是能进球〕〔扛着AK闯大明〕〔都市绝品神医〕〔天空地下城〕〔我夺舍了魔皇〕〔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天才纨绔〕〔帝神通鉴〕〔惊鸿一刀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246章 会放她出去
    这些事她听说了,也当耳旁风。

    庄思颜就等着凌天成说话,他要说不让她干这一行了,那就得另寻办法,至于别人,反正扳不到凌天成就拿她没办法,她也不用去费心。

    不过这米月清提及此事,倒也是很有趣的,庄思颜就笑着问她:“怎么了,你也对这事感兴趣?”

    米月清把头垂下去,好一会儿才点点说:“不瞒姐姐说,妹妹没入宫之前,也爱随着父亲去外面跑,听一些奇闻轶事,对于有些棘手的事,别人没办法的事,也会特别感兴趣。只是后来入了这深宫,从前的什么爱好都没有了。”

    庄思颜的兴趣被提了起来,看着她问:“你也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吗?那你喜欢看那些卷宗之类的东西吗?”

    米月清答:“喜欢啊,只不过我看的卷宗都是从前的,跟本朝没有关系,当朝的卷宗都是机密,被锁在刑部的案宗库里,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那倒也是,主要是很多东西别人也不清楚内情,看的人多了难免生事,都是天下大事,也不能尽然公开的。”

    米月清笑着点点头。

    此事两人都没往下再说,庄思颜甚至都没再问她来的目的,只是聊了一阵子,然后看时间不早了,就各自散去。

    到了晚间,凌天成回来,她才跟他提及此事。

    “我听说每位嫔妃入宫时候,都有自个儿来历的案宗,这个米月清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

    之前因为安太后的事,庄思颜是查过她的,可惜什么也没查到,她家是在南方的,入宫前也是名门望族,但不知后来为什么就没有了。

    按理说,宫里不会收那种没有来历的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皇帝的妃子,怎么着也是官家的女儿,像庄思颜这样的,安妙儿那样的才算正常。

    米月清混的跟个江湖人士一样,连来历都算不清楚,还含含糊糊,谁都不明白,真的叫人很疑惑。

    别人是问不着了,只能找凌天成。

    这家伙最近对她很好,有求必应,所以庄思颜也得寸进迟,想要的想知道的越来越多。

    “嗳,她之前跟我说她家是南方的,可又说不清是哪家,我之前也托了叶元裴去查,也没有结果,你这宫里不是会是连黑户都收吧?”

    凌天成被她连环问了几次,只能叹口气说:“你呀,就是闲不着,回了宫也不好好呆着,得了空就去打听有得没得的事。”

    庄思颜好不委屈:“我已经很好好地呆着了,这段时间除了陪你,就是陪你那些嫔妃们,我都快变成三陪妃了,我容易嘛,现在问你个问题,还要遭一顿数落。”

    凌天成:“……”

    他也发现,跟这个小女人辩理,基本没有赢的可能,总之媳妇儿说的就是道理。

    “好吧,那朕就告诉你,但你不得向任何人提及此事,包括米月清。”

    庄思颜的瞳孔都放大了一圈:“这么神秘?好,我答应你,放心吧,我谁也不说。”

    凌天成终于开了金口:“米月清是罪臣之女,她的父亲原是南疆的一名大将,后来犯的谋逆之罪被射杀驻地。”

    说到这里,凌天成抬眼看庄思颜:“她进宫是我父皇的主意,并且给她改了身份,不许任何人提及,当年知道这事的,只有我,父皇,还有她本人。”

    庄思颜忙问:“这么说,你娶她的时候,你还没有当上皇帝了?”

    凌天成摇头:“那时候我刚从庄出来,又因为赈灾银事受了牵连,也正是郁郁不得志,整日里都闷在府上。

    所以父皇把米月清塞过来的时候,我以为他要杀我。

    一个犯了错的皇子,又娶了一个罪臣的女儿,这怎么看都是往死路上走,但后来不知怎么了,这事就过去了,一直到现在。”

    庄思颜是很震惊的,这些事情凌天成清楚,米月清应该也是十分清楚的,可是这么多年了,他们竟然相安无事,每个人都当什么也没发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了。

    “你就没想着去查查原因?”庄思颜问。

    凌天成摇头,说了个他一直用的借口:“以前是没实力查,现在是没空闲去查,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死去的人不会再活过来,而活着人也不能因此事再死去,不如就此作罢。”

    庄思颜一抬手,就在他手臂上捏了一把:“我说你是什么态度啊,做皇上的人了,怎么稀里糊涂,什么也不想弄明白,你难道就不想知道米家当年犯的什么事?你父亲又为什么单单保住米月清?你那个时候丢了那么多银子,为什么你父亲都不追究了?”

    凌天成没说话。

    庄思颜体内的某些因子,又跃跃欲试了:“这样吧,我这次去阳城出差的钱你还没付呢,等你付清了,咱们两个再签一份,我帮你查查这个怎么样?相信我,一定能把米月清的情况弄的清清楚楚,还有当年的事。”

    凌天成:“……”

    好一会儿,他才问道:“你能告诉朕,你要那么多银子做什么吗?”

    庄思颜眨巴两下眼睛说:“没事啊,我没事的时候拿来砸着玩不行吗?反正咱们两个是有协议的嘛,我帮你办事,你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你管我都拿来做什么了?”

    这个妃子啊,已经被凌天成宠到无法无天,可是自己宠的媳妇儿能怎么着呢,还不得继续宠下去?

    “好,你说的合约朕签,但这件案子就不要查了,辰熙殿里多的是未完的案宗,你随便选一个拿来给朕签就可以。”

    庄思颜犯了倔,说话倒温柔,还故意偎到凌天成的身上:“为什么不能查啊,那个时候的人都不在了,就算是查到也就是一个真相大白而已,应该不会再有跟着丧命了。

    而且根据我的经验,米月清这个名字很可能是假的,而且她的真名应该是死去了。”

    凌天成看着她的眼神变了变。

    “好了,不用这么崇拜本宫,我知道自己是神探,皇上也封过了,所以这事交到我手里,你就放心吧,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说到这里,又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趴近凌天成的耳朵问:“米月清那么早就嫁给你了,你们就没发生点什么,你有没有与她做那种事啊?”

    凌天成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愣了一下,但一看到庄思颜的脸色,与那闪烁的眼神,又瞬间明白。

    “你……,胡想什么,朕从来没有动过她,从她入府到现在我连去过她的房里都没有。”

    庄思颜的好奇细胞压都压不住地往外面冒:“为什么呀?她也是一个美人啊,虽然没有安妙儿那么仙,也没有荣嫔那么有大家闺秀的感觉,但是她看上去给一种清高自洁的感觉,这不是男人的最爱吗,像一朵清莲般。”

    凌天成回的可干脆了:“以前朕的心里只有你,现在身体也只能容下你,没有别人了。”

    “呵呵呵”庄思颜尬笑了一下,咬牙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求生欲很强嘛!”

    凌天成没太懂这句话的具体意思,也没应她,只是偏着头看她的神色,过了一会儿才试探似地问:“你为什么问这些?吃醋?”

    庄思颜这次是真的愣了一下,随即又“哈哈”笑了起来:“哪有,哈哈哈,我哪会吃你的醋,要知道我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你要是跟别的女人睡觉,我就去找帅哥睡觉嘛,是吧,这个咱们两个早就讲好的了。”

    凌天成:“……”

    他什么时候与她讲好这些事的?

    这个女人嘴上从来没个遮掩,这幸好是在她自个儿的宫里,身边也没有外人,这种话要是被别人听去了,会怎么想他啊?

    凌天成都要捂脸了,他这会儿反而没有很担心庄思颜会真的做出这种事,因为他自己就不会去做。

    只是他又很想知道,这个小女人为什么郑重其事地问米月清的事。

    过了半晌,庄思颜才说:“我是想问清楚,你到底有没有糟蹋她,好给她找个合适的归宿。”

    “归宿?她的归宿就是后宫,还能找哪里?”凌天成不以为意地回她。

    庄思颜可不干了,跟他辩驳:“这样不好吧,你是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也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可你看这后宫的女人多可怜啊,你不喜欢她们也不让她们走,每天住在这里,从日升等到日落,再等下一个日升,直到死了,想想都可怕。

    要是这个米月清真的没什么事,是个好人,你就看到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放她出去得了,让她过自己的生活去。”

    她话都说完了,突然又转头一下眼珠说:“或者你也可以这么想啊,就是我忌妒了,我怕你喜欢上别的女人,所以要把你后宫的妃子们遣出去,这样以后我们有了孩子,就没有人跟他争王位,后宫中的争斗也会少许多,这里只有你和我不是很好嘛!”

    凌天成被她说动了。

    他确实想过这样的生活,以前以为自己是皇上,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日子,可现在听这小女人一说,反而觉得有此可能。

    那些女人,除了牵制朝中大臣,对他来说确实没有别的作用了,而米月清又没什么可牵制的,放她出去或许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而对凌天成和庄思颜也是不错的。

    “好,朕答应你,以后会放她出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军门小娇妻:慕阎〕〔从天帝开始〕〔蓝梦冰封之心〕〔浪迹武侠世界的小〕〔神豪帝国聊天群〕〔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不努力的我,只能〕〔伏天氏〕〔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它自时光来〕〔报告爹地:妈咪要〕〔重生神医娇妻:老〕〔九星毒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