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244章 你为什么帮我
    太对了。

    被宠爱的有恃无恐,就皇上对婉妃的宠爱程度,别说她现在还有一个叶大将军做靠山,就算什么也没有,在后宫里也能混的风声水起。

    何况,她还担着一个神探司大人的中,一个得罪不起,把谁的老底翻过来查一查,在朝为官,谁还没有个闪失呢?就算真没有,也有人栽脏陷害之类。

    贾佑善太清楚里面的道道了。

    然而知道是一会儿,能不能办到又是另一回事,他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还没把庄思颜送出门去,他那个同样娇生惯养,不理人间俗事的儿子就跑出来的捣乱了。

    贾明渊其实从他家的正堂里出来,就一直在院子里等。

    这会儿终于看到庄思颜也出来了,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脸都憋红了:“颜儿,我有话跟你说。”

    庄思颜看他,再回头看贾佑善。

    贾佑善急的哦,狠不得把他儿子揪过来爆一顿头,可惜他老了,贾明渊的身高都比他多出许多,想爆个头还真没那么容易。

    情急之下,只能不停的跟庄思颜道歉,并且想把他往外推出去。

    庄思颜看到这种情形,也是一叹。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从贾明渊的眼神里就看出来,这件事对他很有挑战性,这个傻儿子,很多事都做不好,偏偏又觉得自己可以做的很好,所以有挑战性的事儿,他很乐意接受,根本不管合不合适,又会带来什么后果。

    也不知道那庄家小姐以前是怎么想的,竟然会看上这样的人,凌天成不好吗?

    贾明渊现在还满希望地看着庄思颜,根本不管他爹的眼神。

    庄思颜只能停下脚,先安抚住贾佑善,这才对贾明渊说:“你说,我就在这儿,有话直说就行。”

    贾明渊的脸又是一红:“我们……,我想跟你单独说。”

    庄思颜故意看了一眼他父亲:“还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你父亲的面说的,我又不是以前的庄小姐,现在是皇上的妃子,朝堂的司大人,与你们贾家只有公事上的联系,其它就再无别的了。”

    庄思颜很冷静,话也说的清清楚楚,甚至是一字一顿,力图让他听个清楚,弄个明白。

    大概贾明渊真的也听明白了,所以脸色由红转白,嘴嗫嚅了一下,半天挤出两个字:“我们……我们……”

    “贾公子,不管以前我们是什么关系,现在都没有了,大盛朝的律法你如果想了解一下,可以问问贾大人。”

    “可,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帮我?”不死心。

    但庄思颜话说的却很死:“帮你?我没有帮你啊,我那是帮灾民而已民,再说了,也不是我要去,是皇上让我去的,至于为什么?贾大人,官场上的事,你也应该抽空教教令郎,他现在好歹也是朝中的官员,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呢?”

    这还要说下去吗?话都到了这个份上了,等于是又给贾佑善上了一课。

    他下了死劲拽住自家儿子,看着庄思颜飘然而去后,才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再仔细看看,那还是早前的庄家四小姐吗?你个蠢子啊!”

    贾明渊愣在那里,眼睛还看着门口,看着庄思颜消失的地方,但是他父亲的话却进了他的心里。

    是啊,那还是从前的庄家四小姐吗?

    以前的庄思颜会这么说话吗?

    不会的,她一向文文弱弱,轻声慢语,从来都没见她急过一样,就算遇到再大的事,也能一笑置之。

    她从来不对人寒着脸,也不对人说冷话,她曾经跟贾明渊说过,是因为她的心里太冷了,所以才不会露于表面,反而是那些表面冰冷的人,很有可能内心是热的。

    贾明渊曾经发过誓,要把她的心里暖热,要让她心跟脸上一样,带着温暖的笑。

    但是他们都没拗过自己的家里,庄昌远也没给他这个机会,就把庄思颜送进了宫。

    一入宫门深似海,算起来已经两年过去了,贾明渊都没有再见过她。

    可如今是见了,人却已经不是那个人。

    她变了,说话像男人一样带着豪爽的味道,做事也干净利落,她在后宫里游刃有余,谁都不能欺负她。

    到了朝堂,还能像所有男人一样,站在那里帮皇上分忧,查明一桩桩别人根本撬不动的案子。

    父亲说的对,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好了,就算长着一样的面孔,里面却全然已经换过。

    贾明渊不知道,庄思颜是因为心里太冷了,已经结了冰,所以对人情事故再不留恋,还是有人已经把她暖化了,现在的她才是真正正常的人。

    然而,不管怎样,已经跟当初自己认识的那个姑娘不一样了。

    贾明渊摇头,再摇头,又狠狠把头摇一下,然后转身往自己的院子里跑去。

    他跑的相当难看,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看的贾佑善也是一阵心酸。

    要不,再给自己的儿子说门亲事?

    他现在也不小了,若不是当年跟庄家的婚约,怕是早就成婚了,这一误就是几年,一开始有婚约在身,后来就是有痴心在身,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同样动相亲念头的,还有庄思颜。

    她这次出来的急,怕凌天成在宫里等久了,毕竟自己也是刚回来嘛,两人这会儿关系尚好,就没抽空再去一趟叶元裴那里。

    但是之前跟他说的事还记得的,于是就边往回赶,边寻摸着京城当中,哪家的姑娘能配得上她。

    像庄思颜这种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家世什么她没有那么看重,但性情一得好。

    得能管得住叶元裴才行,那家伙多浪啊,也不知道每天心里在想什么,如果弄一个斯斯文文的小女生,管保被他往府里一丢,让人家过活寡去。

    可性格合得来的女子,还真不好找。

    最关键的是,庄思颜自从穿越过来,一开始是忙着生存,后来是忙着查案,有交际的大部分都是男人和贪官,而那些好人家,还有女人们就离她很远了。

    这会用到人时方知少,很是悔恨了一把。

    不过一回到百竹园,看到凌天成竟然在她的宫里等着,还特意备了好吃的,她就自动把叶元裴抛到云层上,跟猫似的往凌天成身边一偎,伸手拿了一块甜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这会儿要回来?”

    凌天成抬手把她嘴角的一点细屑擦掉,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最后放到嘴里,轻尝了一下,微皱眉说:“有点甜了。”

    “我喜欢,我就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吃甜食心情好嘛。”

    凌天成:“那你平时是心情不好吗?”

    庄思颜朝他“嘿嘿”笑了一下:“不是啊,我平时心情也好,然后又想更好,反正很好吃了,你要不要尝一口,来嘛,你尝尝,很好吃的。”

    凌天成吃不来,他记得以前庄思颜也不太喜欢,但现在她喜欢了,于是他也试着喜欢。

    吃了一块,竟然真如她说的,还不错,而且心情很好。

    “你说的对,吃甜的心情好”凌天成说。

    庄思颜就把浅笑,改成了大笑,笑够之后才问他:“你还没回答我怎么知道我这会儿回来呢?还备了吃的等我,嗯?”

    凌天成轻轻抚了一下她的脸,收手时顺便又把她鬓角的头发捋了一下,轻声在她耳边说:“朕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但朕回一直等。”

    他的声音很好吃,低沉而有磁性,那么轻轻慢慢说出来的时候,跟在心头上拔弄了一下琴弦一般,还着微微的颤抖,让人心笙神摇。

    庄思颜吃东西的动作停了下来,全身心地体会来这种感觉,却觉得面上一热,凌天成的一吻已经印了上去。

    她伸手捂了一下脸,抬眸就看到凌天成深情望着她的眼神。

    那个眼神太深了,如潭水一般,然而里面并非深不可测,而闪着星光。

    庄思颜贪恋里面的美丽,于是一头扎了进去,再也不想出来。

    不知道两人厮磨了多久,时光好像静止一般,听不到流动的声音,也看不到外面的日月变化。

    只有眼前,眼前的人和他的深情,把自己贴贴实实地包围其中,不想离开。

    在长春宫的荣嫔从昨夜开始就坐立不安,她知道娴贵妃去找过庄思颜了,也知道她去势汹汹,回来的却不怎么光彩。

    她还知道皇上昨夜也宿在了百竹园。

    荣嫔捏了一下自己的鬓角,感觉到一阵头疼。

    这个婉妃已经很受宠了,如果再有了皇嗣,那以后她们的宫里是不是就真的跟冷宫一样了,再也别想看到皇上一眼?

    事实上现在已经够冷了,荣嫔常常夜里睡着睡着,就感觉自己冻醒了。

    她昨晚睡觉前就让宫女又加了床锦被,可早上起来觉得床榻如冰床,没有一丝温度。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得想个注意,哪怕是跟皇上发生一次也行,那样就有了怀上龙嗣的机会。

    只要有了孩子,以后就借口和机会与皇上靠近了。

    她想的认真,连桌子上的饭菜变凉了都不知道,胡乱的吃了几口,觉得心好像都跟着冻住了一般,才叫来宫女收拾了。

    “皇上还在百竹园吗?”荣嫔问进来的宫女。

    翠珠忙着应到:“在的,听说婉妃午的时候也已经回来,这会儿没准正在用午膳。”

    荣嫔点了一下头,交待说:“把我父亲前阵子托人带进来的燕窝带上两盒,一会儿给婉妃送去。”

    “娘娘,您这是……”

    “送去吧,皇上在那儿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