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取灵根〕〔超级锋暴〕〔水浒第一大官人〕〔我是异界登录器〕〔九天〕〔我老婆是花木兰〕〔每秒都在升级〕〔封神秘史之我不是〕〔权倾南北〕〔漫威里的lol系统〕〔全球财富〕〔寒门状元〕〔我的克苏鲁游戏〕〔大唐第一闲王〕〔穿个时空修个仙〕〔诸天普渡〕〔洪荒历〕〔金鳞〕〔长在春风里〕〔八零娇女有空间
凤凰书城      小说目录      搜索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第242章 皇上眼瞎了
    庄思颜和凌天成在百竹园里用膳闲聊,别的宫妃却对着一桌子饭菜味同嚼蜡。

    尤其是荣嫔和娴贵妃,得知她回来的那刻,胸口就堵着一口气,恨不得立刻闯进百竹园里,问问那个贱人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说不爱皇上吗?不是曾经跟别人有过婚约,现在又有不清不楚的哥哥吗?

    那有机会出宫,为什么还不走,为什么还要回来?

    她们这些人安分守己,一生都只守着那一个男人,可那个男人却心心念念都是她,这怎么不叫人愤怒呢?

    荣嫔虽然胸闷,因为自己的位份不够,又得过庄思颜的救命之恩,这会儿就不适合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

    可娴贵妃不同,她从一开始就视庄思颜为眼中盯,现在又是贵妃,而且前阵子因为叶元裴的事,还听说在前朝混到风声水起的神探司大人,就是她庄思颜。

    像这等荒唐之事,她怎么能忍?

    晚膳还没用完,娴贵妃就把筷子扔下了,让宫女给她重新整理了鬓发,换了一套大宴才会穿的隆重宫服往百竹园里而去。

    百竹院门口的太监,乍一看到平时跟他们没有丝毫来往的娴贵妃来了,就猜到事情不妙。

    他们家主子是刚回来,不巧的是这会儿皇上刚好也回了自己的宫里,这些奴才们怕主子吃亏,就想对娴贵妃撒谎,说自己家的主子刚回,身体不适。

    娴贵妃的脸冷的比冻天的冰雪还寒,斜了那小太监一眼说:“你一个门口侍候的太监,怎么知道自家的主子身体不适?莫非这个婉妃太过于平易近人,什么人都能招到殿内吗?”

    小太监:“……”

    他平时是得了不少庄思颜的照拂,事实上庄思颜对她的下人们都很好,无论是宫女太监,近身的,还是做杂役的,从来没有难为过他们,如果真的谁有难事找到她,还能得到她的帮忙。

    宫里是人情淡薄,但也不是谁都为了利益,在这里当差的大数人也是家里不怎么好的孩子,总之温暖是人人都需要的。

    但是娴贵妃给的这个锅,小太监可不敢接,不然那不是把主子害死了吗?

    娴贵妃自然也不会多看他脸上愧疚的表情,带着自己的人就往里面而去。

    此时庄思颜正围着炉子跟平儿他们说闲话。

    有一段时间在宫里了,回来就要面对那些人,不管她愿不愿意,都得去应付,那就得提前有个准备。

    听到外门的宫女说贵妃娘娘来了,她还愣了一下,差点没想起来,这个贵妃是何许人也。

    自庄思颜进宫,只有安妙儿是贵妃的时候给她印象深刻,至于贾娴,当时这条封妃之路都是她一手推成的,并没觉得她怎样。

    只是这都晚上了,她不好好在宫里睡觉,跑到百竹园里做什么?

    平儿和兰欣的脸上已经有了慌色,起身一边帮庄思颜摘到一边的头饰戴上,一边说:“娘娘,她这个时候来,准没好事,要不奴婢去请皇上吧?”

    “不用,能怎么样呢,就算是打架,她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放心吧,我能对付。”

    说着话,娴贵妃已经进来。

    庄思颜站在炉子边没动,也没有主动给她行礼,只是用好奇的眼睛看着她,还不甚在意地说道:“姐姐来了,这大冷天的一听说我回来,就第一个来看我,看来这宫里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娴贵妃差点被呛过去。

    还真是不要脸,竟然主动往自己的脸上贴近,本宫哪里来看你,本宫是来收拾你的。

    她的脸跟心情一样,变了颜色,施的厚重的粉也挡不住寒凉:“大胆婉妃,见的本宫为什么不行礼?这后宫之中还没有规矩了?”

    庄思颜眨眼看她,回的更加随意,成心把娴贵妃气死:“规矩,什么规矩?娴贵妃在宫里这么久了,难道不是知道这后宫之中,皇上的宠爱就是规矩吗?我都奇怪了,你到底是从哪儿领的命,大晚上的跑到百竹园里来教我规矩?”

    娴贵妃早就与她交过手,自然知道她的厉害,却不知道她是连宫规都不过的人。

    怕她也是气糊涂,一个能女扮男装,由后宫嫔妃变成朝堂神探的人,有什么规矩可讲。

    连自古以后,后宫不可干政的事,在她这里都是摆设而已。

    只是这会儿娴贵妃完全被她的话气到,把自己之前准备好的台词都忘了,脸色由青转白,再由白转紫,最后竟然暴出一声大吼:“大胆庄思颜……”

    “喂,叫错了,我是叶思颜,叶元裴护国大将军之妹,那庄思颜是个罪臣,已经死了。娴贵妃,你可是宫里守规矩的,这么胡说八道,不怕皇上生气吗?”

    庄思颜神色不动,看到她生气还挺有兴趣的,就有的没的地溜着她玩。

    盛怒是会让人失去理性的,冲动是魔鬼也是真的。

    贾娴是贾明渊的姐姐,是贾佑善的女儿,从小也是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又是长女,所以从小娇纵。

    长大后倒是明了一些事理,但是脾气却很难改掉,这会儿再被庄思颜一撩拔,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

    招呼着自己的身边的太监们说:“婉妃目无宫规,胡言乱语,先撑嘴,把她打到不说话为止。”

    那太监唯主子马首是瞻,在宫中的地位也是无人能及的,这儿用下巴看人,冲过去真的要把庄思颜拖起来打一顿,吓的平儿和兰欣一起过去拦。

    只是她们两个弱柔小身板,哪里是太监们的对手,一下就被挤到一边去了。

    平儿在被挤开时,忙着给门口当值的宫女递了个眼色,想让她去通知凌天成。

    可惜娴贵妃来之前也是做了准备的,算着凌天成已经离开这里,也让自己的人把门口守住,这会儿报信的人一个也不能出去。

    庄思颜能打,平时却也不轻易出手,尤其是在宫里,这些女人心眼多,动手能力不强,她也不想动不动就弄的她们身上带伤。

    所以事出之后,她一直站在炉子边,冷眼旁观地看着娴贵妃,猜着她这口恶气到底是什么时候攒下的?

    直到太监们到了眼前,伸手真的要打她耳光,她才顺手从炉子里夹了一块炭,朝着他身上就扔过去。

    还一边喊着:“小心,别烧着了,那儿也得小心,别把殿内烧着了,大火一起,还不把皇上招过来,到时候娴贵妃你就闹不成事了。”

    娴贵妃:“……”

    遇到这么不懂宫斗规矩的,她也是快气死了。

    不过是一小块炭当然造不成不很大的伤害,但因为她出手很快,又真的擦着一个太监的衣角落了下去,没弄出火苗,却生起了一股烟,也把那太监吓的够呛,没敢再往前进。

    连娴贵妃都愣了半晌,才指着庄思颜说:“刁蛮的女人,皇上真是瞎了眼,才看上你……”

    说完这句话,娴贵妃就一下子愣住了。

    她这会儿恨不得时间倒回去,把自己的舌头吞了最好,只要那话不出口就行。

    可时间不能倒流,而她的话也已经出口了,且被庄思颜听了个正着。

    她手里拿着火钳子,一边晃悠,一边看着娴贵妃笑:“你可真敢说啊,皇上瞎了?你确定吗?要不这样,我们现在就去找皇上,最好带个太医去,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瞎了?”

    带了一炮桶火气的娴贵妃,这会儿已经无心恋战,今晚大概准备太仓促了,发挥的不太好,所以才会被这个女人制住 ,但下次不会了。

    她甚至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往外面走去,连她跟来的宫人们都忘了招呼。

    娴贵妃一转身,平儿和兰欣就过来检查庄思颜:“娘娘,您没事吧?有没地方伤着?”

    “我?没事啊,但有些人就有事了,估计心伤的不轻啊,回去弄不好还会把肺气炸了,啧啧,你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什么话都往外摞,幸好今天皇上早点走了,不然听到这话,怕是也要伤心了。”

    娴贵妃都走到了院中,还能听到庄思颜故意说给她的话,可她一句也回不了。

    这股气一直到第二天都没消掉,导致娴贵妃整个人都好罩着一层寒雾似的人,连宫女太监都躲她远远的。

    不过当夜,庄思颜宫里倒是过的很热闹。

    凌天成晚膳是在这儿吃的,结果吃到中途,就有人来报说是兵部有急事求见,只能先回紫辰殿。

    等他把事情处理好,再回到百竹园时,娴贵妃的闹剧已经结束了,而且被庄思颜严令,谁也不准告诉皇上。

    所以凌天成来时,几乎没看出任何痕迹,只是觉得平儿和兰欣有点怪怪的。

    但是有庄思颜在,他的目光一向都不会在别的女人身上停留,也只是扫一眼,就盯着他的颜儿看去了。

    老祖宗的话,有时候还是有些道理的,比如久别盛新婚。

    这两个人虽然有时候闹,心里也总被身份,还有这个时代的各种规矩束着,但毕竟是有夫妻之实的,也真的厮磨亲热过,且凌天成的心里真的爱庄思颜,所以那些自己心里的阴暗,在看到她时,仿若遇到了阳光,一下子就蒸发的干干净净。

    他们两个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的庄府,回到了他未入朝登帝,回到了庄思颜未遇到贾明渊。

    那种来自心灵需要,让他不想错开半眼,直到两人都躺进温暖的被子里,庄思颜都被他看的脸红了起来,又问一句:“我脸上有花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有庶夫套路深〕〔蓝梦冰封之心〕〔从天帝开始〕〔军门小娇妻:慕阎〕〔神豪帝国聊天群〕〔浪迹武侠世界的小〕〔不努力的我,只能〕〔穿成作精后我怼天〕〔诡秘之主〕〔修真聊天群〕〔都市之娱乐圈太子〕〔网游洪荒之最强抽〕〔偏爱,一如往昔〕〔婚途有坑:撞倒总〕〔双面总裁宠妻如宝
  sitemap